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三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三十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東哥,是我!”黑影怕眾人誤會,急忙打聲招呼。謝文東等人定睛一看,原來是姜森。他問到:“找到魏東東了嗎?”

  姜森搖頭,說道:“胡同太黑了,而且有錯綜復雜,我沒有找到他。”

  “該死!”謝文東低聲嘟嚷一句,將手中的搶收了起來。姜森老臉一紅,垂首說到:“東哥,

  對不起!”謝文東擺下手,拍拍姜森的肩膀,說道:“錯在我,是我太大意,沒有做足準備才讓他跑掉了。”

  眾人聞言,一各個都沉默無語,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靈敏見狀,忙打圓場,說道:“東哥,雖然讓魏東東跑了,不過我們還是有收獲的。”說著,她想還在與格桑拼殺的張亮揚揚頭,說道:“至少,青幫的這把尖刀是跑不掉了。”

  這時,格桑與張亮的打斗已到了尾聲,后者雖然有刀在手,格桑赤手空拳,但即使外行人也能看出滿頭大汗的張亮支撐不了多久。

  果然,就在張亮費力的躲開格桑的迎面一拳之后,在避不開他下面的掃堂腿。只聽啪的一聲,張亮哎呀怪叫,身子直挺挺的摔倒,發出轟的一聲悶響,不等他爬起身,格桑就跟著一個箭步,又是一腳,踢在張亮的小腹。張亮貼著地面,橫著滑出四米多遠,人也隨之句僂成一團,好象一只煮熟的大蝦。

  張亮精疲力竭,躺在地上,再爬不起來,臉色慘白,呼哧呼哧艱難的喘著粗氣。

  格桑低頭看了他一眼,嘿嘿一笑,說道:“我就說你打不過我,你還不信,怎么樣,現在自找苦吃了把?!”

  張亮也不想說話,兩眼通紅,咬著牙呻吟一聲,提起砍刀,以刀支地,還想站起,可試了幾次,終究沒有能成功。

  格桑轉頭看向走過來的謝文東,道:“東哥,這人怎么處理?”

  謝文東看也沒看躺在地上`兩眼瞪得滾圓的張亮,背著手,淡然說道:“殺掉他!”說著,他發現格桑肩膀胛骨上仍在流血的傷口,皺眉道:“格桑,你受傷了?”

  格桑低頭瞅瞅,毫不在意地說道:“沒事,東哥,只是小傷!”說著話,還特意活動活動手臂,表示自己真的沒事。

  謝文東搖搖頭,對靈敏道:“小敏,幫格桑處理一下傷口。”說著,他有想姜森甩下頭,道:“解決他!”

  靈敏答應一聲,拉著格桑,回到車上,取出藥箱,幫他包扎肩上的傷口。姜森提著手槍,來到張亮身前,低頭看了一眼,抬起手,對著他的后腦就是一搶。

  嘭!槍聲響過,張亮的腦袋象是個砸爛的西紅柿,鮮血,腦漿濺了一地。

  謝文東環視一周,揮手說道:“我們走!”說著,帶領眾人,回到轎車,趕往上海市區。寶山公寓一戰,謝文東并沒有達到預定的目標,可是殺掉了‘追魂刀’張亮,也算是不虛此行。但這一戰對青幫打擊卻不小,首先是張亮死掉,其次,魏東東雖然僥幸活下來,但卻摔成重傷,身上多出骨折,內腑遭到重創,即使精心調養,至少也得需要一年半載才能恢復。

  在上海,青幫的十把尖刀接連折損,先是鐵疑,接著又是張亮和魏東東,鐵疑和魏東東固然沒有死,但都身手重傷,需要調養,短時間內無法恢復,自然也不能在為青幫效力。

  目前的狀況,韓非非常頭痛,資金短缺不說,人手又不夠用,社團捉襟見肘,處境困難。他一邊從臺灣調派人力到大陸,一邊合計著如何解決社團資金方面的問題。

  謝文東這邊可比韓非輕松的多,先是三眼打來電話,稱與黑帶又做了一次大買賣,大賺了一比,接著,李曉蕓又打來電話,通知他銀行成立的申請已批準,亞東銀行正式在香港成立,接下來,就是招募一筆資金,向內地發展。對李曉蕓做事,謝文東很放心,銀行既然已成立,并可正常運作,有了自己收納資金的能力,標致著這段時間的資金緊張期已經度過。

  未過兩天,以魯慧明為首的日本黑幫老大們又找上謝文東。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毒品。

  在會議室里,謝文東接待了他們,分賓主落座之后,謝文東笑問道:“幾位這次來上海,又何貴干”

  魯慧明是第一個找上謝文東的,自認為和他關系最熟最親密,首先開頭笑道:“謝先生上次賣給我們的貨,已經沒有了。”

  謝文東一楞,接著,故作茫然問道:“貨到哪去了?”

