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四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四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這邊眾人的第一反應是,外面來了山口組的殺手,而筑田建市那邊的眾人第一反應是,殺手是謝文東派來的。

  謝文東和筑田建市趴在地上,不約而同地看向對方,二人正好打個照面。

  “ma的,你敢yin我?”“混蛋,無恥的小人!”兩人破口而罵,同一時間,齊把手槍亮了出來,頂住對方的腦袋。

  正在這時,袁天仲從腰間拔出軟劍,飛身撲向筑田建市,他一直都記得謝文東對他的交代,一旦動起手來,他首先要制筑對方的頭目。

  袁天仲的動作快極,眨眼功夫就到了筑田建市的身側,手中的軟劍也隨之架在后者的脖子上,還沒等他開口說話,不遠處的一名大漢怒吼著抓住他的腳裸,雙臂用力,將他硬輪了出去。

  就在袁天仲要撞到墻壁的時候,他身子打個空翻,腳尖一點墻面,突然又飛躍過來,手中的軟劍深深刺進大漢的肩膀。

  “啊……”大漢痛叫,翻身向后滾去,袁天仲臉色陰沉,毛腰半跪在地上,手腕抖動,軟劍好似靈蛇,直向那大漢的后心刺去。

  “等一下!”正在這時,趴在地上的謝文東突然開口說道。

  袁天仲不明白謝文東的意識,急忙將手臂用力向外一抖,唰!軟劍擦著大漢的肋下刺過,他轉回偷,眼中充滿疑問地看謝文東。

  謝文東這時慢慢收起頂在筑田建市腦門的手槍,后者和他一樣,也緩緩地將槍口放下,兩人目光對視,齊聲說道:“不是你!”

  他兩人身為黑道的大哥,頭腦都不是白給的,剛才冷然被槍手攻擊,出于緊張,都沒有冷靜地考慮,本能地認為是對方的人干的,可經過袁天仲和大漢這一鬧,兩人的思緒穩定下來,同時也意識到不對勁。

  如果真是對方的人干的,不可能在已方老大還沒有離開的情況下就突然下殺手,畢竟子彈無眼,下面人是不可能拿老大的性命開死玩笑的。

  想明白這一點,謝文東和筱田建市之間的敵意就小了許多,后者凝聲問道“對方是什么人?”

  謝文東苦笑,他來廣州才幾天的時間,對這里復雜的情況也不了解,實在想不出來哪個幫派的膽子會這么大,敢同時暗殺中國和日本兩個最大幫派的老大,若說是青幫,青幫的敵人已經夠多了,怎么可能還主動去和山口組結下深仇大恨呢?若說是南洪門,更加不可能,向問天雖然敢殺山口組的老大,但他剛剛鞏固了和自己聯盟,怎么又會來暗殺自己呢?他搖頭說道:“對方不是個瘋狂的瘋子,就是個愚蠢的傻瓜!”

  聽完鈴木一彥的翻譯,筱田建市也笑了,點了點頭,給聲說道:“無論對方是誰,我都不會放過他。”說著,他扭頭對鈴木一彥說道:“調集我們的兄弟過來,把外面的殺手,統統干掉!”

  “是”鈴木一彥干脆地答應一聲,拿出手機,給埋伏在附近的山口組人員打去電話。

  做為山口組的老大,筱田建市身邊的保鏢太多了,這次他來見謝文東,表面上只有二十多人,實際上,在周圍還隱藏有上百名的山口組精銳人員,這里是中國,他也怕與謝文東談崩,后者做出對自己不利的舉動。

  現在看來,他的小心并不是多此一舉,暗藏在附近的手下還真法制派上了用場。

  坐鎮青幫的韓非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與謝文東‘無比熟悉’的人竟然是山口組的老大——筱田建市,這兩人本是水火不相融的冤家對頭竟然能坐在同一家咖啡廳里會面。

  韓非也沒有想到,負責此次暗殺xingdong的是鐵ning和彭真就更想不到了,前面的六輛車僅僅是序幕,最后,鐵,彭二人帶領大批的青幫殺手感到,將咖啡廳門前的街道完全堵死,隨后車門起開,二百余人從車里走出,其中有韓非重金打造的一百名裝備優良的殺手,另有一百名是青幫內挑選出來的精銳,這二百余人下了車,在咖啡廳外站成一排,扣住扳機,手中的沖鋒槍對著咖啡廳開始瘋狂的掃射.二百多把沖鋒槍同時開火,由于消音器的關系,雖然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響,但墻壁幾乎被子彈打踏,一層層的墻皮四處飛濺,子彈撞擊磚塊,噼啪作響.咖啡廳里的眾人別說還擊,此時被打得臉頭都不敢抬,雨點一樣的子彈肆無忌憚的撕裂著咖啡廳內的一切擺放.外面,硝煙裊裊,空彈殼像綠豆一般灑在地上.這時候,鈴木一彥體會到謝文東剛才的話,中國確實是個危險的地方那個,他們這些人連怎么回事都沒弄清楚,就遭到如此猛烈的槍擊,讓他幾乎懷疑己方是不是收到警察和軍隊的圍剿.即使沉穩老練的筑田建市也有些變色,他不知道對方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殺自己,但這絕對是個恐怖的敵人。

