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五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五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己方具備壓倒性勝利的優勢,而且還是在偷襲的情況下,還是被越南人打死打傷這么多人,可見多方的兇狠程度。如果不是一開始就讓對方受到重創,結果恐怕就難以預測了。東心雷面色凝重,這回啥了越南幫這么多人,不知道會引來他們多少強烈的報復,看來,安穩的日子快到頭了,以后又會是多事之秋啊!想罷,東心雷搖著大腦袋,呵呵苦笑。

  謝文東坐車到時,戰場已打掃得差不多,報廢的汽車拖走,尸體抬到別處掩埋,地面的血跡清洗干凈,看起來好像這里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兩名受傷的越南人被數名洪門弟子按在汽車里,嘴上纏著白布帶子。

  看到謝文東,東心雷和任長風迎上前去,躬身問好。謝文東點下頭,問道:“怎么樣?”

  東心雷嘆口氣:“敵人已經全部殲滅,但我們也有兩個兄弟掛了,還有十人受了傷,已經送往醫院了。”

  任長風補充道:“東哥,我們還活捉了兩個越南幫人。”

  “哦?”謝文東眉頭一挑,問道:“在哪?”

  任長風向路邊的一輛黑色面包車努努嘴,笑道:“在車里”

  謝文東背手走過去。任長風快步走在前面,拉開車門。謝文東向車里一看,暗暗皺眉,這兩個人凄慘無比,手腳皆斷,特別是傷口處,露出森白的骨頭,衣服上又是血污又是灰土,已看不出來本來的顏色,計時如此,仍有四個膀大腰圓的漢字狠狠的摁著他們,謝文東轉過身,說道:“想辦法撬開他們的嘴,我想知道T 市還有沒有越南幫的殘余力量。”

  任長風嘿嘿一笑。道:“東哥,把他倆交給我吧!”

  謝文東點點頭,又道:“把這兩人的傷口處理一下,別讓他倆失血過多死了。”

  “嗯!”任長風答應一聲,飛身跳上汽車。

  測試,路上陸續出現行車,謝文東怕過于招搖,讓下面的兄弟分批回到市內,然后和東心雷并肩走進密林中,邊撿遺漏在地上的子彈殼,他邊說道:“越南幫的人是青幫搞來的,所以,我想給青幫一個教訓”

  東心雷擔憂道:“雖然東哥抓住了青幫幾個眼線,從而挖出一大批密探,但是青幫在T市還是有隱藏的探子,我們一舉一動也許都在青幫的監視中,”

  謝文東道:“所以,才需要我們想想解決的辦法。”

  東心雷道:“我害怕東哥只要一離開T市,青幫馬上就會得到消息,提前做好準備。”

  “真是傷腦筋啊!”謝文東敲敲額頭,沉思半響,說道:“如果能復制幾個謝文東就好了。”

  東心雷哈哈一笑,無奈道:“東哥,現在還沒有這樣的科學技術啊!”

  謝文東雙眼一亮,悠悠笑道:“那我們就自己制造好了。”

  東心雷驚訝道:“東哥是什么意思?”

  謝文東含笑反問道:“我是怎么抓到青幫探子的?”

  東心雷頓了一下,恍然明了,忍不住大笑起來。

  謝文東將撿起的小半把子彈殼遞給東心雷,走出密林,仰面望了望天空,笑瞇瞇的說:“今天天氣不錯!”

  越南幫前來刺殺的近二十號人,除了兩個身受重傷被北洪門活捉之外,其他全部身亡,而且死的無聲無息,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好像人間蒸發一般。

  兩天后,東心雷找來三個年輕人。年歲都是二十出頭,中等消瘦的身材,相貌和謝文東也有幾分相似,經過化妝之后,再穿上謝文東的招牌衣服中山裝,遠遠看去,和謝文東幾乎一模一樣。有了這三人混淆眼目,謝文東終于可以高枕無憂,去做他想做的事了。

  謝文東要對青幫展開報復行動,但他選擇的地點并不是就近的河北一帶,二十他所熟悉的南京。

  南京處于南北洪門的交界地,原來南北洪門都有勢力在那里存在,但經過南北洪門大戰后。南洪門的勢力基本被剔除。

  在南京,青幫的勢力不小,隨南洪門推出,他們迅速崛起,先后吞并一些中小幫會后,隱隱有和北洪門分庭抗禮之勢。

  南京的重要性,謝文東十分清楚,無論對南北洪門還是青幫它都算是進可攻,退可守的必爭之地。

  謝文東打算秘密潛入南京,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給那里的青幫勢力一致命打擊,消消他們的氣焰。

  三個假裝的謝文東按照事先的安排,有兩個外出,一個坐鎮北洪門總部,謝文東本人則喬裝成以為模樣滄桑的落魄的中年人,身邊只帶褚博一個人,悄悄出了總部,鉆進一輛早已準備好的國產廉價汽車里。

