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四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四十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聽完向問天這話,眾老大皆吸口冷氣,有些人表情自然,笑呵呵地連邊點善類,有的人則面帶顧慮,目光飄忽不定。

  向問天說道:“最后一點,也是我最想向大家表明的,南北洪門本是一家,血肉相連,一脈相承,無論哪一方遇到困難,另一方都會給困難,另一都會給予全力的援助。今天我南洪門處于困境,北洪門的掌門大哥謝兄弟第一時間趕到廣州,與我關肩作戰,也恰恰證明了這一點!我相信,在我洪門面前,沒有哪個幫派是不能被擊垮的!洪門早晚有一天會把青幫打出大陸,打回臺灣去!”

  嘩------向問天的話,讓下面的眾老大信一片沸騰,尤其是那些與南洪門控制關系牢靠的老大,信心更足,連連鼓掌。而且從心里講,南洪門控制廣州,能讓他們得到足夠多的實惠,若是換成青幫,結果怎樣就不敢保證了。

  反觀與青幫私通的各幫派頭目,一個個皆低下頭,暗暗考慮自已是不是該轉變方向了。南北洪門聯合在廣州對付青幫,青幫取勝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謝文東臉上依然是笑呵呵的樣子,心中卻驚訝不已,想不到向問天也會和自已玩起花招,把自已拉近來,以增長南洪門在廣州的威信。

  而且向問天當著如此多老大的面,說出這樣的話,對謝文東以后的策略都有影響,如果哪天他真決定吞并南洪門,在黑道中人的眼里,他就變成反復無常的小人了。

  好個聰明的向問天!謝文東暗中苦笑,覺得自已答應來參加這次聚會的時候,就等于鉆進向問天的圈套里。

  “謝兄弟,我的話沒錯吧!”向問天轉回頭,兩眼放光,笑呵呵地看著謝文東。此時此刻,謝文東根本說不出任何反對的話。他笑瞇瞇地點點頭,說道:“向兄的話很對!”向問天伸出手來,放在謝文東的面前,說道:“雖然南北洪門早已經結盟,但今天,我還是要向大家再次重申,南北洪門的聯盟是牢不可摧的,是經得起任何考驗的!”說著話,他一把將謝文東的手抓住,高高舉起。

  同一時間,南洪門的幫樅們齊齊振臂高呼:“洪武門下,英才輩出!洪武門下,英才輩出!”吶喊聲今天動地,氣吞山河,幾乎要將廳堂的棚頂頂開吼

  眾老大體內的熱血被徹底點燃,眾人齊刷刷站起.端起酒杯.高聲喊道:敬洪門!”“我們愿意永久像洪門效忠”

  站在一旁的蕭方笑得兩只眼睛都沒了,轉頭看向陸寇,周挺等人,悄悄伸出大拇指,低聲說到:”向大哥,高啊!”

  謝文東心里也是這么想的,號高明的想問天,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算計他。這會,也被他小小算計了一次。這次聚會,收獲最大的無疑是向問天。它不僅成功收攏住人心,鞏固了南洪門在廣州不可動搖的地位,同時,還堅固了南北洪門的聯盟關系,并在這層關系上加了一把鎖,讓謝文東吞并南洪門的想法有多處些許顧慮,得民心者得天下,黑道也是如此。沒有人愿意去支持一個反復無常,不講信譽的人。

  這個家伙!謝文東瞥瞥笑得開心。燦爛的向問天,心里嘆了口氣。

  “對于我今天說的話,謝兄弟不會介意吧!”向問天邊向眾老大微笑,邊在謝文東的耳邊低聲問道。

  “不會!”謝文東笑道:“向兄說出了我內的想法,怎么會介意呢?”

  “那就好”

  如果這時候湊進謝文東,仔細查看他的眼睛,會在隱隱約約中發現里面的火光。

  宴會上眾人又吃又喝,都很盡興,只有謝文東情趣缺缺,臉上掛著面具般的微笑,應付那些不時前來敬酒的老大。這時,一名三十多歲的青年走到謝文東面前,聲音洪亮的說道:“謝大哥,我仰慕你好久了,今天得見,真是三生有幸啊!”

  謝文東打量此人,青年身材高大魁梧,相貌粗曠,濃眉大眼,衣懷敞開,露出里面的白虎文身,鐵鏈打制的腰帶,隱隱散發著光澤。

  他微微一笑,問道:“兄弟是......?”

  “啊!見到謝大哥太激動了,竟然忘記自我介紹。”魁梧青年說到“我叫李開河,是廣州東北幫的老大,和謝大哥您是老鄉啊,哈哈!”

