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八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等謝文東緩緩放下電話之后,金眼等人迫不及待地問道:“東哥,韓非怎么說?”

  謝文東環視眾人一眼,道:“蓉蓉確實在青幫的手上。韓非要我明天晚上八點去同山接蓉蓉回去。”

  “什么?”眾人聽完,皆露出驚色。此時同山叛亂已平,那里的黑幫勢利被青幫掃蕩一空,現在的同山已徹頭徹尾成了青幫的勢力范圍,要東哥去那里,豈不是等于自投羅網嗎?金眼下意識地說道:“東哥不能去!”

  “如果我不去,韓非就會對蓉蓉下手。”謝文東嘆了口氣。

  韓非不比向問天,他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來的,如果謝文東不接受他的要求,那么他真的可能對金蓉做出任何事。金眼臉色難看,沉思半響,問道:“韓非可規定我們帶多少人了嗎?”

  謝文東搖頭苦笑,說道:“他說我帶多少人都可以。”

  金眼雙眼一亮,喜道:“這就好說了,倒是我們把堂口里的三千名兄弟帶上,就算韓非想加害東哥,我們也不怕了。”

  “不妥!”謝文東和張一幾乎同時說道。

  看了張一一眼,謝文東楊頭問道:“長兄認為那里不妥?”

  “韓非既然能說出這樣的話,定然是別有所圖。”張一皺著眉頭,說道:“我們若是把全部的兄弟帶到同山,實在是太被動了。”

  金眼挑起眉毛,面露怒色,張一又解釋道:“出動如此多的人力,青幫的眼線不會毫不察覺,倒是,他們可以將全部的人手布置在同山,以人數上的絕對優勢將我們一網打盡,不僅東哥危險,就連那三千多的兄弟也未必能跑得出去,再者說,就算青幫不來圍殺我們,也可以趁機去進攻我們X市的堂口,只怕我們還沒有返回,X市就成青幫的了。所以說,我們若是出動大批的兄弟,會給青幫留出太多的可乘之機,他們無論怎么選擇,最后吃虧的還是我們。”

  聽完張一的分析,金眼一震,心頭大驚,暗暗點頭,張一說得沒錯,原來韓非這次如此大方,也是領有企圖的啊!他想著想著,覺得自己的腦袋都要炸了,這件事,實在太難辦了。謝文東不去同山,金蓉會危險,可是去了同山,堂口就被對方段詩歌時間內攻陷,似乎已方無論怎么做,都在青幫的算計之中。金眼敲敲快要裂開的腦袋,搖頭說道:“我是真的不知道現在該怎么辦了。”

  張一看著他,垂首道:我也不知道還怎么去做。”

  眾人皆想不出太好的解決辦法,最后,目光一齊落在謝文東身上。

  謝文東目光幽深地看著眾人,突然撲哧一聲,笑了。他這一笑,把眾人皆笑愣住,不明白東哥在這種困難的局勢下,怎么還能笑得出來。謝文東當然有他發笑的理由,不管怎么說,金蓉確實是落在青幫的手里,而且暫時沒有危險,明白了這一點,他的心情平靜了許多,至于明天的事,他現在也沒想好該怎么做,不過船到橋頭自然直,車到山前必有路,辦法總是會有的。

  他看看手表,對金眼說道:“把這邊事情告訴水鏡,他她主要搜查出城的道路,尤其是今晚,如果今晚查不出結果,那么明白就不用浪費人力再去查了。

  T市到X市雖然不算遠,但也不近,金蓉處于昏迷狀況,是不可能坐飛機的,青幫要帶她離開T市,又要在明晚八點前趕到同山,只能是坐汽車趕路。

  “是,東哥!”金眼答應一聲。噸了一下,他又問道:“如果水鏡那邊沒有查出結果。東哥明晚真打算去同山嗎?

  我只能去,不是嗎?謝文東聳肩說道。

  金眼低聲問道:東哥打算帶多少人前往?

  謝文東仰起頭,沒有直接回答。淡然說道:明天再說吧說著,他擺擺手,示意眾人可以走了,本來眾人是和謝文東連夜商量對青幫下一步計劃,結果因為金蓉的被劫而使會議草草結束。

  等眾人相繼離開后,辦公室只剩謝文東,他走到窗前,仰望天際,喃喃說道:金蓉,你不能有事,放心吧。我業不會讓你有事!

  在他心里,覺得自己對金蓉虧欠的實在太多了,這次就算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換回金蓉的平安。

  這一晚,對謝文東,北洪門甚至青幫,對韓非,都是一個不眠之夜,謝文東在冥思苦想應對之法,青幫那邊也在商議策略,尤其是韓非,心里正在艱苦地做著令他無比為難的抉擇。

  第二天清晨,靈敏,張一等人早早的來到謝文東的房間,想詢問他考慮的結果,還沒進去,一名小弟跑上來,低聲說道:外面有人要見東哥!

