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五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五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那人雖然渾身是傷,但神志還算清晰,見任長風手提粘到向自己這邊走來。下意識的拔出手槍,指向任長風。

  可惜他的動作還是太慢了。

  任長風一步到了他近前,隨意的一腳,將那人手中的槍踢飛,接著二話不說,甩手就是一刀。

  這一刀快如閃電,那人連躲閃的意識都沒來得及生出,便被唐刀劃斷了喉嚨。任長風低聲又看了看車內,見里面還有一人,蜷在車廂里。頭上腳下,同樣渾身是血,兩眼緊閉,動也不動,看樣子已昏迷過去,任長風不想也不會留下任何的麻煩,剛想補上一刀,忽見汽車的油箱正在流油,淌了一地,他嘿嘿一笑,倒退數步,雖然拿出香煙,點燃,吸了兩口,啪的手指一彈,香煙在空中打著旋,剛好落在地面的汽油上。

  呼的一聲,汽油粘火就著,順著地面和車壁的油跡,飛快的向汽車油箱內燒去。

  任長風再不多看一眼,一甩衣襟,轉身走回到自己的車上,拍拍司機的肩膀說道:“兄弟開車,跟上東哥!”

  “是!”司機點頭應了一聲,急踩油門,轎車如同箭一般的射了出去。剛剛開出數十米遠,只聽聲后傳來轟隆隆的一聲巨響,瞬時間,后方升起一團巨大的火球,濃煙滾滾,那輛四腳朝天的汽車只眨眼間功夫便變為一堆廢鐵。

  且說謝文東所在的汽車,在街道上轉了一圈,又折了回去,直向城東開去。

  路上無話,成行45分鐘,到達那座名叫紅豆的服裝加工廠。

  當謝文東到時。那里已經聚集了不少北洪門的人,見到謝文東來了,眾人的表情皆是一喜,紛紛點頭施禮。

  “暗組的兄弟在哪?”謝文東向眾人點點頭,然后四處觀望。

  人群中擠出兩名相貌平凡的青年,來到謝文東近前,深深施禮,齊聲說道:“東哥,我們在這!”

  謝文東打量他二人,暗暗嘆了口氣。暗組的人大多數都是相貌平凡、渾身上下毫無出奇之處,加上人員眾多,許多人都是他見過的,但是再見面時卻沒有太深的印象,對這兩名青年的感覺也同樣如此。他點點頭,說道:“兄弟,前面帶路!”

  在那兩名青年的指引下,謝文東等人坐車向南行駛,剛開始,道路還十分平坦,可過了十多分鐘,柏油馬路變成了土路,越走越崎嶇,在顛簸中,又是足足行了半個多小時,那兩名青年才讓謝文東下車。

  謝文東在車里向外望了望,只覺得四周黑漆漆的,路邊無燈,只能通過月光隱隱的看到道路兩側成排的樹木以及茫茫的荒草。他微微皺下眉頭,問道:“這里就是天狼幫藏身的地方?”

  兩名青年急忙搖頭,說道:“不是!距離這里還有一段路途,不過,我們現在還不清楚天狼幫有沒有在外面安插暗哨,劉哥擔心車開的太近,可能會有被敵人發現的危險。”

  暗道一聲有道理。謝文東問道:“老劉現在在哪?”

  青年答道:“正在前面搜查天狼幫的暗哨。”

  謝文東沒有繼續多問,掏出手機,直接給劉波打去電話。時間不長,電話接通,他直接問道:“老劉,天狼幫的暗哨差得怎么樣?”“東面、南面、

  北面都已經查完了,干掉兩名天狼幫的眼線,我現在正在查西面,東哥,再給我五分鐘的時間。”

  “好,我等你!”

  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的,謝文東感覺快要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劉波的電話才打過來,“東哥,西面已經查完了,你們可以繼續前進,但不要坐車,天狼幫的人太狡猾,耳朵也尖的很,若讓他們察覺到,可能事情又變得麻煩了。”

  “我知道,”謝文東掛斷電話,推開車門,飄身下了車,然后讓下面的兄弟將汽車開到路邊的樹林中隱藏好,步行前進。

  這次,謝文東帶著東心雷姜森等二十多人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又走了十多分鐘.

  一路上眾人嘴里沒有說話,但心里都在暗罵,天狼會還真會挑選地方,這樣鳥不拉屎的偏僻之地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找到的.

  眾人正向前走著,突然之間,路邊的樹林中竄出數條黑影.東心雷姜森五行兄弟幾乎同一時間拔出阿手槍,指向來人,任長風袁天仲也皆嚇了一跳,各亮刀劍,隴目打量來人。

  等眾人借著微弱的月光看清楚對方的模樣之后,紛紛松了口氣,姜森邊收起手槍邊不滿地說道:“老劉,你想嚇死人啊?!連聲招呼也不打就突然蹦出來!”

