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八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八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等一行人下了車,直接走進餐廳內,里面的服務生機靈,只看他們模樣和氣勢就感覺到這些人不簡單,急忙走上前來,滿面帶笑地問道:“先生們幾位?”

  楊少杰走上前來,說道:“我們來找人。”

  服務生一愣,問道:“先生找誰?”

  楊少杰正色道:“李白山李老爺子。”

  “哦!” 服務生眼睛一亮,說道:“你們請稍等!”說著,他轉身向餐廳里端的走廊走去。到了那里,他和一名身穿西裝的大漢低聲私語。說完話,他走開了,那大漢迎向謝文東等人走來,到了近前,他大量一番眾人,最后,目光落在謝文東身上,說道:“要見李叔,請先出示令牌。”

  楊少杰跨前一步,一指謝文東道:“這位是我們洪門的掌門大哥,謝文東謝先生…………”

  即使對方的實力再強,一看大漢那不可一世的態度,也會讓人氣不打一處來。楊少杰正想理論,謝文大腦感低咳一聲,說道:“少杰,和下面的小人物有什么好爭論的。”說著,他向許永發一揚頭,道:“把令牌給他看。”

  許永發從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黑木牌,恭恭敬敬的往大漢面前一遞。或許是上了年紀的關系,他遠沒有楊少杰那么血氣方剛,或許是見多識廣的原因,他更能體會到黑旗幫的厲害之處,所以表現得必恭必敬,在人家一個小弟面前,表現得比見謝文東還拘謹。這讓謝文東為之暗暗皺眉,心中頓生厭惡之情,什么狗屁長老,只是兩面三刀的墻頭草,手中的實權還那么大,要變革香港洪門,首先就得把幾個長老統統肅清掉。許永發可能做夢也想不到,他不自覺表現出的小動作,會給自己日后帶來那么嚴重的后果。

  大漢接過令牌,仔細翻看半響,確認無誤之后,將令牌遞還給許永發,然后轉身說道:“隨我來!”說著,不管眾人反應如何,向走廊的方向走去。

  把眾人領到走廊最里端的一個房間門前,大漢停住身形,對守在門口、穿著與他一模一樣的兩名大漢說道:“李叔要見的人來了。”

  其中一人點點頭,輕輕扣了扣房門,然后低頭說道:“李叔,人到了。”

  時間不長,里面傳來蒼老的說話聲:“讓他們進來吧!”

  “是!”那人答應醫生,緩緩將房門拉開。

  房門也是按照日式的習俗而造,木制的拉門,向里面看,面積不是很大,地面鋪著塌塌米,正中擺放一張方桌,一名七十開外的老人坐在桌前,在他身后,整整齊齊站有四名西裝大漢,皮膚黝黑,身材高猛,顯然都不是平常之人。仔細打量老者,雖然他的頭發依然漆黑,但臉上的皺紋已然不少,略顯龍鐘之態,只是精氣很族,保養得也好,使其看起來要實際年齡稍年輕一些。

  謝文東看罷,嘴角一挑,露出微笑,大步就要往里走。還沒等他進去,兩旁的大漢伸手把他攔住。謝文東兩眼一瞇,含笑看著他二人。他的臉在笑,目光卻冰冷得嚇人,閃爍的寒光如果刀子,刺在大漢的臉上。兩名大漢心中一顫,強壓懼色,朗聲說道:“進去之前,請先脫鞋。”

  “這是哪門子的規矩?”謝文東冷笑反問。

  “是日本的規矩。”

  “哈哈!”謝文東大笑,道:“我看你是在日本呆得太久了吧,忘記了這里是中國香港!”說完,他甩手,將兩名大漢伸到自己面前的手臂打開,穿著皮鞋,踩著塌塌米,大步走了進去。

  兩名大漢臉色一變,一是因為謝文東的無禮,在他們印象中,還從來沒有人敢在李叔面前表現得如此囂張,第二,是因為謝文東的力氣,看他身材不高,又挺消瘦,柔柔弱弱的樣子,卻能輕易之間打開自己二人的手臂,他哪來這么大的力氣?

  吃驚歸吃驚,兩名大漢還是怒從心中起,伸手入懷,要亮家伙。那老者抬起手,向他二人擺擺手,笑呵呵說道:“年輕人性情沖動可以理解的,我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說完,他打量走到桌前的謝文東,微微愣了一下,說道:“你比我想象中要年輕得多。年輕人,坐吧!”

  謝文東站在原地沒動,問道:“你是李前輩?”