  魯彗明搓著手,呵呵干笑道:“已經都被我們賣掉了。”

  “哦?” 謝文東挑起眉毛,說道:“這么快?!”獎近四十多公斤的毒品,這還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被這些老大銷售一空,由此可見,日本的毒品需求之大,要遠遠高于國內。真是一快大肥肉啊!謝文東暗中垂漣,臉上卻不動聲色,哈哈笑道:“大家的生意都這么好,真是可喜可賀啊!”

  “這多虧謝先生對我們照顧有加!”魯彗明說道:“我們這次來上海找謝先生,希望您能在賣給我們一批貨!”

  謝文東皺起眉頭,故做為難,道:“上次,賣給大家的,已經是我的全部庫存了,現在又要買,我哪里還有?!”

  魯彗明道:“謝先生和金三角的關系非比尋常,只要您肯開口,金三角一定會向謝先生供應毒品的。”

  謝文東琢磨一會,慢慢搖頭道:“我可不想欠下他們的人情,因為以后可是會加倍奉還的。”以謝文東和金三角的關系,如果他開口,金三角即使硬擠,也得硬擠出一批毒品給他,不過,他現在手里的毒品并不少,說這樣的話,只是一中托詞。

  魯彗明看了看其他的老大,咽口吐沫,說道:“謝先生,我們也知道這很讓您為難,可是,希望您能看在……我們的情分上,幫我們這一次!”上回他們從謝文東手里買了一批毒品,拿回日本后,立刻被毒品販子搶空,狠狠賺了一筆,這也讓他們體會到毒品生意一本萬利,來錢之快,超出想象

  其實,吸毒品上癮,賣毒品也同樣上癮。自從他們做上毒品生意之后,對其他的生意在提不起興趣,一心想著大發橫財。回日本沒幾天,幾人把手中的白粉都賣光,最后合在一起一商議,決定在親自找謝文東試試,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還有便宜可賺。

  看著他們渴望的眼神,謝文東故意低頭沉思片刻,說道:“好吧!看在你們曾經幫過我的份上,我就厚著臉皮想金三角再要一次貨!”

  一聽這話,八名老大皆大感歡喜,連連道謝。謝文東擺手說道:“先不用謝,我得和各位說一聲,這次,貨的數量不會很多,最多二十斤,還有,價格可能會稍微提一些,每克二百二。”

  王云彬說道:“謝先生,價錢不是問題,只是這數量……”他嘆口氣,沒把下面的話說完。四十斤的白粉,他八人都不夠賣的,現在二十斤,就更不夠了。

  謝文東聳肩道:“二十斤的貨,這已經是盡我最大的能力了,如果你們還覺得少,那我也沒有辦法。”

  有總勝于無!王云彬轉念想想,連忙賠笑,說道:“謝先生,對不起,是我不會說話,請您不要介意。”

  謝文東一小,搖搖手,示意沒什么。

  他說到:“三天之后,還是在老地方交易。如果大家事物繁忙,可以先回日本,如果不想回去,那么就在上海住三天。”

  魯彗明眼珠一轉,說道:“社團里最近也沒什么事,我就不折騰了,謝先生,這三天我就住在上海。”

  謝文東恩了一聲,沒什么表示

  王云彬低頭尋思,最近因山口組的原因,華人黑幫都顫顫票票,小心提防,哪個幫派會不忙?可魯彗明偏偏要留下來,不會是想和謝文東私下套關系,獨吞這比貨吧?!想到這,他急忙說道:“謝先生,我也留下來!”

  魯彗明皺著眉頭,狠狠瞪了一眼王云彬,暗罵他真是討人厭的家伙。

  還真被王云彬猜對了,魯彗明要留在上海,確實沒按好心,想私下里打通謝文東,讓他把二十斤的毒品都賣給自己。可王云彬也要留下來。礙手礙腳,他的伎倆也不好施展了。

  另外六位老大沒想那么多,顧慮社團的情況,紛紛表態,三天只后再來上海。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那就這么定吧!”說著,他轉頭對魯彗明和王云彬二人說道:“這三天,兩位是想住酒店,還是住在我這里?”

  “當然是謝先生這了!”他兩人異口同聲得說道。

  謝文東淡然一笑,說道:“好吧,我讓人收拾兩個房間!”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261.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