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39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39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6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看著王龍堂滿面殺氣向自己一步步逼來,侯小云又驚又駭,嚇得冷汗直流,看得出來,對方不是開玩笑,而是要真的要殺掉自己。他尖聲叫道:“肖雅,你在做什么?你要背叛青幫嗎?你現在如果殺了我,你自己也逃不掉,等韓幫主回來……”

  “你認為他還能回來嗎?”站在肖雅身邊的田啟滿臉得意,余干禾山人肩膀聳動著怪笑道:“前方剛剛傳回戰報,南洪門和青幫已由勝勢轉為敗勢,東哥僅僅露個臉就把你們嚇得屁滾尿流,使雙方的優劣逆轉,再打下去,你估計南洪門的青幫還有勝利的可能嗎?”

  侯小云聞言變色,前方的斗爭輸了?這……這怎么可能?再說謝文東不是遇刺死掉了嗎?怎么他還活著?這突如其來的信息驚得侯小云目瞪口呆,久久回不來神。

  王龍堂可沒時間和他耗下去,更懶得向他多解釋什么

  ,到了近前之后,冷聲說道:“侯爺,對不起了,我來送你上路!”說話之間,不等侯小云作出反應,他手中匕(百度和諧)首已深深刺入侯小云的胸口。

  撲!這一刀刺得又準又狠,根本沒給侯小云留有生還的機會。直到死,侯小云都沒想明白,肖雅怎么會背叛青幫,有是怎么和謝文東搭上關系的。

  那么厲害的侯小云,在殺手界轟動一時的紅葉首腦侯爺,結果卻落得個四的窩窩囊囊,不明不白的下場,即可悲也令人唏噓。

  田啟湊到侯小云的尸體近前,看了又看,確認是沒救了之后他才咧嘴而笑,對肖雅說道:“很高興肖小姐做出一個最正確的選擇,既然侯小云以死,那么他底下的那些殺手們也一個都不能留。”他這話不象是建議,更像是命令。在他看來,肖雅投靠己方已經成為事實,他作為謝文東身邊的親信和紅人,對肖雅也不用再客氣了。

  其實肖雅并不喜歡田啟這個人,感覺此人更像是古代皇帝身邊善于玩弄權術的太監,并無多大的真才實學,但為人卻狡猾陰險又毒辣,之所以對他禮遇客氣,只是肖雅為自己留退路的無奈之舉。她淡然一笑,說道:“我很清楚自己該怎么做,田先生不用擔心,”言下之意就是讓他不要插手自己的事。

  田啟那么聰明哪會不明白她的意思,尷尬地笑了笑,柔柔鼻子,說道:“我只是想為肖小姐盡一點微薄之力。”

  “多謝田先生的好意”肖雅臉上在笑,但眼睛里確實冷冰冰的。

  沒投靠青幫之前,五湖幫就是臺灣排名在前的大社團,人員眾多,能力出眾的干部也不少,現在肖雅代人留守總部,雖然里面還有不少南洪門幫眾,單制服這些毫無防備的南洪門人員,對肖雅來說易如反掌。

  幾乎沒費多大的手腳,肖雅便輕易的降南洪門總部控制住,對被俘的南洪門人員她統統關到總部頂樓,并派專人看守,至于紅葉的殺手們,他一點沒留情,抓住之后立刻解決掉,對這些人,肖雅也心存顧慮,留下活口,不僅容易逃脫,而且以后找自己的報仇的話也是大嘛煩。

  肖雅神不知鬼不覺的控制了南洪門總部,不僅動作快,而且沒傳出任何的風聲,在前面正與謝文東交戰的向問天和韓非毫不知情,也正因為這樣,當向問天給候小云打去電話卻遲遲無人接聽時,他感到莫名其妙。

  “侯爺沒有接電話。”向問天放下手機,眉頭深鎖的喃喃說道。

  韓非面色陰沉,不滿的說道:“搞什么鬼,這個時候竟然不接電話……”說著,他給肖雅打去電話,剛一接通,他就迫不及待的問道:“小雅,候小云在不在總部,讓他給我立刻接電話!”

  肖雅嘴角挑了挑,露出一絲笑意,好在韓非現在看不到,她口氣凝重的說道:“侯爺現在不再總部,出去迎敵了。”

  “迎敵?”韓非臉色頓變,驚訝道:“迎什么敵?”

  “有一批敵人潛伏到了總部這里,正在發動共計,侯爺帶人出去迎戰了!”

  “啊?”韓非大吃一驚,他最怕的就是總部受到攻擊,可怕什么來什么,他急忙追問道:”對方是什么人?人數有多少?“

  肖雅說到:“人數是不多,但很精銳,看起來像是文東會的血殺。不過侯爺已經出去迎戰了,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我知道了。”韓非應了一聲,快速地放下手機,對身邊的向問天急道:“向兄,總部那邊出事了,血殺正在偷襲。”

  向問天身子一哆嗦,血殺竟然潛伏到己方總部那邊,這太出人意料了。他足足怔了十多秒鐘才回過神,急忙問道:“那總部的情況怎么樣?”

