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八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八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啊?”看到這兩把彎刀,王維激靈靈打個冷戰,滿面驚訝,下意識地叫道:“唐寅!”

  黑衣人中等身材,短平的頭發,和唐寅的樣子差不多,只是臉上蒙有黑布,讓人看不清廬山真面目。黑衣人低沉的冷笑一聲,雙刀揮舞,出手如電,瞬間就斬殺掉三名沖到自己身邊的王維手下。

  聽聞慘叫聲,王維猛的睜大眼睛,又驚又怒地喝道:“唐寅,你瘋了?怎么殺起自己人了?”

  “哼!”黑衣人冷哼,飛身上前,雙刀劃出兩條銀色的弧線,又有兩名青年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腦袋就從肩膀上轱轆下來。

  撲!兩道血箭又二人的體腔中噴出,好象兩道紅色的噴泉,灑在守衛的人的頭上、臉上。

  “啊--”如此迅猛的招法,如此殘忍的手段,對方不是唐寅還能是誰?王維的手下人直嚇得臉色蒼白,一各個踉蹌著槍后急退。

  平時,他們就對唐寅充滿了恐懼,現在,后者開始幫敵人對付自己這邊,更是驚駭得背后生風,頭皮發麻,許多人實在受不了那種發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怖,尖叫出聲,調頭就往大樓里面跑。

  “回來,都回來!”王維在想穩住混亂不堪的手下眾人,可是,此時根本沒有人聽他的指揮,跑的一個比一個快。MA的!王維咬牙咒罵,又氣有急,平日里引以為傲的頭腦此時已變得混漿漿的一團,他舉目怒視著黑衣人,厲聲吼道:“好你個唐寅,成哥讓你出去殺謝文東,而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竟然背叛了成哥,還反幫謝文東倒打一耙,你。。。。”

  他罵得正起勁,剛好看到黑衣人那雙露在外面的眼睛正陰冷的死死盯著自己,這時他突然想起唐寅駭人聽聞的功夫,也想起唐寅無比兇殘的手段,他打個冷戰,再不敢多罵半句,轉身也跑進樓內。

  “呵呵!”看到王維和手下人逃跑的背影,黑衣人輕聲而笑,裝模做樣的隨后沖殺幾下,又砍倒數人之后,放退了回去。

  當他回到小旅館,看到謝文東之后,把臉上的黑布扯掉,然后雙手捂住肋下,臉色略帶蒼白地說道:“東哥,王維已經確信我是唐寅了。”

  謝文東坐在椅子上,雙手交叉,笑瞇瞇地說道:“好!辛苦了,天仲。”

  王維帶領一干手下,連滾帶爬地逃回到分堂大樓內,他一直沖到頂樓的辦公室,摸摸自己的脖子,確實腦袋還在,方長長噓了口氣。

  坐在椅子上,喘息的好一會才回過神來,王維咬牙罵道:“唐寅,你這個豬狗不如的畜生!變態的人都TM是信不過的。。。。”他邊嘟囔著,邊給陳百成打去電話。

  他語氣凌亂,聲音顫抖得厲害,語無倫次的大聲說道:“成哥,謝文東沒有死,唐寅那小子根本就沒有殺他,要命的是他還投奔了謝文東,調炮往里打!成哥,現在敵人馬上就要打進堂口了。再不支援,分堂就完蛋了!成哥!”最后一嗓子,幾乎是他聲嘶力竭吼出來的。

  “啊?”陳百成聽了這話,傻了。唐寅投靠謝文東了?這。。。。這怎么可能?唐寅的為人雖然隨意、不拘小節,做事殘忍狠毒,可是一直以來對自己都是沒有二心的,也真心實意的為自己做事,怎么會投降謝文東呢?他疑聲問道:“王維,你不會是搞錯了吧?”

  “成哥,沒錯,就是唐寅,我看得清清楚楚!”雖然黑衣人是蒙面,但外型和唐寅差不多,加上招法犀利陰狠,用的又是殘月型的彎刀,不是唐寅還會是誰?(唐寅的鉤鐮刀被謝文東揀去一事,他根本就不知情,對于此事,唐寅也根本沒提過。)王維叫喊道:“他是從謝文動那邊沖出來的,還殺了我們數十名的兄弟!成哥,救救我,救救堂口吧!”

  聽王維的語氣,能判斷出來他沒有說謊,可是陳百成還是有些難以相信。他疑聲嘀咕道:“唐寅為什么要投奔謝文東?”

  “我怎么知道?可能他早就和謝文東密通了.....成哥,快支援堂口吧。這里可是有數千名的兄弟呢!”

