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二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第二天,九點,得知鎮長諾馬已到鎮政府上班,謝文東帶上眾人以及三十名獨立旅的士兵直奔鎮政府而去。

  鎮政府大門口的兩名守衛突然見來了這么多人,其中還有大隊的士兵,皆嚇了一跳,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瞪大眼睛,驚訝地看著眾人。

  謝文東沒有理會他們,直接走了進去,眾人跟隨其后,兩名守衛這才驚醒過來,望著眾人,叫道:“你們要干什么?”

  沒有人答言,正當兩名守衛想上前攔阻的時候,獨立旅的士兵走上前來,對著二人的面頰,猛然就是一拳。

  撲通!二人被打倒在地,不等爬起身,獨立旅士兵一擁而上,以槍把為武器,對著二人的腦袋一頓狠砸,眨眼工夫,兩名守衛被打得滿頭是血,躺在地上動也不動,不知是死是活,士兵動作麻利的將其拖到一旁,然后走出兩名士兵,手持AK47步槍,身體筆直的站在大門兩側,直接將鎮政府的大門接管。其余士兵沖進鎮政府大樓,追上謝文東和皮龍?內貝等人。

  這么一群人突然闖進來,把大樓內的工作人員都驚呆了,其中有名身穿西裝的中年人跑上前來,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謝文東不知道他在說什么,轉頭對克里斯道:“問他,鎮長辦公室在哪?”

  克里斯用葡萄牙語說了一遍。中年人問道:“你們找鎮長先生有什么事?”

  “你只要告訴我辦公室在哪就好!”“你們必須先說出你們的意圖!”

  見克里斯和對方糾纏不清,謝文東頗感不耐煩,現在他無法確定小鎮上究竟還有沒有安盟的眼線,總之拖得時間越長對己方越不利,必須得盡快解決鎮政府,不然起不到攻其備的效果。他皺起眉頭,直接把槍掏了出來,頂住中年人的腦門,大聲喝道:“告訴我,鎮長辦公室在哪?”

  他說的是中文,中年人當然聽不懂,不過,大概意思卻以猜出來。身子嚇得一哆嗦,他顫巍巍地抬起頭,指著樓上,說道:“在三……三樓左邊的走廊!”

  克里斯把他的話翻譯一遍。謝文東聽后,手中的槍一揮,槍把砸在中年人的太陽穴上,后者哎呀一聲,橫著摔倒在地,鮮血順著太陽穴流出,人躺在地上,四肢不停的抽搐著。

  謝文東跨過他的身體,直接走上臺階,去往三樓,皮龍?內貝緊隨他身后,雖然驚訝謝文東狠毒的手段,但是卻感覺出奇的痛快。

  上到三樓,向走廊左側望了望,兩側房門上的文字都是用葡文標注,他看不懂,加頭對皮龍?內貝說道:“找!”

  皮龍?內貝和克里斯很輕易地便找到鎮長的辦公室。謝文東走到門前,突然一腳,將房門踢開。只見,辦公室寬敞明亮,裝飾得雖然算不上奢華,但也絕不簡陋。在里端的巨大辦公桌后,坐有一位五十多歲的黑皮膚中年人,帶著眼鏡,頭發整齊向后梳理,身材發福,一張大胖臉又黑又圓。

  他此時手里正拿著電話筒,一只手按在數字鍵上,似乎正在撥打電話。

  謝文東大步上前,一把將他手中的話筒搶過來,放回話機上。他上下打量肥胖中年人兩眼,嘴角一挑,笑了,問道:“你就是盧安多的鎮長諾馬先生吧!”

  克里斯在旁翻譯了他的話。

  肥胖中年人點點頭,說道:“我是!”說著話,他打量一番謝文東,再瞧瞧他身后穿著戎裝的皮龍?內貝,還有任長風、五行以及眾士兵,心頭一顫,暗叫聲不好,他故作鎮靜,強笑道:“請問,你是……”

  謝文東將通行證掏出,揮手甩在肥胖中年人的大圓臉上。

  后者先是驚叫一聲,接著勃然大怒,當他看清楚通行證之后,怒火隨之消失,驚道:“原來是謝先生,真實稀客啊!”

  別看盧安多小鎮閉塞,但鎮長諾馬的消息十分靈通,前段時間,安盟對羅安達組織一起規模最大的武裝性反撲,結果在安人運與地方軍閥的夾擊下,宣告失敗,其中最大的作俑者就是這位從中國來的商人謝文東,如果不是他帶來大筆資金,安人運根本沒有財力買通地方軍閥,按樣一來,安哥拉的政權早就由安盟重新組建了。諾馬在就在心里暗暗咬牙,不過,臉上卻不敢表露出來,笑呵呵到站起身,繞過辦公桌,走到謝文東近前,深處兩只大胖手,要與他握手。

  謝文東沒有那個閑心,也沒有那個時間,抬起手臂,將諾馬的手打開。隨后,他轉頭與皮龍?內貝說道:“內貝旅長,諾馬暗中竄通、勾結安盟反動勢力,罪當如何?”

