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為雨 第七章

所屬目錄:第十卷 翻手為雨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聽到謝文東的話音,關鋒停住手,狠狠將二人推開,然后向旁側身,指著走廊旁邊的房間說道:“謝先生,你過來看看吧!”

  謝文東看了關鋒片刻,走上前來,扭頭向房間里一瞧,只見那對黑人母女赤身**地被綁在床上,嘴里塞著破布,下身一片狼藉。謝文東兩眼瞇縫著,轉回頭,先是揉揉額頭,然后深吸口氣,柔聲問道:“誰干的?”

  眾囚犯低下頭,沒人敢去看謝文東的眼睛,也沒有人答言,一個個耷拉著腦袋,默默無語。

  “怎么,你們敢做不敢當嗎?”關鋒環視眾人,冷聲說道:“我來時他們都在場!”說著,指向剛才被他打的那兩人說道:“當時,他倆正在干‘那事’呢,被我抓個正著!”

  謝文東點點頭,目光在眾人身上慢慢劃過,最后,落在李治全身上,說道:“你最好給我一個好解釋!”

  “東``````東哥!”李治全此時也慌了手腳,咽了口吐沫,略帶結巴地說道:“兄弟們在牢里關了那么久,都沒有粘過女人味,好不容易被東哥救出來,到了安哥拉,實在是``````實在是忍不住了``````”

  “你豬頭啊!”謝文東甩手給李治全一個耳光,低聲呵斥道:“做事情不先用腦袋嗎?想玩女人,可以去花錢去找啊!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們現在的處境嗎?”

  李治全被打得一踉蹌,手捂著面頰,大氣都沒敢喘,小聲說道:“東哥,我錯了,下回再也不敢了``````”

  謝文動轉身,回手從任長風的肋下拔出唐刀。

  李治全見狀,臉色瞬間白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跪趴上前,抱著謝文東的雙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求道:“東哥,你饒了我吧,東哥,原諒我這一次吧!”

  若是在國內,謝文東早一刀把他們全砍了,但是在安哥拉,正需要幫手的時候,殺掉這些囚犯,對自己會造成力量上的削弱,真遇到安盟的襲擊,會少了許多炮灰。他用力地握了握刀把,閉上眼睛,沉沒了三秒鐘,將頂到腦門的怒火又壓了下去。他噓了口氣,眼珠連轉,舔舔嘴唇,用刀一指房中的二女,把她們身上繩子解開,幫她們穿上衣服。”說著,他回手將唐刀又遞還給任長風。

  “東哥,你原諒我了?你不殺我了?”李治全張大嘴巴,眼巴巴地看著他。

  “快去!”謝文東喝道。

  “啊,是``````是、是,東哥!”李治全連滾帶爬地跑進房間里,將那對黑人母女二人身上的繩子解開。

  剛解開繩子,兩母女頓時抱成一團,放聲大哭。

  李治全從地上揀起二女的衣服,邊往她倆身上裹邊回頭對眾囚犯急道:“你們還愣著干什么啊?快過來幫忙啊!”

  “啊?啊!”囚犯們如夢方醒,一個個著急忙慌地跑進房間內,接過衣服,胡亂地往母女倆身上套。

  “東哥,這下怎么辦?出了這樣的事,我們無法向男主人交代啊!”任長風連連搖頭,打心眼里看不起這些死囚,覺得他們簡直和畜生差不多,在他看來,混黑道的,強奸是常有的事,并不算什么,只是這些人竟然連黑人這么丑的女人都要霸王硬上弓,實在是饑不擇食,讓人惡心。

  謝文東抹下鼻子,無奈苦笑,隨口道:“還能怎么辦,涼拌吧!”

  很快,眾人見二女的衣服穿好,然后齊刷刷地站在一旁,大眼瞪小眼地看著謝文東。

  謝文東走進房間內,一直到了李治全的面前,方停住腳步,說道:“把你身上的刀給我。”

  李治全嚇得一哆嗦,急忙道:“東哥,你``````你剛才不是已經原諒我了嗎?我``````我``````”

  “給我!”謝文東兩眼瞇成一條縫,但那并不能遮擋住其中的精光,李治全身子一震,差點沒趴在地上,他還想求饒,嘩啦一聲,五行兄弟拔出手槍,頂在他的腦袋上。

  完了!李治全兩腿一軟,身子一栽歪,靠住墻壁,差點滑倒坐地,他絕望地喘著粗氣,顫巍巍地將腰間匕首拔出,雙手捧著,哆哆嗦嗦的遞給謝文東。謝文東接過,抬手就是一刀。

  “咔!”

