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4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45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見孟旬聽了自己的話似乎有所感觸,張一繼續說道:“能更隨東哥那樣的男人,是我一輩子的幸福!”

  “哦……”孟旬只是輕輕應了一聲,曾幾何時,他也認為自己加入南洪門,能跟隨向大哥那樣頂天立地的男人是自己的福氣,可是現在,自己沒有背叛社團,而社團卻無情的背叛了自己。想到這,孟旬心中哀嘆,不知不覺中眼淚流淌出來。張一臉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幸福令他嫉妒,也令他向往,如果還有機會的話,能再見謝文東或許也不錯……他緩緩閉上眼睛,不再說話,不是他不想說,而是他已耗盡最后一絲力氣,暈沉沉的昏死過去。

  回到湖口,張一立刻把孟旬送往醫院。

  北洪門早已在醫院那邊聯系妥當,急救人員業已準備就緒,張一等人剛到,在北洪門幫眾虎視眈眈的目光下,數名醫務人員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推著床車跑了出來,動作嫻熟又快速地將孟旬放到床車上,然后又以同樣的速度跑回到醫院內,看得出來,醫務人員是盡了全力。接下來就是緊張的急救。張一關心孟旬的安危,連堂口都未回,一直守在急救室外等候消息。

  南洪門那兩名干部以及手下的幫眾們也聚集在急救室外的走廊里,現在,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日后該何去何從。己方的兄弟要致自己于死地,而北洪門明顯是看著孟旬的面子上才肯收留自己這些人,不是長久之計,眾人皆是滿臉的迷茫和焦急,一個個長吁短嘆,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孟旬能活下來,自己也能有所依仗。

  上海,南洪門分部。

  此時,陸寇、蕭方等人業已得到消息,孟旬雖然被柴學寧刺成重傷,但卻未死,正在湖口的醫院急救。

  蕭方急得直跺腳,這個柴學寧,辦事的能力實在太差,既然已經動手,為何沒有當場干掉孟旬,若是這次孟旬不死,日后必定會成為己方的心腹大患。事已至此,再沒有回旋的余地,必須得把孟旬及早干掉,不然以他對己方的熟悉,再加上他過人的頭腦,對社團的威脅太大。他背著手,在房間里來回徘徊,嘴里喃喃嘀咕道:“必須得想辦法,除掉孟旬!”

  張居風聽到蕭方的嘟囔,眼珠轉了轉,說道:“現在湖口那邊北洪門的人員很多,我們想明目張膽的殺過去,恐怕不太可能,所以,依我之見,之能采用暗殺的手段!”

  蕭方琢磨片刻,點點頭,道:“張兄所言沒錯!”說著話,他轉頭看向陸寇。一是詢問陸寇的意思,二也是因為陸寇與侯小云交情莫逆,現在只有他能請得動紅葉。

  陸寇暗暗嘆口氣,他和蕭方相識那么久,對他了解的很,后者一看他,陸寇立刻就說明白了蕭方的心意。現在既然已經對孟旬動了手,不管孟旬有沒有背叛社團,此人都不能再留了,因為就算他真的沒有背叛社團,也會被柴學寧這一刀逼得背叛社團,而他一旦叛變,對己方的威脅恐怕要比謝文東還大,所以及早確定孟旬死亡還是有必要的。私交歸私交,欣賞歸欣賞,但再公事面前,陸寇可一點都不含糊。他沒有說話,直接拿出電話,打給侯小云,接通之后,他開門見山地將事情經過大致講述一遍,然后說道:“侯爺,這次又要麻煩你幫忙了。”

  “呵呵,小寇,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協助的就直說吧,不用客氣!”

  “我希望侯爺能派出紅葉的精銳,潛伏到湖口,若是孟旬重傷不治,也就罷了,若是他沒有死,侯爺就找機會把他干掉!”陸寇語氣冷冰冰地說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很賞識孟旬這個人的,現在要我干掉他,你舍得嗎?”

  陸寇聞言,苦笑一聲,無奈說道:“失去已經到了這一步,只能這么做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好!我明白了,這件事,就交給我了!”

  在侯小云看來,謝文東是很難對付的,但除了他之外,北洪門的其他人都不值一提,不過,他這回卻錯了,張一的能力就算不如謝文東,可也相差不多,何況,在南洪門的內部還有謝文東安插的一顆棋子,張居風。

  見孟旬聽了自己的話似乎有所感觸,張一繼續說道:“能更隨東哥那樣的男人,是我一輩子的幸福!”

