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四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四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三名青年懶得搭理金眼,左面的那名青年突然大聲喝叫,快步沖到女生近前,一手高舉的磚頭,一手將女生的衣領子抓住,隨后嘿嘿冷笑兩聲,猛地向旁一拽,想把女生帶倒,可后者只是身形微微晃動了幾下而已,想不到她還挺有力氣的,青年還想繼續用力,可女生已不給他機會。她雙手交叉,按在青年抓著自己脖領子那只手腕上,接著,猛的向下一壓,青年手腕的關節發出咔嚓一聲輕微的脆響,后者吃痛,身體本能的向前傾斜,女生嘴角挑了挑,腦袋順勢向前一頂,只聽嘭的一聲,她的腦袋頂正撞在青年的鼻子上。

  這一撞的力道太大了,在鼻骨的斷裂聲中,青年的鼻梁塌陷下去,整張臉都是血,他怪叫一聲,扔掉磚頭,雙手掩面,連連后退。

  哦?謝文東和金眼等人都是一愣,想不到這女生的身手還挺厲害,只不過她的招法似擒拿非擒拿,似散打非散打,倒是十分特別。

  木子呵呵一笑,對眾人低聲介紹道:“那是‘防狼術’里的招式,雖簡單,但很實用。”

  “啊!”眾人恍然大悟地點點頭,然后,皆莫名其妙地看著木子,道:“你怎么知道?”

  木子不好意思地干笑兩聲,撓了撓腦袋,說道:“以前看到過。”

  連續打傷兩名青年,剩下的二人可受不了了,這兩人也真氣急了,不再管對方是不是女生,紅著雙眼,兩把匕首齊向女生的獨子刺去。建青年下了殺手,金眼面色一冷,晃身就要上前,謝文東將他的胳膊抓住,笑瞇瞇地搖了搖頭,說道:“先不用著急出手。”他看的清楚,女生目光堅定,絲毫不見慌亂,肯定有所依仗,并沒有把面前這兩名兇神惡煞的青年放在眼里。

  謝文東猜測得沒錯。就在兩把匕首距離女生的肚子不足半尺的時候,她腳步突然一滑。竟然神奇般的繞了出去,身形詭異地到了一名青年的身側,順勢提起膝蓋,狠狠地掂在那青年的肚子上。

  “哦……”青年的身子猛然僵住,頓了片刻,直挺挺地向旁傾倒,一頭撞進女生的懷里。

  女生厭惡地嘟囔一聲,側身閃開,撲通,青年摔到在地。四肢抽搐,差點把昨天吃的東西都吐出來。

  “女馬……女馬的……”最后那名青年眼睜睜地看著同伴被打倒,再瞧瞧另外兩名躺在地上的青年,不自覺地打了個冷戰,剛才的囂張勁消失得無影無蹤,目光驚恐慌張地看著女生,一步步的連連倒退。

  那名胳膊被剪刀刺傷的青年,臉色蒼白地坐在地上,手里握著電話,兩眼冒著惡毒的光芒看著女生,他剛剛打過電話呼叫援軍,他的哥哥馬上就能趕過來。

  我看你還能厲害到什么時候?!青年惡狠狠地咬了咬牙,然后扯著脖子對最后那位青年喊道:“二彪,操你女馬的,給我纏住她,讓她跑了,我把你的腿打折!”

  那青年暗暗叫苦,面前這女生雖然厲害,但和身后的青年比起來,后者可比他恐怖得多。他握著匕首,對迎著自己走來的女生連連比劃著,顫聲叫道:“別過來!再……再走我可不客氣了!”

  女生根本不受他的影響,依然不緊不慢地走上前去。青年心中懼怕,兩腿不受控制的一退再退,很快,就退到胳膊被刺傷的青年哪里,再無路可退,正在他進退不得,直流冷汗的時候,后面傳來一聲冷笑,有人沉聲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一聽這話,幾名青年的精神同時一震,尤其是胳膊被扎坐在地上的青年,騰的站起,轉回頭看清楚來人,大叫一聲:“哥,我……”

  在他們身后,走來七。八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這些人顯然不是中專學校里的學生,一個個打扮得流里流氣,有些衣著糟蹋,有些光著膀子,露出脖子上又粗又長的假金項鏈。不過這些人手中皆拿有家伙,又是鋼管又是鐵條,為首的一位,二十出頭,面上有道橫疤,相貌和胳膊被刺傷的青年有幾分相似。

  看到青年胳膊上插著的剪刀,為首那疤面青年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冷聲問道:“是誰干的。”

  “哥,是她!”青年回手,憤憤地指向娃娃臉的女生。

  “恩!”疤面青年打量女生幾眼,愣了神神,然后揮手在青年的腦袋上打了一巴掌,氣道:“沒用的東西!”說著話,回頭道:“老三,送我弟弟去醫院。”

  “是,海哥!”

