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三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三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文……文東哥,你……你把他殺了……?”張婧看著高壯青年扭曲的表情,顫巍巍地問道。

  謝文東一攬張婧,讓她的身子轉向別處,低聲說道:“只是受了傷,不過,他死不了。”

  張婧抬起頭,木然地望著他,好象不認識他了似的。看出她眼中的驚駭、懼怕,謝文東暗暗苦笑,在旁走出兩步,拉開自己與張婧的距離,表情淡然,幽幽說道:“不用奇怪,我本來就不是好人,我是個壞蛋。”

  他說得很平淡,但是,張婧卻在他的話語中聽出幾分寂寞、傷感的味道。她身子一震,忙拉住謝文東的手,正色道:“文東哥,我沒有那個意思…………”

  她還沒有說話,只聽一陣警笛聲,接著,兩輛警車飛速駛來,停靠路邊,車門齊開,從里面竄出六名警察,肋下都別有手槍,直奔謝文東所在的方向跑來。金眼一驚,急忙跑到謝文東近前,急聲說道:“東哥,警察來了,我們快走!”

  剛才,謝文東一人單條三名外國青年時,金眼沒有出手,因為他看得出來,那三人,根本不是東哥的對手,但現在的情況不一樣,警察手里可是有槍的。

  謝文東舉目望了望,搖搖頭。他和金眼一起跑掉沒有問題,但張婧怎么辦?警察抓不到他,肯定會扣留張婧,如此一來,對她的工作和生活都有影響。

  他站在園地沒動。金眼大急,說道:“東哥,你怎么還不走?”

  “我沒有錯,為什么要逃?”謝文東不想說出他不逃走是因為張婧的關系。眼看警察越來越近,金眼急得只跺腳,不知道東哥今天是怎么了,明明能避開麻煩,卻偏偏避。

  很快,警察跑到近前,先是低頭查看三名外國青年,見傷勢都十分嚴重,其中一名老警察對手下人大聲說道:“快打急救電話!”說完,他環視一周,問道“這是誰干的?”

  周圍群眾聞言,嚇得連連退后,如此一來,站在場中的謝文東、張婧、金眼三人更加扎眼。

  老警察看向他三人,當啾到謝文東手上的淡淡血污時,他眼睛一亮,邊向謝文東慢慢走去,邊將一手放到槍把上。老警察打量謝文東一番,問道:“這是你干的?”

  謝文東嗤笑一聲,毫不在意,點頭道:“沒錯,是我干的。”

  “你好大的膽子!“沒想到他就這樣大咧咧地承認了,老警察差點氣笑,用手一指地上的三名外國青年,問道:”你不知道他們是外國人嗎?”

  “當然知道。”謝文東聳肩道:“不過,我有我動手的理由!”

  “狗屁理由!”老警察拔出手銬,同時,伸手去抓謝文東的手腕,說道:“小子,這下你惹的事可大了,你把你的什么理由,留到進警局以后再說吧!”說著話,就要給謝文東帶手銬。

  張婧見狀,忙說道:“警官,你搞錯了,是他們先糾纏我,文東哥才動手的。”

  老警察轉頭看了狀一眼,暗道一聲漂亮!他搖頭說道:“小姑娘,沒你的事,再敢多話,把你也一起帶回警局!”

  狀還要解釋,謝文東抬下手,示意她不要多言,接著,他手腕一翻,反扣住老警察的手腕,身子向前一探,說道:“警官,我看手銬還是免了吧,你不就想讓我和你走一趟嘛!你放心吧,我是不會跑的。”說著,他將老警察的手腕甩開,大步流星,直奔警車而去。

  “嘿?”老警察還從來沒見過這么囂張的犯人,一時沒反應過來,直勾勾目送謝文東走進警車,“好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來頭!”拉警察把手銬重新別到肋下,歪著腦袋,走向警車。

  張婧追上去,大聲說道:“你這人怎么這么不講道理,我都說了,是他們先糾纏我的,所以文東哥才動手,你怎么還要抓他?”

  “少羅嗦!”老警察皺著眉頭道:“究竟怎么回事,不用你來和我說明,我自然會調查清楚。就算你的是真的,可是,他打人打得這么重,也罪責難逃,何況,人家還是外國人,一旦上面追究下來,也夠判個十年八年的。”說完,老警察回到竟車,準備帶謝文東回警局。

  張婧小臉通紅,急出汗來,她一把拉開車門,怒聲說道:“你們太不講道理了,要抓,連我一同抓了吧!”

