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5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現在,北洪門在岳陽的人力不少,接近兩千之眾,為首的是分堂主辛尚以及趕來增援的何敘榮。他兩天前不太熟悉,不過這次在一起配合卻很愉快,共同挫敗過南洪門多次進攻。這回,楊雙率眾,傾巢而出,他兩人早早就得到了消息。

  二人在堂口匯合,見面之后,皆笑了,辛尚說:“常德大勝,打得南洪門落花流水,看來這個楊雙也沉不住氣了,趕過來找你我拼命。”

  “哈哈!”何敘榮大笑,點頭說道:“沒錯!樣雙這回是著急了!”

  辛尚說道:“常德打了大勝仗,我們也不能丟臉,這次楊雙來攻,我看就是個機會,讓他有來無回,一鼓作氣,消滅南洪門勢力!”

  何敘榮連連點頭,贊同道:“辛兄說得有道理!你有什么主意?”

  辛尚一笑,說道:“何兄,你帶一部分兄弟,留在堂口,抵御南洪門的進攻,而我則帶一部分兄弟,潛伏到南洪門身后去,等你和南洪門打到膠著時,我在他們后面殺出,你我前后夾擊,必能大破南洪門!”

  何敘榮聽后,撫掌大笑,說道:“好主意,就按照辛兄的意思做!”

  他倆人商議妥當,由于南洪門已經打來,辛尚片刻也不敢耽擱,帶上五百手下兄弟,悄悄從堂口后門溜出,繞了一個大***。準備潛伏到南洪門身后。

  且說楊雙,帶領手下的全部幫眾,一路勢如破竹,浩浩蕩蕩穿過北洪門地盤,順利抵達堂口,到達之后,立刻下令,全體人員展開猛攻。

  這時候真看出來南洪門已經拼了命,無數的幫眾蜂擁著向堂口內沖殺。何敘榮不急不忙,從容迎戰,指揮手下人員,抵擋南洪門的進攻。

  短兵交接,勇者勝!

  南洪門占人和,北洪門占地利,在整體局面上看,雙方實力相當,這種針尖對麥芒的硬戰,沒有任何技巧而言,比拼的就是誰的意志力更強,誰能把斗志堅持到最后。很快,雙方全面接觸,亂戰到了一處。

  這場大規模的撕殺,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見己方無法短時間內取勝,再打下去只是浪費時間,把警察引來更加麻煩,楊雙暗嘆口氣,正準備下令撤退,突然間,身后喊殺聲四起,楊雙嚇得一哆嗦,回頭一瞧,只見以辛尚為首的數百北洪門幫眾竟從己方,書城的屁股后面沖殺上來。

  哎呀!楊雙暗中驚叫一聲,嚇得魂飛魄散,高聲叫道:“后面!注意后面!北洪門在后面殺上來了!”

  激戰打到這種程度,喊殺連天,震耳欲聾,他的叫聲又能有幾人聽到?

  很快,辛尚帶領五百名北洪門人員沖殺到近前,在后面對南洪門展開的瘋狂的砍殺,與此同時,堂口內的何敘榮見時機已經成熟,率眾從堂口內反殺出來,這一前一后的夾擊,直把南洪門打得暈頭轉向,苦不堪言。

  見勢不妙,楊雙扯脖子大叫:“撤!撤退!馬上撤退!”

  不用他指揮,南洪門這時候也已抵擋不住,如同潮水一般敗下陣來。

  楊雙正叫喊著,很快引來辛尚的注意力,他定眼一看原來是南洪門的主將楊雙在那里嚎叫,他眼睛一亮,嘿嘿冷笑兩聲,提刀沖向楊雙,到了近前,二話沒有說,掄臂就是一刀,同時喝道:“別喊了,你全我在這吧!”

  這一刀來得又快又突然,若是換成旁人,真就交代在這了,不過楊雙可是南洪門的悍將,反應快得出奇,幾乎下意識地橫刀招架,當啷啷,他是把刀架住了,不過人業已震得倒退數步,還沒等他穩住身形,辛尚又沖上來,手臂向前一遞,惡狠狠地向他脖子刺去一刀,

  楊雙嚇得頭皮發麻,急忙閃身,脖子是讓過去了,可肩膀被辛尚的刀刺個正著,只聽撲哧一聲,楊雙慘叫,再次后退,再看他的肩膀,血流如柱,半邊衣服都被染紅,若不是他們心腹手下上前,拼命擋住辛尚,他連性命恐怕都難保。

  哎呀!楊雙又氣又急,不敢再停留,在數名手下的保護下,坐上車子,直向城外而去。

  正所謂一招錯,招招錯!

  南洪門這一敗,北洪門隨后掩殺,直把南洪門殺得潰不成軍,傷亡無數,他們一口氣退出城,可是再看已方先前辛苦打下的那些地盤,基本都被北洪門趁機搶了去了,整個岳陽,已都在人家北洪門的控制之內。

  楊雙仰天哀嘆。

  他身邊的心腥急聲說道:“雙哥,你受傷了,先去醫院包扎一下吧!”