  克里斯翻譯了他的話。諾馬聽完,臉色瞬間變得蒼白,鬧么見了汗,他連連搖手,說道:“沒有!我從來沒有勾結過安盟勢力!誤會!其中肯定有誤會……”

  沒有恩聽他的解釋,皮龍?內貝說道:“罪當處死!”

  謝文東點頭道:“那你還不動手?”

  皮龍?內貝先是愣了一下,接著,上前要拉走諾馬,謝文東搖頭道:“就地正法!”

  好狠的商人!皮龍?內貝心中感嘆,搖頭苦笑,雖然這樣做不符合理法,不過軍令如山倒,謝文東是他的上司,他的命令必須要去執行。皮龍?內貝回手從腰間拔出手槍,看者連連求饒、大喊冤枉的諾馬,目光一寒,抬起手,對準他的腦袋,猛然就是一槍。

  “嘭!”諾馬額頭中彈,應聲倒地,當場身亡。

  “啊……”門口處傳出尖叫聲,諾馬的女秘書就在門外,雙手環肩,眼中含淚,身子抖動個不停。

  謝文東皺皺眉頭,冷聲道:“讓她閉嘴!”

  水鏡走到女秘書近前,一點沒客氣,對著她的肚子就是一拳。

  她用的力氣并不大,但很有效果,女秘書的身體卷成一團,緩緩摔倒在地。

  謝文東對皮龍?內貝說道:“讓你的手下控制住鎮政府,并發出通告,就說,鎮長諾馬串通安盟意在謀反,已被當場處決。”說完他頓了一下,看看手表,又道:“現在,可以向安盟的營地發動進攻了!”

  “明白!”皮龍?內貝干脆地答應了一聲,把謝文東的命令傳達下去。

  三十名士兵留在鎮政府,控制住這里的一切,謝文東帶其他人與鎮外的獨立旅軍隊匯合,開進盧安多保護區,直奔安盟的秘密營地而去。

  在距離安盟營地還有五公里左右的地方時,謝文東讓皮龍?內蓓留下加炮,調好角度,隨時準備向敵人營地射擊。加農炮的射程最高可達三十公里,五公里的距離,可將其準確性大大提高。

  另外,此地已快要接近安盟的前沿哨卡,謝文東下令部隊緩行,然后派出五行兄弟和袁天仲,去前方清理安盟的眼線。

  袁天仲雖然不會使槍,但身手高強。他不走正路,而是隱于樹林內,在林中穿行。

  在樹林中,袁天仲可是如魚得水,望月閣周圍多為樹林,他的身法也是在林中修煉出來的。

  五行兄弟不習慣叢林,向部隊的狙擊手借了三支狙擊槍,直接走正道。

  向前急行出二十多分鐘,前方出現人影。五行兄弟就勢臥倒在地,用槍上的準鏡查看情況。

  說是哨卡,其實就是幾名安盟的軍人在路邊搭建個小毛棚,坐在里面,抽這煙,喝著水,聊著天。

  金眼說道:“對方有五人。”

  木子皺著眉頭,說道:“我們第一時間無法將他們全部消滅。”

  土山沉聲說道:“如果直接沖過去,肯定會被敵人發現。”

  水鏡說道:“我去!”

  金眼四人一驚,看著她說道:“你去?怎么去?”

  水鏡脫掉外衣,揭開襯衫領口的扣子,笑道:“直接走過去!”說著,她把槍抽出,遞給金眼。

  木子嘿嘿笑了,故意深深的向她領口內看一眼,壞笑道:“好一招美人計!”

  “滾開!”水鏡一記粉拳,打在木子的眼睛上。

  金眼沒心情開玩笑,緊張又關切的說道:“小心一點!”

  “我知道!”水鏡笑了笑,隨后站起身,向安盟的哨卡走去。

  說是說,鬧是鬧,但真到關鍵時刻,木子絲毫不敢含糊,架起手中的狙擊槍,瞄準向哨卡的敵人。金眼和土山也各自找好角度,瞄準對方的要害。

  水鏡向前走出不遠,就被哨卡里的安盟士兵發現,本能的,五個人一起抓起槍,但仔細一看,遠遠走來的是個女人,他們又把槍放下了,一個個嘻皮笑臉的看著水鏡。

  等雙方距離不足三十米的時候,安盟士兵才驚奇的發現,來者原來是名東方女孩,五人臉上笑容更深,興趣十足的觀望著。

  嚴格來說,水鏡算不上漂亮,但在黑人眼中,東方女人的差別不大,就像中國人看黑種人一樣。但水鏡嬌好健美的身材卻讓對方看的直咽口水。

  等水鏡走到小毛棚近前的時,一名士兵忍不住問道:“小姐,你去哪?”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428.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