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三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三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入江禎擠到近前,拉住他向外沖去。

  筱田建市并不知道入江禎已對他起了,殺心更不知道人群里的殺手都是由他派來的,他以為此時的入江禎還和自己自己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見仙子啊這么危機的時刻,入江禎沒有自己跑掉,還舍生忘死的過來幫自己,心中生出一絲感激之情,同時也會議起許多的往事。

  筱田建市和入江禎可算是老朋友,青年時就已屬于上口組的高級干部,那時他二人關系較好,一文一武,在一起南征北戰,出生入死多年,筱田建市坐上組長之后,第一個被他提拔起來的頂級干部就是入江禎,只是刀了后來,二人的地位越來越鞏固,之間的分歧也越來越大,隨著各自培養自己的派系,兩人的關系也隨之徹底決裂。

  看著入江禎,筱田建市突然之間心中感觸量多,忍不住低聲說道:“當初,我們在一起不知闖過多少風浪啊%”

  周圍人聲鼎沸,入江禎沒有挺清楚他在說什么,繼續拉著他向外跑,正在這時,旁邊的人群種寒光乍現,一把短刀向筱田建市的小腹刺來。

  “組長小心!”筱田建市身旁的報表眼疾手快,猛地將筱田建市推了出去,隨后飛身不想人群中的殺手,與其廝打在一起。

  只是瞬間,殺手和保鏢就被淹沒在人海種,應約能聽到二人激烈的吼聲。

  當筱田建市被入江禎拉著,跑出大廳,來到外面的時候,身旁的保鏢已看不到蹤影,其中的一些在混亂種被刺死,另又一些迎上殺手,此時他身邊只剩下入江禎一人。

  筱田建市深深吸了口氣,急聲說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快走!”

  入江禎眼珠轉了轉,點頭說道:“好~!”

  兩人快步向紅門總部外跑去,快到大門口時,只聽得當啷一聲,洪門總部的大木門被人從外面撞開,接著,從外邊涌進來上百名身穿黑色西裝的大漢,這些人皆是滿面殺氣,胸前別人菱形的山口組徽章。

  看到這些人,筱田建市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終于隨之放了下來,雖然路上發生了以外,但自己的兄弟們趕來的還算及時!

  他并未仔細查看來人,二十側頭瞄了瞄身邊的入江禎,剛剛生出的那點感激之情轉身消失的無影蹤,心中殺機又起,眼中隱約流露出寒光。

  筱田建市沉吟片刻,抬起頭,四處尋找謝文東的身影,他還是希望由謝文東殺掉入江禎,然后自己再將其一網打盡,可是看了一圈,他并未找到謝文東的身影,筱田建市按皺眉頭,心中大罵謝文東靠不住,他對入江禎笑道:“入江,剛才多謝了!”

  “組長客氣!”入江禎微微一笑,隨即,向門外進來的那群山口組人員使了個顏色。

  山口組眾人見狀,一擁而上,將筱田建市圍在當中,看起來似在保護他的安全,這時,人群中走出一人,含笑說道:“組長,我送你上路!”

  聞聲,筱田建市抬頭看去,只見來人是位三十歲左右的青年,相貌堂堂,身材挺拔,正是總部的胡子峰。

  看到他,筱田建市暗暗吸氣,心中充滿了疑問,胡子峰怎么來了?自己找來的人里沒有他啊,他正奇怪不解的琢磨著,胡子峰已到他近前,手中不知合適多了把寒光閃爍,一尺來長的刀,對準筱田建市的肚子,惡狠狠刺了下去。

  撲哧!胡子峰出手太快了,別說筱田建市不會打仗,又毫無準備,即使是經驗豐富,久經沙場的老人也未必能抖開他全力一刀。

  這一刀,深深刺進筱田建市的小腹,整個刀身沒進去過半。

  哎呀!”筱田建市慘叫一聲,一把將胡子峰的衣服抓住,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咬牙問道:“你……瘋了嗎?