  “小雅說侯爺已經帶人頂出去迎戰了,暫時沒事。”

  難怪候小云不接電話,原來是和血殺干上了,向問天握起拳頭,捶了捶額頭,心中無奈而嘆,本以為此戰是己方奠定勝利的一戰,可是現在的形式已經完全脫離己方的控制,再想取勝,以難如登天。想罷,他正色說道:“謝文東花了這么大心思,把我們引出來,其目標應該還是我們的總部,絕不能掉以輕心,現在我們不能再在這里糾纏下去,必須得立刻退回去。”

  退?現在怎么退啊?韓非目視戰場,久久無語。此時雙方已打成膠著狀態,人員混雜在一起,敵中有我,我中有敵,這時候若是撤退,不知道得損失多少兄弟,而且還會受到對方的追殺。但若是不撤,總部那邊無人增援,最后可能真會落得一敗涂地的下場。

  怎么辦?韓非這時候也沒了主意。

  見向問天和韓非面色凝重,舉棋不定,蕭方跺了跺腳,說道:“向大哥,韓先生,以現在這樣的形式我們確實不應該再打下去了,一旦總部那邊有個意外,我們得不償失。為了避免對方的追殺,我愿意留下來殿后,向大哥和韓先生帶著兄弟們先行撤退。”

  聞言,向問天和韓非身子同是一震。有人愿意留下來殿后那固然是好,等于解決了己方撤退時的后顧之憂,但留下來的意義就等于是做炮灰,是送死。韓非暗暗咧嘴,沒有說話,向問天則連連搖頭,說道:“小方,你身上的傷還沒好,不適合殿后。”

  蕭方確實有傷在身,上次戰斗時肚子上曾被劃了一刀,他苦笑著說道:“正因為我有傷在身,才應該由我留下來殿后,這……至少能讓社團的損失降到最低。”換成旁人留下殿后,恐怕根本起不到阻止對方追殺的效果,只是白白的送死。

  患難見人心。如此危急的時刻,蕭方甘愿留下做炮灰,這讓韓非甚為感動,可同樣的,向問天也越加舍不得。現在他身邊可委以重用的兄弟只剩下蕭方,而且他二人的私交甚厚,向問天哪能忍心扔下他而自己先跑。

  他搖頭,干脆的拒絕道:“不行!”

  "向大哥!"蕭方急道:“現在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必須得立刻做出決定,再耽誤下去,只怕……”說著,他側頭看看戰場,垂首又道:“只怕不僅總部有危險,我們的兄弟爺所剩無幾了。”

  這……向問天瞪大眼睛,說不出話來。

  “別再猶豫了,向大哥,下令吧!”蕭方急得眼睛都紅了,直勾勾的看著向問天。

  怎么會這樣,從總部出來時,向問天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會出現和兄弟生離死別的場面。

  見他還在猶豫,蕭方兩膝一彎,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幾乎是哭求道:“向大哥下令吧!”

  一旁的韓非暗嘆口氣,拍拍向問天的胳膊,低聲說道:“向兄不要浪費蕭兄的一番苦心,撤吧!”

  向問天我急拳頭,關節都摸得雪白,牙關咬得咯咯作響,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蕭方,他是打心眼里舍不得,可是形勢逼人,不舍又能如何?

  罷了!

  向問天將心一橫,彎身獎蕭方拉起,他握著蕭方的手,幽幽說道:“小方,日后我若是能讓社團扭轉敗局,庇護鏟平北洪門,文東會,為你報仇雪恨,若我無力改變困境,也絕不會逃走,到時你我兄弟九泉再見!”

  “向大哥``````”蕭方眼睛一紅,淚水流了出來,他閉上眼睛,嗓音沙啞地說道:“蕭方做事,不擇手段,惹人憎惡,承蒙向大哥看得起,委以重任,這份知遇之恩,我,肝腦涂地也償還不清,只是,蕭方能力有限,無法輔佐向大哥振興社團`````”說到這里,蕭方已淚流滿面,說不下去了?

  這時,向問天,韓非以及周圍的南洪門和青幫干部們都哭了。

  向問天的嘴唇已咬出了猩紅的血絲,將馬上要奪眶而出的淚水硬生生的忍了回去,他一字一頓地說道:“能交下你們這群忠肝義膽的兄弟,是我向問天這輩子最大的幸事!”說完他不再猶豫,側頭下令道:“撤”!

  南洪門和青幫撤退了,雖然是主動撤退,而非敗退,但場面卻慘不忍睹。

  雙方膠著的混戰,哪是說退就能退的,在撤退過程中,不知有多少幫眾倒在血泊之中再也起不來了,又不知有多少人被砍的渾身是血,帶著滿身的傷口往回跑。

  這算是下場最悲慘的主動撤退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464.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