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三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2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看著劉思遠片刻,暗暗點點頭,笑道:“與莜田建市會面,還是我自己去吧!”

  劉思遠正色說道:“東哥,這一次我必須得陪你去,如果我不在你身邊,就顯得我們日本洪門的膽量太小了,會被山口組瞧不起的。”面子上的問題,只是劉思遠顧慮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是,他確實不放心謝文東的安全。

  見他表情堅定,語氣不容人拒絕,謝文東想了想,點頭說道:“好吧,思遠,你隨我一同前往。”

  山口組的東經分步位于市東,郊外,一座占地面積龐大的豪宅,里面建筑古香古色,多為木質結構,除了數棟樓房之外,還有人造的假湖假山以及花園,在寸土寸金的東京,如此一座龐大的住宅其價格可想而知,即使對山口組不了解的人也能感覺到他們雄厚的財力基礎。

  大豪宅的大門前,不時有身穿黑色西裝、面帶墨鏡、三五成群的大漢來回走動,看到謝文東等人的汽車,大漢們紛紛停住腳步,目光警覺地掃來掃去。

  數輛轎車在門前緩緩停下,謝文東推開車門,走了出來,隨后,劉思、五行、袁天仲以及日本洪門的人也紛紛下了車,整齊地站在轎車兩旁。大漢們打量來人,時間不長,一名中年漢子走上前來,疑聲問道:“你們是什么人?(日)”

  謝文東聽不懂他在說什么,不過也猜出個大概,對劉思遠說道:“告訴他,我們要見莜田建市!”

  北洪門刑堂堂口出身的劉思遠本來也不會日語,但到了日本洪門之后,他的日語水平突飛猛進,現在與日本人進行對話已基本沒有問題。他向謝文東點下頭,然后走到中年漢子近前,友好地笑了笑,說道:“朋友,我們要見莜田先生!”

  莜天先生?中年漢子愣了一下才反映過來,他們要見組長。他眉頭皺起,看出謝文東是這些人的頭目,忍不住打量了他幾眼。

  謝文東相貌清秀,平平常常,身材消瘦,毫不出奇,身上穿著立領的中山裝,看起來和日本國立學校的校服差不多,如果不是他身邊有如此多的漢漢簇擁,中年漢子幾乎要認為謝文東就是一名普通的學生。他遲疑片刻,警惕地問道:“你們是誰?找莜田組長有什么事?”

  劉思遠平和說道:“我是日本洪門的掌門人,劉思遠!”

  呦!中年漢子面色一正,原來是日本洪門的老大來了,不等他接話,劉思遠一側身,指著謝文東又道:“這位是中國洪門的掌門大哥,謝文東!”

  啊?中年漢子聽完這話,連色頓變,山口組的人或許不認識別人,但謝文東這個名字,每個人都知道。

  當初炸掉魂組總部大樓的人是他,連連擊殺山口組高級干部的人是他,就連高山清司和西肋和美都被他擒拿過,一直以來,謝文東都被山口組認定為己方最大的外敵,死于他手里的山口組人員也不計其數,現在謝文東竟然找上門來,中年漢子哪能不驚訝。他臉色先是蒼白,隨后變成醬紫色,下意識地倒退數步,作勢準備掏槍。

  周圍的其他黑衣大漢們也紛紛伸入懷,有的拔匕首,有的抽手槍,皆露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謝文東見狀,雙手向后一背,忍不住仰面大笑。想不到,自己在山口組還挺有名氣的!他瞇縫著精光四射的雙眼,環視眾人,在人們的臉上他看到了驚訝,駭然與恐懼,這讓他的笑容變得更加濃烈。

  劉思遠遠遠沒有他那么輕松,這里可是山口組的東京分部,是重地中的重地,聚集了為數眾多的山口組成員,若是動起手來,己方人員雖精,但也肯定不是人家的對手。

  見山口組的守衛要亮武器,他暗道一聲糟糕,搖擺雙手,急忙解釋道:“謝先生是接受莜田組長的邀請而來的,各位請不要誤會。”

  中年漢子手伸入懷紅,沒有馬上抽出來,戒心十足地看著謝文東,然后目光落在劉思遠的臉上,強作鎮靜地冷聲說道:“我們并沒有接到通知!”

  暗罵一聲莜田建市該死,劉思遠滿面從容地說道:“你現在可以打電話給莜田組長,向他詢問個究竟。謝先生是貴組長邀請的重要客人,若是有什么散失,你可擔待不起啊!”

  中年漢子吸了口冷氣,頭腦也隨之冷靜下來,細細一琢磨劉思遠的話,暗道一聲不錯!謝文東是社團的大敵,不可能無原無姑地找上門來,而且身邊只帶這么幾個人,難道,真是接受到組長邀請而來的?

