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三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三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段天揚跑了嗎?他確實跑了,而且也確實跳窗跑的。

  他算準了煙花爆炸的時間,當煙花爆炸的同時,他回手將窗戶打開,身子向后一仰,整個人順著窗戶翻了出去。

  十一樓的高度,即使對于身手高強的段天揚來說也是致命的。當他的身子在空中急速下墜的時候,段天揚猛的一伸手,扒住樓下十樓的窗臺,接著,雙臂回手,腰眼用力,貼著墻壁折了個跟頭,人如靈猴似的翻進十樓的房間里。

  房間里有人,見段天揚突然跳近來,紛紛向前,先將窗戶關好,然后大眼瞪小眼地看著他。

  段天揚一揮手,接著又指了指樓上,冷笑說道:“速戰速決,干掉謝文東!”說著話,他看了看表,又到:“我們最多只有十分鐘時間!”

  “明白!”和些人器器答到,各從衣襟下面抽出刀劍,冷著臉,面帶煞氣地紛紛沖房間跑了出去。

  正如謝文東猜想的一樣,望月閣的人在酒店里早已經做好了埋伏,隱藏在各個房間內,除了段天揚之外,還有三名長老,五十多門徒

  正如同謝文東猜想的一樣,望月閣的人在酒店里早已經做好了埋伏,隱藏在各個房間內,除了段天揚之外,還有三名長老,五十多名門徒。

  最先向北洪門幫眾發起突襲的是潛伏在十樓和十二樓的望月閣弟子,他們裝扮各異,有人化裝成酒店的服務員,有人裝成普通的個人,從樓梯間、電梯間來到十一樓,對走廊里的北洪門眾人突下殺手,北洪門的人雖然個個有槍,但還是被打個措手不及,傷亡了數人,緩過神來的北洪門幫眾立刻開槍還擊,將望月閣的弟子逼退數人。

  望月閣的人躲近樓梯間以及電梯間,以墻壁的拐角為掩體,不時的向北洪門幫眾發出暗器。

  他們的按其多以飛刀為主,這東西雖然沒有子彈的速度快,威力又沒有子彈大,但真被打在身上,滋味也不好受。走廊本就狹窄,北洪門人員又眾多,展位比較密集,在毫無掩體的情況下,一把飛刀扔來,基本沒有打空的,即使前面的人躲開了,后面的人也會被打中。

  雙方對峙的時間不長,望月閣有數人受了槍聲,北洪門這邊被按其打中的更多,前面的人幾乎成排成排的往下倒,沖不能沖,打又不能打,北洪門的幫眾只好邊打邊向后退,走廊的地毯上留下一具具的尸體以及灘灘的鮮血。

  正在北洪門向后退的時候,走廊一側的房間門突然打開,接著,一道利電從地面射出。

  北洪門的人注意力都放在前面,哪想到身邊會出現殺機。一名青年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利電由他肋下刺出,鋒芒在另一側的肋下探出。

  “啊——”青年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費力的扭過去,只見門內站著一位年歲六十左右的老者,手中的鋼劍幾乎整只劍身都沒進自己的身體里。他還想掉準槍口,用自己最后的一點力氣殺掉對方,后者猛地一腿,將他踢了出去,隨后提劍沖入北洪門的陣營中,連下殺手。

  這一頓刀光劍影閃過,地面上又多了五、六具尸體,當周圍的北洪門幫眾退出足夠遠的距離,打算開槍射擊的時候,老者又飛身竄回到房間里,同時將房門鎖死。

  氣極了的北洪門幫眾哪還管那么多,對這房門,一頓亂槍,只是瞬間,便將房間的木頭們打成了馬蜂窩,有幾人撞開房門,沖進去一看,房間里哪還有人,早已空空如也,老頭子順著窗戶逃之夭夭了。

  這只是一角而已,走廊兩側的各個房間房門不時打開,埋伏在其中的望月閣老大、弟子沖出,急打一通,又迅速鉆了進去。

  單單是在走廊里,還沒有和敵人正面沖突,北洪門便上網了不下三十人,只見走廊內遍地是尸體和傷者,鮮血將鮮紅的地毯染得更紅,空氣中彌漫著硝煙和鮮血混合的味道。

  這個時候,北洪門的眾人神經都繃緊到了極點,因為不知道敵人會突然從哪個角落里冒出來給自己致命一擊。

  任長風雖然加入進來指揮戰斗,可是仍無法扭轉己方被動的局勢,聽著兄弟們一聲聲慘叫,他兩眼通紅,大聲喝道:“不要站在走廊,都給我到房間里!”

  一聽這話,北洪門眾人紛紛向走廊兩側的房間里面躲,房間有些是空的,有些埋伏著望月閣的門人,還有些住著普通的客人,他們一闖進去,走廊里更熱鬧了,打斗聲,驚叫聲連成了一片。

  正當任長風站在走廊里指揮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后傳來一聲:“小心!”

