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一百零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一百零七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當車隊行至一條小路上時,前方停有兩輛汽車,擋住去路。

  開到近前,司機緩緩減速,停下來,向前望了望,只見兩輛汽車緊貼著橫在道路中央,兩名青年一會指著汽車,一會指向對方,互相罵個不停。

  坐在首車的一名小弟急忙下車,跑到謝文東所坐的汽車前。這時,謝文東放下車窗,問道:“前面怎么回事?”

  那小弟道:“東哥,前面有兩輛汽車撞上了,司機正在吵吵,道路被他們給堵死了,我過去讓他們不車移開?”

  “哦!”謝文東點點頭,說道:“快一點,我們趕時間。”

  “是!”那小弟跑回首車,隨手敲敲車棚,車門一開,從里面又走出兩名漢子,三人一齊向前走去。到了那兩名青年的近前,向謝文東報信的青年說道:“別吵了,快點把你們的車開走!”

  “要***你管?”“**的,你當你是誰啊?”那兩人似也在氣頭上,臉紅脖子粗的,聽到青年的話音,張嘴就罵。

  “我靠,你倆挺囂張的嘛!”青年被二人罵笑了,文東會在東北就如同金字招牌,即使下面的小弟在外面橫晃也沒人敢招惹,不管是黑白兩道,看到文東會的人,都要禮讓三分。青年舔舔嘴唇,冷然一揮手,給對方一人一個耳光,罵道:“媽的,小子,看清楚點,你在和誰說話!”

  “你***敢打人?”那兩人個捂面頰,驚叫出聲。

  “打你的怎么的?不服嗎?”青年回手,將后腰的片刀拔出來,向車身重重劈了一刀,喝道:“都他媽滾!”

  “滾的應該是你!”二人臉上的驚容消失,突然,齊刷刷的抬起手,二人掌中,不知什么時候多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槍。

  啊?看到槍,青年心中驚駭,倒吸口氣,沒等他回過神來,那二人手中的槍已響起。

  “嘭、嘭、嘭——”

  在連續的槍聲中,三名青年帶著滿臉的茫然和驚恐,倒在血泊中。

  糟糕!有殺手!坐在謝文東身邊的金眼第一時間將謝文東按倒,緊接著,只聽周圍槍聲四起,車窗的破碎聲、子彈撞擊鐵皮的聲音、人們的呼喊和驚叫聲,瞬時間連成一片。

  哪里來的敵人?謝文東趴在車椅上,想不明白,陳百成如果事先在這里埋伏了伏兵,暗組應該第一時間發現在才對,若說是山口組的人,也不大可能,他們并沒有派原軍來東北,那么,究竟是什么人呢?

  一輪槍擊過后,街道兩旁喊殺聲陣陣,從各個陰暗的角落里突然跑出數十名手持片刀的大漢,直向車隊所停的位置殺來。

  見敵人沖上前來,龍虎隊有幾人拉開車門,竄了出來,準備御敵。可是,幾人剛剛出來,周圍槍聲又起,一排子彈向他們橫掃過來。

  有兩人躲閃不及,中彈倒地,其他人無奈,只好拉著受槍傷的兄弟又退回到車內。

  五行兄弟紛紛拿出手槍,對著沖殺過來的敵人連開數槍。

  “啊——‘隨著慘叫聲,有十數人翻滾倒地,后面的人員被五行兄弟奇準的槍法震住,嚇得又紛紛退了回去

  五行兄弟的反擊,馬上又引起敵人新一輪的齊射,謝文東這邊的人員被壓在車里,無處躲藏,不少都被大穿車體的流彈擊傷,慶幸的是,對方用的只是手槍,并非殺傷力較強的沖鋒槍,不然,損失將會更大。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謝文東拿出電話,給最后一輛車的林鑫打去電話,說道:“小林,快退!馬上退出這條街!”

  他們想退,可是,對方根本不給他們退后的機會,很快,在街道后方又行來數輛汽車,將其退路也堵死。林鑫讓司機開車硬撞,想將對方的汽車頂開,可是,對方的汽車太多,頂了幾下,根本頂不開出路。林鑫無奈,對謝文東說道:“東哥,后面不行,他們的車太多了,我們出不去!”

  “該死!”謝文東掛斷電話,對司機道:“告訴前面的兄弟,加速沖過去!”

  司機應了一聲,忙給頭車的司機打去電話。第一輛車的司機聽完,咬緊牙關,將心一橫,猛踩油門,全速地沖了出去。只聽得咚的一聲巨響,兩亮汽車首尾相撞,一齊向前翻滾著飛了出去。

  借著司機拼死撞開的出口,剩下的五亮汽車從街道的縫腺中穿了過去。

  見他們要跑,對方的射擊更加猛烈,殿后的面包車首當其沖,被打的千瘡百孔,兩只后車輪皆暴了胎,面包車也隨之一頭撞向路邊的墻壁。

  多虧開車的司機反應夠快,及時踩了剎車,不然車里的人都得死于非命。

  “不好,小林的車出事了!”謝文東急忙讓司機停下車,準備回去救援。

  金眼攔住他,說道:“東哥,你先走,我去!”

