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四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四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他的意識力再強,這時也難以控制受損嚴重的身體,無法走出直線,是繞著S型的路線來到那人近前。

  他扯開破爛不堪的衣襟,從腰間拔出手槍。

  那人躺在地上,當然也看出謝文東來者不善,想要爬起來,可試了幾次,最終還是無力的仰面躺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此時,周圍過往的車輛不少都停下來,有些人見出了車禍,想要救人,有些人則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當謝文東掏出槍之后,嘩的一下,周圍的人群瞬間消失,人們紛紛跑回到車上,生怕受到殃及,快速啟動汽車,落荒而逃。

  謝文東對周圍的情況視而不見,也沒有心情去管其它,低頭看著那人,瞇縫著雙眼說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必須……得死,你的過錯不可原諒!”

  說話間,他對準那人的胸口,緩緩抬起手槍。

  若是在謝文東頭腦清醒的時候,他一定不會殺這個人,而是會對其嚴刑逼供,讓他說出自己身份和背后的主謀,但是現在,謝文東已沒有理智而言,能站立,能說話,已經算是奇跡,換成旁人,連續遭受如此強烈的重創,早趴下了。

  那人在他眼中看到濃濃的殺氣,他咬牙沒有說話,伸手去拉衣襟,在他的腰間,別著一把黑漆漆的手槍。

  謝文東不給他拔槍的機會,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在手指上,扣動了扳機。

  “嘭!”槍聲響起,那人的肩膀升起一團血霧。

  “嘭、嘭!”又是兩槍,子彈將那人前胸炸開兩個血洞,鮮血在他衣服上慢慢擴散,那人的雙眼隨之蒙上一層死灰。

  當那人咽下最后一口氣,也沒有發出半聲叫喊和呻吟,其剛烈的程度讓人佩服,也讓人恐懼。

  謝文東沒有心情也沒有理智去佩服這殺手的骨頭有多硬,明知道這人已死,仍在他胸口又開了數槍,然后轉身走到道路中央,見前方遠遠行來一輛轎車,他沒有任何要避讓的意思,將槍背到身后,表情木然地站在原地。

  轎車越來越近,緩緩停下,車門一開,從里面走出一位三十出頭的青年。剛才,謝文東槍殺殺手那一幕他沒有看見,不然,說什么他都不會停車。

  他茫然地環視一周,見躺在地上、胸前被血染成紅色的殺手還有不遠處兩輛破爛的汽車,驚訝道:“出車禍了嗎?”

  謝文東走上前,面無表情地說道:“朋友,麻煩你幫我個忙!”

  青年上下打量他,見他身上又是土又是血的,看起來傷得不輕,好心地說道:“我先送你去醫院吧!”

  “不用!”謝文東搖了搖頭,指著警車道:“麻煩你先幫我把我的朋友救出來。”

  青年聞言,快步走過去,向里面一看,直嚇得倒退數步,五臟六腑都快翻了個。車里面的那哪里還是人,簡直就是兩個血肉模糊的肉團,紅糊糊的夾雜著白森的骨頭,白花花的腦漿濺在車廂里,紅的白的,到處都是……他捂著嘴巴,別過頭,對謝文東顫聲說道:“你……你的朋友……已經死了……噢……”一句話沒說完,他開始蹲在地上嘔吐起來。

  “死了?!”謝文東臉上露出一絲悲痛。

  可他沒有時間對死去的兄弟做出哀悼,殺手又一輪的攻擊又來了。

  三輛黑色的轎車飛速行駛而來,不用看清楚里坐得是什么人,謝文東先感覺到一股濃重的殺氣。

  他精神一震,跌跌撞撞地鉆進那青年的汽車,對還在嘔吐的青年喝道:“上車!”

  青年抬起頭,迷茫地看著他,問道:“你要干什么?”

  謝文東沒有時間和他羅嗦,將手槍伸出窗口,冷聲道:“我讓你上車!”