  沒等老者說話,許永發忙走到謝文東身邊,低聲說道:“他就是李叔!”說完,轉頭向老者深施一禮,賠笑道:“李叔,我們新任的掌門大哥不懂規矩,你別怪他。”

  老者呵呵一笑,看了許永發一眼,說道:“當年,我在香港的時候,你在洪門還只是個不起眼的小頭目,想不到,現在已是堂堂的洪門長老。”

  許永發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連聲說道:“托您來的福………………”

  感覺自己的牙都快被酸掉了,謝文東實在是有些受不了他,現在他有些后悔,當初真不該帶許永發來。他嘆了口氣,問道:“李前輩見我有什么事嗎?請直說吧!”說著,他提褲子,盤膝而坐。

  李白山笑道:“年輕人快人快語,干脆利落,這點我喜歡。”說著,他倒了一杯茶,遞到謝文東面前,說道:“年輕人,你在大陸北洪門的老大做得好好的,為什么突然到香港來?”

  謝文東道:“很簡單,尋求發展。”

  李白山道:“現在,你又做了香港洪門的老大,發展已算是夠快了吧?!”

  謝文東點頭道:“確實不慢,但是,和我的目標還有距離。”。

  李白山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問道:“不知道你的目標是什么?”

  謝文東也不隱瞞,直截了當地說道:“我要香港的整個黑道!”

  李白山哈哈大笑,道:“年輕人的胃口太大了,只怕你吃不下啊!”

  謝文東也笑了,說道:“我連半個中國也能吃得下,難道,香港還能大得過中國嗎?”

  李白山聞言,微微變色,不過他畢竟是老江湖,無論頭腦和城府,都有過人之處。很快,他就恢復了常態,搖頭笑道:“你這樣做,是不給香港的同道兄弟們留條活路啊!”

  謝文東道:“當然有活路!只要愿意歸順我洪門,我舉雙手歡迎。”

  李白山道:“如果不歸順呢?”

  謝文東道:“那我只能說聲對不起了。”

  李白山嘆了口氣,說道:“香港黑道的局面已經維持了幾十年,我不希望它有所改變。如果有人想破這個秩序,我會盡力阻止他的。年輕人,你很聰明,也很有沖勁,我欣賞象你這樣的年輕人,如果你肯成為我的朋友,我保證你會得到取之不盡的利益,如果你非要一意孤行,恐怕,最后吃虧的會是你自己。”

  謝文東笑瞇瞇地問道:“不知道李前輩是以什么樣的身份和我說這些話?私人身份?或者代表著黑旗幫?”

  李白山道:“如果我說代表著著黑旗幫呢?”

  聽意思,這個老頭還是黑旗幫的老大。謝文東悠悠說道:“黑旗幫的年代早已經過去了,你老既然已經離開香港二十多年了,還回來干什么?我看,還是回日本養老吧!你年歲大了,黑道的事情,就讓年輕人自己去處理吧!”

  李白山是黑旗幫的老大,曾經是香港只手遮天,哪有人敢用這種語氣和他說話,謝文東是第一個。”

  別說李白天的手下聽完謝文東的話面色難看,既使許永發和楊少杰也是暗中直咧嘴,感覺東哥這么說話太不給人家面子了。

  李白山直勾勾看著謝文東好一會,突然,仰面哈哈大笑,說道:“將近有三十年沒有人這么和我說過話了,大陸真是人才輩出啊!”說著,他一揚頭,,將杯中的茶一口喝干,隨后說道:“年人人,話不要說得太滿,眼光也不要太短淺,以為自己有些實力了就可以目空一切,其實,看不見的東西才是最可怕的。”

  他的話的意思很明顯,是在警告謝文東,雖然黑旗幫最近沒什么聲望,但不代表黑旗幫不存在實力。

  謝文東當然能聽得懂,笑道:“我一直都希望我的對手實在能足夠強勁,這樣才有意思嘛,贏起來也有成就感,怕只怕嘴上說得厲害,實際上肚中空空,徒有其表,沒有其實!”

  若是換成旁人,聽了他這話,定會怒不可言,而李白山的表情變都未變一下,他點點頭,說道:“若是這樣,我也無話可說,看來,我們只能成為敵人了。”說著,他給自己又倒了一杯茶,淡然說道:“既然是敵人,我就不會再客氣了。為了香港黑道的秩序,我會開出暗花,買你的腦袋。”

  謝文東一愣,接著,笑瞇瞇地說道:“好啊!那就來吧。不過,如果開出暗花的人若先死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殺手會去接這個暗花呢?”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217.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