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拒絕得干脆,并不是他認為以X市交換金蓉不劃算,也不是他覺得這么做損害了社團的利益,謝文東并沒有那么高尚,而是他現在還不清楚韓非的打算,不知道這話是處于真心是是只為了試探自己,若僅僅是試探,他的退讓只會變成韓非得寸進尺的籌碼,更主要的一點,他覺得自己現在還沒有做出讓步的必要。

  “你不同意?”謝文東的拒絕,令韓非大感以外,他覺得自己看出了這個條件已經足夠大方了。

  “是的!”謝文東道:“我不同意。”

  那你想怎樣?”

  “帶金蓉回去。”

  “就憑你這一句話?”

  “恩!”

  韓非氣笑了,頓了好一會,他故意將笑容收斂,面色陰沉,搖頭說道:“謝文東,我……本不想再這種情況下殺你,不過,你現在卻在逼著我這么做。”

  謝文東揚起頭,說道:“你不是優柔寡斷的人。”

  韓非不明白他這么說是什么意思,凝視他半晌,道:“向來不是。”

  謝文東說道:“你作出的決定,便不會再輕易改變。”

  韓非似乎已知道謝文東要說什么,輕輕而嘆,點頭道:“是的。”

  謝文東道:“在見到我之前,你心里就已經決定好了到底要不要殺我,所以不論我說或者做什么,都不會影響你的決定。不過,有一點我很奇怪,你為什么會做出不殺我的決定?”

  韓非眼睛猛的射出精光,直勾勾瞪著謝文東,冷笑說道:“誰說我不決定殺你?”

  謝文東道:“嘴可以騙人,但心騙不了人。心無殺念,身上便無殺氣。在你的身上,我沒有感到到任何殺氣。”

  周圍的青幫眾人聞言,身子皆是一震,目光齊齊看向韓非,滿懷震驚,難道,韓大哥真的不打算殺掉謝文東嗎?在這個不菲吹灰之力便可致謝文東于死地的情況下要把他放走?

  韓非嘴邊一挑,冷笑道:“就憑你沒有感到我身上的殺氣這一點,你就干斷言我不想殺你?”

  謝文東直視韓非冒著火光的雙眼,笑道:“現在,更肯定了。”

  韓非暗暗握了拳頭,謝文東洞察人心的能力太強了,在他面前,自己好象被扒光了衣服,一切都勁收在他的眼底。無論是誰,在面對謝文東這樣的敵人時都會有種被人看穿渾身不舒服的感覺。謝文東的話沒有錯,這次韓非確定沒有殺掉謝文東的打算,雖然做出這個決策對韓非來說很艱難。

  “我想在戰場上堂堂正正的打敗你,而不要要這種情況下殺掉你。”韓非臉色冰冷,沉聲說道。

  唐寅對他的話卻嗤之以鼻,哼笑出聲。謝文東也笑了,這樣的話,若是向問天說出來,他會覺得天經地義,很正常,不過韓非并不是這樣的人。

  “在你來之前,就已經知道我不會殺你?”

  “不是!看到你之后才感覺到的。”

  韓非垂下頭,過了好一會,幽幽說道:“以前,小潔曾被山口組的人綁架過,多虧你及時救她出來,才沒讓她受到任何傷害,那時候,我說過欠你一份人情,日后必定償還,現在,我就把這份人情還給你。我不會用金蓉威脅你什么,也沒有做過那樣的打算,之所以說要用X市做交換,只是試探你罷了。你現在可以帶著金蓉離開,我不會阻攔,青幫上下,也不會有人阻攔你,不過,至于青幫之外的人肯不肯放你走,可就不一定了,但那并不關我的事,我欠你的人情,現在已經徹底還清了!” 說完話,韓非的臉上露出狡詰的微笑,同時抬起手,啪啪拍了兩下巴掌。

  韓非的性格確實不象向問天那么高尚,那么的光明磊落。但是他也有他為人處事的原則,他曾經說過的話,一定會做到,他許下過的承諾,也一定會兌現。

  這次,韓非之所以協助段天揚劫出金蓉,也正是他想把自己所欠謝文東的這份人情還清。

  不然的話,他絕不會去打謝文東身邊女人的主意,若是換成別的對手,他可能會這樣做,但對謝文東,他不會,以前謝文東有太多的機會可以拿丁潔來要挾他,可是謝文東一次也沒有那樣做過,雖然他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對重承諾的看重,韓非恐怕既要高于謝文東也要強于向問天,當然,這是韓非的優點,同樣也是他的缺點,其實,一個人的優點在某些時候是優點,而換到另外一個時候很可能就會成為致命的缺點。

  韓非雖然沒有傷害金蓉的意思,不過,他不是傻子,他知道該如何去利用眼前的這次機會。

  他引謝文東到同山,其實主要引的不是謝文東,而是北洪門在X市堂口里的人,按常理說,以他和謝文東目前的關系,后者到青幫的地盤上,北洪門應該出動大隊人馬護駕才對,只要北洪門里的人一出,他便可以乘機進攻,到時,他即兌現了承諾,又可將

