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七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七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操!老子是你祖宗!”周挺若不說話,哪都不錯,但一張嘴,準會讓人大跌眼鏡。

  張亮勃然大怒,罵道:“好個無禮的小子!”說著,剛要上前,周挺先撲了過來,與他戰在一處。

  陸寇則對上了邱平,后者除了一手好箭法之外,貼身近戰的身手也十分了得,與陸寇打起來,短時間內下落下風。

  雙方兵對兵,將對將,打得難解準分。正在這時,四周警鳴大震,數十輛警車由街道的兩頭飛速行駛而來。惡斗中的雙方人員皆是一愣,隨后都沒有停手的意思,繼續混戰。由子激戰的場面太大警察不敢靠前,帶隊的隊長環視一周,想也沒想,拔出手槍,對著天空連射兩槍。

  啪!啪!清脆的槍聲比喊叫要管用得多。蕭方和唐堂幾乎同時在心中嘆了口,既然警察來了,而且還動了真家伙,今天這場仗是打不出結果了。想罷,兩人同時下達了撤退的命令。原本交織在一起的雙方幫眾象潮水一般,各自退回到己方陣營。

  看到這,謝文東覺得已沒有再看下去的必要,擺擺手,對司機說道“開車,回家!”

  數量轎車來得無聲,去得也無痕,悄悄開走,由子距離太遠,沒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回到落腳住地之后,謝文東聚集北洪門的各骨干,說道:“青幫這段時間會把精力集中在南洪門上,明天早晨,我會坐飛機去香港。”

  眾人聞言一怔,東心雷喃喃說道:“東哥怎么去得這么急?”

  謝文東笑道:“第一,我要陪曉蕓談收購公信投資公司的事情,另外還有一點,我去香港,可以避嫌。”

  他挑起南洪門和青幫的爭斗,雖然兩幫暫時還沒有發現,但誰都不敢保證他們以后會下會發現,謝文東離開上海,也是避免嫌疑的最佳辦法。

  見眾人都在低頭尋思,他呵呵一笑,又道:“這次去香港,也順便拜會一下香港的洪門大哥。”

  香港的洪門老大名叫于嬴,在洪門峰會上,謝文東見過此人,卻沒什么深交。

  東心雷說道:“東哥,于嬴這人老謀深算,狡猾得很,和他打交道要參加提防。”

  謝文東呵呵而笑,說道:“老雷,不用擔心,這點我會注意的。”說著,頓了一下,他又對眾人說道:“我走之后,無論青幫和南洪門之間發生什么事,大家都不要輕舉妄動,一切等我回來之后處理。”

  “是,東哥!”眾人異口同聲地答道。

  第二天,凌晨,謝文東和李曉蕓以及格桑、五行兄弟坐第一班飛機去了香港。

  香港,謝文東只去過一次,是他逃亡國外時,在這里做過短暫的中轉。現在再次來到香港,處境和那時已大不相同。

  洪門在香港的實力并不算強勁,倒是由洪門衍生或者脫離出的許多幫會經過多年的努力及拼殺,成為了香港數一數二的大黑幫,不過,在輩分上來講,洪門的地位不可動搖。香港黑幫之間發生火拼,多是洪門出面調解,一般來說,兩幫的老大都會給洪門面子,停止爭斗。

  于嬴算是個圓滑的人,不過,也是個不思進取的人,不然,以洪門在香港的名望和地位以及上百年的歷史,絕不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

  接到謝文東打來的電話,于嬴頗感意外,不知這位大陸北洪門的掌門到香港來是有事要辦還是單純來游玩的。不過,既然同是洪門兄弟,謝文東又有掌門人的身份,出于禮節,他還是發出邀請,以盡地主之儀。

  他沒有親自出面,只是派出一名身份不低的干部前去接謝文東到茶樓一聚。

  謝文東倒是也能理解,于嬴做香港洪門的大哥已經有幾十年了,不管做好還是做壞,他和金老爺子屬同一輩分,如果他親自出面迎接自己,顯得太低三下四了。在黑道,講的就是一個面子。

  茶樓規模不算大,可也絕對不小,上下共三層,里面裝修得十分奢華。香港黑道上的人物聚會多選擇茶樓,一般不會去酒店,這點有些象是香港黑道上不成文的規矩。

  于嬴有六十開外,身材發福,紅光滿面,一看就知道,平時保養的不錯。

  由于香港洪門和南洪門關系親近,所以,謝文東和他并無往來,更談不上交情,但是,見面之后,兩人卻都十分熱情,又是握手,又是擁抱,好象兩個許久未見面的老朋友。

  這種場面上的東西,兩人都已練得如火純青。

  寒喧過后,謝文東一彈指響,金眼上前,送上一只五寸高的禮盒。

  謝文東說道:“我這次來香港,本應該親自登門拜訪于前輩才對,但固有要事耽擱,卻讓于前輩先邀請我來,實在不好意思啊!”說著,他接過金眼捧著的禮盒,向于贏近前一遞,笑道:“一點心意,不呈敬意。”

