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四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四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鐵寧趕到銀河公墓的時候,除了滿地的尸體,在沒有找到一個活口,他如同瘋了一般,大

  發雷霆,在命令青幫幫眾全面封鎖廣州的同時,他帶人追了下去,進入東莞莊一帶,請幫眾殺手象是一面張開的網,將整個東莞莊翻個底朝天,連謝文東的影子都沒看到。謝文東好像憑空消失了似的,在東莞莊這里人間蒸發。

  身為斬首刀的鐵寧也不是傻子,馬上預感到有人在幫謝文東脫身,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經常在東莞莊一帶活動的東北幫。

  花都夜總會大門外。

  青幫的汽車已將街道的兩頭堵死,鐵寧,彭真,魏東東,邱平四人站在夜總會的大門前,臉色都很難看,一個比一個陰沉,在其后方,是黑壓壓一片的殺手,幫眾,人數超過三百號,殺氣騰騰,氣焰逼人。

  當李開河帶著七名心腹以及二十余名看場的小弟從夜總會里走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般場景,他的東北幫就弱小的可憐了。

  咽下一口吐沫,他強擠出笑容,盡量裝出莫名其妙的樣子,走上前去,說道:“是什么風把青幫的兄弟們吹到我這里來了,哈哈。”

  鐵寧兩只眼睛放射出陰森森的冷光,直勾勾盯著李開河,過了半響,沒在他臉上看出什么,他方冷冷一笑,說道:“少他瑪和我這些場面話,我只是想知道,謝文東在哪里?”

  “謝文東?北洪門的謝文東?”李開河驚訝地問道。

  “沒錯!”鐵寧背著雙手,臉上如同掛了一層寒霜,說道:“把謝文東交出來,我們一切都好商量,若是不然,嘿嘿,你今天恐怕要吃不了兜著走。”

  “呵呵,鐵大哥這是說的哪里話?謝文東那樣的大人物怎么會來我這個小地方,要找謝文東,應該去南洪門找啊,我想鐵大哥是找錯了地方!”李開河說話時,表情雖然平靜,但整個心已經提到嗓子眼。

  “你不知道?”鐵寧大步走上前,說道:“謝文東就是在東莞莊這里消失的,你竟然告訴我不知道?”

  李開河正色說到:“東莞莊這么大,誰進來,誰出去,我怎么會清楚?鐵大哥這么說就有些強人所難了。”

  鐵寧兩眼一瞪,背于身后的手猛然抬起,手中的槍惡狠狠頂在李開河的腦袋上,咬牙說道:“李開河,交不出謝文東,我就要你的腦袋!”

  到了這時候,它即使真交出謝文東也沒有好下場,兩邊不討好,死的會更慘。李開河豁不出去了,正色說道:“難道青幫的人做事是這樣蠻不講理,以強凌弱嗎?你們當初進入廣州,拉攏我們的時候可不是這么說的。!”

  青幫在廣州與南洪門交戰,天時,地利,人和樣樣都不占,所以剛進入廣州時,韓非就定下策略,青幫所以行洞只針對南洪門,對其他黑幫實行懷柔,拉攏的政策,廣州畢竟是人家的地盤,一旦樹敵太多,對己方不是很利。

  青幫的口號一向喊得很好,事實也是這么做的,并拿出大筆金錢買同不少黑幫的老大,讓他們站在自己這邊。

  東北幫是傾向南洪門的,但也沒有公開與青幫為敵,一直以來,雙方都是相安無事,現在李開河這么說,是想用話壓住鐵寧。

  若是平時,若是其他的事,李開河的話還會有些作用,但現在鐵寧要找的是青幫頭號勁敵謝文東,哪還能聽進去這些。他慢慢握緊拳頭,獰聲說道:“你是真不打算說出來了?”

  看著鐵寧滿面猙獰的樣子,李開河的冷汗流出,他面頰的肌肉躊躇幾下,搖頭說道:“對于鐵大哥的欲加之罪,我沒什么好說的!”

  “草你瑪的,你以為我真不敢殺你!”說著,他手腕一抖,扣動扳機。

  “嘭!”

  子彈貼著李開河的臉龐飛過,幾乎將他整個耳朵打掉,瞬時間,鮮血將李開河的半個脖子染得通紅。

  “你們不要旗人太甚!”兩名李開河的心腹看不下去,雙雙沖出,掄起手中的片刀,直向鐵寧沖殺過來。

  不等鐵寧出售,周圍的青幫殺手們一擁而上,將兩人攔住,同時,十多把槍砥柱他們的腦袋。

  鐵擰深深吸口起,陰聲說道:“李開河,你給我聽清楚了交不出謝問東,我今天就蕩平你的東北幫!”

