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五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五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有了汽車的運送,省時省力。當日中午,汽車進入蘭加爾

  蘭加爾面積不大,位于瓦罕走廊的西段,屬那一帶的重鎮。

  隨著時代的發展,交通工具的發達,人們出行不再局限于陸地,這條連接中國與阿拉伯世界的瓦罕走廊也失去了當年的風采。蘭加爾還算是比較繁榮的,鎮里有十多萬的人口,軍方管理相對松解,加上塔利班份子在阿富汗南部、西部的進攻連連告捷,此處成了基地、塔利班及東突份子們的天堂。

  到了蘭加爾,阿迪力如同到了家,從軍車下來,下時地向路過的人群揮手打招呼。

  將兩輛軍車打發走后,阿迪力帶著眾人走向蘭加爾深處。小鎮的規劃雜亂,雖然到處都是低平的黃色矮土房,可之間的胡同錯綜復雜,又窄又亂,東一條,西一條,不熟悉環境的人走在其中,很容易迷失方向。地面的道路多為土路,每當汽車開過,總會卷起一陣高高的塵沙。

  阿拉伯人的生活似乎很悠閑,謝文東隨阿迪力走時,經常能看到身穿長袍、三五成群的阿拉伯人聚集在一處,以年輕人為主,席地而坐,談天說地,高談闊論。不過,阿拉伯人的戒心也很重,當看到謝文東等文東會這些身著‘異服’的漢人的時候,立刻停止了交談,一個個站直身軀,充滿戒備地看著這些不速之客,眼神中不經意地流露出敵意。還好,有阿迪力這個自稱阿拉伯維吾爾族人的向導在場,才沒有引發沖突和騷亂。

  走到一條相對寬敞的胡同中,前方突然有人叫喊阿迪力的名字。

  謝文東等人尋聲舉目望去,只見前面不遠處走出一位青年,身上穿著淡色的長袍,頭頂纏有布紗,肩背一把又破又日的AK47,典型的阿拉伯人形象。

  三眼見狀,警惕地將手放于后腰上,準備掏槍。阿迪加拍拍他肩膀笑道:“不用擔心,是自己人。”說著話,他快走兩步,來到那青年近前,兩人相擁而抱,青年說道:“怎么回來得這么晚?大家都很擔心你們。(阿拉伯語)”

  阿迪力搖頭道:“遇到了一些麻煩,所以耽誤了不少時間。(阿語以下省)”

  青年疑惑道:“怎么了?”

  阿迪力正色道:“伊本,我們遭到東突真主黨的襲擊,死傷了好多兄弟。”

  青年面色一變,道:“該死,早知如此,我們當初真不應該費那么大的心思去訓練他們。’

  阿迪力苦笑道:“先不要談這些了,我要見蘇萊曼先生。”

  “恩!”青年點點頭,剛要轉身帶路,眼角的余光瞥到謝文東等人。

  他轉動的身形隨之頓住,目光陰冷地盯著文東會諸人,嘴上問阿迪力道:“他們是誰?是中國人嗎?”

  “沒錯!”阿迪力為這個名叫伊本的青年人介紹道:“這位是謝文東謝先生,文東會的老大。”說完,他又向謝文東引見道:“謝先生,這位是卡達的伊本。”

  卡達?謝文東先是一愣,接著反應過來。在路上,他聽阿迪力提起過,基地是卡達的譯音,卡達就是基地的意思。他心弦一動,這是他第一次與世界上最最有名的恐怖組織的人碰面。臉上并無慌亂之色,他平淡地伸出手,笑道:“你好,我是謝文東。”

  “哦!”伊本驚訝地看著謝文東,嘴巴張開好大,過了一會,他方笑道:“原來你就是愿意和我們合作的謝先生,如果不親眼所見,真不敢相信你會這么年輕。”

  謝文東神態自若地說道:“伊本先生的漢語不錯嘛!”

  “哈哈!”聽了他的話,伊本顯得很高興,拍著阿迪力的肩膀說道:“這都是阿迪力的功勞,他是我的漢語老師。我已經去過中國很多次了,竟然沒人認出我是外國人,哈哈。”

  從他的言語中,謝文東能聽出他的自豪。

  阿迪力在旁接道:“真主黨攻擊我們,多虧有謝先生的鼎立相助,不然,我們恐怕就再也不能見面了。”

  “啊!”伊本正色道:“阿迪力是我的兄弟,謝先生救了他的命,就等于救了我的命,以后,我們是朋友!”說著,他右手扶在胸前,彎腰施禮。

  謝文東扶起他,笑瞇瞇道:“既然是合作的伙伴,就不應該太在意誰救了誰,誰幫了誰,我是東北人,我喜歡直爽的人,也愿意去結交直爽的朋友。”

  伊本哈哈大笑,說道:“我雖然沒有見識過東北的朋友,但卻聽說中國東北的人是最爽快的,今日得見謝先生,傳言果然不假。”說著,他笑呵呵地做出邀請的手勢,說道:“別在外面說話了,大家都去家里坐。”

  他讓過謝文東等人,隨便向阿迪力使個眼色,然后,故意放堤腳步,留到最后,看文東會眾人都走出一段距離后,他低聲問阿迪力道:“阿迪力兄弟,謝文東這人真的可靠嗎?”