  站在幾條黑影最前面的那位正是劉波。聽完姜森的埋怨,他呵呵干笑兩聲,走到謝文東近前,說道:“東哥,天狼幫折騰了大半夜,大部分人員都已經睡覺了,現在正是動手的最佳時機。”

  仔細看,不難發現劉波的袖口和臉上還粘有血珠子,顯然是剛解決天狼幫哨卡時留下來的。

  謝文東點下頭,隨后向黑糊糊的前方望了望,問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再向前五百米左右就是天狼幫的落腳點了。”劉波介紹到:“那里只有一條街,住著十多戶人家,似村非村的,這地方連地圖上都沒有顯示。天狼幫的人都聚在第三戶人家里。”

  “好!”謝文東嘴角一挑,冷笑一聲,說道:“我們過去!”

  “等一下!”劉波阻攔到:“在街口還有兩名天狼幫的眼線我沒有來得及解決。”

  一旁的袁天仲有意在眾人面前表現,搶先說道:“東哥,讓我去吧!”

  謝文東看了他一眼,想了片刻,說道:“好!不過天仲,務必要小心,下手快一點,千萬不要發出響聲!”

  “放心吧,東哥,交給我了!”說著話,袁天仲貓腰向前跑去。

  他身法以敏捷見長,全力奔跑起來的速度奇快,轉瞬之間,他的身影便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

  正如劉波所說,當他快要接近街口的時候,果然看到街道左側的房檐下站有兩名身穿休閑裝,雙手插兜的青年人,這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低頭閑聊著,由于距離較遠,袁天仲聽不真切他們在說什么。

  天仲蹲在土路的陰暗角落里,默默觀察了一會,心思飛轉,隨即晃身鉆進路邊的樹林中。

  雖然他對自己的身法很有信心,但此時也不敢托大,對方都是天狼幫的人,身上肯定帶有槍械,萬一直沖過去被對方發現,自己受不受傷是小事,若傳出槍聲,引起天狼幫的警覺那事情可就嚴重了。

  在樹林和荒草中他繞了很大一個彎子,悄悄潛伏到了二人身后的房頂上,身形巧的如同貍貓,在房檐上小心翼翼地向那二人接近,踩過瓦片十,竟未發出半點聲響。

  當他到了那兩人的頭頂正上方時,兩名天狼幫的眼線還在用越語嘰里咕嚕的聊著天,時不時的發出陣陣輕笑。

  袁天仲暗中冷笑,在房檐上站直身軀,隨后,直挺挺地向下倒去。

  他的身子倒下去了,但雙腳卻沒有離開房檐,當他與房檐垂直時,雙腳如同鉤子一般,死死鉤住房檐,這時看過去,袁天仲就如同一只巨大的蝙蝠,倒掛著房檐上,而他面前,背對著他的兩名天狼幫眼線還毫無察覺。

  我送你倆上路!袁天仲在心里嘲諷一句,接著,從腰間抽出軟劍,對準一人的脖子,狠狠劈了下去。

  撲哧!那名眼線連怎么回事都沒弄明白,突然覺得眼前天旋地轉,原來他的腦袋已被袁天仲這一劍硬生生削了下來。

  他身旁的那名同伴聞身不對,急忙轉回頭,這一看,只見同伴還站在自己身邊,但項上的人頭卻不知了去向,這般景象,把他嚇得臉色蒼白,嘴巴不自覺地開成了“0”型。

  他想尖叫,可是喉嚨里好象塞了一團鵝毛,喊聲只能憋在肚子里,嘴巴發不出任何聲音。

  不是他不想喊,也不是他被嚇傻了,而是在他張開嘴巴的同時,袁天仲那把還掛著血珠的軟劍已由他的嘴巴刺入,劍尖在他后根探出好大一塊。

  袁天仲手腕一抖,將軟劍抽出,隨后雙腳一登房檐,人隨之飄落在地。在他落地的同時,身后傳出撲通、撲通兩聲重物倒地的聲音。

  由出手到殺人,再到落地,一連串的動作可謂一氣呵成,輕松,游刃有余。

  這時,謝文東、姜森、劉波等人紛紛從不遠處的樹林里走出來,臉上帶有敬佩的笑容,向他挑起大拇指。

  剛才笑紋動等人就隱藏在二十多米開外的小樹林里,由頭到尾看的清清楚楚。

  袁天仲畢竟只是身手好,偷襲可以,可一定暴露目標,后果不堪設想,謝文東一是不放心他的安全,再者也擔心驚動天狼幫的人,所以和姜森等人在暗中觀望,如果袁天仲有失,姜森和劉波都能及時補槍,讓對方瞬間斃命。

  “東哥……”

  不等袁天仲說話,謝文東向他笑了笑,然后手指街道里端,眼睛瞇縫著,射出森森寒光。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555.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