  接著,槍聲咋響,任長風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只覺得腦袋頂不知被什么東西重重砸了一下,他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同時,身邊多了一具尸體。

  他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不是自己人,隨后他羊頭向上面看,棚頂的通風口蓋不知何時被人拿掉,黑黑咕隆咚的,仿佛是只怪獸的嘴巴。

  這時候,他總算看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望月閣的人竟然鉆進通風管道里,打算從上面偷襲自己。想明白這一點,他忍不住嚇出一身冷汗,回頭一瞧,只見金眼冷著臉站在他身后不遠的地方,手中的槍還冒著淡淡的青煙,目光在天棚上掃來掃去。

  “媽的,那邊的這么多望月閣的狗崽子!”任長風以唐刀支地,站起身形,摸了摸砸得生痛的腦袋,低聲叫罵。

  時間不長,走廊里的北洪門幫眾全部退進走廊兩側的房間里,見狀,那些藏于樓梯間、電梯間的望月閣門徒來了精神,紛紛站出來,小心翼翼的向前移動。

  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也不知道是誰大喊一聲:“啥!”隨后,各個房間里的北洪門眾人紛紛從門內探出頭來,對著走廊里的望月閣門徒一頓亂槍。

  在一片驚叫和慘呼聲中,望月閣門徒扔下五具被打成篩子的尸體,又退回到樓梯間里。

  雙方各找到了隱藏的地方,誰都不敢再輕易露頭,如此一來,你打不著我,我也傷不到你,就這樣干耗著。

  且說房間里的謝文東,坐在床沿,眉頭緊皺,雖然沒有出去,但只聽聲音,對外面的戰況也了解了大概。

  等任長風退回到房間之后,謝文東問道:“我們損失了多少兄弟?”

  任長風臉色難看,回想走廊里的慘狀,他長嘆口氣,搖頭說道:“傷亡的兄弟恐怕要有四十號左右了吧!”

  竟然傷亡了這么多人!謝文東瞇縫著眼睛,暗道一聲:自己實在太低估段天揚這個人了!

  眾人中,心情最好的可能要算程媛媛了,外面激戰的同時,她在房間的床頭柜上總算找到了段天揚留下的那臺數碼相機,照片都在里面,她想也未想,將其全部刪除掉,然后長長吁了口氣。

  袁天仲不滿的看了程媛媛一眼,自己兄弟在外面為她拼命,可她卻一心想的是那些一文錢不值的狗屁照片。心中冷哼一聲,他轉頭問謝文東道:“東哥,我們現在怎么辦?”

  “等!”謝文東幽幽說道:“等老雷待著援軍過來!”

  望月閣的人身手太敏捷,己方若沖出去與他們纏斗,等于送死一樣。謝文東的心里很清楚這一點。

  可是他能等,望月閣卻不能等,一旦謝文東的援軍到了,計劃也就徹底失敗了。

  正在說話間,只聽窗戶嘩啦啦一響,從外面突然竄進兩天黑影。

  這大出眾人的意料之外,畢竟這是十一樓,誰能想到敵人竟然會從窗外突近來。

  這兩條黑影皆拿有明晃晃的鋼刀,跳進房間,不找別人,直奔謝文東而去,雙刀一左一右橫掃而來,分取謝文東的脖頸和腰身。

  兩條人影,快速鬼魅,兩把鋼刀,疾如閃電,眾人還沒回過神來,刀鋒已到了謝文東的近前。

  謝文東幾乎是出于下意識地一低頭,本能地將砍向他脖子那一刀閃來,但是向他腰間掃來那一刀,他是再也閃避不過去了。

  撲!這一刀,砍得結結實實,謝文東只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受鋼刀的撞擊力而飛了起來,側著撞在墻壁上,發出嘭的一聲悶響,他反彈落地,沒等爬起,一口血吐了出來

  “東哥--”

  房間里眾人無不驚叫出聲。

  本以為一刀可以將謝文東攔腰斬斷,哪想到刀鋒竟然無法砍破他的衣服,那持刀的黑影掄刀又上,對著謝文東的腦袋又是一刀。另外一個黑影見一擊未中,也不追殺,舍棄謝文東而是向五行兄弟沖去,大刀掄圓了,掛著呼呼的勁風橫掃而出。

  他的選擇是最佳的選擇,對于他倆而言,房間里能給二人帶來最大威脅的就是五行兄弟。

  五行兄弟見對方來勢洶洶,找不到舉槍射擊的機會,紛紛后退,可是,那黑影的動作太快了,如影隨形一般跟上五行兄弟,連連出刀,刀刀都是奔要害去的。

  請說另一黑影,掄刀劈向謝文東的腦袋,后者被他先前的一刀震的頭暈眼花,五臟六腑翻騰,哪還有余力去閃躲。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橫刺里伸過來一把軟劍,劍身傾斜,以巧勁將狠劈下來的大刀彈開。

  那黑影扭頭一看,見出劍的人是袁天仲,氣的雙眉豎立,兩眼圓翻,怒吼道:“袁天仲!好個不要臉的畜生,滾開!說著話,橫刀便刺。”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638.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