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七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七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看到血水順著衣服直往下淌的林鑫,陳天宇一哆嗦,身子下意識地向后退,可退出沒兩步,他腳下踉蹌兩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邊往前爬邊驚恐地回頭尖叫到:“別過來……你不要過來……”

  林鑫走的雖慢,但比爬行的陳天宇快得多,走到他近前時,他手起刀落,刀鋒在陳天宇的后背劃出一條尺長的大口子,皮肉外翻,露出森森的白骨。陳天宇慘叫一聲,趴在地上嘶聲痛嚎,鼻涕眼淚,一起流了出來,“不要……不要殺我,兄弟……大哥!饒了我吧……”

  “撲!”林鑫沒有答話,又是一刀,砍在陳天宇的后背,兩條傷**叉,涌出的鮮血將他的衣服都濕透。

  “啊——”陳天宇又是一聲痛叫,腦袋靠在地面,只剩下喘氣的力氣。

  當林鑫再次把刀舉起的時候,劉波走上前來,心中嘆了口氣,說道:“小林,給他一個痛快吧!”

  其實,陳天宇雖然在陳百成的手下做事,但并未干過多少壞事,倒不是他心地善良,只是他沒有做壞事的本錢。他能力平庸,膽子又小,頭腦也不夠精明,除了在陳百成面前表表忠心,拍拍馬屁,真正‘出彩’的事沒干過一樣。

  聽到劉波的話,林鑫愣一愣,看眼趴在地上有氣無力的陳天宇,他手腕一轉,變砍為刺,一刀刺入陳天宇的后心。

  這下確實很痛快,一刀下去,陳天宇叫聲都未發出,便直接一命嗚呼。

  三眼等人成功占領龍堂堂口,立刻將草原狼分布在DL各地的人力撤回,同時,又派人購買了大量的食物和生活必須用品,做出打持久戰的準備。

  這是謝文東的意思。堂口丟失,陳百成一定坐不穩,必會回來援救,倒時,就得靠三眼來牽制他們了。

  很快,前去S市的龍堂主力人員聞訊退回,當他們趕到堂口的時候,這里已經改旗換幟。雙方各為其主,沒有廢話,展開一場激烈的攻防戰。

  這時草原狼的戰斗力才真正顯示出來,生在草原的蒙古人,生性兇狠彪悍,打起仗來較勇善戰,尤其還是處于防守的一方,又上有三眼和啊日斯蘭的指揮,將戰斗力發揮到機制。

  龍堂四千人,前后發起過三次沖鋒,竟然連堂口的大院都沒打進去。

  直至警方到來,無法再戰,龍堂的人員才悻悻而退。

  這里發生什么事,警察當然十分了解,一方是三眼,一方是陳百成,和他們都是熟人,無論幫誰都不討好,警察聰明地選擇回避。他們在龍堂周圍只是簡單巡視一遍,對還沒來得及清除的滿地血跡視而不見,時間不長,紛紛坐車走了。

  他們走后不長時間,龍堂人員又從各個角落涌了出來,再次展開攻擊。當警方受不了接連不斷的報警電話,再次趕來時,雙方的爭斗又宣告停止。

  如此這般,打打停停,戰斗一直持續到第二天凌晨四點左右,雙方人員都已筋疲力盡,才算告一段落。

  這一夜的戰爭,龍堂人員的死傷超過五百人,草原狼的傷者也不下百人。

  第二天,龍堂眾人撤退之后,其帶隊的大頭目宮潤明見只憑自己現在的人力實在功不下堂口,又不敢耽誤時機,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給陳百成打去電話。

  陳百成此時還在睡覺,懷里摟著兩位年輕又漂亮的女郎,被電話吵醒,他本就一肚子的怒火,再聽完堂口淪陷的消息之后,他嗷的一嗓子,直接把電話摔了,接著,他的臥室里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破碎聲。這時,兩名女郎也醒了,嚇得抱在一起,縮成一團,躲在墻角直哆嗦。

  聽見聲音不對,守在門外的保鏢撞開門房,沖了進來,見陳百成赤身裸替的站在房中,臉色鐵青地喘著粗氣,眾保鏢一個個別過頭,保鏢隊長問道:“成哥,什么事啊?”

  “GUN!”陳百成手指房門,叫罵道:“都他媽給我GUN!”

  保鏢們嚇得一縮脖,大氣都沒敢喘,一個個默默退出房間。當保鏢隊長要出去的時候,陳百成叫住,說道:“小泉,把你的手機給我!”

