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三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三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張婧嘴上說不報道,但她回家之后,立刻起稿了,寫了一遍文章用電子郵件交給報社。只是她這個稿子不是新聞報道,而是以‘心情故事’的形式寫出來的。

  她沒有寫出謝文東的名字,也沒有提及警局發生的事,重點寫的是外國人在上海旁若無人的任意胡為,以及外國人生亂時國人的膽小懦弱,冷眼旁觀。張婧的筆鋒鋒利,寫出來的東西也令人深思。

  第餓額天,早晨,當謝文東邊喝著牛乃邊看報紙時,發現了張婧的文章,看完之后,他呵呵一笑,暗道一聲好聰明的丫頭!

  他可以用拳頭來解決問題,而張婧卻能用筆桿子紕漏問題,這無疑比他的那一套要管用的多。

  謝文東性情極好,叫來一名小弟,塞給他兩百元錢,然后說道:“兄弟,幫我買束鮮花,送到報社去!”

  那小弟撓撓頭發,問道:“東哥,買什么花?送給誰啊?”

  謝文東也不知道送什么樣的花合適,隨口說道:“你看著辦吧!她叫張婧。”

  “哦!”小弟答應一聲,轉身要走,謝文東又叫住他,道:“等一下!”說著,他拿出一張紙條,提筆在上面寫道:“寫的好!”他將紙條疊好,交給小弟,說道:“把這個夾在花里!”

  “好的,東哥!”小弟笑呵呵接過,然后小心地揣進口袋中,快步走了出去。

  等到上午十點多時,謝文東收到張婧發來的短信:“花很漂亮,想不到,你還是一個很浪漫的人。:)”

  謝文東看罷,哈哈而笑,在上海的這些日子里,很少有過像現在這樣溫馨又快樂的時候。這個天上掉下來的‘張妹妹’。也許不是自己的麻煩,而是一塊寶呢!

  這時,房門一開,李爽從外面大步流星走了進來,見謝文東臉上掛著笑容,他好奇地問道:“東哥,什么事這么開心啊?”

  謝文東收起手機,看了李爽一眼,然后仰起頭,似在沉思什么。李爽一愣,不明白東哥見了自己怎么就變成這個表情了。過了片刻,謝文東說道:“進屋的時候要敲門,我這已是第五十五次提醒你了。”

  “啊?”李爽揉揉下巴,疑道:“東哥提醒我過那么多次嗎?”說著,他嘿嘿一笑,道:“我記不清了。兄弟之前,沒有那么多講究吧?!”

  謝文東嘆了口氣,無奈而笑,道:“兄弟之間也是要講究禮貌的嘛!”

  李爽哦了一聲,說道:“東哥,我記住了。”

  “嗯!”謝文東點頭道:“你這也是第五十五次和我說這樣的話了。”

  正說著話,敲門聲響起,任長風走進房內,對謝文東說道:“東哥,魯慧明和王云杉要見你。”

  “哦?”謝文東瞇起眼睛,幽幽一笑,金錢的力量還是相當巨大的,看來,他兩人最終還是沒能經得住誘惑。他揚頭說道:“讓他倆進來吧!”

  “是!”任長風點下頭,走出房間。李爽快步跟了出去,來到走廊,他神秘西西地問道:“長風,你進東哥的辦公室總是會先敲門嗎?”

  任長風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不知道他為什么這么問,點頭道:“當然了,這是禮貌,也是尊敬嘛!”

  李爽藥著大腦袋,嘟囔道:“你怎么和東哥說得一樣?!”。“是嗎?”任長風笑了,道:“其實,我也是這么覺得的,我和東哥說話的語氣一直都很象……”

  “你可以拉倒吧!”李爽揮揮手,轉身走開了。

  時間不長,魯慧明、王云杉二人走進辦公室。不等他二人開口,謝文東笑問道:“兩位,在我這里住得還習慣嗎?”

  “很好,很好!”魯慧明連忙說道:“昨晚,我睡得很舒服!”

  你這話騙鬼,鬼都不會相信!只看他兩人通紅的眼睛,就知道二人一夜基本沒怎么睡覺。他也不點破,笑道:“那就好。”他擺擺手,示意兩人坐下,問道:“魯兄和王兄來找我,所謂何事啊?”

  “哦……”魯慧明搓著手,看眼王云杉,沒用馬上答話。后者吸口氣,說道:“謝先生,我魯兄已經決定了,這次的貨,我二人包下了。”

  果然如此!謝文東了然于胸,不過,他故意裝成糊涂的樣子,問道:“兩位包下了?那我怎么向另外的六位老大交代?”

