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二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百二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望月閣?”謝文東暗吃一驚,望月閣竟然讓向問天同意青幫的停戰請求,使青幫有足夠多的精力專心與自己作戰,這等于是聯合外人參與到洪門內部的爭斗中。望月閣肯不顧自己的聲譽這么做,想來已下定決心要與自己死拼到底了。他握了握拳頭,冷笑出聲,問道:“是望月閣的哪位長老去找向問天談的?”

  靈敏搖頭道:“這個暫時還沒有查出來。”

  謝文東點點頭,幽幽說道:“我倒要看看這個人是誰!”說著,他拿起電話,打給了曲青庭。

  曲青庭對此事一無所知,聽謝文東說南洪門與青幫停戰,后者正將主要力量北調,看樣子隨時都會對北洪門發起進攻,他也覺得恨驚訝,喃喃說道:“這怎么可能?以向問天的為人,怎么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與青幫和談呢?”

  “是啊!”謝文東說道:“所以我才問你曲長老啊!據調查,是望月閣對向問天發出的命令,讓他停止與青幫作戰。”

  “啊?”曲青庭大吃一驚,急道:“文東,這件事我一點都不知道。。。。。。”頓了一下,他疑惑的自語道:“也不應該啊!如此重大的決定,閣主就算不與眾長老商議,也應該通知一聲啊。。。。。。”

  聽曲青庭的口氣,的確象是不知情的,但這就奇怪了,身為望月閣的長老,竟然對望月閣的決策毫無所知,難道。。。。。。謝文東瞇了瞇眼睛,問道:“曲長老,望月閣不會對你產生了懷疑吧?”

  先是一愣,接著,曲青庭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說道:“絕對不會,與我關系交好的長老并不少,雖然我現在不在閣內,但望月閣若對我產生什么懷疑,他們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我的,而且,這個決定不僅我不知道,其他的長老也不知道,沒有聽到半點的風聲,文東,我反而懷疑會不會是你的情報有誤啊?”

  謝文東看眼靈敏,微微搖頭到:“絕對不會!”靈敏做事,向

  來謹慎,沒有十足的把握確認的情報,她是不會通知自己的。

  “這就奇怪了。。。”曲青庭蕘著頭發,仰面沉思,沉沒了好一會,腦中突然靈光一閃,驚道:“難道是他回來了!”

  “誰?謝文東一問,疑問道。

  “呵呵!”曲青庭笑了,只是笑的有些不自然,連連搖頭道;“不會!肯定不會是他,閣主那老東西再糊涂,也不會把他找回來的。。。”

  聽著他莫名其妙的話,謝文東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皺著眉頭問道:‘曲長老究竟說誰?”

  曲青庭連忙打個哈哈道:“沒事,沒事,只是突然想起一個不應該想起的人。文東,我會去調查這件事的,弄明白后給你答復。

  謝文東翻翻白眼,覺得曲青庭的話有些顛三倒四,也沒太往心里去,說道:”好吧!曲長老,我等你的消息!”

  掛斷電話之后,謝文東站起來,在辦公室里徘徊幾步,幽幽說道:’十五家洪門分會的勢力還沒有退出中國,現在青幫又加入了近來,真是多事之秋啊!說著,他轉身對靈敏說:小敏,把老雷他們找來,開會!

  是,東哥,靈敏答應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靈敏剛走,一名年輕漂亮的女郎走了進來,手里端著茶水,小心翼翼的走到辦公室桌前日,然后看著站在窗前的謝文東,輕聲說道:“謝先生,你的茶!”

  這女郎是謝文東的秘書,名叫程援援,背景很干凈,。父母都是鄉下的農民,不久前剛剛大學畢業的她就被東心雷選中,讓她做了謝文東的秘書,工作很輕松,主要就是接個電話,倒倒茶水什么的,行政方面的事務基本不接觸。

  程程媛媛對謝文東的背景以及洪武集團的性質都是知道的,但她身上還帶著鄉村人的樸實,不該說的話從不對外說起,這也是東心雷選中她的主要原因。

  “恩!放下吧!”謝文東一手插近口袋里,一手扶著窗框,頭也沒因地輕聲說道。

  程媛媛輕輕將茶杯放在桌上,看著謝文東的背影,眼中有些迷茫。

  謝文東是黑道只手遮天的大哥,殺人不眨眼,當然,那是他對待敵人的態度,但是對待自己身邊的人,謝文東卻很平和,程媛媛在洪武集團工作這么長時間,幾乎沒看到謝文東發過火,平時就象靦腆的大男孩,不怎么愛說話,有時又笑瞇瞇的和藹可親,讓人很難把他和黑道大哥聯系在一起。

