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四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四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是陳百成派你來的?”李爽放下刀,凝聲問道。

  “是!”張龍猶豫了一下,點頭答道。

  “他讓你來殺我?”

  張龍目光一偏,看向張研江,低頭說道:“還有張堂主”又沉默好一會,他才抬起頭,說道:“對不起,爽哥我是奉命行事!”

  李爽點點頭,手中刀往胸前一橫,說道:“既然如此,多說無益,動手吧,兄弟!”

  張龍長嘆一聲,提刀上前,走到李爽身前五步左右的時候,他大喝一聲,掄刀當頭辟去。

  李爽知道張龍勇猛,不敢大意,運足臂力,橫刀招架。當啷一聲,雙刀接實,李爽身形一晃,站在原地未動,張龍受反彈之力,小退半步。只對一招,二人的力氣大小已見分曉。張龍并不停歇,掄刀又砍。這種硬碰硬的對招,李爽最是喜歡。他斗志大起,哈哈一笑,舞刀與張龍戰在一起。轉瞬之間,兩人斗過五個回合,未分上下,小龍堂的人開始齊聲吶喊,為張龍加油助陣。虎堂的兄弟不落人后,一個個也扯著嗓子大喊,為李爽鼓勁叫好。

  又斗了十個回合,張龍急出三刀,將李爽壓住,搶得先機,隨后,大喝一聲,掄刀重辟。

  李爽見對方來勢兇猛,小心接招。當啷!又是一聲金鳴,震人耳膜。張龍將刀向下壓,李爽舉刀向上頂,兩人開始較量其臂力。

  這時,張龍貼近李爽,低聲急道:“爽哥快走,其他兄弟馬上就要到了!”

  李爽聞言一震,挑目驚訝地看著張龍。后者繼續細語道:“現在,三眼哥被陳百成所制。陳百成狼子野心,暗通山口組,密謀造反,想吞并整個文東會,情況危急,我只是個小人物,無法左右大局,望爽哥回到H市后,引來援軍,消滅陳百成!”說著話,他猛然將刀一收。

  李爽沒想到他會猛然收刀,開山刀受慣性,直奔張龍的腦袋挑去。

  張龍向后仰下頭,咔的一聲,李爽這刀正挑在他的腦門上。

  頓時間,張龍的額頭被劃開一條三寸長的口子,傷口深可及骨,,鮮血流了滿面。這還是李爽意識到不好,及時收臂,不然,張龍的半個腦袋都會被挑下來。李爽心中大驚,低聲喝道:“兄弟,你這是干什么?”

  張龍忍痛咬牙,急道:“爽哥,快走!”說著,他掩面而退,鮮血順著他的手指細縫流出好兄弟!李爽看著滿臉滿手都是血的張龍,心中暗叫一聲。張龍為了給他們制造逃走的機會,連性命都豁出去了,李爽哪能放過。張龍一退,他手中的開山刀向前一指,叫道:“兄弟們,沖!”

  嘩-----主將大勝,下面的兄弟士氣也高漲,隨著他一聲令下,虎堂的兄弟一擁而上,向小龍堂的眾人沖殺而去。

  張龍已敗,小龍堂眾人無心戀戰,只是象征性的抵擋幾下,在被砍到十數人之后,開始全線潰敗,百余人被殺得四處逃竄。

  兵敗如山倒!小龍堂是一瀉千里,潰不成軍。李爽和張研江帶著兩堂兄弟,一鼓作氣,跑出兩里多地,總算是沖出了陳百成設計的包圍圈。

  李爽還想繼續跑,張研江拉著他,累的上氣不接下氣,半天說不出話來。李爽也是跑的滿頭大汗,見張研江的樣子,他苦笑一聲,回頭望了一眼,問道:“研江,累了吧,我們先停下來歇會?”

  張研江搖頭,喘了好一會,方說道:“讓下面的兄弟分散開,不要聚在一起,不然目標太大,我們根本甩不開陳百成的人.”

  李爽拍下腦袋,暗道一聲有理,自己怎么就沒有想到呢!他招集虎堂人員,說道:“我們不能一起回H市,大家分散開走,等到了H市之后,全部在虎堂集合!”

  “爽哥,那你呢?”虎堂眾兄弟關切地問道。

  “我當然也要回去,不用擔心我,我沒事!你們自己在路上小心一點,不要惹事,知道嗎?”李爽是個粗人,但對下面的兄弟,卻視如手足,也正因為這樣,虎堂的弟兄也心甘情愿地和他同甘共苦,出生入死。

  “爽哥┅┅你也小心!”眾人不想走,可眼前的形勢太危機,容不得他們羅羅嗦嗦,耽誤時間。虎堂眾兄弟別過李爽,四面八方的分散開來,時間不長,一各個都消失在夜幕中。

  張研江也把執法堂的兄弟遣散,最后,街道上只剩下李爽和張研江兩人。他倆相視一眼,張研江嘆道:“現在只剩下我們倆了。”

  李爽點點頭,說道:“我們也該走了。”

  張研江看著李爽,正色道:“陳百成最想殺的人是我,你和我一起走,太危險了。”

  李爽淡然一笑,說道:“你是文人,打打殺殺的事情,就交給我們這些粗人來處理吧!”