  “唉!陳百成仰天長嘆,本來,自己已萬事具備,無論資金還是人力,都非常的充足,在東北占有絕對的優勢,一統東北基本就是時間的問題,可是,為什么一做起來就那么難呢?現在,非但優勢被謝文東一點點的蠶食掉,反而,自己還陷入了被動。

  一個是龍堂的總堂口,一個是陳百成重金打造的長春分堂口,這兩處都是他的命根子,他哪一個都舍不得丟掉。可是,現在卻兩處都告急.....

  哎呀!可難死我了!陳百成急得原地打轉,不停地抓頭。

  最后,他將新一橫,對心腹宮潤明說道:”潤明,長春分堂告急,那里不能丟掉,我們也丟不起,你帶三千兄弟連夜趕過去,與王維內外夾擊,破掉謝文東的圍攻,實在不行,也要沖進分堂內,與王維聯合守住分堂,不能有任何散失,明白嗎?”

  “成哥?”宮潤明問道:“那這里怎么辦?”

  他帶走三千兄弟,剩下的人員恐怕就未必能攻破以三眼為首的龍堂堂口。

  “這里你不會多管,我自然會處理。”陳百成心煩地擺擺手道:“快去準備一下,即刻動身!”

  “是!成哥”宮潤明見陳百成臉色不善,不敢在多言,轉身走了出去。

  等宮潤明走后,陳百成報起最后一撕希望,拿起話筒,給唐寅打去電話,希望能問個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可是,他的電話撥過去,里面傳來對方已關機的提示音。

  “該死的!”陳百成甩手將電話摔在地上。

  長春。謝文東安排社團內的各骨干,做好防御準備,在他看來,陳百成此時肯定已經坐不住,要派援軍過來了。

  袁天仲上身赤膊坐在椅子上,身邊有倆名小弟幫他重新包扎迸裂的傷口,他問道:“東哥,我剛才裝扮成唐寅的摸樣,有用嗎?只要他打一個電話回去,那么就露餡了!”

  謝文東笑道:“唐寅雖然出手狠辣,其實,也是個十分孤傲的人,他的傷沒有養好之前,我估計他是不會主動聯系陳百成的,他應該很清楚,一個沒有用的人,在陳百成面前一文不值。”說著,他抽出香煙,點燃,又道:“而且,我讓你裝成唐寅的摸樣,主要是想迷惑一下陳百成,逼他盡快來援助長春。”

  “東哥,他會派人來嗎?”袁天仲好奇地問道。

  “如果換成別人,在這種情況下一定會退而求其次,舍棄倆個堂口中的一個,集中力量,要么拿下長春分堂,要么拿下龍堂,但陳百成不會,他一定是兩個都想要!”謝文東十分肯定地說道。

  他太了解陳百成的為人了,后者的野心太大,絕不會偏局一偶,他還想要整個東北,所以,龍堂他會要,長春分堂也不會放棄。

  “人,總是會有野心的,但不能太大,他應該明白自己該要什么,不該要什么,一旦拿錯了,后果是難以相信的,也不是他承受得起的。”

  說者似無意,后者卻有心。謝文東的話,讓袁天仲暗暗吸了口氣,身子顫動一下,嘴上卻說道:“東哥所言極是!”

  這時,謝文東的手機響了,接起一聽,是潛伏再DL的暗組兄弟大來的。

  “東哥,陳百成出過半的人員向長春進發了。”

  “他們出動多少人?”

  “應該再三千左右。”

  “好的,兄弟,我知道了!”掛斷電話之后,謝文東敲敲額頭,目光變得幽深,輕聲說道:“陳百成果然派人來了!”說著話,他轉頭對張研江說道:“研江,把兄弟們都叫來,我要開會!”

  “是!”張研江掏出手機,給李爽和何浩然等人打去電話。

  謝文東看看手表,低頭深思,按照正常的進程,陳百成的人這時候從DL出發,那么,第二天的早上七、八點鐘就會到達長春,那時正好是上班的高峰期,無法開戰,想阻攔這么多人進入分堂口,基本是沒有可能。

  他背著手,再房中來回踱步,既然無法打,放這么多人進入分堂口,再想攻下,就不容易了,既然不好打,不如就來個將計就計,轉移重心,將陳百成的根基拔掉,想到這里,他的兩眼突的一亮。

  見謝文東低著頭,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的思考,任長風以為他在為難,精神一震,上前兩步說道:“東哥,我愿帶人去迎敵!”

  和唐寅的作戰,任長風吃了個大悶虧,這口氣憋在心里,快讓他氣炸,急需要找人發泄出來,一聽敵人的援軍將至,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謝文東看著玉面通紅的任長風,呵呵笑了,兩眼瞇縫這,幽幽說道:“長風,你隨我去DL,砍下陳百成的腦袋!”

  “啊?”任長風聽完,原本漲紅的臉恢復成正常,目瞪口呆里看著謝文東。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367.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