  隊長名叫守文泉,三十多歲,身材中等,相貌平常,皮膚黑的發亮。他是特種部隊的退役軍人,退伍后本來有份不錯的工作,但由于一次打架失手將人打死,被判了重刑,后來被陳百成看重,花錢將他從牢房里弄出來。守文泉也順理成章的根了陳百成。

  守文泉和唐寅可以說都是由陳百成重金買到自己身邊的高手,但兩人的性格截然相反。

  守文泉貪財,只要給錢,給得他足夠動心,他什么事都肯干。而唐寅不一樣,雖然也是收了陳百成不少錢,但那只是他的借口,或者說是掩飾,他到陳百成的旗下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可以殺更多的人,在陳百成這個保護傘下。

  接過守文泉遞過來的手機,陳百成又將電話打回給宮潤明,咬牙問道;“堂口沒了……我CNMD的陳天宇呢?陳天宇死哪去了?”

  宮潤明咽口吐沫,結潔巴巴道;“聽說陳……天宇哥被殺了……”

  “笨蛋!”陳百成一腳,將身邊僅存的一張椅子踢飛,吼道;“死了好!這樣的廢物,死了更***省心!”喘了幾口氣,他又問道;“堂口是誰打下來的?”

  “是……是三眼!”

  “什么?三眼?”陳百成撓撓頭發,走到窗邊,握起拳頭狠狠砸了下窗框。按照正常人的思維,三眼剛剛被救出,肯定要被帶回到謝文東身邊才對,可是,三眼又偏偏在DL冒了出來,這實在太出人意料了!

  見陳百成沒有說話,宮潤明能猜到他在想什么,頗感委屈地嘆了口氣,不是我等無能,而是敵人太狡猾啊!

  “三眼總不能一個人打下堂口吧?他的人是從哪來的?”

  “是……是草原狼的人!”

  “啊?”陳百成身子一震,吸口冷氣,草原狼?該死的,千算萬算,自己偏偏把草原狼給漏算了!謝文東可真有本事啊,竟然把草原狼勾到了DL!“他們有多少人?”

  “聽說是三百!可是,實際上應該有二千到三千吧……”草原狼的具體人數,宮潤明自己也不確定,只是在打仗的時候,見對方人數不少,開始信口開河,當然,把敵人的數量夸大一些,也顯得他自己不是太沒用。

  “有那么多人?你們是白癡嗎?草原狼那么多人混到DL,你們瞎了,看不見嗎?”

  “......”宮潤明低著頭,啥話都沒敢說。

  “CNMD,我養你們這些笨蛋廢物有什么用.....”

  陳百成一口氣,直把宮潤罵的體無完膚,滿頭是汗.

  好不容易,等他告一段落,宮潤明急聲說道;“對了,成哥,在堂口里,我還發現了血殺和暗組的人,姜森和劉波都在!”

  “什么?血殺和暗組也到DL了?”對這兩個神秘部門,陳百成也是十分畏懼和忌憚的,怔了三秒鐘,他急聲問道;“那……那、那謝文東呢?謝文東在不在DL?”

  在陳百成的印象里,血殺和暗組是謝文東的左右手,姜森和劉波更是他身邊的大紅人,既然他倆都去了DL,那謝文東很有可能也在那里。

  “這個……這個倒是沒有看到。”

  “媽的!”陳百成又罵了一聲廢物,將電話掛斷,隨后,他召集手下的心腹,開了一次會議。

  堂口丟了,肯定是要回救的,陳百成看看這個,瞧瞧那個,無論派誰回去,他都不放心,商量來商量去,最后,他決定還是自己親自回去一趟,同時,還帶上了五千名的手下。

  在他看來,長春里留守萬人,加上政府的官員大多站在自己這邊,應該足夠用了,即使文東會真敢來打,抵擋個十天半個月也不成問題,這么長的時候,足夠自己把堂口奪回來的了。

  當天晚間,陳百成手下的大隊人馬,由長春出發,直奔DL,而他自己則帶著一干保鏢和心腹,直接坐飛機回去。

  陳百成離開長春的時間不長,謝文東就知道了消息,傳給他消息的人,正是市局長蕭中聯。

  坐飛機是要登記的,蕭中聯利用職務之便,查出陳百成的動向易如反掌。

  謝文東聽完后,打了個指響,現在陳百成不在,正是自己進攻長春的最佳時機。

  很快暗組混在長春的眼線也傳回了消息,確認陳百成確實去了DJ,同時,還帶走了五千多的小龍堂精銳。

  謝文東再不猶豫,當即召集會內骨干。

  參與會議的,除了各堂堂主,除副堂主之外,還有重新倒戈回文東會的張龍,劉掛新。

  見人員都已到齊,謝文東將當前的情況向大家講述一遍,隨后,他說道:“陳百成回DL去救援堂口,并帶走五千精銳和不少心腹,現在,長春內部空虛,加上警方站在我們這一邊,正是進攻的好時機,大家怎么看,都說說!”

  眾人的意見出奇的一致,對于此時進攻長春,都表示贊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354.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