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二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二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按照青年招供的地址,劉波領人前往調查。戴利街,七十二號,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公寓,房子比較老,上下四層,內部結構多為木制,看起來很陳舊,這里一般住的都是當地人,也住有一些留學生。劉波隱藏在公寓附近的隱蔽之處,從傍晚一直潛伏到深夜,雖然沒有看到高山清司,但是確實發現有數名東方人出入,其實這本沒什么,畢竟在達爾文,東方人的數量并不少,但是,其中一人在上車的瞬間,衣襟撩起,劉波眼尖如刀,剛好看到他暗藏在肋下的手槍。

  看到這,他已基本能肯定青年的供詞應該沒有錯,山口組的人就是隱藏在這里。他安排幾名精明干練的暗組兄弟留下,繼續監視對方的動靜,而他則帶著其他人悄悄會到文東會分部。

  到了之后,他立刻給謝文東打電話,將自己發現的情況說明。謝文東聽后,精神大震,帶著將森和五行兄弟,坐飛機連夜趕到達爾文。

  在文東會分部與劉波見面之后,謝文東問道:“山口組的人究竟在哪?”

  劉波拿出地圖,找到公寓所在的大概位置,用紅筆畫了個大圓圈,然后在中央一點,說道:“東哥,就是這!”

  謝文東垂目看了一會,撓撓額頭,問道:“你可調查仔細了,確認無誤?”

  劉波點點頭,正色說道:“嗯,東哥,那應該是山口組的人沒錯。”

  謝文東下意識的一握拳頭,說道:“他們有多少人?高山清司可在其中?”

  “這個……”劉波低下頭,說道:“這個我還沒有調查清除,不過,山口組有個眼線在我們手里,從他的嘴里,我們能弄清楚一切!”

  “哦?”謝文東眼睛一亮,笑道:“把他提過來,問個清除。”

  劉波答應一聲,讓手下兄弟把那名被抓的青年帶過來。謝文東又問道:“這人是怎么抓到的?”

  “說來也巧……”劉波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向謝文東講述一遍。謝文東聽后,眉頭皺了皺,自己所接觸過的山口組幫眾,大多都是很沉穩老練,打起仗來不要命,按道理來講,眼線應該更優秀才對,怎能看到敵人就慌亂呢?難道是老劉太幸運了,碰到了一個山口組的新人?

  正在謝文東暗中琢磨的時候,那青年被帶了過來,準確來說,是被兩名漢字拉著胳膊硬拖過來了,他臉上是血,手上也是血,衣服凌亂,眼神迷離渙散。

  看來老劉是沒少在他身上下‘工夫’!謝文東蹲下身,仔細觀眾瞧青年的相貌,雖然他滿面血污,不過還是能看出,他年歲不大,只有二十出頭的樣子。謝文東暗暗點點頭,對懂日語的兄弟說道:“問他,據點里,山口組一共有多少人,都有什么樣的武器,還有,高山清司在不在那里?”

  “是!”那名會日語的兄弟拉起青年的頭發,在他耳邊將謝文東的話用日語說了一遍。

  青年喘著粗氣,環視眾人,最后,目光一垂,象是在思考。那名文東會兄弟又道:“朋友,你還是說吧,不然,最后吃苦的還是你,何必呢?把一切都說出來,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日)”

  青年慢慢挑起目光,看向他,輕輕地嘆了口氣,噪聲沙啞,有氣無力地說道:“不算分散在各地的眼線,我們一共有將近一百五十人,武器多是手槍,高山會長也在那里,只是他不經常出門,每日所需的東西,都由下面的兄弟去買。(日)”

  那文東會的兄弟聽完笑了,不放心地問道:“你說的可是實話?(日)”

  表年微微點下頭,半死不活地說道:“我只希望你們能放過我,我不想死在這里,我想回家。回日本……(日)”

  文東會兄弟松開他的頭發,站起身,將他的話一一告訴講給謝文東。

  謝文東兩眼瞇縫著,始終在盯著青年的表情,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他說的是不是實話,只是青年的神智已經模糊,滿面呆滯,甚至連皮肉都僵死。在他的臉上,眼神中看不出個所以然,謝文東托住下巴,沉思不語。

  劉波急問道:“東哥,事不宜遲,我們什么時候動手?”

  謝文東兩眼瞇縫著,先看了一眼劉波,最后,目光又落到青年的臉上,幽幽說道:“我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實話。”

  劉波道:“他的性命都掌握在我們的手里,哪還敢騙我們?!”

  謝文東搖搖頭,說道:“你見過山口組的人什么時候怕死過嗎?”