  胡子峰并不大話,一把將他推開,順勢將短刀抽了出來。頓時間,筱田建市的肚子血流如注。臉色蒼白如紙。

  他身子搖晃著沒有摔倒,一首捂著肚子上的傷口,一手指著入江禎,咬牙切齒的說道:”是……是……你對不對?“

  入江禎冷笑一聲,腦袋高高氧氣,轉身看向別處

  周圍的山口組人員早已兩處準備號的短刀,對準人群中央的筱田建市,左一刀,右一刀,沒頭沒腦的一頓亂刺,只是眨眼的功夫,筱田建市已變成了血人,渾身上下,都是血窟窿。

  撲通!筱田建市摔倒在地,兩眼不滿血絲,瞪得又大又圓,四肢還在有一下沒一下的抽搐這,出氣多,入氣少,眼看是活不成了。

  這個突然的變故,把從大廳里跑出來的那些眾幫會頭目們都驚呆了,誰都沒有想到,山口組的人竟然把自己的組長亂刀刺死了。

  背對著筱田建市的入江楨知道身后發生的一切,他仰天而嘆,幽幽的說道:“筱田,你不要怪我把事情做得這么絕,是你對不起我在先,我才對你不義,一路走好吧!”wap圏子網收錄

  確認筱田建市已絕氣身亡,胡子峰這才將刀上的血跡擦了擦,收于內衣,然后走到入江楨的身后,低聲說道:“部長,筱田建市已經死了。”

  “恩!”入江楨點點頭,裝模作樣的擦擦眼角,隨后拍拍胡子峰的肩膀,說道:“胡,做得好!”說完,他轉身面向眾幫派的頭目,震聲喝道:“本組的第六代目筱田建市,結黨營私,鏟除異己,罪大惡極,我入江楨代表本組數萬名兄弟的意愿對其執行家法,各位有何異議嗎?”

  嘩———眾頭目這才如夢方醒,一片嘩然。這些人都是一幫之主,見多識廣,那會不明白入江楨的用心。入江楨說得好聽,對筱田建市執行加法,實際上就是謀害老大,他要謀權奪位。

  不過這是山口組的內政,外人無法過問,也不敢過問,這時候如說錯話,很可能會引火燒身。人們小聲的議論紛紛,卻無一人敢站出來說話。

  入江楨嗤笑一聲,大步向外走去。路過筱田建市的尸體旁事,他頓了頓腳步,沉聲說道:“妥善收殮組長的遺體!”

  “是!”山口組的眾人齊應一聲。

  當筱田建市的尸體被抬出洪門的總部的時候,他派來的那些手下人才趕過來。看到渾身是血,面色土灰,已斷氣多時的筱田建市時,眾人都傻眼了。

  一名筱田建市的親信顫巍巍的走上前來,表情木然,看著筱田建市的尸體好一會他才抬起頭,結結巴巴地顫聲問道:“這……這是什么回事?組……組長怎么會……怎么會……”

  “哼!”入江楨走到那人近前,扶住他的肩膀,貼近他的耳邊,低聲說道:“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嗎?想害我,不是那么容易的,到最后,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

  那親信激靈靈打個冷戰,下意識地倒退數步,慢慢將頭底下,躲避入江楨那雙充滿陰毒的眼睛。

  “哈哈!”入江楨仰面大笑,晃身走進車內,臨上車前,他對胡子峰說道:“幫我約謝先生,我要見他,就在今晚!”

  “是!”胡子峰點頭應是。

  山口組在洪門總部上演一出篡權戲,總本部長入江楨殺掉了組......長筱田建市,這在日本黑道可算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筱田建市一死,身為總本部長的入江楨便成為山口組最具實權的一個人。

  當日,山口組內部就發生了大動蕩,入江楨展開血腥手段,對忠于筱田建市的組長派系大打出手,其中,若頭高山清司以及西脅和美都成為他重點消滅的對象。

  此時,山口組內部的種種矛盾一起浮出水面,整個社團陷入爭權奪勢得混戰當中。

  對于這個結果早在謝文東的預料之內,筱田建市雖然死了,但入江楨要做上組長,必須得徹底消滅組長派系,掃除障礙和異己,一場內部爭斗下來,山口組就算不亡,也不定會元氣大傷,這對己方而言是個好消息。

  聽著暗組不時傳回的消息,謝文東幽幽而笑,對劉思遠說道:“這一場動亂下來,山口組想恢復元氣,至少得需要數年的苦心經營。”

  劉思遠點點頭,說道:“這時候,子峰似乎有機會向上爬。”

  “沒錯!子峰文武雙全,而此時正是入江楨用人之際,他會得到重用的。”謝文東笑得開心,正在說話間,他的電話響起,正是胡子峰打來的。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540.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