  想到這里,中年漢子心中也沒底了,向其他人擺手示意,告訴他們先不要掏槍,隨后,他拿出手機,準備給莜田建市的私人助理打個電話,詢問究竟。

  正在這時,豪宅的大門內突然傳出一陣洪亮的笑聲,接著,從里面走出一名四十出頭,身材矮小的中年人,他沒有看周圍的守衛,直接走到謝文東近前,深深施了一禮,含笑說道:“對不起謝先生,由于我們的失誤,沒有及時通知到外面負責守衛的兄弟,有造成誤會的地方,還希望謝先生不要介意哦!”

  來者說著地道的中國話,字正腔圓,態度也謙卑有禮,給人很和善的感覺。

  眾守衛看到他,皆表現出敬畏之色,紛紛鞠躬施禮,那名中年漢子低聲說道:“宮本先生,他……”

  “不用說了,我知道。”中年人揮下手,打斷漢子的話。

  謝文東笑瞇瞇地看著這位中年人,站在原地,動也沒動。

  沒有及時傳達是假,想看自己出丑才是真吧!謝文東背著手,腦袋高高昂起,用眼角的余光一掃,很快在豪宅的大門以及院墻上發現了攝像頭,他心中暗笑,

  可能,此時筱田建市正通過攝像頭看著自己呢!

  他頓了片刻,方幽幽問道:“你是誰?”

  “我叫宮本龍一,是筱田組長的特別助理。”中年人笑呵呵地說道:“對于剛才不愉快的事,我代表筱田組長向謝先生表示歉意。”

  好大的派頭啊,只讓一個助理來接自己。謝文東臉上笑容不減,故意環視左右,看了一會,他柔聲說道:“看起來筱田先生不在,那我改天再來吧!”說完話,作勢轉身,準備走回車內。

  見狀,宮本龍一急忙攔阻,賠笑說道:“筱田組長在家,磆已在里面等候謝先生多時了。”

  “哦!”謝文東恍然大悟地點點頭,發出一聲嗤笑。

  宮本龍一老臉一紅,滿面尷尬,不知該說什么好。

  謝文東揚揚頭,說道:“請前邊帶路吧!”

  “呵呵,謝先生請隨我來!”宮本龍一身子向旁一側,做出請的手勢。

  謝文東也不客氣,背著手,大步走進豪宅之內。

  進入豪宅,

  里面的守衛更是森嚴,幾乎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還有數不清的大漢牽著狼狗在院落之內來回巡視。

  這樣的場面,謝文東見得多了,毫無懼意,表情從容,談笑自若,宮本龍一在旁偷偷觀察,暗暗嘆了口氣,先不說謝文東的頭腦如何,單單這份氣勢就足以讓人心折了。

  由宮本帶路,謝文東一行人走近院落深處,在一間黑色檀木制成的小閣樓停住。宮本龍一轉回身,含笑說道:“謝先生,到了。”

  謝文東點點頭,正準備向樓內近,宮本龍一伸下手,笑道:“謝先生,按照規矩,你要把武器交出來。”

  謝文東還沒什么,劉思遠,五行,袁天仲則目露怒光。

  此地已是山口組的重地,到處都是山口組的人,己方有武器在身都不安全,更別說沒有武器了,若把武器交上去,豈不任人宰割了嗎?

  劉思遠皺眉說道:“閣下的這個要求太過分了吧?!”

  宮本龍一無奈地聳聳肩,說道:“我只是按規矩辦事,無論是誰,要見筱田組長,都得先解除武器。”

  劉思遠還想再說什么,謝文東擺擺手,邊從口袋掏出那支銀色的手槍,邊半開玩笑地說道:“我以前就說過,日本人的膽子小嘛!大家都把武器拿出來,不要破壞人家的規矩。”

  謝文東想得很清楚,既來之,則安之,己方已經進入到山口組的重地,若對方真心存不軌,自己這些人身上有沒有武器都一樣,只是多殺和少殺幾個人的問題。

  聽了他的話,宮本龍一在旁呵呵干笑,心中暗燒怒火。

  劉思遠,五行等人無奈,紛紛將身上的槍械拿出來,遞給周圍的黑衣大漢。

  宮本龍一不放心,又對周圍人等甩下頭,讓他們再仔細搜查一翻。

  等搜查完畢之后,眾人只剩下兩個還攜帶武器,一個是謝文東,他的手腕上帶有金刀,另一個是袁天仲,他的軟劍暗藏于腰帶之內。如果不是把他的腰帶解焉仔細查看,根本不會發現里面還藏有利刃。

  等大漢們將眾人的武器拿走之后,宮本龍一放下心來,臉上的笑容加深,躬身指下閣樓,笑道:“謝先生,里面請!”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536.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