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一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二百一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嚴重道歉:第二百一十三章、第二百一十四章里出現的“石田章六”在前文(第一百三十章至一百三十二章)已出現,由于我的失誤,將這個人名又誤寫了出來,現已將二百一十三章、二百一十四章里的“石田章六”更改為“大石譽夫”,“章又會”更改成“大石組”。給大家帶來不便,我深感愧疚,沒有別的原因,這是我個人的嚴重失誤造成的,請大家務必見諒!!謝謝書友能及時指出問題,我十二分的向你們表示感謝!)

  (看到有書友在罵韓非,先不要罵,慢慢把故事看完!)

  “當然了!”韓非笑呵呵地點點頭,率先向飯店內走去。

  此時,飯店內激戰已到了最后的關頭。東心雷受了重傷,無力再戰,謝文東傷勢輕一些,可是能勉強站直身軀,就已是極限了,五行山口組的人硬拼,新加入的杰克槍法一流,身手就差了許多,真正擋住山口組的人其實就是任長風和格桑二人。

  前期,他兩人已經過了一場惡斗,將沖殺進來的十余山口組精銳全部放倒,現在又要對付十多人,兩人倒越戰越勇猛,絲毫不落下風。

  尤其是格桑,他沒有固定的武器,隨手能抓起什么就舞什么。桌椅板凳、酒瓶、花盆甚至大活人都成了他的武器,渾身上下,好象有使不盡的力氣。任長風刀行險著,招走偏鋒,每出一刀都是要命的,讓人不易閃躲,常常是一招分出高下,速戰速決,非常省力。

  山口組這邊的十多人想突破他二人,殺掉謝文東,基本沒有可能。大石譽夫迅速將形勢分析一遍,心中火燒,謝文東的實力確實太強了,只派出兩人,就把已方這十余人死死擋住,這樣打下去,別說沒有便宜占,自己能不能脫身都是個問題。

  正在他急得焦頭爛額的時候,飯店大門一開,韓非邁著四方步走進來,在他身后,還跟有二十多號青幫幫眾。

  看到他,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大石譽夫面露喜色,叫道:“韓君,謝文東已經到了強胬之未,快幫我殺掉他!(日)”

  因為韓非的突然出現,惡戰的雙方自然停下手,各自退回已方陣營。山口組的人仿佛看到了救星,一各個長出了口氣,而謝文東等人則是暗暗心驚,已方的子彈早已全部打光,手中的武器只剩下鋼刀這樣的冷兵器,如何能與韓非的二十多把槍抗衡?!

  情況危機,每個人的臉上都見了汗,謝文東心思急轉,瞇縫著眼睛,笑瞇瞇地說道:“韓兄來得可真是時候啊!”

  韓非沒有理沖到他身旁大呼大叫的大石譽夫,而是看向謝文東,上下大量他一遍,最后,目光落在他身上的傷口處,他搖了搖頭,說道:“謝先生,只是幾個日本人就能把你傷成這樣,你多少讓我有些失望。”

  “哈哈!”謝文東大笑,道:“你進來,就是為看我笑話的嗎?”

  “不是。”韓非提起衣襟,要腰間拔出手槍,說道:‘我是來殺人的。”

  見對方亮出槍,金眼和土山齊唰唰向前邁步,擋在謝文東面前。后者心中一緊,不過臉上沒有任何變化,輕輕拉開面前的金眼和土山,笑道:“那你為什么還不動手呢?”

  韓非將手中的槍一抬,對準謝文東的腦袋,冷聲說道:“你不怕嗎?”

  謝文東一手拄刀,一手背于身后,聲音平緩地說道:“難道我怕了,你就會不開槍嗎?”

  韓非聞言,仰面而笑。一旁的大石譽夫聽不懂他倆在說什么,不過見韓非動了家伙,他心中一陣興奮,連聲說道:“韓君,殺了他,快殺了他,免得夜長夢多!(日)”

  韓非被他吵著心煩,皺起眉頭,冷道:“你給我閉嘴!(日)”說著,他槍口一偏,對著大石譽夫的腦袋,毫不猶豫地扣動板機。

  “嘭——”

  大石譽夫的眉心處多出一個血窟窿,他兩眼瞪得又大又圓,難以置信地看著韓非,嘴巴蠕動,似乎想說什么,可是,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撲通!大石譽夫的身體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直到死,他也沒想明白,韓非為什么要殺自己,他們明明是合作的關系,由韓非出面引出謝文東,由自己出手干掉謝文東”

  頓時間,飯店內安靜下來,山口組的人傻了,任長風等人傻了,連青幫的人也都傻了,疑惑、不信、驚駭、茫然,各種各樣的目光一起集中在他身上。

  誰都不會想到,韓非的子彈沒有打在謝文東的腦袋上,反而是將山口組的顧問大石譽夫給打死了。場中,只有謝文東的臉上還是笑瞇瞇的,一點變化都沒有,雖然,此時他的心里也十分驚訝。