  謝文東搖頭道:“不行,我不能仍下兄弟們不管!”

  金眼急道:“東哥,也許此時南據點的情況更危機,那里更需要你的指揮!”說著,金眼回頭望望,說道:“這里敵人的數量不是很多,我們能應付得來!”

  謝文東疑神想了想,金眼的話也有道理,他點下頭,叮囑道:“小心一點!”

  “小意思,東哥,放心吧!”金眼下了車,叫上無行兄弟,邊向對方追殺過來的車輛射擊,邊往面包車的方向跑。

  “東哥,我們去南據點嗎?”司機回頭問道。

  “嗯!”謝文東瞇縫著眼睛,應了一聲。

  司機啟動汽車,又向前開去,可是,只開出十幾米遠,突然,迎面飛來一道電光,將車窗刺穿,同時,射入開車司機的肩膀。

  司機發出一聲慘叫,本能地將車停下。他低頭一看,只見自己的肩膀上插著一把明晃晃的片刀,由于射來的力道太大,不僅將他的肩膀穿透,刀尖已深深刺進他身后的椅背。

  謝文東和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格桑都吃了一驚,抬頭向前一看,只見前方路中站有一人,手中提著片刀,嘴角掛著淡淡的冷笑,雙眼閃爍著精亮的光芒,在黑夜中,散發出一股逼人的邪氣。

  唐寅?!謝文東心中一震,對于唐寅的身手,他早已見識過,這時候遇到他,謝文東頗感頭痛。

  他拉開車門,走了出去。格桑的動作也不慢,幾乎同一時間下了車,站在謝文東的側前方。

  “謝文東,好久不見了!我們竟然在這里碰到,真是讓人感覺意外啊!”唐寅笑了,笑得詭異,片刀在他手中不停的搖晃。

  “呵呵!”謝文東輕笑,說道:“是啊!你的傷好得這么快,確實讓人很意外!”

  提到身上的傷,唐寅自然而然想到上回在小飯店的事。那是他一輩子的恥辱!自他出道以來,所向披靡,還從來沒有被人打傷過,但那次在小飯店里,中了謝文東的埋伏,險些丟了性命。他臉上的笑容加深,笑道:“那些傷口,我會加倍討回來的,就在你的身上!”說著,他上身前傾,猛的向謝文東竄去。

  謝文東反應也快,拔出手槍,對準唐寅的身影就是一頓亂射。

  他的槍法本就不怎么樣,再碰到身法詭異的唐寅,更是失去了準星。他連開了五槍,非但沒有打中唐寅,反而后者距他已不足五米。就在唐寅準備出刀的時候,一旁的格桑忽然擊出一拳,直向唐寅的左太陽穴打去。

  格桑的蠻力,唐寅是有體會的,見他一拳打來,也不敢大意,身子向下一低,從他的腋窩下閃過,同時,手中的片刀順勢劃向格桑的小腹。

  格桑手拳回撤,用護腕擋住對方的刀鋒,另只手快如閃電,一把將身如泥鰍的唐寅后脖頸抓住,腰眼用力,身字半轉,竟其惡狠狠甩向一旁的墻壁。

  唐寅反應極快,身子還在空中時,急打個空翻,使自己兩腳在前,腦袋在后。

  “啪!”唐寅兩腳踩住墻壁,身子回縮,減緩慣性,他的動作看上去不可思議,好象是橫著蹲在墻壁上,足足停頓了半秒鐘的時間,他兩腿全力一彈,整個身子好似一支離弦之箭,從墻壁的壁面射出,直向格桑飛去,手中的片刀也隨之在空中劃出一條長長銀線。

  好厲害的唐寅!格桑忙向后仰身,片刀幾乎是擦著他的鼻尖飛過。

  唐寅從格桑頭頂躍過,身子落在車頂上,仰面哈哈大笑,說道:“大塊頭,幾天沒見,你的身手強了不少嘛!”

  哼!格桑心里冷哼,大喝一聲:“滾下來!”說著話,他一腳狠踹在車身上,轎車的車身為之劇烈的一震,唐寅站立不住,折個跟頭,跳落在地。不等他站穩,格桑如同一座小山,向他沖去,雙拳一上一下,分襲對方的面門和小腹。

  唐寅身子傾斜,就勢到底,從格桑的身側滾過,直接向謝文東轱轆過去。

  他滾動的速度極快,眨眼工夫,就到了謝文東的腳下,他躺在地上,嘴角咧開,笑道:“還債的時候到了!”說話時,他的片刀探出,刺向謝文東的小腹。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387.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