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六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六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也笑了,有時候,他真的很羨慕聶天行的性格,能拿得起,放得下,而他自己卻拿得起,放不下,或者說,有太多太多的枷鎖捆綁在他身上,想放也放不開。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有親身處于那個位置時,才能真真切切地體會到這句話的含義。

  看著與自己并肩而坐的謝文東,聽著他的談笑風聲,秦雙突然感覺很溫馨。此時的謝文東不再是黑道只手遮天的大哥,而象是鄰居家男孩,善良、體貼,平凡中又不經意地流露出淵博的知識。

  謝文東無疑是具有多面性的,無論哪一面,都是真實的他,而他每一種性格中,又都有獨特吸引人的地方。

  秦雙暗暗嘆氣,現在她能夠理解為什么謝文東的女人會有那么多,因為很少有女人能抗拒得住他的魅力,包括她自己在內,也會在不知不覺中迷失在謝文東的溫柔里。

  從秦雙家離開,謝文東回來自己的別墅,已是深夜十一點多,剛推門進去,就看到張倩氣呼呼地坐在方廳的沙發上,姜林和劉波則坐在一旁。

  謝文東挑起眉毛,問道:“小倩,你怎么會在這?”

  張倩騰的站起身,質問道:“你去哪了?怎么這么晚才回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等你到現在?”

  謝文東歉然地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我睡過頭了,以為你已經吃完飯了,就沒有去找你。”

  “睡過頭了?”張倩瞪大眼睛,結巴道:“你……你們不是去檢查身體嗎?怎么……怎么睡在一起了?”

  謝文東被她逗笑了,說道:“不要誤會。我是在檢查身體的時候睡著了,小爽沒有叫醒我。”

  張倩鼻子禁起,哼了一聲,嘟囔道:“小雙?叫得那么親密,鬼才會相信你的話?!”

  謝文東不想因為此事而與張倩糾纏下去,和女人糾纏,吃虧的永遠是男人。他打個哈欠,說道:“我困了,要去睡覺了,小倩,時間不早了,你也快去休息吧!”說完,不顧張倩不滿的叫聲,他大步上了樓,回到自己房間睡覺去了。

  “文東哥——”

  在張倩的叫喊聲中,謝文東急忙閃近臥室,快速地將門關嚴,然后,時間清凈了……

  第二天,謝文東起來得很早,坐車直奔郊區,探望金老爺子,順便,也聊了一些他最近所做的事情以及日后的打算。臨離開之后,他想了又想,還是把心中的話講了出來。“老爺子,我想把全世界的洪門變為一家。”

  金鵬楞了一下,隨后笑道:“你現在不是已開始這么做了嘛?!”別看金鵬足不出戶,但消息靈通得很,對于謝文東得到香港洪門、日本洪門的事,他知道的非常清楚。

  謝文東說道:“只是,我擔心進展得太快,會引起望月閣的戒心,反過來講,如果望月閣肯站在我這一邊,那么事情就變得名正言順,做起來也簡單得多了。”

  金鵬搖頭,說道:“望月閣是不會明確表態站在誰那邊的,而且,它也未必想看到一個大一統的洪門。”

  洪門組織分散在世界各地,相互牽制,相互制約,無論哪一方,都十分忌憚望月閣的威望,每年都會對其上供,雖然對于各個洪門組織來說,上供的錢不是很多,但加在一起就不是小數目,正因為這樣,望月閣一直以來都不為錢財而擔憂.但是,一旦洪門大一統,那么,望月閣的聲望將隨之降到最低,誰都不敢保證統一之后的洪門是否還會繼續對其上供,望月閣當然也不會冒這個風險.

  聽完老爺子的分析,謝文東覺得甚有道理.他低頭尋思,忽然目光一疑,幽幽說道:”前進的道路總不會是平坦的,但誰敢阻礙我,我就讓誰在這個世界上永遠消失掉.”

  金鵬臉色微變,扶住謝文東的肩膀,說道:”不是操之過急,若動望月閣,一個不好,會引得全世界各地的洪門群起而攻之,到那時,事態將會超出你的想象.”

  謝文東兩眼一瞇,呵呵笑了,點頭說道:”老爺子請放心,我會三思而后行的.”

  “恩!”金鵬絕對相信謝文東的頭腦,也絕對相信他能想出最佳的解決辦法,對于這位他親手指定的繼承人,他有足夠的信心.

  “其實,男兒做事,應當機立斷,若真有機會,該冒險的時候就要去冒險,顧慮太多,反而會讓自已束手束腳,難以施展.”

  謝文東沉思片刻,深深地點了點頭,站起身形,躬身向金鵬告辭.

  別過金老爺子,謝文東坐車返回北洪門總部.車上,他拿出手機,給身在廣州的楊少杰打去電話.