  “你……你……你……”一名大石譽夫的親信手指著韓非,嘴唇哆嗦著,半晌說不清一句話。

  韓非毫未停頓,槍口一轉,又是一聲槍響,那名親信還步了大石譽夫的后塵,被韓非一槍打穿腦袋。接下來,韓非面容冷俊,如同殺紅了眼的惡魔,對著山口組的人一頓亂槍。

  他不像是來看熱鬧的,而像是來秀槍法的,韓非槍發又準又毒,每一顆子彈都打中在山口組眾人的腦袋上,時間不長,他槍中的子彈打光,場中,也隨之多出九具頭破血流的尸體。

  他不慌不忙地退出空彈夾,換上一只新彈夾。剩下的幾個山口組成員又驚又嚇,面如白紙,相互看了一眼,紛紛大吼一聲,舉著倭刀,向韓非沖去。

  他們的速度,遠遠沒有韓非換彈夾的速度快。當他們到了韓非的近前時,后者抬起手,連續扣動扳機,又是一陣密集的槍響,剩下的這幾名山口組成員也隨之一命嗚呼。

  看著地面上橫七豎八的尸體,飯店內的眾人都面露呆滯,這變化太突然了,一時之間,誰都反應不過來。

  謝文東的目光從地面的尸體轉移到韓非的臉上,平淡說道:“他們都死了。

  “嗯!”韓非環視一周,確定地點點頭,說道:“確實都死了。”

  “他們不應該死在你的手里。”謝文東的目光變得幽深。

  “呵呵!”韓非搖頭而笑,目光精光,道:“山口組的人不是我殺的,而是你殺的,這件事,和我沒有任何關系!”說著,韓非收起槍,重新別過到腰間。

  “我記得,你說過,你欠他們的認清。”謝文東說道。

  “欠他們的人情,我已經還了,他們讓我幫忙做的事,我也已經做到了,不是嗎?”

  “為什么要殺他們?”謝文東出他他最不解的問題。。

  韓非仰頭沉默半晌,淡然一笑,沒有答話,轉過身形,對手下人說道:“我們!”說完,他分開眾人,走出飯店。

  好一會,任長風才反應過來,茫然問道:“東哥,你說韓非這是發哪門子的神經?”

  謝文東搖頭道:“天知道!”

  飯店外,韓非帶眾手下回到車上,坐進轎車,里,他的貼身隨從再忍不住,問道:“非哥,你為什么把大石譽夫和山口組的人都給殺了?”

  韓非冷笑一聲,道:“即使我不殺他們,謝文東也會殺的。”

  “可是,也有可能大石譽夫會把謝文東干掉呢!”

  “所以說,我要先把他干掉。”韓非說道:“謝文東不可以死,至少,不能死在日本人的手里。如果他真被山口組的人殺了,我們也要回臺灣了。”

  這大漢臉色一變,沒明白他話中的意思,急忙問道:“為什么?謝文東死了,我們就找不到敵手了,怎么會回臺灣呢?”

  韓非看了他一眼,笑道:“當年,南北洪門內斗的時候,南洪門連連失利,是南洪門的實力不如北洪門嗎?是向問天沒有謝文東聰明嗎?都不是!謝文東的靠山,其實即不是文東會,也不是北洪門,而是政府,是大陸政府在支持他,才讓他走到今天這一步。如果我們幫助山口組干掉了謝文東,你認為大陸政府會放過我們嗎?到那時,我們要么死在大陸,要么就得逃回臺灣。大陸政府可以隨時置他于死地,卻容不得別人來殺掉他!”說著,他深吸口氣,又道:“政府我什么支持謝文東,因為他愛國,他可以為政府出力,幫政府解決不好親自出面處理的事。我也可以,我也可以愛國,愛黨、按政府,幫政府干掉那些來中國圖謀不軌的日本黑幫,讓政府轉移視線來支持我,這樣一來,才真正動搖了謝文東的根基。向問天看不清楚這一點,只想用自身的實力去與謝文東對抗,所以,他永遠都不會取得勝利,因為他的敵人不僅是謝文東一個人,還有整個大大陸政府。以前,我也沒有看明白,不過,現在我懂了,所以,這次,我必須得殺掉山口組的人,爭取得到大陸政府的好感。”

  “原來如此!”大漢聽完,才恍然大悟,現在他總算明白老大為什么殺掉山口組的人了。他問道:“大陸政府會支持我們嗎?”

  韓非苦笑道:“很難!畢竟謝文東在政府心目中的地位已經根深蒂固。不過我們必須得去爭取。不爭取,我們必輸無疑,去爭取了,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突然謝文東能死掉就好了…………”

  “呵呵,他死了也沒有用。”韓非道:“謝文東死了,政府還會抬出第二個、第三個謝文東出來,到那時,我們還是斗不過。所以,我們必須從最根本地方入手,即使我們得不到政府支持,也要讓政府放棄支持謝文東!”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246.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