  “哦,原來是李兄弟!”對于這樣一個小幫派的老大,謝文東并未放在心上,點頭而笑,與李開河撞下杯子,豪爽的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果然是咱東北的兄弟,喝酒就是痛快”說著,李開河拿起酒瓶,又給謝文東和自己倒滿酒,端起杯子,說道:“謝大哥,能見到你我實在太高興了,再敬你一杯,干!”說完,也不等謝文東如何反應,他先把酒喝干了。

  東北人好面子,他把酒喝完,而你不喝,就是不給面子。謝文東當然明白這一點,再次禮貌性地把杯中酒喝干。

  “謝大哥太賞小弟的面子了。”說著,他從口袋中掏出名片,交給謝文東,正色說道:“我是真心實意的想和謝大哥交朋友,如果謝大哥看得起小弟,能到我那里坐坐,我將萬分榮幸!”

  李開河本是粗人,也沒受過太高等的教育,但在謝文東面前硬是裝出一副文縐縐的樣子,說起話來非常搞笑。

  謝文東仰面大笑,接過名片,隨手揣進口袋中,說道:“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登門拜訪的。”

  “哎呀,多謝謝大哥看得起在下!”李開河還想多聊會,不過很快就被接下來的敬酒的大哥擠走了,而謝文東也沒怎么注意這個人。

  聚會直到晚間十點多才結束,眾老大們盡興離開。謝文東心情不爽,向向問天打聲招呼,便準備回別墅。

  向問天并未多做挽留,客氣幾句,就將謝文東送出大廈。

  坐回到車上,謝文東臉上的笑容消失,面無表情地向后一靠,仰起頭,幽幽噓了口氣。姜森見狀,疑問道:“東哥,怎么了?”

  向問天在聚會上的舉動,他并未感覺有什么異常,只是著重提提南北洪門的聯盟關系,但這也是事實。

  謝文東的情緒有些煩亂,擺擺手,說道:“沒什么!我們回別墅休息吧!”

  四輛轎車離開南洪門的總部,迅速向西村別墅的方向開去。

  同一時間,表幫的眼線將謝文東離開的消息立刻傳回青幫總部。

  韓非精神一震,對魏東東問道:“別墅那邊的情況怎么親了?”

  “很順利!”魏東東收起平時的嬉皮笑臉,點頭說道貌岸然:“老鐵和彭真已經埋伏妥當,別墅周圍的南洪門守衛也都清理干凈。”

  由于謝文東去南洪門總部參加聚會,別墅周圍的大部分守衛也都去休息了,只剩下十余人看護。

  “很好!”韓非又問道:“軍隊那邊呢?”

  “杜老頭子在軍區調動一個團的人力,按照我們的意思,分成兩部分,其一困住南洪門的總部,其二封鎖別墅周圍的全部道路,軍隊已都準備就緒,隨時可以行洞!”魏東東信心十足地說道

  “好!”韓非背著手,說道:“只要謝文東進入別墅,他就插翅難飛了!對了,讓下面的兄弟不要跟得太緊,謝文東很狡猾,萬萬不能引起他的戒心。”

  “我明白!”

  青幫這次使出吃奶的勁,不僅已方的人力全部出動,還向杜天揚那里借到軍隊。雖然杜天揚是軍委的二把手,但調動一個團的人力開進都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韓非是拍著胸脯保證,此次有十足把握可以置謝文東于死地,杜天揚才勉強答應。

  他在別墅周圍布下天羅地網,只等謝文東鉆進來,將他一口吞掉。

  事情也確實按照他預想的那樣發展,謝文東的車隊漸漸接近西村地界,距離他設定的包圍圈越來越近。

  可偏偏就是這個關鍵時刻,事情發生了意外。

  謝文東等人坐車剛進入西村,突然,后方一輛黑色轎車加速,越過車隊,猛然間橫在路中,接著,車門齊開,從里面走出三名身穿黑色西裝的大漢。

  吱嘎!

  在尖銳的剎車聲中,四輛轎車急急停住,謝文東準備不足,身子前傾腦袋頂在前面的椅背上。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袁天仲幾呼整張臉都貼在車窗上。

  “***!”姜森臉色難看,推開車門,走了出去,直視站在車旁的三名黑裝青年,怒聲喝道:“你們不要命了?”

  這時,對方的轎車里又走出一人,四十開外,短平頭,唇上留有整齊的胡須,臉上帶有眼鏡,陰陽怪氣地說道:“我找謝先生!”

  聽話音,他的語調古怪,似乎是對中國話不太熟練的外國人。

  謝文東雖然沒有出去,但聽得很清楚,揚頭說道:“老森,讓他過來說話!”

  “是!東哥!”姜森答應一聲,向中年人招招手,說道:“你過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440.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