  北洪門的勢力一口氣打出X市,兩全其美,只是他沒有想到,謝文東竟然一個人單獨前來,使他的打算落空。

  不過,韓非還留有后手,如果謝文東帶的人不多,自己可以利用望月閣的力量來對付他,自己可以放他走,但是望月閣的長老們肯定不會那么做的。

  謝文東最后若是死在望月閣的手里,那便和自己沒有關系了,在不用食言的情況下便能除去這個大敵,也是好事一樁。

  韓非的如意算盤打得很好,無論謝文東怎么做,他似乎都勝券在握。

  原來他還記得這件事,真是讓人意外!聽完韓非的話,謝文東略有動容,不過,他的心情很快就冷靜下來,兩眼瞇縫成一條縫,笑道:“韓兄說的那個不會放我走的人,應該是段天揚吧?”

  聽到段天揚這三個字,唐寅精神大振,咧嘴嘿嘿直樂,自顧自的低聲嘟囔道:“如此甚好!非常好。”

  韓非奇怪地瞄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在那嘟囔什么,他看向謝文東,搖搖頭,說道:“不是段天揚。他去了T市,并沒有回來。”

  段天揚當然不會回來,他好不容易把金蓉劫出來,半路卻被韓非搶跑了,憋了一肚子的怨氣,哪肯再回來。

  “哦?謝文東挑起眉毛,原來段天揚不在同山,難道還留在T市?不過,段天揚不在,那么,阻攔自己離開的人會是誰呢?

  他正琢磨著,會廳大門一開,從外面走進來一名婦女,三十多歲的樣子。身材粗壯,如果不是胸前的凸起,恐怕旁人很難認出她是女人。在她背上,還背著一位,正是被段天揚劫走昏迷不醒的金蓉。

  “蓉蓉!”看到金蓉謝文東下意識地站起身形,關切之色自然流露出來,雖然短暫,瞬間便消失,但還是被眼尖的韓非看到了。

  韓非笑在臉上心中卻有感觸,他和謝文東是天壤之別的兩個人,但之間也有共同之處,那就是重感情。

  那名粗壯的婦女進入會廳,直向韓非走去,謝文東的目光由始自終也沒有離開過她背上的金蓉。

  唐寅看在眼里,暗嘆口氣,當那婦女要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他猛然一伸手,攔住婦女的去路,笑呵呵說道:“把她放在這里就可以了。”

  粗壯婦女哪會聽他的話,瞥了唐寅一眼,揮臂將唐寅的胳膊打開。

  啪!

  唐寅伸出去的胳膊聞絲未動,粗壯婦女的手腕卻震得生痛,感覺自己象是打在一塊石頭上。她面帶怒色,臉上的橫肉直顫,轉過身,怒視著唐寅。

  韓非擺擺手,示意她不要沖動,笑道:“把金蓉交給他吧!”

  粗壯婦女一聲沒吭,身子一晃,猛的將背上的金蓉直向唐寅甩去。

  后者淡然而笑,單手輕松將金蓉接住,隨后象拎小雞似的提在手中。

  感覺謝文東對自己的目光有些異樣,唐寅這才覺得如此拎著金蓉有些不妥,拉了椅子,將她放在上面,隨后撓撓頭發,又將外套脫下來,蓋在金蓉身上,然后笑呵呵地扭頭看向謝文東,露出兩排小白牙。

  韓非指了指粗壯婦女,說道:謝文東請放心,一直都是由她照顧金蓉的,寸步未離。他言下之意,青幫上下,并無人對金蓉有過輕薄。

  謝文東點點頭,看向那位粗壯婦女,說道:多謝!

  那婦女的目光在他臉上掃過,開口冷聲道: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還做什么大哥。

  此言一出,韓非老臉一紅,垂下頭來,用白眼沒好氣的盯著粗壯婦女的背影,嘴唇緊緊抿著。

  謝文東眨眨眼睛,婦女的話雖然難聽,但是卻有道理。他點頭說道:這位大姐說得沒錯,以后,我會加倍小心的。

  哼!韓非哼了一聲,站起身形,伸了個懶腰,說道:能不能有以后,還不一定的,如果我是你的話,我絕不會現在就把金蓉要回去!說完話,他向周圍的觀眾一甩頭,說道:這里沒有我們的事了,走!

  “韓大哥!”韓非身后的那十幾名保鏢一個都沒動,皆是兩眼噴火地死死盯著謝文東,臉上也露出急色,其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韓非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問道:“你們耳朵都聾了,沒有聽清楚我的話嗎?走!”說完話,再不管他們,韓非率先向外走去。

  十幾名保鏢相互看看,急忙跟了上去,與此同時,將肋下的槍也拔了出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688.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