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0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05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按照蕭方的意思,向問天派出手下的兄弟,連翻給北洪門據點那一帶的分局打去電話,詢問駐扎部隊的原因。正如蕭方估計的那樣,在咨詢、投訴電話連續不斷的騷擾下,當地的警方終于坐不住了,主動前往北洪門據點,查明情況。

  警方來的人不少,七、八輛警車,er十多號警員,帶隊的是當地分局的副局長,一名精于世故的老油條。沒等進入工地,在外面隔著院墻就能看到停在里面的坦克,這樣的龐然大物停在這里又有軍隊駐守確實很嚇人,帶隊的副局長剛從警車里下來就開始暗暗咧嘴。工地的門口有士兵站崗,沒等眾警察進入,門口的兩名士兵紛紛把手向前一伸,冷聲喝道:“你們找誰?”

  平時都是警察蠻橫慣了,什么時候被人如此質問過,不過看著士兵手中的槍械,眾警察們將悶氣又吞了回去。一名青年警察上前兩步,仰頭說道:“我們要進去看看!”

  兩名士兵年歲都不大,未到er十,身材算不上高大,但十分結實,皮膚曬的黝黑,他倆皺著眉頭看看青年警察,什么話都沒說。見狀,青年警察以為他倆是默許了,回頭瞧瞧后面的副局長,邁步就要往里走。

  只聽嘩啦一聲,兩名士兵突然將槍端了起來,手指扣在扳機上,Q口對準青年警察的胸口。

  青年警察嚇的一哆嗦,兩腿發軟,倒退數步,這時其他的警員也都慌了,下意識的回手摸向腰間,準備拔槍,若是雙方都亮了搶那還了得,帶隊的副局長邊走上前邊向手下警員連連擺手,示意眾人不要把事情鬧大。

  他快步來到兩名士兵近前,含笑問道:“兩位小兄弟,請問你們是哪個部隊的?”

  兩名士兵看眼副局長的肩章,將手中槍向下放了放,然后搖頭說道:“沒有上級的命令,我們不能告訴你!”

  副局長點點頭,又說道:“那……能不能讓你們長官出來一趟?我是這邊分局的副局長,有些事情要和你們長官談!”

  兩名士兵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說道:“好,你在這里等會!”說著話,那士兵轉身走進工地里。

  此時,張松林正和謝文東在一起,有人說笑,相談正歡。謝文東可沒白讓張松林駐扎在這里,除去眾士兵的吃喝費用外,他還給了張松林一筆不菲的金錢,不為了別的,只是讓他不給自己找麻煩,又能聽自己的話。

  得到士兵的報信,說外面有警察找他,張松林一愣,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喃喃嘟囔道:“警察來這里干什么?”

  謝文東多聰明,反應也快,心思一轉,便將警察來此的目的想明白了大概,不用問,警察之所以會找上門來十之**是南洪門做的手腳,他們見有士兵駐扎在自己這里,難以下手,就搬出警察想將其逼走。他心中暗笑,站起身形,對張松林仰頭說道:“走,我跟你一塊出去看看!”

  “好!”張松林笑呵呵的應了一聲,與謝文東并肩走了出去。

  到了工地的大門口,謝文東舉目向外面一瞧,暗笑道警方的架勢倒不小,竟然來了這么多人,不過來的人多未必就是壞事!想著,他雙目彎彎,臉上的笑容漸漸變濃。

  面對警察,張松林可沒了和謝文東在一起時的客氣和隨和,他背著手,環視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副局長身上,他冷著臉,慢悠悠的問道:“是你要找我?”

  “是的!”副局長見張松林的肩章是中校軍銜,不敢怠慢,滿面堆笑,迎前兩步,說道:“請問,你是……”

  “我叫張松林,閣下有什么事就趕快說吧?”張松林不耐煩的說道。

  “是這樣的。”副局長往下工地里的重裝機械,說道:“張中校,你們這么多人,又是坦克又是裝甲車的,怎么突然駐扎到了這里?這里不是軍事重地吧?!”

  張松林皺著眉頭說道:“這是我們軍區的事,還輪不到你來過問!”

  副局長的脾氣好的出奇,聞言也不生氣,繼續說道:“那你們準備在這里駐扎多久?”

  對方的態度越軟,張松林的底氣就越足,聞言,他更感到不耐,口氣不善地說道:“這是我們軍區的機密,用不著向你匯報,你也沒有權利知道!”頓了一下,他又繼續說道:“總之,我們為什么駐扎在這里,駐扎多久,都是我們軍區的事情,并不關你的事,帶著你的人回去吧!”說完話白了副局長一眼,轉身就要回到工地里面去。

  俗話說泥菩薩還有三分土性,何況是堂堂的警局副局長,他脾氣再好,這時候也忍受不了張松林的傲慢,副局長臉上的笑容僵住,語氣沉了下來,說道:“沒錯,你們軍區的事情我是管不著,不過你們駐扎在這里,引起附近居民的恐慌,這事可就歸我管了!”