  老警察特被她糾纏急了,氣呼呼地下了車,說道:“你這個小姑娘怎么不知道好歹,你想進局子,我就成全你!”說著,他把狀也拉上警車。

  警車里的謝文東拍拍額頭,狀這不是自找麻煩嘛!自己之所以沒有逃走,完全是因為她的關系,現在倒好,她主動請纓,隨自己一起進了警察局。

  “去就去!我就不相信,還沒有王法了!”張婧一彎腰,鉆進警車,坐到了謝文東的旁邊。她笑嘻嘻地說道:“文東哥,你別怕,等到警局,我幫你解釋!”

  謝文東撇了她一眼,什么話都沒說,別過頭去,看向窗外。

  張婧能感覺到謝文東在生氣,只是不知道他在氣什么,自己做了這么大犧牲陪他一起進警局,他不感激自己也就罷了,怎么還生起氣來,真是讓人搞不懂!最后,她下了個結論,謝文東是不是壞蛋還不一定,但他肯定是個怪人。

  路上。謝文東淡然說道:“你可以不用來的。”

  “什么?”想不到一直沉默無語地謝文東

  東突然那對自己說話,張婧一時沒反應過來,好一會,她才弄明白謝文東的意思,笑道:“你是我的文東哥嘛,看到你落了難,我怎么會獨自逃走呢?何況,這件事由是因我而起。”

  小丫頭倒是講義氣!謝文東臉上表情沒有變化,心里卻樂了。如果張婧是男的,他一定會收她做兄弟!可惜,她是個女人,黑道這種東西,又恰恰是不能讓女人碰的。

  他不再說話。車內又陷入沉悶。

  很快,警車開到分局,謝文東和張婧被老警察帶進警局大樓內。

  先是一番例行公事的盤查,詢問他良人的姓名住址等個人情況。老警察拿著紙筆,一本正經的一一記下,接呵責,他對謝文東說道:“把你怎么打人的事情經過講一遍吧!”

  謝文東一笑,將事情的原由大致說了說。他的語速很快,說完之后,老警察還在紙上寫個不停。

  他站起身形,說道:“大致,就是呵責個樣子,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此言一出,別說老警察愣了,一旁的張婧也象看怪物一樣啾著他。

  過了片刻,老警察被他氣笑了,從口袋中拿出香煙,點著,吸了一口,用雙指夾著煙尾,指著謝文東的鼻子道:“小子,你以為這里是什么地方?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老實告訴你,你打傷了人,還是外國人。你知道嗎?這是涉外案件,后果是很嚴重的。你還想走?做什么白日夢呢!對了,剛才醫院剛剛打來電話,以證明他們都是美國人。”

  “這,就是你給我的答復?”謝文東反問道。

  老警察眉頭擰個疙瘩,問道:“小子,你什么意思?”

  謝文東道:“我問你,這里是中國還是美國?”

  老警察欠起身,道:“小子,你在耍我嗎?這里當然是中國!”

  謝文東冷笑道:“既然是中國,美國人欺負到我的頭頂上,難道還要我默默忍受嗎?”

  “別他MA的和我說這些。”老警察嗤道:“我不管,總之,你打外國人就是不對…………”

  謝文東瞇起眼睛,他并不生氣,更多是,從內心深處產生一種被嚴重侮辱的感覺,這個不是個人的受辱,而是一個民族的受辱。他輕輕敲打桌面,半晌,柔柔一笑,說道“你他MA也別和我說這些!,是我打的,該說的,我也都說完了,但是,我不會留在這里,因為這里讓我覺得惡心!”說完,他拉起張婧,動身就準備往外走。

  愣了一下,老警察才回頭神來,急追兩步,擋住謝文東的去路,怒道:“小子,還反了你不成?!你給我坐回去!”

  謝文東嘴角一挑,露出一絲陰笑,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你想逃走?”老警察虛張聲勢地將手又放到肋下的槍把上。

  “別和我來這一套!”謝文東猛的一揮手,將老警察的警帽打掉,說道:“我想走,憑你,是攔不住我的!”

  警帽被打掉,老警察什么時候受到這樣的羞辱,他咬牙道:“你……你敢襲警!”看得出來,他快被氣瘋了,手指哆嗦著,從肋下掏出手槍,抬手一指,將槍口對準謝文東的腦袋。

  可是,他的槍口并沒有指到謝文東的頭,而是頂在一張小紅本子上。

  他怔了怔,先是看眼謝文東,接著,看向那小紅本子,只見上面印有‘中央政治部’五個燙金大字。

  “這……這是什么……”顯然,老警察沒見過這東西,不過,直覺告訴他,這小紅本的背景肯定不簡單,尤其是‘中央’這兩個字,分量大到可以壓死人。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264.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