  “謝先生無須交代。”王云杉道:“他六人這次來上海,就不會再回日本了。”

  “哦?”謝文東故作茫然地問道:“為什么?”

  王云杉直截了當地說道:“我和魯兄想在上海做掉他六人!”說完,他頓了一下,兩眼一眨不眨地看著謝文東的反應,接著問道:“謝先生意下如何?”

  謝文東先是愣了愣,然后說道:“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你們自己去解決,后果將會究竟如何,我一概不過問。”

  王云杉點點頭,向魯慧明使個眼色,示意該他說話了。后者呵呵一笑,只是,他的笑很勉強,讓人怎么看怎么覺得不舒服。他身子先前湊了湊,說道:“六家老大,若論單個的實力,并不是很強,可是,聯合在一起,就不能小窺了。我和王兄若真做掉他六人,只怕,六家幫會會聯手對付我倆,我和王兄未必能應付得來,所以,希望謝先生能幫我們的忙。”

  謝文東笑了,說道:“我能幫什么忙?在日本,又沒有我的勢力。”

  魯慧明正色道:“日本洪門的賁宏云,是由謝先生抬出來的,只要謝先生一句話,日本洪門就會站在我們這邊,如此一來,我和王兄就不怕六家幫派聯手了。

  謝文東托著下巴,低頭沉思,半晌,他說道:“俗話說得好,鞭長莫及。賁宏云雖然是我抬出來的,但他到底會不會聽的,還不一定呢!”

  魯慧明說道:“謝先生太謙虛了,賁宏云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不按照謝先生的意思去做。他今天的位置,可是謝先生和我們一起爭取來的,一旦我們把實情說出去,那賁宏云的位置,只怕也坐不下去了。”他這話,聽似在對賁宏云而說,實際上,是在威脅謝文東,一旦賁宏云失去了日本洪門老大的位置,那謝文東控制日本洪門的美夢也就會隨之破滅。

  謝文東多聰明,哪能聽不出他的話外之音。他心中一震,殺意頓生,暗暗說道,這兩人留不得,只是,現在還不是干掉他倆的時候。

  他仰面一笑,說道:“魯兄此言有理,賁宏云應該是明事理的人,不會不給我和兩位這個面子!”

  魯慧明聞言一喜,急道:“如此說來,謝先生是答應了?”

  “哎!”謝文東搖搖手,說道:“不是我答應了,而是日本洪門答應了,這件事,從頭到尾都和我沒有任何關系,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魯慧明眼珠一轉,了然于胸,哈哈而笑,點頭道:“我明白,謝先生,六位老大死在上海,絕對和你沒有關系。”

  謝學問東點點頭,說道:“滅了六家幫派,得到的好處,兩位與日本洪門平分吧!”

  魯慧明仰面大笑,道:“謝先生請放心,等我們吞并六家幫派之后,所得的底盤以及各種好處,我和王兄絕不會多貪一分。”

  謝文東道:“那就好,我相信魯兄和王兄的為人。”說著話三人不約而同地笑了。

  魯慧明和王云杉心滿意足,成功爭取到謝文東的支持,六家幫派對自己而言,根本就不在話下,以后,不僅僅會少了一大批生意場上的重要竟爭對手,自己還會占得一片面積龐大的地盤。”

  他兩人打著如意算盤,謝文東又何嘗不是。他暗中冷笑,那六個老大死后,魯慧明和王云杉也就不會活得太長久了,他八人都是知道賁宏云底細的人,自己必須得除掉他們,不然,以后絕對是個隱患。

  三人各懷鬼胎,臉上笑得卻都很開心。

  兩人后,六名老大如約而至。這次,由于謝文東提供的白fen不多,八家老大一平分,每人得不了多少,所以,也就沒帶太多手下。

  他們哪能想到。魯慧明和王云杉對他們起了殺心,這躺上海之行,成了六人的不歸之旅。

  魯慧明和王云杉暗中將手下大批調到上海,從謝文東那里借得武器,而六個老大極其手下因為過海關的原因,身上都沒有帶家伙,在二人嚴重,他六人已成為了自己的甕中之鱉。

  當晚,謝文東給六名老大打去電話,讓他們去上次交易的地點等待。

  六人不疑有它,帶著手下,興沖沖而去。

  那是位于上海北郊的一處廢棄倉庫。上次,是李爽和他們在這里完成交易的,這次也不例外,李爽早早地就等在那里。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266.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