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3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33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最為顧慮的人,其實不是韓非,而是傲天.

  傲天為人機敏狡詐,城府極深,善于用計,而且做事不擇手段,如果己方在與韓非zuo戰時,傲天突然從背后殺出,后果將不堪設想,正是出于這種顧慮,他才不敢將文東會的兄弟從上海撤出來,不然,傲天不受牽制,將更加難以控制.

  即便如此,謝文東仍感覺不放心.

  與向問天在南京郊外會面的時候,他直截了當地問道:向兄,以目前的局勢來看,我們如何能破青幫?

  向問天笑了,說道:青幫在于謝兄弟zuo戰時,減員較多,暫時還沒有得到補充,現在的人力以不足兩萬,你我合力,在人數上壓倒他們,不成問題.

  謝文東點點頭,道:在人數上,我們的確不吃虧,但是青幫的主力都聚集在南京,人數過萬,我們像打敗他們,得用動用更多的人,如此大規模的械斗,無論對于青幫還是對于你我來說,都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恩!向問天明白他的意思,過萬人的廝殺,簡直如同戰zheng,政府一旦嚴查下來,大家都要遭殃.這個問題也是令向問天較為頭痛的.

  謝文東又道:何況,在我們背后還有傲天,如果我們與青幫打到最關鍵的時候,傲天突然殺來,你們的處境將變得很被動.

  向問天皺起眉頭,問道:謝兄弟有何打算?

  謝文東搖頭笑了,說道:就是因為想不到太好的辦法,所以才來合向兄商議.

  向問天搓著額頭,沉思半響,說道:青幫人員雖多,但是真正的中堅力量卻很少,大半都是從大陸各地招燃的混混,戰斗力不強,對青幫也不是很忠誠,我覺得謝兄弟在X市的戰術可以借鑒,想辦法煽動青幫內的大陸實力倒戈.

  謝文東怔了一下,隨后仰面而笑,連連擺手,說道:“離間計!那是因為韓非不在X市,所以才僥幸成功的,向兄可不要小看韓非這個人,我們能想到的,他同樣也能想到,何況吃過一次虧,韓非必定會小心防范,再用,恐怕就很難成功了。”

  一旁的蕭方正色說道:“韓非一個人,就算再厲害,也沒有多大的作為,如果我們能除掉他那幾個心腹手下,再找青幫的漏洞就容易得多了。”

  “哦?”謝文東和向問天聞言,皆被勾起興趣,一起看向蕭方,后者說道:“小方,詳細說說。”

  蕭方說道:“韓非的重要手下,有傲天、唐堂、彭真、魏東東、艾晗已及張廣和杜德松等人。傲天現在虎居杭州,暫時可以不考慮,剩下的幾人都在南京,若是能想辦法將這些人除掉,等于是斷了韓非的左膀右臂,就算韓非再了不起,也必敗無疑。”喘了一口氣,見謝文東和向問天都在認真的聽自己講話,蕭方繼續道:“唐堂是青幫的副幫主,為人向來謹慎,身邊的高手也多,不好下手,彭真身手高強、魏東東機靈狡猾,張廣和杜德松也都各有所常,這些人里,弱點最大就是艾晗。艾晗雖然頗有能力,但為人卻好大喜功,而且他是青幫十把尖刀中出現空缺之后才選上來的,一直以來都想以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實力,所以,在他身上找突破點也相對容易一些。只要艾晗一死,和鐵NING死掉的效果一樣,會令青幫傷晉動骨,青幫內部亂上加亂,隨后趁機攻打過去,不愁青幫不破。”

  蕭方說道:“根據下面眼線的回報,艾晗現在鎮守的是南京的北部,我們派人去攻,交戰時,故作不敵,詐敗而退,以艾晗的性格定然不肯輕易放我們離開,會主動主來追殺,到時我們把他引進包圍圈里,那是無論是殺掉他還是生擒他,都易如反掌。”

  說著話,他的腦袋揚得高高的,臉上帶笑,滿面的得意。

  看著她的樣子,謝文東樂了,艾晗是不怎么樣,但別忘了,南京里還有韓非,還有唐堂,還有魏東東這樣的智囊,你用‘引蛇出洞’的策略,他們會看不出來?簡直當這些人的腦袋是木頭疙瘩。

  這話他懶得說,更懶得去與蕭方爭辯,他眼珠轉了轉,暗暗而笑,搖頭說道:“恐怕未必。”

  蕭方臉上笑容一凝,疑問道:“謝先生認為艾晗不會出來追殺。”

  謝文東點頭道:“是!”隨后,他又別有用心地加了一句:“據我所知,艾晗為人謹慎,不是個急功近利、急于求成的人。”

  他這是睜眼說瞎話,他和艾晗交手數次,深知此人性情孤傲,好大喜功。

  聽完他的話,蕭方仰面大笑,說道:“謝先生,你這回看錯人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艾晗就是急功近利的人!”