  疤面青年走到女生近前,噗嗤一聲笑了,歪著腦袋,看著她說道:“去賣幾天就有錢了!”說著話,他伸手便去抓女生的頭發。

  女生玉面一紅,揮臂將它的手打開。

  周圍的青年咦了一生,紛紛笑道:“這小姑娘還挺厲害的。”一名青年在女生身后猛地向前一撲,雙手將女生的腰身緊緊摟住,接著哈哈大笑,可是很快他的笑聲變成了慘叫,原來女生腳后跟狠狠踩在他的腳尖上。

  青年疼得呲牙咧嘴,在地上連連亂蹦,其他的青年不再客氣,一擁而上。有名青年舉起手中的鋼管,對著女生的腦袋就要砸去,可是揮了幾下,鋼管停在空中紋絲未動,他怔了一下,抬頭一瞧,才看到鋼管上多了一只手。

  “兄弟,適可而止吧!”

  青年吃了一驚,轉回頭,只見他身后站了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中等偏瘦的身材,額前的劉海過眉,但掩蓋不住一雙細而狹長、亮的驚人的眼睛,原本清秀平凡的相貌也由于這對眼睛變得不再平凡。

  “你……你他女馬是誰阿?”青年愣了一會,隨后勃然大怒,用力的甩了甩鋼管,想把對方的手震開,結果鋼管好像凝固在空中似的,一動未動。

  “哎?”青年吃驚得叫了一聲,另只手握著拳頭,對著來者的面門就是一拳。

  出手阻攔的這位不是別人,正是謝文東。像青年這樣的小混混,若在平時,即使十個八個也到不了他的身前,但是現在他有傷在身,一只手臂幾乎不敢動,見對方一拳打來,他微微偏了偏頭,避開鋒芒,隨后抓著鋼管的手突然松開,石光電火般的打在青年的下巴上。

  那青年吭哧一聲,倒退兩步,身子不受控制的軟了下去,他坐在地上,兩眼瞪著溜園,怒視著謝文東,還想站起身,可身體卻不受他的控制,無論怎樣用力,就是站不起來。

  “M的!這三八還有幫手!”經謝文東這一鬧,圍攻女生的青年門紛紛將視線轉移到他的身上。

  呼啦一聲,眾人齊向謝文東沖去,五行兄弟深知謝文東的傷勢經受不起劇烈的運動,箭步上前,擋在他的身前,與沖過來的小混混打在一處。

  雙方根本不在一個檔次,只聽場中傳出一陣喀嚓喀嚓骨斷筋折的聲音,眨眼的工夫,幾名小混混已全部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

  “我CNM的,你們是誰?”那名疤面青年雙臂被打脫臼,跪在地上沒沖著五行兄弟大聲嚎叫道:“老子是洪門的,你們敢打我,我***滅你們全家!”

  五行兄弟聽完差點笑出聲來,社團內雖然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但這樣的小混混還看不在眼里。

  木子笑吟吟地向疤面青年走去。后者嚇了一跳,驚問道:”你……你要干什么?“

  到了他近前,木子蹲下身來,輕輕一撩衣襟,露出下面黑漆漆的手槍。疤面青年看得清楚,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木子伸出手,在他的臉上掐了掐,笑道:“臭小子,以后你要是再敢冒用我洪門的名頭造謠撞騙,我就一槍崩了你!”

  疤面青年聽完傻眼了,嘴巴大張,跪在地上半晌回不過神來,冷汗順著鬢角和鼻子一個勁地往下流。

  金眼見四周漸漸聚集起人群,身怕夜長夢多,再生出事端,對謝文東說道:“東哥,我們走吧!”

  “恩!”謝文東應了一聲,從口袋里掏出錢來,遞給麻辣燙排擋的老板,然后向停在不遠處的轎車走去。

  走到車前,剛要上車,突然身后有人喊道:“等一下!”

  謝文東收住腳步,轉頭一瞧,后面跑來的正是那名娃娃臉的女生。

  他含笑地看著她,說道:“如果你是來道謝的,那就不用了。”

  女生倒是干脆,直截了當地說道:“我不是來感謝你們的。”

  謝文東和五行同時一愣,既不解又感到好笑地看著她。

  “你們,是黑社會?”女生直視謝文東疑聲問道。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643.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