  “哦……”孟旬只是輕輕應了一聲,曾幾何時,他也認為自己加入南洪門,能跟隨向大哥那樣頂天立地的男人是自己的福氣,可是現在,自己沒有背叛社團,而社團卻無情的背叛了自己。想到這,孟旬心中哀嘆,不知不覺中眼淚流淌出來。張一臉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幸福令他嫉妒,也令他向往,如果還有機會的話,能再見謝文東或許也不錯……他緩緩閉上眼睛,不再說話,不是他不想說,而是他已耗盡最后一絲力氣,暈沉沉的昏死過去。

  回到湖口,張一立刻把孟旬送往醫院。

  北洪門早已在醫院那邊聯系妥當,急救人員業已準備就緒,張一等人剛到,在北洪門幫眾虎視眈眈的目光下,數名醫務人員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推著床車跑了出來,動作嫻熟又快速地將孟旬放到床車上,然后又以同樣的速度跑回到醫院內,看得出來,醫務人員是盡了全力。接下來就是緊張的急救。張一關心孟旬的安危,連堂口都未回,一直守在急救室外等候消息。

  南洪門那兩名干部以及手下的幫眾們也聚集在急救室外的走廊里,現在,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日后該何去何從。己方的兄弟要致自己于死地,而北洪門明顯是看著孟旬的面子上才肯收留自己這些人,不是長久之計,眾人皆是滿臉的迷茫和焦急,一個個長吁短嘆,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孟旬能活下來,自己也能有所依仗。

  上海,南洪門分部。

  此時,陸寇、蕭方等人業已得到消息,孟旬雖然被柴學寧刺成重傷,但卻未死,正在湖口的醫院急救。

  蕭方急得直跺腳,這個柴學寧,辦事的能力實在太差,既然已經動手,為何沒有當場干掉孟旬,若是這次孟旬不死,日后必定會成為己方的心腹大患。事已至此,再沒有回旋的余地,必須得把孟旬及早干掉,不然以他對己方的熟悉,再加上他過人的頭腦,對社團的威脅太大。他背著手,在房間里來回徘徊,嘴里喃喃嘀咕道:“必須得想辦法,除掉孟旬!”

  張居風聽到蕭方的嘟囔,眼珠轉了轉,說道:“現在湖口那邊北洪門的人員很多,我們想明目張膽的殺過去,恐怕不太可能,所以,依我之見,之能采用暗殺的手段!”

  蕭方琢磨片刻,點點頭,道:“張兄所言沒錯!”說著話,他轉頭看向陸寇。一是詢問陸寇的意思,二也是因為陸寇與侯小云交情莫逆,現在只有他能請得動紅葉。

  陸寇暗暗嘆口氣,他和蕭方相識那么久,對他了解的很,后者一看他,陸寇立刻就說明白了蕭方的心意。現在既然已經對孟旬動了手,不管孟旬有沒有背叛社團,此人都不能再留了,因為就算他真的沒有背叛社團,也會被柴學寧這一刀逼得背叛社團,而他一旦叛變,對己方的威脅恐怕要比謝文東還大,所以及早確定孟旬死亡還是有必要的。私交歸私交,欣賞歸欣賞,但再公事面前,陸寇可一點都不含糊。他沒有說話,直接拿出電話,打給侯小云,接通之后,他開門見山地將事情經過大致講述一遍,然后說道:“侯爺,這次又要麻煩你幫忙了。”

  “呵呵,小寇,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協助的就直說吧,不用客氣!”

  “我希望侯爺能派出紅葉的精銳,潛伏到湖口,若是孟旬重傷不治,也就罷了,若是他沒有死,侯爺就找機會把他干掉!”陸寇語氣冷冰冰地說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很賞識孟旬這個人的,現在要我干掉他,你舍得嗎?”

  陸寇聞言,苦笑一聲,無奈說道:“失去已經到了這一步,只能這么做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好!我明白了,這件事,就交給我了!”