  當青幫的殺手告一段落,開始更換彈夾的時候,山口組的人從街道附近的各個角落里殺出,對著青幫人員展開連續的射擊。

  山口組人員出來的突然,將青幫打個措手不及,瞬間就有十多人中槍倒地,很快,青幫眾人反應過來,各找掩體,與山口組的人員展開對射。

  一方是青幫的精銳,一方是山口組精銳,對方打起來,可謂是針尖對上麥芒。

  街道上殺出如此多的神秘敵人,鐵ning和彭真皆是一驚,不知道這些人是從哪鉆出來的,下面的眼線也根本沒有提及到他們。兩人對視一眼,臉色皆變的凝重起來,彭真立刻掏出手機,給韓非打出電話,一是匯報這里的情況,再者也想韓非請求更多的人力支援。

  鐵 ning則在一旁指揮手下戰斗,他槍法奇準,甩手數槍,將幾名沖殺過來的山口組人員直接擊斃,隨后大聲喊叫,將手下人分成兩波,一波繼續對咖啡廳進行供給,另一波抵御突然殺出的敵人鐵ning的臨場指揮才能十分出色,他創建的獄堂在歐洲地區享有不俗的威名,除了他身手高人一籌之外,和他超強的組織能力也有直接關系。

  在鐵ning的指揮下,青幫很快穩住陣腳,一邊與山口組人員展開對攻,一邊開始向咖啡廳繼續強攻。

  見對方開始逼近,筱田建市的保鏢首先頂了出去,以窗臺和門側為掩體,對外面的敵人開槍還擊。

  外面壓過來的青幫幫眾正是那一百名裝備堪比特種部隊的殺手,他們帶著夜視鏡,穿著防彈衣,對山口組的還擊并不懼怕,只要子彈沒有太大的威脅。

  不過山口組的露頭射擊,卻給他們留下機會。

  咖啡廳內的電燈已全部被打碎,里面黑漆漆的,但對于帶著夜視鏡的青幫殺手來說并沒有太多影響,沖在前方的幾人槍法精準的連續殺掉三名露頭的山口組人員。

  看著三名腦袋中彈的尸體,筱田建市的臉色更加難看,頓了片刻,忍不住看向謝文東。

  這樣的局面,筱田建市或許沒有見識過多少,但謝文東卻經歷過太多太多,甚至都快麻木了,聽著子彈颼颼的飛射聲,沒有一丁點緊張的情緒。

  他蹲在一處相對隱蔽的墻角,一手用槍頂著地面,一手還在撫著頭發,滿臉的若無其事。

  筱田建市見他如此模樣,又氣又想笑,說道:“謝先生,殺手就要沖近來了,你認為我們該怎么辦?”

  此時,張婧也爬到他日身邊,沒有了剛才的神氣,象是只受驚的小兔子,雙手顫抖地拉著謝文東的衣角,“打不過就跑嘛!”謝文東揉揉張婧日頭發,對她柔和地笑了笑,示意她不用驚慌。

  “跑?為什么往那里跑?外面都是殺手!”筱田建市眉頭緊鎖,疑聲問道?

  謝文東用槍尖一指后門的方向,笑咪咪道:“那里有后門,我們可以從那里跑出去!”

  “那謝先生還在等什么?”說著,筱田建市向手下人甩甩頭,快速地將謝文東所指的方爬去。

  “我不知道那里是否有敵人埋伏,”謝文東聳肩道:“需要有人先趟趟路嘛!”

  筱田建市聽完,氣得想罵娘,可是現在情況危機,他也無法與謝文東計較太多,不過,他還是放緩速度,讓手下的保鏢先行。

  咖啡廳的后門出奇的安靜,不寬的小胡同里,光禿禿,靜悄悄,一個人都沒有。

  眾保鏢小心翼翼地走出來,確認安全之后,鈴木一彥這才向里面的筱田建市揮揮手,筱田建市見狀,快步走了出去,謝文東緊隨其后,就在這一瞬間,胡同一側的墻頭上跳下一人,手中一把三寸長的寬刀在月色下閃出幽幽的藍光,身形如箭,直向筱田建市射去。

  “啊......”

  山口組眾保鏢大驚失色,同時有三人跳出來,擋在筱田建市的身前。

  樸哧!來者若同迅雷般的一刀正刺一名保鏢的胸口上,對方能舍身救主,顯然也出呼此人的意料,他身子提溜一轉,身其身后繞去,同時將寬刀從保鏢的身體里抽出。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443.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