  面對著黑洞洞的槍口,青年哪見過著陣勢,嚇得一哆嗦,愣了兩秒鐘,怪叫一聲,跳起多高,甩開兩條腿,連滾帶爬地向路邊跑去。

  “媽的!”謝文東氣得直咬牙,收回手槍,坐到駕駛座上。

  謝文東經常坐車,可開車卻還是第一次。現在被逼急了,也顧不了那么多,按照他腦海中模糊的印象,啟動汽車,猛踩油門。

  這輛轎車性能不錯,加速也快,他一腳把油門踩到底,轎車如同離弦之箭,直沖了出去。

  還好這里不是市中心,而且時間尚早,路上車輛和行人都不多,不然,以他的技術,不用殺手來殺他,他自己就先把自己殺了。

  謝文東開著轎車,在路上橫沖直撞,速度達到一百二十公里,大有拼命三郎的架勢,嚇得前方的行車紛紛給他讓道,車雖然開得兇險,但后面的殺手想追上他,還真不容易。

  雙方在公路上上演一場罕見的追逐戰。

  時間不長,謝文東開車接近市中心,這時再想放開速度,已然不可能。

  看準路邊的一條胡同,他將心一橫,猛打方向盤,將轎車拐近胡同里。

  胡同不寬,堪堪夠一輛汽車通行,即使是開車的老手想穿過這條胡同都不容易,更何況謝文東。

  咚的一聲,汽車剛進胡同,左側便撞到墻壁上,謝文東心中一急,向右打方向盤,咚!汽車右面又和墻壁來個親密接觸。

  他開出不到十米,轎車的左右車燈完全報廢,好端端的一輛轎車被又劃又撞的體無完膚。

  謝文東嘆口氣,看前方,胡同還有轉彎,以自己的技術根本開不出。他來不及仔細琢磨,狠踩剎車,將轎車停住,兩邊車門都被墻壁堵死,他拎出手槍,用槍把砸碎車窗,艱難地爬到車外。

  剛到外面,后面的追車也到了,停下的轎車正好擋住胡同,給謝文東制造了一點逃跑的時間。

  謝文東被人追殺過多次,但只有這回最狼狽,連他自己都數不清楚身上有多少處地方在疼痛,頭腦發漲,人是在跑,但腳步已開始發飄。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胡同的,看到前方有座商場,人群密集,想也沒想,出于本能反應的擠了進去。

  謝文東不敢停留,他沒有回頭看殺手是否追來,甚至也沒有那個力氣,現在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

  穿過擁擠的人群,謝文東從側門穿了出去,來到外面,剛好看到一個女孩在上出租車,心中一動,快步跟了上去。

  那女孩看起來剛逛完商場,手里提著三四個包裝袋,才坐上車,沒等把車門關上,突然間擠上來一個陌生的青年,她嚇了一跳,正想開口問話,對方卻先笑瞇瞇地說道:“好久不見了!”嘴上這么說,下面卻悄悄亮出手槍,槍口頂在女孩的小腹。

  女孩頓時嚇得花容失色,腦中一片空白,坐在那里,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謝文東手中槍的位置比較底,剛好利用椅背擋住司機的視線,他笑著對司機說道:“麻煩你,開車!”

  司機奇怪地皺起眉頭。這女孩身上的衣服不錯,談不上高貴,但也光鮮靚麗,可謝文東卻太慘了點,身上又是泥又是土,衣服又臟又破,臉上紅一道黑一道白一道,看不清本來的相貌,活生生一個乞討要飯的,但聽他說話的口氣,兩人似乎還是朋友,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司機搖了搖頭,還是啟動了汽車,問道:“兩位去哪?”

  女孩嘴唇哆嗦著,支支吾吾。謝文東接道:“去……”他本想說去洪武大廈,也就是北洪門的總部,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妥,這次殺手對他的刺殺,顯然是經過周密準備過的,對他的行蹤也了如指掌,說不定,總部附近也暗藏了殺手,草率前往,可能會遭遇致命的打擊。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最安全的地方,有時也同樣是最危險的地方。

  謝文東頓住,轉頭對身旁的女孩道:“你家在哪?”

  女孩顫巍巍地說出家里的地址,謝文東點點頭,對司機道:“你聽見了吧?”

  司機聳聳肩,隨口說道:“那里可不近啊!”言下之意,車費是很貴的。

  謝文東拿出錢夾,從里面抽出二百塊錢,往司機面前一遞,道:“只要你速度夠快,這些都是你的。”

  真看不出來,這位落魄的青年這么大方。司機笑呵呵地接過錢,揣進口袋里,說道:“放心吧,我保證在最短的時間里把你帶到那里!”說著話,車速果然提了起來。

  謝文東在笑,而那女孩卻差點哭了。

  女孩家住市區東側的一座新建小區,放眼看過,都是一棟棟嶄新的樓房。

  小區有南方人投資興建,外表十分豪華氣派,內部的綠化也不錯,樓房之間,綠草茵茵。進了小區,謝文東讓司機停下車,拉著女孩下來,把司機打發走后,回頭望了望,沒有見過追兵,他暗松口氣,對女孩道:“不好意思,剛才嚇到你了吧?”

  女孩搖搖頭,顫聲問道:“我……我可以回家了嗎?”

  謝文東一笑,可笑容馬上在臉上僵住,后腰的疼痛讓他不自覺地瞇起眼睛,他咬了咬牙,盡量放緩自己的語氣,問道:“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72.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