  在侯小云看來,謝文東是很難對付的,但除了他之外,北洪門的其他人都不值一提,不過,他這回卻錯了,張一的能力就算不如謝文東,可也相差不多,何況,在南洪門的內部還有謝文東安插的一顆棋子,張居風。上次,紅葉被姜森一下子干掉三十名成員,雖然未傷元氣,但損失也不小,這一回侯小云可“仔細”了許多,未派出大批的紅葉殺手,而且他認為也沒有那個必要,只挑選出十幾名精銳成員,秘密向湖口潛伏而去。

  他以為己方的行動絕對隱蔽,北洪門的人不可能察覺,可哪里想到,紅葉殺手在上海一動身,張一那邊就得到了消息,開始著手準備。

  經過一晚的急救,孟旬度過最危險的時刻,張一沒敢耽擱,指派霍文強等幾名心腹兄弟帶上一些醫務人員秘密將孟旬送出醫院,直奔南京。他們的動作很隱蔽,別說是南洪門的眼線未發現,就連北洪門以及孟旬的那些手下人都不知道這事,還以為孟旬在醫院里接受搶救。

  當日中午,留在醫院的南、北洪門人員都已疲憊不堪,張一下令,讓他們全部都回堂口休息,醫院里只留下少量人員守護。

  下午兩點左右,紅葉殺手喬裝改扮,混進醫院內。

  行動之前,他們早就調查清楚,孟旬在那間病房,具體位置在哪,又有多少人看護等等。進入醫院后,他們分成五波,由不同路線去往孟旬所在的病房,令他們感到意外的是,病房門口并沒有守衛,幾人奇怪地互相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接近到病房門前,隔著窗戶向里面一看,隱約見到病床上躺有一人,背對著房門,身上連有許多導管,紅葉殺手看罷,心中竊喜,現在孟旬無人看護,正動手的好時機.

  留下四人在外放風,另外六名殺手推開房門,以最快的速度沖進病房內,進來之后,舉qiang對準病床一陣亂射,由于他們的槍上都有消音器,并未發出太大的聲響,幾輪齊射過后,床鋪已被打得千瘡百孔.

  見病床上的人已絕無生還可能之后,六人這才紛紛停手,走到近前,將布滿彈洞的床單一掀,定睛細看,只見床上躺著哪里是人,而一只卷成一團的棉被,棉被的頂端套上假發,看起來和真人差不多.

  紅葉殺手經驗豐富,看到這般場景,立刻意識到上當了,可北此時想退出醫院,依然來不及,只見走廊兩端沖出無數的北洪門的幫眾,有的拿刀,有的拿槍,其中有人郎聲大笑道:"紅葉的朋友,我們已經等你們多時了!"

  "啊?"

  紅葉的殺手這時候都殺眼了,他們雖然都帶著武qi,但對方的人數實在太多,冷眼大量,至少也有數百號之眾,他們渾身是鐵,又能攆碎幾根釘,這十名紅葉的殺手倒也干脆,見己方中了人家的圈套,被重重包圍,已沒有逃脫的可能,干脆放棄抵kang,全部繳械投降了.

  可惜紅葉的殺手一身本事,就這樣糊里糊涂的做了北洪門的俘虜,消息傳回到了上海,侯小云又驚又駭,半晌回不過神來,陸寇和蕭方等人也都傻了,事已至此,再想殺孟旬,基本已沒有成功的可能.

  不知過了多久,陸寇長嘆一聲,說道:"現在,我們的任何行動似乎都被謝文東了如指掌,處處受制,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還是向向大哥稟明情況吧!"

  鬼主意最多的蕭方這時也沒了主意,聽完陸寇的話,他點點頭,無力地說道:“好吧!”

  廣州。

  在向問天想來,于秀珍落入敵人之手,就算沒有被殺,也肯定吃了不少的苦頭,他已打定主意,無論付出多么打的代價,也要把于秀珍從對方的手里救出來。

  回到廣州后,他第一時間趕到李月萍的別墅,現在,別墅周圍都是南洪門的人,里三層,外三層,將別墅圍了個水泄不通。到達之后,他先是向南洪門的干部們了解一下情況,然后給別墅內打去電話,親自和劉波、靈敏談條件。

  接到向問天的電話,劉波和靈敏相視一笑,說道:“我們的條件很簡單,只希望向老大能進來一敘,至于你帶多少人,你自己看著辦吧!”說完話,便將電話掛斷了。

  向問天想也未想,當即就準備象別墅里進,周圍的南洪門干部嚇出一身冷汗,紛紛上前阻攔,勸向問天不要沖動,更不要中了對方的詭計。只一個于秀珍被對方劫持,就夠令人頭痛的,如果掌門大哥再被對方劫持住,那事態就更加嚴重,不可收拾了。

  向問天心急女朋友的安危,對周圍眾人的勸阻根本聽不進去,帶上李典等幾名貼身保鏢,直向別墅內走去。

  當然,他之所以敢這么做,也不僅僅是簡單的沖動。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954.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