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這三人根本沒注意不遠處滿面平靜的謝文東和如臨大敵的姜森,下了車后,直接向路旁的一家小酒吧走去。

  三人步伐矯健快捷,腋下鼓鼓的,快速推開酒吧大門,魚貫而入。

  看起來對方不是針對自己而來。姜森暗松口氣,同時充滿疑惑地看向謝文東,似在詢問。

  謝文東聳肩一笑,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對方的身份和意圖,被這三個神秘又帶著殺氣的西方人勾起興趣,他向酒吧仰仰頭,道:“我們進去看看。”

  姜森沉吟片刻,顧慮道:“東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對這一帶不熟悉,生怕謝文東發生危險。

  謝文東笑道:“怕什么,只是看看熱鬧而已。”說著,向酒吧走過去。姜森無奈,忙抽身跟上,緊隨謝文東左右。

  酒吧門臉不小,低色是紅色,表面有黑色的裝飾,往上面看,黑底大牌子上龍飛鳳舞雕刻有一個斗大的繁體‘龍’字。只看門臉,酒吧就給人一種極強的視覺沖擊,讓人感覺到一股融合古典的現代氣息感。進入其中,酒吧內燈光略微昏暗,放著輕緩柔和的音樂,四下里坐著的大多是外國人。

  姜森環視一周,見那三名大漢正坐在一處陰暗的角落里,六道犀利的目光冷冷注視著吧臺。

  順著他們的目光,姜森注意到坐在吧臺前的兩名外國男女。男的四十多歲,頭發微禿,額寬面厚,從深邃的眼睛中能看出他的沉穩。另外那個女郎很年輕,在姜森看來她不會超過二十,金黃色的頭發,雪白的皮膚,配上一對堪藍的眼睛,是典型的西方美女,即使坐在椅子上,也不難看出她修長而又勻稱的身材。

  姜森向謝文東暗使眼色,然后又向那對外國男女弩弩嘴,意思是那三人要對付的人可能這兩位。

  謝文東會意地笑了笑,拉著姜森在距離吧臺不遠處的空位置坐下。時間不長,一位身穿制服的外國女郎走過來,用英語問道:“請問先生喝點什么?”

  姜森對英語一竅不通,聽清楚女郎的話,卻沒明白她的意思,心中不滿的暗道什么見鬼的地方,牌子上寫著中文,說話卻是鳥語……

  他心里正嘀咕著,謝文東已笑呵呵地用英語說道:“來兩杯檸檬汁,謝謝!”

  或許沒有想到他的英語這么純熟,或者是因為謝文東的彬彬有禮,女郎愣了一下,接著帶著甜甜的笑容道:“請您稍等!”說完,轉身離開,臨走時還不自覺地深深看了謝文東一眼。

  等她離開,姜森方小聲問道:“東哥,你剛才和她說什么了?”

  謝文東道:“我只是要了兩杯檸檬汁,怎么了?”

  “沒怎么!”姜森撓撓頭發,笑道:“我感覺她好象對東哥有意思……”

  “呵呵,別亂說。”

  稍等片刻,女郎端著托盤走過來,把兩杯檸檬汁放下,然后又從托盤中拿出一張杯墊,放在謝文東面前,隨后小聲說道:“我晚上十點下班。”

  謝文東低頭一看,杯墊上寫有一排電話號碼。看著女郎離去的背影,他搖頭而笑,即使到現在,他仍無法接受西方人的開放。

  姜森好奇地瞧著杯墊上的電話號碼,剛要發問,這時酒吧里的輕音樂變換成激烈的重金屬搖滾,有節奏的鼓點聲輕易點燃起人們體內融合著酒精的血液。

  很快,酒吧里的客人三三兩兩躍進中央的場中,隨音樂跳起舞來。瞬時間,酒吧內的溫度好象一下子聲高了二十度,舞場內不時傳出尖叫聲。

  舞場中的人群擋住那三名大漢的視線,三人不約而同的站起身,走進舞場,慢慢向吧臺走過去,同時,把手緩緩伸入懷中。

  沒有人注意到他們,更沒有人留意他們充滿殺機的目光,人們都全身心地投入舞池中,忘情地扭動身體。但有兩個人是例外,謝文東和姜森。

  姜森緊盯著三人的舉動,眼睜睜看著他們接近到那對男女的身后,手從懷中抽出,手中握著黑漆漆裝著消音器的手槍。他沒有動,默不做聲地冷眼觀瞧,對方要殺的人和他沒有任何關系,只要不威脅到東哥,自己也沒有出手的必要。

  這三名大漢顯然不是新手,特別沉著冷靜,拎著手槍穿過舞池,直至來到那對男女身后不足五米的地方,其中一人才把槍抬起來,對準中年男人的后心。

  “幫他!”一直笑瞇瞇喝著檸檬水的謝文東,突然開口說道。

  姜森一怔,隨之立刻領會東哥要自己救那個中年人,雖然不明白其中的意圖,但東哥發話,他別無選擇。

  他出手奇快,迅速拿起桌上的玻璃杯,揮臂一甩,將玻璃杯拋了出去。

  啪!撲!嘩啦!三個聲音幾乎同時傳出。

  姜森甩出的玻璃杯正砸在那名大漢握槍的手腕上,同一時間,大漢也剛好扣動了扳機。

  因為受到玻璃杯的撞擊,大漢手腕抖了一下,彈丸沒有打在中年人的后心,卻將放在他旁邊的酒瓶打個粉碎,溢出的酒液灑滿吧臺。

  “啊?”開槍的大漢驚訝地倒吸口冷氣,他做夢也沒想到,行刺最關鍵的時刻竟然有人在旁作梗。

  那個中年人反應也奇快無比,他身邊的酒瓶被擊碎的瞬間,馬上意識到危險,從椅子上跳下,轉回身,看清楚那三名滿面殺氣、手中拿槍的大漢之后,微微一愣,接著,想也未想,拉起一旁的年輕女郎飛身躍近吧臺之內。

