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為云 第九章

所屬目錄:第九卷 覆手為云      發布時間 : 2012/4/11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等人進了飛機通道,山口組等人瘋了一般越過滾梯,上到二樓,眼睜睜看著敵人消失在飛機通道,一個個發出竊斯底里得怒吼聲,那小頭目跑得最快,沖在最前面,當他想強行沖進飛機通道時,斜刺里竄出一條人影,將他撲倒在地,“警察!不許動!”說話間,又有數名警察手捂著腰間得手槍,呼哧呼哧地跑了過來。小頭目被壓在地上,怒嚎一聲,沒聽到對方在喊什么,也沒看對方地樣子,回手就是一刀。當他聽到周圍地人吸氣地時候,他回頭一瞧,眼睛長長了,這時他才看清來人是警察,而他這一刀,將警察地脖子刺穿。

  安全坐上飛機,謝文東發現周圍坐地黑人很多,他暗暗皺了皺眉頭,轉頭問道:“老劉,你買地是去往什么地方地機票?”

  劉波呵呵一笑,說道:“東哥,是去DL的。”

  “哦!” 謝文東長出一口氣,如果不說明,他還以為自己要去非洲呢!到DL也好,可以和張哥他們碰一面,他笑呵呵地閉上眼睛,坐在椅子上,睡著了。當他們到達DL,出了機場時,已是凌晨兩點多,謝文東看看手表,先沒給三眼打電話,而是帶著眾人去了衣服。五行兄弟以及血殺都有人受了傷,即使不是很嚴重,也得到醫院處理一下,畢竟傷口都是他們自己包扎地,一旦感染就麻煩了。

  到了醫大附屬醫院,謝文東掛了急診。五行兄弟地傷勢并不重,只是皮外傷,將傷口逢合好,但兩名血殺的兄弟傷得較重,失血也過多,需要住院治療。醫生給他們處理傷口,謝文東等人在走廊等候。他趁機從背包里掏出禮品盒,打開,在里面取出金刀,帶于手腕上。由于坐飛機時要安檢,身上若攜帶金屬根本帶不過去,還好金刀比較精致、小巧,可以裝扮成禮物,申請攜帶。

  無名站在謝文東身旁,低聲說道:“謝君,這次我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

  謝文東淡然一笑,將袖口放下,說道:“你不是也曾進幫過我嘛!朋友之間,何必說那些客套話。“

  他笑得有些勉強,為了救出無名,他折損了數名血殺兄弟,很難說清楚,他這么做究竟是值得還是不值得。

  無名點點頭,沒再多言,只是仰天嘆了口氣,他覺得,自己欠謝文東太多了。

  等醫生為幾人得傷口處理完之后,謝文東留下數名血殺人員照顧兩名受傷得兄弟,然后帶著眾人,直奔文東會得分部。

  由于時間太晚,路上并未遇到出租車,姜森問道:“東哥,用不用給三眼打個電話,讓他派車過來。”

  謝文東一笑,說道:“這么晚了,張哥他們也都睡了,反正這里距離分部也不算遠,我們慢慢溜達過去就行。”

  正說著,他方道路燈光閃爍,姜森舉目一看,臉色一喜,笑道:“東哥,前面來輛出租車!”說著,他站來路邊,連連招手。

  謝文東舉目看了一眼,出租車車速很快,急速行來,他剛把目光收回,突然覺得不對勁,出租車亮著紅燈,顯然是沒有客人,可是,看到自己這些人攔車,卻沒有絲毫要停下得意思,有點不正常。在別人看來,這或許沒什么,但謝文東十分機警和謹慎,下意識地感覺到不好。

  沒等他提示眾人,出租車從他們身邊飛馳而過,轉眼之間,消失在街道盡頭。

  看著它消失地方向,謝文東搖了搖頭,感覺自己可能神經太過敏了。

  姜森在旁小聲嘟囔:“好不容易碰到一輛出租車,還不停?!”

  眾人無奈,只好繼續向前走,可是,那輛車剛剛過去地出租車很快又轉了回來,熄掉車燈,放緩速度,在眾人身后慢慢而行,與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

  當出租車與眾人之間的距離不足二十米的時候,車窗落下,從里面伸出一只黑漆漆的槍筒。

  謝文東等人沒有發現異常,甚至,沒有聽到出租車接近的聲音,不過,無名卻聽到了。身為赤軍份子,無名一年四季都處于被政政府和國際警察的追不中,養成了他異常敏銳的個性。

  他轉回頭,剛好看到一支槍口,無名來不及細想,剛來不及提醒,他猛的向旁一撲,叫道:“小心!”

  “撲!”