  謝文東身上無疑有許多缺點,陰險、狡詐、剛愎自用,但同樣也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無論是對男人還是對女人。

  與謝文東共事這么久,程媛媛也不知不覺地被其所吸引,但她有自知之明,她和謝文東是兩個世界上的人,他倆的身份差距實在太大了。

  “謝先生還有其他的事嗎?”程媛媛小聲問道。

  “沒有了。”謝文東隨口說道。

  程媛媛點點頭,又看了一眼謝文東,悄悄退出辦公室。

  謝文東此時正在考慮如何應付面前的困境,望月閣、十五家洪門分會以及青幫,自己的所有敵人幾乎都在同一時間蹦出來了,他們聯手進攻自己,怎樣才能將共擊破?望月閣的優勢在于高手眾多,但人員太少,對自己只能采用暗殺的手段,麻煩但不足為慮,十五家洪門分會聲勢雖大,人員雖多,但在中國毫無根基,也沒什么好忌憚的,問題的關鍵還是在青幫,它才是對自己贊成威脅最大的力量,三股勢力,如果自己單獨對上其中任何一股,都有必勝的把握,但現在三股勢力聯合在一起,實力就不能小窺了。

  時間不長,東心雷等人紛紛來到謝文東的辦公窒,又等了一會,見人都到得差不多了,謝文東坐回到椅子上,問道:“南洪門與青幫休戰的事,想必大家都聽說了吧?”

  “是!”任長風說道:“已經聽小敏說過了。”

  “各位有什么看法?”謝文東臉上帶著輕松,笑呵呵地問道。

  “ma的,明顯是沖我們來的!”任長風摸摸脖子上的傷疤,冷聲說道:“青幫想趟這淌混水,那就讓他們來好了,咱們這次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任長風對青幫的一箭之仇耿耿于懷,現在青幫要找上門來了,他正好借此機會和他們好好清算這筆賬。

  東心雷比任長風總代表得多,遠沒有他那么樂觀,他正色說道:“東哥,現在我們要面對望月閣、十五家洪門分會、青幫三個大敵,實在不容易應付,東哥你看能不能將日本洪門和香港洪門的人員調過來一批援助我們?”

  眾人對東心雷的說法很贊同,紛紛點頭。

  謝文東說道:“這個基本不可能,也不用再指望了。”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品茶水,說道:“日本洪門近期要向入江禎一系的山口組宣戰,自身都應顧不暇,哪有余力來援助我們,至于香港洪門,我早已調動一部主力人員去了日本,支援日本洪門與山口組的爭斗,剩下的兄弟勉強可以守家,援助我們已不可能。”

  東心雷聽完,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唉!事情怎么都趕到一起了呢?!”

  任長風哼了一聲,說道:“怕什么?敵人雖然多,也只不過是一群臨時組成的烏合之眾!”說著,他看向謝文東,說道:“東哥,對付青幫,我愿意去打頭陣!”

  謝文東含笑揉著下巴,瞇縫著眼睛不置可否,沉思半晌,笑道:“我們對敵人的動向暫時還不了解,現在談進攻,為時尚早,老雷,等會后你同志個堂口的兄弟們,加強防備,小心敵人的突然襲擊!”

  “好的!東哥!”東心雷點頭應是。

  謝文東轉頭看向袁天仲,問道:“天仲,這兩天你招降了幾名望月閣的俘虜?”

  袁天仲愣了一下,忙說道:“東哥,已有五名門徒愿意投降,至于其他人,還需要再多給我幾天的時間去勸說。”

  “好!”謝文東點點頭,說道:“天仲,再給你三天,三天之后,仍頑固不化的立刻處理掉!”

  “是!”

  謝文東深吸口氣,說道:“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的敵人都浮出了水面,爭斗一觸即發,各位都提起精神來,這一戰,將會是我們奠定未來走向的一戰,關系著我們的生死存亡,該如何去做,想必也不用多加提醒了,好了,大家都回去準備吧!”

  眾人紛紛站起身,東心雷問道:“東哥,敵人主要集中在南部,我們要不要將人員向南方調一調?”

  不等謝文東說話,靈敏搖頭道:“這樣不妥!南方雖然有青幫在虎視眈眈,可是十五家洪門分會的勢力已經滲透近來了,若把人員調到南方,造成內部空虛,只怕會給敵人可乘之機。”

  “嗯!”謝文東大點其頭,笑道:“小敏說得沒錯,我們的人員暫時不宜調動!”

  不動?東心雷眉頭擰成個疙瘩,若是不動,只靠南方各堂的那點人,怎么能頂得住青幫的進攻?東哥不可能不明白這一點啊!東哥現在究竟在想什么?東心雷看著笑呵呵的謝文東,眼中滿是茫然。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629.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