  這時,與李開河關系交好的幾名老大紛紛從夜總會走出,看到這般局勢,幾人皆是一震,內蒙幫的老大名叫那順,他與李開河私交最深,見他被打傷,他怒火中燒,大聲喝道:“你們做的是不是太過份了?”

  想不到這還有這么多的老大在夜總會里,青幫眾人皆是一怔,鐵寧亦暗暗皺起眉頭。

  那順繼續說道:“剛才,我們一直都在夜總會喝酒,開河做錯了什么,讓你們青幫興師動眾來了這么多人,想打架是嗎?有種的把槍放下,和老子單條!”他越說越怒,聲音也越來越大,雙手叉腰,站在場中,目光不停地掃來掃去。

  “媽的!”彭真低罵了一聲,晃身準備上前,一旁的魏東東拉住他,微微搖了搖頭。

  如果此事只涉及李開河一人,那還好說,無論是殺他,傷他,甚至端掉他的的東北幫,都沒有什么好顧慮的,但事情牽扯幾家幫會的老大,可能變得就不簡單了,一個處理不好,會影響青幫在廣州的聲譽。

  鐵寧也考慮到這一點,眉頭皺的更深,眼前這幾個幫會老大,即使捆在一起他也不放在眼里,殺掉他們如同捏死一只螞蟻,只是回去之后,無法向老大交代。

  謝文東的事情,已經被他搞砸了,如果再發生其他的亂子,自己簡直沒臉混了。想到這,他暗暗嘆了口氣,本是鐵青的臉色緩解許多,疑聲問道:“你們剛才在喝酒?”

  “沒錯!”那順理直氣壯地說道:“實話告訴你,我們剛剛參加了南洪門的聚會,但覺得沒有盡興,就來到這里繼續喝。”

  鐵寧聞言,轉頭看向魏東東。

  魏東東是青幫的首席智囊,很多時候,韓非也聽從他的建議,此時,鐵寧實在沒辦法,詢問他的意思。

  魏東東吸口氣,眼珠提溜亂轉,考慮片刻,他輕輕說道:“先撤!”

  鐵寧目顯兇光,握著槍的手緊了又緊,沉默半晌,他無奈搖頭,目光掃過那順,看向李開河,僵硬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李兄弟,剛才出于誤會,多有得罪,實在不好意思了!告辭!說完,又向手下的兄弟們一甩頭,喝道:走!

  青幫的人來的快,走的也快,三百余人,眨眼工夫消失得干干凈凈。

  等青幫的人離開之后,李開河如同虛脫了一般,擦擦額頭的冷汗,對那順苦笑道:謝謝!

  "你我兄弟還客氣什么?那順向前湊了湊,低聲問道:開河,謝……謝先生真的在你這嗎?

  李開河淡然笑了笑,沒有回答,走向另外幾名老大近前,連連拱手道謝。

  且說上了車的鐵寧,氣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氣,忍不住回頭問道:小魏,為什么要讓我撤?

  魏東東悠悠一笑,聳肩說道:這幾個家伙死不承認,我們也沒有辦法。

  鐵寧一楞,隨后急問道:你的意思是說,謝文東真在他們的手上!

  我不確定,魏東東說道:但是,他們肯定有問題。如果李開河真不知道謝文東的下落,平白無故被鐵兄打了一槍之后,會這么輕易的放你走嗎?李開河為人剛烈直率,即使他不敢和我們動手,也會和我們糾纏好一會的,可是剛才……

  可是剛才,他他瑪連屁都沒放一聲!彭真眼睛一亮,接著魏東東的話頭說道。

  沒錯!魏東東含笑點點頭。

  鐵寧一拍大腿,喜道:那我們還等什么,現在就去找那個王八蛋,逼他說出謝文東在哪!

  不妥!魏東東搖頭道:如果他硬是不說,我們又沒有證據,拿他沒辦法。現在非常時期,韓大哥很重視社團的聲譽,殺掉李開河是小,影響社團與其他黑幫之間的關系是大。

  你們的考慮就是太多了!彭真氣道:我們混的是黑道,做事還要個狗屁證據,一會顧慮這個,一會又顧慮那個,束手束腳,真是讓人憋氣!

  鐵寧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點頭說道:小魏說的對!如果真把黑幫勢力都逼到南洪門那邊,對我們社團的形式十分不利。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

  魏東東笑道:謝文東十之八九就在東莞莊這一帶,只要我們封鎖住這里,他肯定跑不掉,剩下的事情,就需要我們再好好想想辦法了。

  花都夜總會。

  下面的小弟簡單地為李開河的耳朵做了包扎,隨后,他帶著那順以及幾名老大,上到三樓,進入謝文東等人所在的會議廳。

  看到謝文東,那順幾人皆是一驚,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北洪門大哥還真在李開河的場子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448.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