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二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二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他沒有馬上進去,對身旁的靈敏說道:小敏,你給老孫打個電話。”

  “讓他帶些兄弟過來幫忙嗎?”靈敏問道。

  “不是!”謝文東搖頭笑道:“讓他代替我去吳天聰的家里,我擔心在這里會耽擱一段時間。”

  “哦,好的,東哥!”靈敏拿出手機,給姜森打去電話。

  靈敏通知完姜森,謝文東還沒往迪廳里進,一位女郎從大門里走出來,看到謝文東,她眼睛一亮,跑上前問道:“你就是小婧哥哥,謝文東吧?”

  謝文東大量女郎,她年歲不大,與張婧相差不多,二十三四的樣子,帶著眼鏡,相貌雖然算不上難看,但也不漂亮,身材倒是高窕,足在一米七零往上。看罷,謝文東問道:“你怎么知道我叫謝文東?”

  女郎說道:“小婧告訴我,穿著中山裝的人肯定就是她的哥哥!”說著,她頓了一下,又急道:“別說了,我們快進去吧!”

  謝文東點點頭,道:“請帶路。”

  進入迪廳,光線頓時暗淡下來,里面閃爍的電子鐳射燈讓人覺得眼暈。女郎帶謝文東等人走到樓梯口處,有兩名服務生摸樣的青年攔住他們,問道:“幾位要訂包房嗎?”

  不用謝文東說話,金眼橫臂一掃,將兩名服務生一把腿開。別看他沒怎么用力,但那兩青年也受不了,倒退兩步,方站穩身形。

  謝文東沒有什么,大步走上樓梯。倆青年先是一愣,緊接著,勃然大怒,氣洶洶的喝問道:“你們要干什么?”

  金眼一指那問話青年的鼻子,冷聲說道:“沒你的事,別自找麻煩!”

  這里是他們的地頭,青年哪把金眼的威脅放在心上,他怒道:“你們是來找茬的……”

  金眼一提衣襟,露出槍吧,道:“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別管閑事!”說完,緊跟謝文東身,后也上了樓。

  想不到對方身上竟然帶有槍械,青年臉色大變,知道今天遇到硬茬子了,眼睜睜看著謝文東等人上樓,他站在那里,大氣都沒敢出。

  在金眼看來,這根本不算什么,但一旁領路的女郎卻目露精光,吃驚地看著他們,看來傳言說的沒錯,謝文東確實不簡單。

  上到二樓,謝文東看了看兩側的走廊,回頭問道:“在哪個房間?”

  “是……是那個!”女郎怯生生地指了指左側走廊的一見包房的房門。

  謝文東走過去,同時,手腕一抖,金刀自然下落,掉入掌中,來到門前,二話沒說,抬腿就是一腳。只聽得“嘭”的一聲巨響,房門應聲而開。

  別看謝文東身材清瘦,既不粗壯也不魁梧,但身上的爆發力太驚人了,能一腳將純實木的大門踢開,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將包房里的人都嚇了一跳,無樹道震驚、駭然的目光,一起射向站在房門口的謝文東。

  謝文東面不紅,心不跳,走進包房之內,兩眼微微瞇縫著,慢慢環視一周。只見包房內有男有女,張婧也坐在其中,不過在她臉上那還沒來得及散去的笑容,怎么看怎么不像被人強行拉進來的。何況,包房里的幾個難青年衣著普通,有兩人還穿著西裝,打著領帶,身旁放著公文包,不用問,一看就是上班族。

  看清楚包房內的情況之后,謝文東笑了,不過,他的眼睛并沒有笑,其中閃爍的寒光讓每一個人都不自覺地打個冷戰。

  現在,謝文東敢肯定,根本就沒有什么流氓綁架張婧的事,一切都是她編造的。

  “***!”謝文東低罵了一聲,他仰面,柔聲說道:“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這位先生,你是誰啊?”一名靠門邊而坐的男青年站起身,走向謝文東。

  他剛到謝文東近前,后者突然一抬手,將他的喉嚨扣住,謝文東沒有用力,只是那一瞬間他身上散發出的殺氣卻差點讓青年窒息。

  不過謝文東很快又把手松開,他深深吸了口氣,向青年歉然一笑,隨后,目光一偏,看向坐在人群中的張婧,幽幽說道:“你不是被流氓綁架了嗎?‘我的妹妹’!現在,你應該向我解釋清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張婧就是再刁鉆,再嬌蠻,此時也感覺到了謝文東身上的怒火。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她深深垂著腦袋,站起身,小聲說道:“我是叫你一起出來玩嘛,可是,你又不同意,所以……”