  張松林邁出去的腳步收了回來,轉過頭,目光如電地盯著副局長。

  一旁的謝文東眼珠轉了轉,壓低聲音說道:“看起來,這里的警察根本沒把軍區放在眼里嘛!再者說,這附近空空曠曠,哪有什么住家,又會引起誰的恐慌?簡直是一派胡言,我看他們就是故意來找麻煩的,找軍區的麻煩,找張中校你的麻煩!”

  張松林是軍人,典型的一根筋,聽了謝文東這番話,眉毛立刻豎立起來,他猛然轉過身,雙目圓瞪,冷冰冰地說道:"你想弄清楚是嗎?好啊,那你就給軍區首長打電話吧,或者直接去趟軍區問明白,但是在這里,我什么都不會告訴你。我再說一次,帶上你的人馬上離開!”說完話,張松林一甩袖子,再不停頓,氣呼呼地走進工地里。

  什么事情都沒弄清楚,還被對方挖苦一番,副局長受不了,下意識地就要追進去。已走進工地內的張松林頭也不回地喝道:“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膽敢踏入大門一步,按非法闖入軍事禁區論處!”

  聽聞這話,副局長臉色大變,他雖然不是軍方的,可是也清楚非法闖入軍事禁區意味著什么,士兵有權利對其開qiang射殺。一瞬間,副局長的冷汗流了出來,他看看走遠了的張松林,再瞧瞧近在咫尺對他虎視眈眈的士兵們,副局長膽怯了,抬起來的腿終究還是沒敢邁出去,慢慢收了回來,他呆立在原地,不知道過了多久總算回過神來,他咬咬牙,將心中的怒火一壓再壓,最后無奈地搖了搖頭,回頭沖警員揮手道:“收隊!”

  在副局長的命令下,眾警員無精打采地上了車,紛紛返回分局。

  警察來此本想探明情況,結果碰了一鼻子的灰,無功而返,警局當然不會就此罷休,隨即給軍區打去電話查詢,可是軍區里接聽電話的都不是負責人,對他們的問題也是一推再推,只讓他們不用緊張,過段時間自然會給出解釋。

  此事被軍方硬生生地壓了下去,軍方如此,市這邊的警局也沒辦法。

  一連兩天過去,駐扎在北洪門據點內的軍隊毫無動靜,絲毫沒有撤離的意思,這時向問天和韓非都有些坐不住了,很明顯,蕭方想用警方是假壓力的策略根本無效,想解決此事,還得靠他們自己想辦法。

  有軍隊在,打不能打,碰不能碰,這確實令人頭痛。向問天和韓非兩人連同下面的智囊們皆是一籌莫展。

  蕭方一計不成,經過一番思慮,他又想出個調虎離山的計謀。他找到向問天和韓非er人,開門見山地說道:“有部隊駐扎在謝文東那里,我們根本動不了手,必須得想辦法將那些士兵調走,所以,我們得找一批能力過人又和我們沒有任何關系的人,先打傷幾名士兵,然后逃走,引其余的士兵去追,然后我們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進去,殺謝文東個措手不及!”

  向問天和韓非視苦笑,蕭方說得輕巧,可是上哪里去找這樣的人?打傷士兵,那可是要掉腦袋的事,誰敢去做?而且要把那么多的士兵勾走,能力、經驗、膽量都得出類拔萃,又不能用一方的兄弟去干,臨時怎么去找一批這么厲害的角色?

  向問天苦笑道:“我們找不到這樣的人!”

  蕭方深吸口氣,嘴唇動了動,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樣。

  韓非見狀,心中一動,問道:"蕭兄弟,難道你有合適的人選?”

  蕭方看著向問天緩緩點下頭,說道:“有是有,只是,怕向大哥不會同意啊!”

  “是誰?”向問天和韓非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問道。

  蕭方沉默片刻,將心一橫,正色說道:“白燕!”

  韓非不知道他所說的白燕是什么人,但向問天身子卻是一震,垂下頭來,沉吟不語。

  蕭方解釋道:“首先,白燕手下的那批殺手都是亡命之徒,而且無論是能力還是經驗都可算是一等一的,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她以級他的手下和我們沒有一點關系,即使最后出了事,也牽連不到我們身上,讓白燕去,是最佳的選擇!”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430.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