  阿迪力想了好一會,方點頭說道:“謝文東在中國有黑自兩道的雙重身份,極不簡單。不過,他的白道身份只是黑道身份的掩飾,與政府也只是相互利用的關系,應該并不牢固。謝文東詐死,逃亡國外,就是由中央一手策劃的。這次,如果沒有他,我們確實很準活著回來,我想這個人還是值得信賴的。”

  伊本恩了一聲,眼珠提溜亂轉,半晌,幽幽說道:“中國有句熟話,知人知面不知心。而且,中國人都是很狡猾的,我們不得不防啊!”

  阿迪力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聳肩一笑道;“伊本,你太多疑了,如果謝文東真為政府做事,他會讓我們平安出境嗎?還會冒著生命危險救我們嗎?”

  伊本點點頭,道:“話雖然這樣話,但小心一點都是好的。”

  阿迪力搖頭而笑,似自語又似對伊本而說,道:“小心是好的,但太小心就是多疑,多疑往往會讓人失去重要的朋友與伙伴。”

  伊本嘆了口氣,不再多言。

  兩人停止私語,快走幾步,追上謝文東,邊寒暄邊引路。

  伊本將眾人帶進一座院落,四周是將近兩米高的土制墻壁,沒有涂油漆,墻面曰凸不平,里端是座二層的樓房,外面看起來并不大,但進入里面倒不小,屋內地面比外面要低很多。

  房間內外,坐有不少人,身上都背有武器,看到阿迪力,眾人紛紛起身打招呼,相互之間都十分熟悉。

  謝文東大致算了算,這里的人至少有三十號開外,身上的武器雜亂,衣著也不統一,和阿迪力帶到中國的東突份子沒什么區別。

  他心中暗暗估計,這些人,很可能都是流竄在中國境外的東突份子。

  讓下面的兄弟在一樓等侯,謝文東帶著三眼,隨伊本和阿迪力上到二樓。

  在二樓的客廳中央的地毯上,席地坐有一人,看年紀,不超過四十歲,滿面滄桑,面黃肌瘦,不過,身材倒是很高大,比周圍的大漢都高出一截。

  這些人,服飾統一,皆為綠色的軍裝,背有清一色的AK47,腳下穿有皮靴,腰間掛有手雷和匕首,看裝備,比阿富汗的正規軍還正規,一個個面容冷俊,目光如電,冷冷盯著謝文東。

  不用問,謝文東也能看出,坐在正中的那個中年人就是眾人的頭目。

  沒用阿迪力和伊本引見,他主動走上前來,伸出手掌。

  他這個動作,立刻引來周圍的連鎖反應。那幾名安坐周圍的大漢猛然站起身,嘩啦一聲,放下槍械,槍口對準謝文東,齊齊拉動槍栓。

  三眼心中一顫,反手拔出手槍,護到謝文東身前。

  謝文東微微一笑,拉下三眼拿槍的手臂,說道:“我沒有惡意,只是打個招呼。”

  聽到他的話音,那個中年人抬起頭,雙目似炬,打量謝文東。

  他沒有發話,下面人不敢貿然動手。謝文東也不說話,只是笑瞇瞇地迎上對方的目光。雖然此處是他毫無熟悉的地方,周圍又有那么多真槍實彈的恐怖份子,可是,在他的眼神中,沒有絲毫的懼意。

  房間里一下于安靜下來,空氣仿佛為之凝結,壓得人氣悶。

  阿迪力見氣氛不對勁,剛想說話,伊本拉住他,輕輕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中年人終于收回凌厲的目光,笑道:“讓我猜猜,閣下應該就是謝文東吧?!”

  他是用阿拉伯語說的話,謝文東沒有懂,阿迪力忙將其翻譯成漢語,解釋給謝文東聽。

  謝文東微感愕然,不知道對方怎么會一下于就能道出自己的身份。他笑道:“朋友是怎么知道的?”

  阿迪力又他的話又翻譯給中年人。(以下略)

  中年人笑道:“阿迪力之所以會去找你,和你做生意,是我的安排。如果,我沒有全面掌握你的資料,又怎么會讓阿迪力找你呢?”

  “哦!”謝文東故意恍然大悟地點點頭。事情的源頭找到了,這人就是幕后的老板,想來,他在基地的身份應該不簡單。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88.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