  “去醫院?還去什么醫院,地盤都被打沒了!”說著話,他深吸了口氣,說道:“傳我命令,把敗退回來的兄弟集結好,然后繞過岳陽,去打去溪,斷了北洪門的退路!”

  “雙哥。我們還打啊。”手下人聽完他的話,滿面哭喪。

  楊雙怒道:“不然怎么辦?地盤都丟了,你讓我如何向大哥交待?”

  “可是。。。。。。可是。。。。。。云溪與岳陽近在咫尺,我們如果去打哪里,北洪門追殺過來怎么辦?剛剛吃過大仗敗仗,兄弟們士氣低落,根本打不過北洪門啊!”

  “不然怎么辦?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進攻云溪!”

  楊雙打定主意,不聽手下人勸阻,旁人也沒有辦法,只好英著頭皮趕往云溪。

  云溪是岳陽的一個區,相距只有二十公里,座車還不用半個鐘頭,只是幾腳距離。但是北洪門并未在那里安排人力,為了保證市區的安全,北洪門基本放棄了周邊,將人力全部集中到市區內,做出死守堂口的姿態。

  若是雙方在市區勢均力敵,北洪門當然無心顧及驟變,但是現在北洪門在市區內大獲全勝,擊垮南洪門的主力,得回乙方被搶占的地盤,上下一片振奮,氣勢之威,如日中天,以辛尚和何敘榮為首的北洪門眾人哪還把南洪門放在眼里。

  聽說楊雙帶領南洪門的殘余向云溪去了,辛尚哈哈大笑,斷言道:“楊雙在市區內吃了敗仗,就退而求其次,去取云溪,打算斷掉我們的退路!”

  嗯!何敘榮點點頭,認為辛尚分析得沒錯。

  辛尚冷笑道:幫打落水狗,乘勝要追擊!楊雙沒有被我一刀刺死,算他的運氣好,現在我怎能還給他在岳陽周邊活動的機會!說著話,他對何敘榮正色道:“何兄,咱倆呆著兄弟們追殺過去,這次,勢必將楊雙一舉殲滅!”

  何敘榮聽后,暗暗皺眉,不是他覺得己方打不過楊雙殘眾,而是自己和辛尚都追出去,堂口有失怎么辦?

  可轉念一想,楊雙已受傷了,麾下幫眾折損無數,剩下的人員業已隨楊雙去了云溪,周邊地區再沒有象樣的南洪門勢力,對方想動已方的堂口也基本沒有可能。想到這里,他放下心來,含笑應道:“好!辛兄,這次我聽你的,消滅楊雙一眾!”

  北洪門剛剛搶回被南洪門占去的場子,還未來得及穩定局勢,兩名主將辛尚和何敘榮帶領北洪門的主力又追出城去,直撲云溪。

  北洪門有眼線,南洪門也有。

  他們這百年出動主力,向云溪殺來,消息傳到楊雙那里,后者聽完,臉色頓變,身子僵硬,半餉反映不過來。

  “雙哥……”見楊雙傻了,手下人心急如焚,輕聲呼喚。

  直叫了數聲,楊雙才明白過來,他仰天長嘆,看看自己身邊的心腹,再瞧瞧下面已方的兄弟,許多人都是身上掛彩,狼狽不堪,看罷,楊雙眼圈一紅,哭了,他說道:“北洪門追大過來,我們上下,毫無士氣,難以抵擋,這場仗,我們輸了,各位兄弟都回上海,去找向大哥把!”

  “雙哥,那你呢?”

  “我?” 楊雙蒼茫的苦笑,說道:“你我職位不同,職責也不同,你們可以走,但是我不能走,向大哥看重要,臨危授命,付與我重任,現在慘敗到如此地步,我哪里還有臉回去見向大哥,我要留下,與北洪門死戰到底,你們回去見到向大哥,就說我楊雙沒有辱沒南洪門的名聲……”

  一聽這話,南洪門上下幫眾皆都哭了,一時間,抽泣之色此起彼伏。

  楊雙手下的心腹兄弟亦是淚流滿面,眾人咬了咬牙關,紛紛抹去臉上的淚水,振聲說道:“雙哥視我們為兄弟,有福已經同享,有難自然也該同當,我們現在要是棄雙哥而去,哪還算是個人?我們愿意留下,與雙哥同生死,共進退!”

  隨著他們的話音,南洪門幫眾也跟著齊聲說道:“對!我們都愿意留下來與雙哥同生死,共進退!”

  “北洪門有什么了不起?我們和他們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對,拼了!”

  本已毫無斗志的南洪門幫眾這時候一個個憤概激昂,齊聲吶喊,士氣就在相互之間的打氣中又不知不覺地提升起來。

  看到這,楊雙深受感動,眼淚又掉了下來,如果說剛才的眼淚是硬擠出來的,那現在可是真的。他哽咽著說道:“謝謝,我謝謝各位兄弟,只要我楊雙今日不死,日后,凡是我,也就是各位兄弟的!”

  “雙哥,你就下令吧!我們和北洪門拼了!”

  “拼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894.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