  謝文東和無名雙雙摔倒在地,而謝文東肩膀的墊肩被劃出一條三寸多長的口子。

  “啊,有殺手!”姜森、劉波等人大吃一驚,下意識地伸手入懷,想要掏槍,可是,手伸入懷中時才想起來,此時自己身上那還有槍。雖然他們沒把槍掏出來,但出租車卻來哥急轉彎,調頭就跑,轉瞬間,消失地無影無蹤。

  “東哥,你沒事吧!”姜森疾步到了謝文東近前,低身查看。

  謝文東從地上坐下,轉頭看了看肩膀上衣服地口子,暗道一聲好險,如果不是無名及時把自己仆倒,這一槍,足可以將他地腦袋打穿。想到著,他也驚出一身冷汗,搖了搖頭,對無名道:“你怎么知道有殺手要殺我?”

  無名苦笑一聲,說道:“可能時我太敏感了.”

  謝文東拍下他地肩膀,站起身,同時,將無名拉了起來,笑道:“無名,這次你又救了我一命!”

  無名皺著眉頭,正色說道:“謝君,如果不出意外,殺手肯定是山口組地人,只有他們知道我們乘坐地是飛往中國DL地

  地飛機。”

  經他這么一說,姜森和劉波大點起頭,說道:“沒錯,東哥,肯定是山口組地人干的。”

  謝文東雙眼一瞇,仰起頭,幽幽說道:“應該不會那么簡單!”山口組在DL或許有人員,但絕對不會很多,更不會很強,但是,他們卻能知道自己下飛機去了醫院,而且走這條路去往文東會在DL的分部,顯然對自己的行蹤了如指掌,以山口組在DL的眼線,應該不會這么厲害,何況,他們如果單靠自己的實力,很難將出租車搞到手,除非是有人在極力配合他們。

  想到這,他眼中精光閃爍,殺機頓起。

  在DL,誰會和山口組的人接上頭,他一時間還想不到,不過,在東北和他仇恨最深的,也是目前為止唯一和他作對的要屬俄羅斯大黑幫戰斧扶持的猛虎幫了。

  山口組的人哪肯放他們離開,見他們要逃,齊句戰刀,沖殺過來。

  他握了握拳頭,說道:“先回分部再說!”

  這時,前方又行來一輛出租車,姜森等人頗有一超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意思,急忙站成一排,將謝文東護住,然后,目光犀利地盯著行過來的出租車。

  出租車減速,在路邊停下,司機探出腦袋,問道:“哥們,你們打車嗎?”

  聽口音,對方是純正的DL人。姜森等人這才松了口氣,點頭道:“是的,我們打車!”說著,他拉開車門,讓謝文東和無名先上了車,然后他和金眼也擠了進去,向司機招呼一聲,直奔文東會分部而去。

  劉波幾人則步行回去。

  這回的司機沒有問題,倒是很健談,自他們上了車,他的嘴就沒閑著,問東問西。

  等到了分部大樓之后,姜森甩給司機一百塊錢,然后護著謝文東下了車,走進了樓內。

  謝文東四人剛進來,立刻有數名身穿保安制服的大漢走上前來,語氣不善地問道:“你們干什么的?”

  姜森一皺眉頭,沉聲說道:“自己人!”

  “自己人?”幾名大漢打量他們,其中一人嗤笑道:“誰他MA的和你是自己人啊?你們是誰?究竟想干什么?”說著話。他從腰間把警棍抽了出來。

  姜森掌管血殺,平時基本不露面,而謝文東雖然是文東會的老大,但下面兄弟見過他的卻不多,至于金眼和無名就更不用說了。

  “媽的!”姜森更要發火,謝文東擺擺手,對保安平和地一笑,說道:“我是謝文東!”

  “啊?啊??”眾保安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頓了一下,無不臉色驚變,再仔細瞧了謝文東幾眼,感覺眼前這個青年和傳說中的老大在在太象了,剛才說話那大漢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真是東哥?”

  姜森氣笑了,說道:“***,這還有假嗎?今天是誰當班的,把他叫過來!”

  不等大漢應聲,從大堂里端快步走出一群人,帶頭的一位,正是三眼面前的大紅人,陳百成。

  “哎呀,東哥,你怎么來了?怎么不提前通知一聲,讓我們好去接你啊!”陳百成面帶驚訝,急匆匆走上前來,先是深施一禮,然后熱情地說道。

  聽到他這么說,幾名保安的臉色頓時白了,一各個暗打冷戰,嚇到垂首站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喘。

  姜森看了看陳百成,疑問道:“今天你當班?”以陳百成在文東會的身份,看大門的事無論如何也輪不到他。

  陳百成面色微變,接著,哈哈而笑,回頭啾了啾身后的眾人,說道:‘今天我們幾個沒什么事,又閑得無聊,就留在分部打打麻將,玩得有些晚了,正準備回家,剛好在這碰到東哥了,實在太巧了,哈哈,太巧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289.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