  劉波聞言一震,轉回頭,難以置信地看向青年,又驚又怒地說道:“東哥,你是說這小子在騙我們?”

  “那也不一定!”謝文東嘆了回氣,說道:“我只是沒有把握肯定他說的是實話而已。”他又沉思了還一會,最后,將心一橫,說道:“不過既然有了這樣的線索,我們還是應該是去試一試!”說著,他問道:“我們在達爾文現在有多少兄弟?”

  一名文東會的頭目忙答道:“東哥,一共有二百多人。”

  “二百多人。。。。”謝文東喃喃說道:“太少了。”他轉頭對姜森道:“老森,從吉樂調派一批兄弟過來,哦。。。。調集一百人吧!”

  “是!”姜森答應一聲,拿出手機,給吉樂島打那邊打去電話。

  謝文東又對文東會的小頭目說道:“今晚,把全部的兄弟都招回分部,做好提防,以備不患。”

  姜森一愣,問道:“東哥,難道你還怕山口組的人來打我們嗎?”

  謝文東笑了笑,暼一眼青年,說道:“不知道他說的話是真是假,先做好準備總不會有壞處。”

  姜森和劉波相互看了一眼,皆咧嘴笑了,東哥實在是太小心了!

  深夜,零點整。吉樂島開始向達爾文調派人力。文東會在吉樂島的固定人員有二百人,加上一些流動人員,總算在三百左右,籌集出一百人不成問題。這百多人坐兩艘大型游艇由吉樂島向達爾文趕來。

  謝文東這邊也沒閑著,繼續對青年進行審問,這回針對著是一些細節方面的問題,比如山口組的人都住在公寓的幾層,高山清司住哪個房間等等。

  到凌晨兩點的時候,文東會大批精銳趕到文東會在達爾文的分部,謝文東也指定出相應的進攻計劃。

  凌晨三點。謝文東安排完分部的防御,然后帶領姜森、劉波、五行兄弟以及從吉樂島趕過來的一百文東會精銳,向戴利街沖去。

  這時,城市已是一片安靜,街道上,別說行人,即使車輛都少見,這就是以旅游業為主的城市。

  十多輛大大小小的汽車在公路上急速飛馳,白天半個鐘頭的路程,現在,二十分鐘就到了。

  在距離公寓有一短距離的時候,謝文東命令洫停下,然后一干人等紛紛從車內出來,打開后備箱,眾人一個接一個的從中拿出武器。

  等一切都準備就緒之后,謝文東向姜森和劉波點點頭,隨后掏出手槍,直奔公寓大門走去。

  嘩啦!

  謝文東推開公寓大門,走了進去,坐在一側值班的門衛見突然有人進來,急忙站起身,剛要發問,謝文東向他一晃手掌,示意門衛不要說話。后者根本沒明白怎么回事,眼睜睜看著謝文東大步流星從自己面前走過,抬手叫道:“你……(英)”

  他剛說出一個字,腦門突然一涼,一把黑洞洞的槍口頂在他的腦袋上。

  姜森拿著手槍,抵住門衛的腦門,冷聲道:“閉上醉,如果你不想死的話!(英)

  啪!門衛嚇得一哆嗦,目瞪口呆地看著姜森,拿在手中的雜志也隨之掉在了地上。

  謝文東一馬當先,沖到四樓,不用他發話,后面跟上的文東會眾人紛紛將走廊兩側的全部房間門封住。

  按照青年的供詞,謝文東走到右側一間靠里的房門前,先看看門牌號,確認無誤,這里就應該是高山清司所住的房間。

  他向后退了幾步,剛要提腿將房門踢開,姜森在旁拉住他,怕他有危險,回手指了指自己,示意由他先來。

  謝文東向他一笑,在他耳邊低聲說道:”老森,小心!”

  姜森笑呵呵地點點頭,站在房門前,運足力氣,冷染踢出一腳。

  “咚!”

  木制的放門哪能架得住他勢大力沉的重踢,門鎖沒壞,但門板卻已碎了。

  姜森的腳還沒有落地,人已提著槍,順勢沖進房間之內。

  兩三步,穿過玄關,直躍進房中,抬起手,對準穿鋪,連開了兩槍。

  撲、撲!子彈打穿被褥,姜森走到近處,借著窗外的月光,低頭一看,床上根本沒有人。

  他吸了口冷氣,抬腿一腳,將鐵床踢翻,床下也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

  “糟糕!”姜森急忙轉回頭,對后面的謝文東道:“東哥。這里沒有人,我們上當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305.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