  李治全腦袋嗡了一聲,兩眼發黑,以為自己死定了,不過,謝文東這一刀沒有刺在他身上,而是刺在他腦袋旁邊的墻壁上,目光幽深,冷冷瞥了李治全一眼,毫無預兆,他反手一刀,將坐在床上的那名黑人母親的喉嚨劃開,接著并無停頓,順勢又是一刀,刺進黑人女兒的胸口。

  “啊?”眾囚犯目瞪口呆,一個個難以置信地看著謝文東,差點忘記了呼吸。

  謝文東抓著匕首,在李治全的衣服上蹭了蹭上面的鮮血,然后,環視眾人,冷聲說道:“你們給我記住,這是我第一次為你們‘擦屁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誰若是再給我惹麻煩,下場將和她們一樣!”

  說完,他向眾人又點了點頭,一甩袖子,轉身走了出去。

  眾囚犯驚駭地看著謝文東離去的背影,汗水象是斷了線的珠子,順著面頰滴滴答答的向下淌。李治全更是滿頭大汗,等謝文東離開之后,整個人都快虛脫了。謝文東的辣手讓他們無比震驚,而他散發出的壓迫感更是讓他們快要窒息。

  謝文東的手段雖然狠毒,不過,卻讓他在眾犯人心中的地位變得更加根深蒂固。

  這些犯人本就是亡命之徒,目中無人,現在見到一個比他們更狠的人,心中不僅是畏懼,反而還多了幾分敬佩,對謝文東更加死心塌地。

  謝文東走回一樓大廳,嘆了口氣,沉吟片刻,走上樓去。這時,李曉蕓推著安迪洛所坐的輪椅,也走出房間,在走廊里看到緩緩而來的謝文東,二人皆滿面疑惑,李曉蕓問道:“文東,發生了什么事?”

  “沒什么,剛剛出了一點小麻煩。”謝文東笑瞇瞇地看著安迪洛,握刀的手背于身后。

  安迪洛說道:“剛才,我好象聽到了哭喊聲!(葡)”

  雖然不知道他在說什么,謝文東從他的表情也能判斷一二,走上前來,笑道:“你聽錯了。”

  不等安迪洛反應過來,謝文東背于身后的手猛的向前一遞,手中的匕首深深刺進安迪洛的小腹。

  “文東,你在做什么?”李曉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忙低頭看查安迪洛,后者睜著眼睛,絕氣身亡。她抬起頭,呆呆地問道:“這``````這是為什么?為什么要殺他?”

  “我沒有選擇。”謝文東幽幽說道:“有時候,我必須要做一些不想做但又不得不去做的事。”

  發生了這樣的事,除了殺人滅口,謝文東也確實沒有其他辦法。不然此事一旦讓安人運政府知道,后果怎樣,沒人能猜到,在這個混亂的國家,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謝文東不想給自己以及自己身邊的兄弟制造難以預知的麻煩。

  所以,他就來個將錯就錯。即使以后安人運政府追究起來,他也有解釋,畢竟是安迪洛先向己方開的槍,他懷疑對方是安盟的人,將其誤殺了。

  李曉蕓對他這個含糊其詞的解釋當然不能滿意,還想追問,但謝文東已向樓下走去。

  她追上前,拉住他的袖子,眉頭緊皺,說道:“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就不讓你走!”

  謝文東一抖胳膊,將李曉蕓的手震開,剛要說話,只聽外面馬達聲轟鳴,接著,響起連續的槍聲。

  他臉色一變,將到嘴巴的話咽了回去,快步向樓下跑去。

  剛下樓,就見李治全慌慌張張迎面跑來,急聲道:“東哥,外面來了好多軍隊!”

  謝文東疑聲問道:“是安人運的人還是安盟的人?”

  李治全搖頭,說道:“看不出來!”

  “把燈關掉!”謝文東果斷地下達命令,接著,跑到窗邊,等放燈熄滅之后,探頭向外望去。

  只見街道上行來數輛汽車,有綠色的軍車,也有雜牌的家用車,許多皮膚黝黑、身穿便裝、頭上系著紅色布巾的青年下身在車內,上身探出車外,坐在車窗上,手中拿著沖鋒槍,向天空鳴槍,不時還傳出一陣陣狂笑聲。

  巡視一會,謝文東估計對方的人數至少在五十號開外,看模樣不象是正規軍隊,屬安盟匪軍的可能性比較大。他縮回頭,壓低聲音,提醒眾人道:“可能是安盟的人,都做好戰斗準備!”

  眾人身子一震,精神緊張,緩緩地拉動槍栓。經過白天的接觸,再也沒人敢小瞧他們。

  很快,汽車停在路中,車里的人紛紛跑出來,向道路旁邊的民宅沖去,隨著一陣陣破門而入的聲音,小鎮亂成一團,叫喊聲,呵斥聲,槍聲,連成一片。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407.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