  謝文東堅定地搖搖頭,說道:“我認為他不是。”

  蕭方嗤笑一聲,探身說道:“我們打個賭如何?”

  謝文東挑起眉毛,問道:“打什么賭?賭什么?”

  “賭艾晗會不會上當!”蕭方信心十足的說道:“至于賭注嘛......”說著話,他目光不會好意的在謝文東身上轉來轉去。

  同為男人,被對方這么盯著,誰都會不舒服。謝文東被他看得有些發毛,忍不住笑出聲來。

  最后,蕭方的目光落在謝文東的頭頂上,說道:“誰輸了,誰就提個光頭,謝先生覺得如何?”

  謝文東哈哈大笑,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大頭,道:“這個賭注太大了!”

  蕭方得意的一笑,晃著腦袋問道:“謝先生可是膽子小,不敢和我賭?”

  激將法!蕭方這個家伙就是想看自己出丑嘛!謝文東深吸口氣,說道:“好!我和你賭!”

  蕭方大喜,轉頭看向向天問,問道:“向大哥,你沒意見吧?”

  向天問感覺他倆就像在兒戲,無奈的搖了搖頭,低聲嘟囔道:“這都什么和什么嘛!”

  未等向天問表態,蕭方搶先說道:“那就這么定了!”

  說完話,有看向謝文東,伸出手來,道:“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謝文東和蕭方擊掌三下,算是立下君子協定。

  擊完掌后,蕭方放聲大笑,得意洋洋的說道:“謝先生要剃光頭,這可是難得一見,只可惜,出來是我沒有帶相機,不過沒關系,一會我就找人去買一臺,要像素最高的那種!”

  “呵呵!”謝文東氣笑了,反問道:“蕭兄覺得自己贏定了?”

  “沒錯!”蕭房絲毫不客氣地說到。

  謝文東搖搖頭,同時站起身形,意味深長地說道:“攻打艾晗時,蕭兄最好不要親自上陣,不然,只怕會有危險啊!”

  蕭方嘿嘿笑道:“多謝謝先生提醒,這種沖鋒陷陣的事,我當然不會參與。”

  “恩!”謝文東應了一聲,對向問天說道:“向兄,我先告辭。”

  “謝兄弟!”向問天追上前去,哭笑不得地看著謝文東,說道:“小方喜歡開玩笑,謝兄弟怎么也和他一起胡鬧啊!”

  “這可不是胡鬧。”蕭方在后面說道:“謝先生和我可是擊掌盟誓的。”

  謝文東聳聳肩,對著向問天攤了攤手,沒有再多說什么,走了。

  出了南洪門的落腳點,謝文東坐上汽車,身子前探,看著倒車鏡,邊擺弄自己的頭發邊問前面的金眼道:“你說我要是真剪了光頭,會變成什么樣子?”

  在淮北,金眼的肩膀被tiening咬了一口,現在傷還沒有愈合,扭頭不是很方便,不過聽完謝文東這話,他下巴差點掉下來,疑聲問道:“東哥,你認為自己會輸?”他跟隨謝文東這么久,見過謝文東賭過無數次,還從沒有見他說過自己會輸過。

  謝文東樂了,點頭說到:“正如蕭方所說,艾晗那個家伙,急功近利,好大喜功,南洪門的人去打,若是打到一半撤退,他肯定會

  去追!”

  金眼吃驚道:“既。。。。既然如此,東哥為什么還要和蕭方賭?”

  謝文東苦笑道:“我就是要讓他們去打!”

  金眼不解的看著他。

  謝文東說道:“艾晗雖然不是頭腦精明之人,也未必能看的出來南洪門的詭計,但是不代表韓非,唐堂,魏東東這些人看不出來,南洪門向引蛇出洞,最后的結果一定是偷雞不成反坐米,有去無回。現在,雖然已于青幫展開決ZHAN,向問天等人也親自到了南京,但是南洪門卻沒有用處全力,只來了幾千人而已,讓他們吃一個虧,南洪門也就不得不調動更多的人過來,可最大限度的分擔我們的壓力。”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741.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