  是什么人?張一問到。

  那人說他叫唐寅小弟答道。

  唐寅張一沒聽過這個名字,滿面的莫名其妙,聽起來,好象不是自己人,他看向守在謝文東房間門口的五行兄弟,后者四人聽完唐寅的名字

  臉色同是一變,相互看看,心中在琢磨,這個家伙怎么來了?

  見五行神色異樣,張一問道:你們認識這個人?

  “不認識才怪了。”木子苦笑一聲,回身輕敲房門。

  “進來!”時間不長,里面傳來謝文東的話音。

  眾人推門而入,謝文東此時已穿好衣服,雖然看起來仍是神采奕奕,不仔細過觀瞧,不難看出他眼中的淡淡血絲。金眼走前兩不,說道:“東哥,唐YIN來了,要見你!”

  “哦?”謝文東先是一楞,隨后又是一喜,笑道:“請他進來。”

  “是!”金眼答應一聲,快步走出房間,

  金眼對唐YIN的印象也不好,覺得他是個瘋子,不過他視謝文東為朋友,這時候來,或許能幫的上已方的忙。

  張一好奇地問道:“東哥,唐YIN是什么人?”

  謝文東認真想了想,笑道:“算是個怪人吧!不過,是我的朋友。”

  很快,金眼帶著一名青年人走近房間,靈敏,張一,于虎以及謝文東的新秘書江娣都沒有見過唐YIN,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著他。

  唐YIN的相貌也算是英俊,二十多歲的樣子,高高瘦瘦的身材,衣著隨意,不過十分清潔。

  近來之后,其他的人他看都沒有看一眼,對著謝文東,咧嘴笑了。

  不過在五行兄弟看來,他笑還不如不笑,露出森白的牙齒反而更恐怖。當然,唐YIN的樣子絕對不恐怖,不過監視他手段的人,就不會僅僅看他的外表了。

  “唐寅,好久不見了!”謝文東含笑打量著他。

  “是啊!算起來也有幾個月了。”唐寅旁若無人,大咧咧的找張椅子坐下,舉目看著謝文東,過了片刻,疑問道:“有事?”

  謝文東笑道:“你能看得出來?”

  唐寅聳聳肩,沒有說話。

  “小事。”謝文東輕描淡寫地應了一句,隨后笑道:“謝謝!”

  “謝我什么?”唐寅疑惑地看著他。

  謝文東說道:“你在無錫救了強子的事,我聽張哥說過了。”

  “哦!原來是為了這個。”唐寅嗤笑一聲,說道:“碰巧遇上而已,不過也僅此一次,下回就算又遇上,我絕不會再出手了。”

  “為什么?”謝文東不解道。

  “他們搶走了我的對手。”唐寅有些落寞地說道:“好不容易才碰上的對手。”

  聞言,謝文東笑了,搖頭道:“就為了這個?”

  唐寅反問道:“難道還有比這更嚴重的事情嗎?”

  謝文東不再就此事多言。唐寅的心思,不是可以用常例去推算的,旁人也是無法理解的。他抽出香煙,點燃,問道:“唐寅,你到X市來,不僅僅是為了見我吧?”

  “恩!”唐寅回答得直接,說道:“聽說,這里有一位望月閣的高手,名叫段天揚。我想和他比武。”

  一旁的靈敏眼珠轉了轉,笑道:段天楊行蹤縹緲,想找到他可不容易。

  唐寅瞄了他一眼,看他的神態,簡直當靈敏為透明。在他的眼里,似乎只有西文東一個人。

  靈敏也不在意,關于唐寅的事,她聽過的傳言太多了,雖然沒見過,卻對他很了解。她嫣然一笑,又繼續道:不過今晚卻有個能見到他的機會。

  唐寅挑起眉毛,轉過頭,終于用正眼看向靈敏。

  謝文東多聰明,一聽靈敏的話,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深吸口氣,臉色沉下來,低聲喝道:小敏!

  經過一晚上的思考,謝文東已打定了主意,這次韓非的'邀請',他要去,而且必須去,至于帶多少人,他的決定是一個不帶,自己一個人前往。

  如果韓非不想害金蓉,他一個人前往足夠了,如果韓非打算致他于死地,身邊再多的人也沒有用,去了也是當炮灰。

  此時,靈敏意思明顯,要引唐寅隨他同往,這是謝文東無法接受的。唐寅視謝文東為朋友,同樣的,后者也視他為朋友,明知道是火坑,他一個人跳進去就可以了,哪有拉著朋友一起向里跳的道理。

  謝文東對敵人向來心狠手辣,但是對自己身邊的朋友和兄弟,他向來珍惜的很,絕對不會讓他們白白去送死,這樣的事,他也從來沒有做過一件。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684.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