  “所以你就想到這個鬼點子騙我過來!”謝文東打斷她的話,并將下面的話幫她說了。

  “文東哥,對不起嘛!”張婧低著頭,揉著衣角,小臉紅得快要滴血。

  謝文東在媒體界是很有名氣的一個人,只是,他從不和媒體打交道,真正了解他的并沒有幾個,他給人的感覺就是神秘,像一團迷霧,抓不著,摸不到,在業內,采訪謝文東成為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之一。自從張婧知道自己家和謝文東有些淵源,并成功與他吃過一頓飯后,他頗感飄飄然,并在同事面前大肆宣揚,稱自己是謝文東的妹妹,她的同事當然不相信她的話,為了證明自己沒有吹牛,她拍著胸脯向同事保證,能把謝文東約出來與大家見一面。結果,白天她給謝文東打電話,約他出來,卻被謝文東果斷地拒絕了,為了不讓自己失言,更為了她不在同事面前丟臉,張婧就想出這個注意,騙謝文東到鬼舞酒吧來。

  只是,她沒有想到謝文東會發這么大的火,更沒有想到,生起氣來的謝文東會如此嚇人。

  謝文東看著手足無措的張婧,忍不住心中暗嘆一聲。若是換成旁人,謝文東早就不客氣了,但是,面對這個叫自己文東哥的女孩,他打也不是,罵也不是,不知該拿她怎么辦。

  “你這是在玩火!”冷冷的扔下這一句話,謝文東轉身向外走去。

  此時,靈敏和五行兄弟也都有些傻了,誰能想到,有人竟敢如此欺騙東哥,更讓人想不到的是,東哥就這樣走了。

  張婧急忙追了出去,來到走廊,抓住正準備往樓下走的謝文東的袖子,眼圈紅潤,顫巍巍地說道:“文東哥,我錯了,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謝文東幾次想抖抖袖子,甩開裝竟,可是,最終還是忍住了。他站直身軀,轉頭看著她,正色說道:“聽說你出了事,我放下手邊的工作,第一時間趕過來,說明我很關心你,可是,這一切都只是你騙我出來的謊言,你知不知道,這樣做,很傷害那些關心你的人的感情!我不會講那些大道理,我只希望,以后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

  張婧聞言,急忙豎起雙指,瞪大她那雙滴溜溜亂轉的大眼睛,指天說道:“文東哥,我發誓,以后再也不騙你了!”

  看她這副摸樣,謝文東差點笑出來,不過還是忍住了。

  謝文東的自制力非常強,他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雖然張婧的惡搞讓人異常惱火,不過,她畢竟只是個剛剛涉足社會的女孩子,性格里面還有那股孩子般的頑皮和天真,沒有必要與她斤斤計較。

  謝文東的成熟,遠遠超過他的實際年齡。

  他故意冷著臉,沒有說什么,看了看手表,此時已經快到八點半了,他說道:“我要走了,剛才過于失禮,幫我向你同事說一聲抱歉!”

  說完,他正準備下樓,見張婧仍緊緊拽著早就(圖片就是這樣的,我實在沒不明白什么意思,就照打下來了)的袖口,他無奈的撇撇嘴,看著她。

  張婧小聲問道:“文東哥,你還沒有說你到底有沒有原諒我呢!”

  謝文東剛要說話,手機響起,他把電話拿出來,沒有馬上接聽,對張婧說道:“這次,我可以原諒你,若是有下一次,我會打你的屁股!”說完,他低頭看了看手機來電,是姜森打來的,他對張婧道:“現在,我真的要走了!”

  張婧還是抓著他的袖子不放,抬頭想說話,不過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停了兩秒鐘,又一次抬起頭,可是話還是沒有說出口。

  見她欲言又止的模樣,謝文東都替她著急,他搖頭一笑,說道:“有什么話,就說吧!”

  張婧垂著頭,咬了咬嘴唇,細聲問道:“剛才,你說你很關心我,是不是真的?”

  原來是問這個!謝文東被他逗笑了,說道:“如果我不關心你,我現在會在這里嗎?”說著,他看了看響個不停的電話,道:“我有重要的事需要處理,再見!”說完,他從張婧小手里抽出袖口,快步下了樓。

  靈敏和五行兄弟也急忙跟下樓去。

  看著謝文東離去的背影,張婧只覺得自己心里甜絲絲的,那種感覺,比證明她是謝文東的妹妹還要美妙十倍、百倍。

  “原來,你真的認識謝文東!”那個為謝文東引路的女郎驚訝地看著正在傻笑的張婧。

  “那是當然了!”回過神來的張婧小腦袋頓時又仰得高高的,道:“他是我的哥哥嘛!”

  出了舞廳,來到外面,謝文東方接起電話,問道:“老森,什么事?”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255.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