  他沒有帶太多的人,一是人多容易引起別人注意,再者,東心雷任長風,五行兄弟格桑等人要么太被敵人熟悉,要么太扎眼,呆在身邊就象帶了一張顯眼。招搖的名片,想不被人發現都難。但褚博不一樣,他是新人,加上相貌和身材都是平平無奇,是混在人群里就認不出來的那種,更重要的是,他本人的實力極強,為人卻冷靜,低調,頭腦又靈活,讓他隨自己同行,謝文東很放心。

  他兩人快速上車,褚博剛把汽車啟動,車門突然打開,從外面進來一個死板老氣的中年婦女,衣服土氣不說,帶在臉上的黑框眼鏡好像出自六七十年代的產物。

  謝文東和褚博同是一愣,后者反應極快,手立刻摸到后腰,冷聲說道:“同志,你好像坐錯了車!”

  那中年婦女絲毫未把褚博暗藏的殺機的眼神放在欣賞,他聳下肩,用比褚博更冷冰的聲音說道:“我要坐的車,就是這輛。”

  褚博冷笑一聲,看了看左右,壓低聲音道:“我勸你還是出去的好……”

  謝文東向已起了殺機的褚博擺擺手。他雖然對這個中年婦女的模樣很陌生,但她一開口,立刻就把她認了出來。

  語氣冷的如同來自冰川,冷的如此不進人情,除了秦雙,謝文東實在想不出第二個人,他搖頭苦笑道:“小雙,你要干什么?”

  他辨認的不錯,這個中年婦女正是秦雙。

  謝文東的執著讓秦雙無奈,她已經記不清自己有多少次糾正謝文東對他的稱呼,可后者依然如故,現在他懶得再多說,她拿掉黑框眼鏡,說道:“你還記得我對你說過的話嗎?”

  唔……謝文東揉著下巴,努力想了想,搖頭道:“你對我說過的話有很多,我實在想不出你指的是那一句。”

  秦雙白了他一眼,道:“我是醫生,而且還被指派為專門照顧你的醫生,所以我要對你的身體負責。”

  他翻白眼的那一瞬間的驚艷,讓坐在前面的褚博差點看直眼。

  他以前在醫院和北洪門總部里也見過秦雙,但每次見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想不到她還有這么嬌媚的時候。

  謝文東可沒感覺她有多嬌媚,而是她的話讓他心中生出一股涼意。

  他問道:“你的言下之意……呆在我身邊?”

  秦雙鄭重其事的點點頭,道:“沒錯!”

  “老天!”謝文東頭疼,拍拍額頭,問道:“小雙,你以為我要去哪?去旅游嗎?我要去和人家……”

  “我知道。”秦雙接著他的話:“你要去和人家拼命,可正因為這樣。我才更要跟你一起去。

  謝文東眨眨眼睛,無言的看著她。秦雙濃密的眉毛倔強的挑起,毫不畏懼的對上謝文東的雙眼。

  雙人的目光在控制交織碰撞,閃出火花,車里的溫度仿佛也隨之升高許多。

  褚博通過倒車鏡看著兩人,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詞~~天生一對!如果東哥和秦醫生能走在一起,那一定很有意思。

  感覺到氣氛的壓抑,褚博忙打圓場,問道:“東哥,我們可以出發了嗎?”

  好半,謝文東才長嘆口氣,看著秦雙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道:“走吧!”

  汽車緩緩啟動,秦雙忽然想到還不知道謝文東要去哪里,她壓住心中的好奇,淡然問道:“你要去哪?”

  “南京!”謝文東爽快的回了一聲。

  秦雙聽后,眼睛突然變大了一圈,接著,她又釋然。他是一個沒有家的人,哪里對他說都一樣。

  南京。

  曾經作為北洪門青年精銳之一的巍子丹此時已貴為南京分堂的堂主。

  當年,謝文東在南京與南洪門作戰時,巍子丹沖鋒陷陣,攻城拔寨,立下過不少功勞。

  謝文東也確實沒有虧待他,讓他做了錢堂主洪耕(已死翹翹)的接班人。

  巍子丹的能力并算不上突出,但是他有一個讓謝文東很欣賞的優點,那就是能夠采納對他有利的意見。

  他坐鎮南京這段時間,雖然沒把分堂的實力提升到質的飛躍,但也是兢兢業業,小心謹慎,未出現大的過失。

  謝文東親自來南京,他先前根本毫不知情,當謝文東突然出現在他的辦公室時,巍子丹驚訝得下巴差點掉了下來。

  他柔柔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大量一番剛剛除掉化裝的謝文東,難以置信的叫道:“東……東哥……?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86.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