  “爽哥┅┅”

  “什么?”

  “謝謝!”

  “呵呵!”李爽笑了,一纜張研江的肩膀,說道:“我們可是兄弟,說什么謝不謝的。走吧!”

  兩人本是想去機場,但是張研江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妥,他們能想到的地方,陳百成自然也會想到,說不定,現在陳百成已在機場布下了天羅地網。張研江把心中的顧慮說出,李爽也覺得有道理,他問道:“要不我們去火車站?”

  張研江搖頭。

  李爽又問道:“客運站?”

  張研江還是搖頭。因為這些公共客運設施在他看來,都不安全。

  李爽撇撇嘴,搖著腦袋不耐煩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們總不能走回H市吧?”

  張研江眼睛一亮,打個指響,說道:“我們自己開車回去。”

  “哪有車?”李爽的車扔在張研江的家門口了,而張研江的車也沒取出來,現在去哪里找車?

  張研江揉著下巴,向路邊弩弩嘴。

  李爽轉頭看去,路邊停的是一排排的私家車。他愣了一下,然后驚訝地看著張研江。

  張研江說道:“你用這種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干什么?非常時期,就得用非常的手段。你以前不是總說無論什么車你都能偷走嗎?現在表現的機會來了!去吧,選個好點的車。”

  李爽撓撓頭發,心中還嘀咕著,自己以前說過這樣的話嗎?不記得了……

  十分鐘后。

  李爽和張研江坐著一輛桑塔那上路了。車里,李爽邊看著車邊笑道:“怎么樣?我技術不錯吧,嘿嘿!”

  張研江雙手緊緊抓著外套,看了看被李爽敲碎的車窗,冷風正一個勁的往里灌,他凍得渾身直哆嗦,懶著答話,只是不停的擰空調。

  兩人開車回H市,一路風塵仆仆,涂中遇到兩波殺手的追殺,兩人前共換了三輛汽車(有偷的也有搶的),總算有驚無險地達到了H市。

  DL距H市本路途遙遠,即便正常行車,也得一天一夜能到,加上兩人要不停地擺脫殺手,不敢走大路,如此一來,耽擱的時間更長。到H市時,已是兩天之后。

  李爽、張研江匯合何浩然,同時,組織起以戰英為首的飛鷹堂兄弟,三個堂口加上執法堂,總人員在五千左右,進攻DL未必夠用,但在眾人看來,防守H市應該差不多。

  陳百成的吞并速度比眾人想象中要快得多。他暗中培養自己的勢力,預謀造反已不是一天兩天,加上控制住了三眼,并有山口組的大力配合,做起事來,事半功倍。

  他一邊大肆傳揚謝文東已死的消息,一邊收納和殲滅文東會在L省各地的殘余勢力,同時,對L省的各黑幫下達通牒,稱文東會新繼承人為三眼,他們要么歸順,要么就選擇敵對。

  正如張研江所料想的那樣,各黑幫都是墻頭草,尤其是聽到謝文東已死的消息,更是人人驚慌,被陳百成這一嚇唬,多數黑幫紛紛表示愿意繼續效忠文東會的新任老大。

  L省的迅速平定,使陳百成的信心大增,他打著三眼的旗號,開始向J省挺進。

  文東會控制J省的堂口是以何浩然為首的豹堂,豹堂人員與陳百成勢力在J省各地展開了無數場大規模的撕殺,由于豹堂兄弟殊死抵抗,使得陳百成的計劃大大受阻。

  陳百成一方面向山口組組長筱田建市求助更多的人力,一方面,又秘密和猛虎幫接觸,通過猛虎幫,他聯系上了戰斧高層,并對其許下承諾,只要戰斧肯給予他幫忙,等他坐上文東會老大的位置后,愿意和戰斧共享東北三省。

  他和戰斧是秘密勾結的,沒有也不敢讓山口組的人知道。

  陳百成有他自己的打算,什么山口組,什么戰斧,都只是他暫時利用的棋子而已,一旦他在東北的地位鞏固,當初的承諾他統統都不會認帳,正相反,他那時會權利打擊這兩個黑幫在東北的勢力,他得到的權利和地位,是容不得任何人來分享的。更重要的一點,是他很明白,他一旦和山口組或者是戰斧走得太近,國家就無法容忍他的存在。

  黑幫在中國如何生存的路子,謝文東已幫他趟好了,他要做的,只是按照謝文東的思路繼續走下去就好。

  他恨謝文東,恨得只是他壓在自己的頭上,而不恨謝文東的頭腦。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321.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