  撲!撲!撲!又是一陣低沉的槍聲,吧臺后面酒柜上的酒瓶接連破碎,兩名調酒師還沒等明白怎么回事,胸前分別中了數彈,聲都未來得及吭一下,頹然倒地,雪白襯衫浮現出朵朵鮮艷的紅花。

  一名大漢見對方躲到吧臺下,來不及搜尋剛才從中作梗的人,他快步上前,隔著臺子,伸出手臂,向下胡亂開了數槍。聽到下面沒有動靜,他這才趴在吧臺上,探頭查看下方的情況。

  那知他剛把頭探出去,只覺得眼前黑影一閃,接著,左眼傳來刺骨銘心的巨痛。

  原來,中年人慌亂之中從地上摸起一只破碎的酒瓶,當對方露頭時,恨恨刺在那大漢的眼睛上。

  大漢哪能忍受得了,雙手捂面,連連后退,發出撕聲裂肺的嚎叫,鮮血順著指尖汩汩流出。

  他踉踉蹌蹌一直退到舞池中,和跳舞的人群撞一起,方搖晃著倒在地上,直到此時,人們才發現酒吧里發生流血事件,興奮的尖叫聲瞬間演變成恐慌的尖叫,一各個爭先恐后的向酒吧外跑去,有不少人被嚇得抱著腦袋,撅著屁股,鉆到桌子底下。

  一時間,酒吧內人仰馬翻,叫喊連天,亂成一團。

  那眼睛受傷的大漢痛得滿地翻滾,鮮血濺了一地。另外兩名殺手互相視一眼,其中一人抬起手,冷酷地對著倒地打滾痛叫的同伴就是一槍。

  子彈精準地打穿大漢的腦袋,叫聲隨之嘎然而止。開槍的殺手向身旁的同伴甩甩頭,作出個手勢,兩人慢慢分散開來,一左一右向吧臺逼過去。

  姜森見狀,準備掏槍,謝文東微微搖頭,示意他先不要動。姜森端起的肩膀緩緩落下,但伸向后腰的手卻沒有收回來。

  兩名殺手離吧臺越來越近,馬上要到近前時,里面突然飛出兩條人影。二人本能反應地對著人影連開數槍,在空中打出兩團血霧。

  撲通!兩具尸體摔在地上,殺手低頭一眼,臉色頓變,這兩具尸體根本不是他們要殺的人,而是那兩位無辜受牽連而冤死的調酒師。

  哎呀!倆殺手暗叫一聲不好,可再想回頭射擊已然來不及。

  那中年人和女郎雙雙跳出,身手矯捷地打掉殺手手中的槍,和對方扭打在一起。

  中年人的身手明顯高于女郎,幾記重拳下去,把和他撕斗的殺手打得暈頭轉向。

  反觀那名女郎,情況不樂觀,被兇猛的殺手逼得連連后退,好在殺手膽怯在先,不敢戀戰,把女郎逼開之后,不再追擊,掉頭就跑。

  當殺手跑到謝文東身邊的時候,后者隨意地一踢身邊的椅子。

  椅子受力倒地,正好滑到殺手腳下,那人注意力都放在后面的男女身上,那注意到身旁還有一個壞到骨子里的謝文東。

  他吭哧一聲,被椅子絆個結結實實,身體前撲,飛出五米多遠,撞倒一排桌椅,額頭破了個口子,血流如柱。摔得好不狼狽。

  那對外國男女先是驚訝地看眼趴在地上的殺手,然后再瞧瞧安坐一旁的謝文東,眼中充滿疑惑,不知道這個年紀不大的東方人為什么要幫自己。

  中年人把被他制服的大漢交給女郎,又快速走到正準備爬起身的殺手身后,狠踢兩腳,解下鞋帶,動作熟練地將大漢雙手背到其身后,用鞋帶牢牢系住他兩根大拇指。他的動作一氣呵成,前后沒超過十秒鐘。

  謝文東和姜森相互看看,一齊笑了,不過是苦笑,看起來,被自己救的這對男女很可能是警察,當然,是外國的警察。

  中年人把殺手硬生生提了起來,轉過身形,上下打量謝文東和姜森二人,好一會,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說道:“謝謝你們的幫忙!剛才,是你們救了我?”剛才,殺手在他身后那么近的距離下一槍打偏,如果不是有人出手相助,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沒看出來,這老外還會中文!謝文東笑道:“沒錯。”

  中年人再次仔細端詳謝文東,忽然感覺這個清秀的青年很眼熟,他問道:“你,是中國人?”

  (PS:回wangxuew兄:北洪門的電影公司早已經成立,在壞蛋2里只是把電影公司的總部移回T市,也就是說更改公司的注冊所在地,讓它變更成T市的本地企業。)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52.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