  “少杰,你們在廣州的情況怎么樣?”

  “很好!南洪門并未來這里找事,倒是李開河和那順那些老大經常帶人過來溜達.”

  “哦!”謝文東笑了,適當的出點錢還是很有必要的,至少他們會把你交代的事放在心上.他說道:”少杰,廣州這邊如果沒什么事,你交代一下,就可以回香港了.”

  “好的,東哥.”

  “另個,你回去之后,著手準備一下,將內部不穩定的因素,清除干凈.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謝文東說道.

  “啊?”楊少杰多聰明,怔了一下,馬上領會了謝文東的意思.看起來,東哥開始要鏟除異已了!他低聲說道:”東哥,我明白了.”

  “如果需要人手幫忙,盡管開口.”

  “是!”

  交代完畢之后,謝文東將電話掛斷.楊少杰猜的沒錯,謝文東確實有向香港洪門動手的意思,他占下香港洪門,可不明只想把它當成擺設一樣放在那里干看著,.他需要社團變成賺錢的機器.首先,他的目標是內部,鏟除完異已,接下來就是消滅競爭對手,也就是香港地區的其他黑幫.

  他雖然和香港黑旗幫有過約定,但是,約定中并沒有約束香港洪門.

  而且,他也根本沒把那所謂的約定放在眼里,只要他愿意,他隨時都可以領人殺回香港,蕩平黑旗幫.只是,黑旗幫在香港頗有經濟實力,這也是他最為看重的,可能,以后會有用得到他們的地方.

  謝文東回到總部,東心雷走近辦公室,低聲說道:“東哥,剛才南洪門方面達來電話,希望和我們共同進攻青幫。”

  “進攻青幫的哪里?”謝文東疑聲問道。

  “上海。”東心雷說道:“韓非在廣州鎩羽而歸,逃竄到上海,士氣正是低落的時候,現在確實是進攻的好時機。”

  謝文東卻不這么想。

  首先,韓非在廣州的慘敗,并未傷到青幫的元氣,其次,杜天揚還沒有下臺,有他在,很難至韓非死地,再者說,他此時想集中精力建立自己的金融體系,以此來約束國家對他的威脅,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東方易提醒他,他在安哥拉弄到金剛石礦已引起中央某些高官的眼紅,他不想在這個時候惹事生非。垂首考慮好一會,他搖搖頭,說道:“要打,就讓南洪門自己去打好了,我們不參與。”

  東心雷愣住,說道:“東哥,我們不打?”

  這個大好時機不選擇進攻,不象東哥懂得風格。

  謝文東說道:“現在還不是好時機。”

  東心雷茫然問道:“那要等什么時候?”

  謝文東笑道:“等杜天揚下臺,等我有足夠的低氣與中央對話的時候。”

  東心雷撓撓頭發,前一點原因還好理解,可是后一點原因,他就不明白了。什么叫有足夠低氣個中央對話,難道,東哥現在的底氣還不夠足嗎?

  雖然他沒有把心中的疑問說出口,但謝文東卻能看得出來。微微一笑,他說道:“在中央這只老虎面前,我們只能算是一只小貓,所以,我們得抓緊時間變得強大起來,即使不能去與這只老虎相抗衡,但也至少要讓它對我們所有顧慮。”

  東心雷精神一振,問道:“東哥打算怎么做?”

  謝文東笑了笑,說道:“我暫時還沒有想好。

  他這是實話,雖然他有建立金融帝國的意圖.但具體要怎么做,他心里還沒有一條明確的路線,但眼前的安哥拉,絕對是個能讓他有所作為的地方.

  在他看來,只要他能控制住安哥拉政府,讓它按照自己的意思來做事,那么,也就等于控制了中國在安哥拉的利益,到那時,在中央眼里,他將不僅僅是黑道上的大哥,同時也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

  這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可就難了,想控制一個國家的政府,不是靠用點錢收買這個國家的總理那么簡單的,該如何去運作,他現在也在傷腦筋.

  東心雷見謝文東眉頭微皺,他急忙說道:我對東哥有信心.

  呵呵!謝文東笑了,仰天嘆道:我們在走一條前人從沒走過的道理,著條路又艱辛又艱險,一不小心,就會跌入萬丈深淵....頓了一下,他挑起眉毛,問道:老雷,你怕嗎?

  (PS:對不起大家,昨天文章里有錯誤,秦雙的哥哥已死掉,可是,我又安排他出場,嚴重失誤,實在不好意思!!!時間太長了,寫的時候只記得秦雙有個哥哥,確實忘記當初把他寫死了,唉,搞出這樣的笑話,真不應該!!向大家道歉!!)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463.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