  “哈哈,謝兄弟客氣了!”于嬴含笑接過,感覺手里沉甸甸的,暗中愣了一下,將禮盒上的紅布掀起來一看,里面原來是只金佛,外面有層玻璃罩。金佛做工細膩,栩栩如生加上沉重的分量,其價值肯定不低。

  好家伙,謝文東怎么會送自己這么貴重的禮物?難道,他有事要求自己?于嬴不動聲色地將禮盒放到一旁,招呼謝文東坐下,然后,他看似關心地問道:“謝兄弟這次來香港,究竟是要辦什么事?如果我能幫得上忙的,謝兄弟盡管開口。”他話說得好聽,其中的水分可不少。

  “哈哈!”謝文東仰面一笑,道:“其實也沒什么,我是專程來收購一家香港的公司。”“哦!”于嬴聽完,松了口氣,臉上的笑容加深,隨口問道:“謝兄弟要收購的是哪家公司?”

  謝文東說道:“香港公信投資公司。”

  于嬴身子一震,略帶驚訝道:“那可不是一家小公司啊!”

  謝文東笑道:“是啊人家一張嘴,就要兩個億。于前輩,你也明白,咱們賺些錢并不容易,是靠玩命拼回來的,況且,兩個億也確實不是小數目啊。”

  于嬴多聰明,聽完謝文東這話,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明白了他為什么會送自己這么貴重的禮物,他心中暗笑,表面上卻為難地說道:“謝兄弟,若是換成別家公司,我或許能幫你向其老板說說話,把價格壓一壓,但是這個公信投資公司不行啊,我和它的老板以及董事會的人關系都不熟,即使想幫你說話,也找不到門路啊!”

  謝文東大笑道:“于先輩太謙虛啊,你在香港掌管洪門數十年,黑白兩道有頭有臉的人物哪有你不認識的。”說完,見于嬴微微皺了皺眉頭,他接著又道:“當然,我不會讓于先輩白白幫忙的,無論于先輩能壓下多少錢,我都會從中提出兩成的紅利分給你。”

  如此大規模的買賣,價格方面的浮動也是十分巨大的,兩成的紅利算起來可不少,也就是說,只要于嬴若能幫謝文東壓低五千萬,他就可以從中提取一千萬的紅利。

  于嬴兩眼一亮,接著,又低頭不語。通過談話,他能看出,謝文東似乎對這個公信投資公司勢在必得,自己應該能從中賺取更多的好處。

  透過他的雙眼,謝文東將他的心思猜出個大概,忍不住暗中冷笑一聲。

  見于嬴剛要開口說話,他搶先說道:“如果于先輩覺得為難,那就算了,不必太勉強,我再去找其他的人來幫忙吧。”

  一聽這話,于贏頓時把到了嘴邊想要討價還價的話咽了回去,腦袋連搖,說道:“大家都是洪門的兄弟,是自己人,你的事,我肯定是要幫的,這樣吧,明、后天他會把公信投資公司的負責人約出來談談,兩天之后,給你答復,謝兄弟認為怎么樣?”

  謝文東故作沉吟,想了好一會,方說道:“好吧,那此事就拜托于先輩你了。”

  于嬴笑道:“什么拜托不拜托的,謝兄弟太客氣了。”說著,他話鋒一轉,問道:“謝兄弟在香港住在哪里?”

  謝文東道:“在酒店。”這他是信口胡說的,他剛剛到香港,根本還沒有去找落腳的地方。

  于嬴正色道:“酒店哪有家里舒服,謝兄弟,我看你不如到我這里住吧,”于羸當然沒有那么好心,他是擔心謝文東又去找其他的黑幫幫忙,自己賺不到這筆利益巨大的紅利。

  他的心思,連李曉蕓都看出來了,差點笑出聲來,她強忍著憋了回去。

  謝文東客氣道:“于先輩的好意我心領了,如果去你那里,會不會太下方便了…………”

  不等他說完,于贏連連搖頭道:“不會,不會,謝兄弟若能來,我歡迎還來不及呢,怎么會下方便呢,謝兄弟太多心了。”

  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什么比金錢更能打動人心的了。謝文東笑道:“恭敬不如從命,那就多心了,”

  于嬴哈哈大笑,他此時把謝文東看成了財神爺。

  兩人在包房正說著話,忽然,房門一開,從外面走進一群大漢,為首一位,是個身穿花襯衫、三十出頭的青年。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202.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