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02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02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身上絕對不缺少振奮人心的力量,隨著三眼的附和,周圍眾人群情激憤,齊聲吼道:“我們愿與東哥作戰到底!”

  張一和張妍江二人互相看一眼,面露苦色,誰都沒有說話,心中卻在哭嘆連連,這些人簡直都瘋了,明知道打不過還要去打,這不是找死嗎?

  他倆有心還想繼續奉勸謝文東趕快撤離此地,可是南洪門和青幫的大隊人馬也已經接近據點,此時即使想撤走,也來不及了。

  南洪門和青幫的主力人員加在一起數目眾多,僅僅是大大小小的車輛就超過百輛,行在街道上,蔓延出一公里,如一條條長長的巨龍,遠遠望去,鋪天蓋地,看不到盡頭。

  原本信心十足的趙虎看到這般場景心里也是一顫,暗暗咋舌,對方的人數怎么這么多?這種陣勢,是在香港黑道永遠都看不到的,趙虎混跡很到那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見到。

  仗打到現在,南洪門和青幫的配合已經十分默契,先頭的車輛抵達北洪門據點之后,片刻都未停頓,直接開了過去,整個車隊如蟒蛇般將北洪門據點圍了一圈,緊接著,車門齊開,車挨著車,人擠著人將北洪門為了個水泄不通。

  完了!張一和張妍江的心里同時冒出這兩個字,對方的人力實在太多了,己方只幾百人,想守住這么打的一座工地,抵擋住度覅昂數千人圍攻,那怎么可能?別說阻擋,只怕就連對方的第一輪沖擊己方都扛不住,這仗還怎么打?

  香港洪門的人這時也都傻眼了,包括楊少杰和趙虎在內,他們知道南洪門和青幫的人力不會少,可是沒想到會有這么多,超出他們的想象,楊少杰的反應還算敏捷,很快就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他扭頭看向謝文東,低聲問道:“東哥,對方看起來得有上千人吧?!”

  “呵!” 張一被他的話氣樂了,嗤道:“上千人?南洪門和青幫的主力加在一起絕對不少于三千人,楊兄弟,你從香港帶來的這幾百號兄弟能抵擋住對方嗎?”張一心里窩火,說起話來也是連諷帶刺,在他看來,剛才如果他們能跟自己一起勸阻謝文東,后者可能就改變主意選擇撤離了,可是以楊少杰,趙虎為首的香港洪門要么選擇沉默,要么在旁煽風點火,只打敗了對方的試探人員就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勁頭十足的主張應戰,現在可好,敵人的主力全到了,自己這些人被困在據點里,到最后恐怕一個都跑不掉。

  超過三千人?楊少杰暗暗咧嘴,忍不住倒吸口涼氣,他皺著眉頭,問謝文東道:“東哥,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沒等謝文東說話,張一搖頭而嘆,幽幽說道:“除了死戰,還能怎樣?”說這話,他偷偷瞄向謝文東,看他的反應,張一對謝文東還是很了解的,知道他不是行事沖動的人,既然執意要留下抵抗對方,應該還有后手才對。

  哪知道謝文東大點其頭,贊同道:“阿一說的沒錯,現在我們已在沒有其他的退路,只能與對方死戰到底了!”說完,他回手將腰間的開山刀抽了出來,緩緩的向前走去。

  看架勢,謝文東像是要上去與對方拼命,周圍眾人嚇的臉色頓變,一擁而上,以最快的速度將謝文東攔住,一各個急聲說道:“東哥,你不能過去!”“是啊,東哥,你在后面坐鎮就行了,我們去抵擋對方!”

  眾人護著謝文東后退,邊充滿顧慮的看向南洪門和青幫的陣營,生怕對方突然殺過來,謝文東到沒有想眾人那么緊張,他面帶微笑,對周圍的兄弟輕聲說道:“沒事!”接著,他仰起頭來,大聲喝道:“向兄,韓兄,既然都來了,又何必躲躲藏藏,出來見見面吧!”

  他話音剛落,忽聽南洪門和青幫陣營里傳來一陣爽朗的大笑聲,隨后,南洪門和青幫眾人向左右分開,向問天,韓非在各自信服隨從的簇擁下緩緩出來。

  雖然他們雙方已交戰許久,但謝文東與他倆還是頭一次在戰場上碰到。謝文東在打量向問天和韓非,而后者也在打量他。看著謝文東笑瞇瞇滿面輕松的樣子,向問天河韓非皆在暗暗點頭,若是自己落到他現在這樣的處境,肯定裝不出來他現在這副輕松的摸樣。

  謝文東用眼色示意護在他左右的兄弟們退下,然后含笑看著向問天和韓非,悠然說道:“向兄、韓兄,好久不見了,別來無恙吧!”

  向問天目光幽深,慢慢吸了口氣,沒有說話,而韓非是在笑,只是笑得很不自然,當初他戰敗的時候是謝文東饒了他一命,放他回臺灣,此時再面對謝文東,他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和不舒服。

  頓了片刻,韓非方說道:“多謝謝先生關心,不過,我想謝先生現在應該多關心自己的處境吧!”

  謝文東悠悠笑了,反問道:“韓兄,我的處境有什么不對的?”

  韓非先是一愣,隨后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來,他先是側頭看了看一方人山人海的陣營,舉目再瞧瞧謝文東身后孤零零的那幾百號人,剛要說話,可心中突地一動,將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暗暗嘀咕,看謝文東的樣子,絲毫沒有身陷絕境的危機感,倒更像是胸有成竹,他該不會在暗中設有埋伏吧?!韓非對謝文東的陰險狡詐印象太深刻了,雖然在來的時候都已經條查清楚,可此時此刻他心里卻突然沒底了。他低聲問向問天道:“向兄,謝文東會不會在附近還設有埋伏?”

  向問天的眉毛挑了挑,微微搖下頭,說道:“不可能!我的眼線已經條查清楚了,這附近絕對沒有潛伏的敵人!”

  “這就奇怪了”韓非喃喃地嘟囔一聲,既然謝文東沒有埋伏,那他在依仗什么?僅僅是虛張聲勢?韓非苦嘆,他不敢自稱能洞察人心,可也是閱人無數,但是他看不穿謝文東的心思。

  韓非深吸口氣,朗聲說道:“謝先生,你認為你只憑著幾百人就能抵擋得住我們的進攻嗎?”

  謝文東雙目彎彎,笑呵呵地問道:“漢雄認為你們贏定了?”

  韓非舔了舔嘴唇,說道:“我找不出來我們不能贏得理由!”

  謝文東目光低垂,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你還在等什么呢?”

  韓非深吸口氣,眼珠骨碌碌亂轉,不時地瞄向謝文東背后的工地,如果說謝文東有埋伏,南洪門的眼線不可能查不出來,可如果說沒有埋伏,謝文東此時怎么能如此震驚。難道他真認為只用幾百人就能頂得住已方的攻擊?謝文東的反常表現倒是令占據絕對優勢的韓非心里發毛,有些為難,他心思一轉,計上心頭,雙手向后一背,向前走了兩步,收斂笑容,正色說道:“謝先生當初對我有恩,這點我始終沒忘,一直都想找機會償還謝先生。今天,我想單獨和謝先生比試一下,如果謝先生能贏我,那你可以帶上你的兄弟離開這里,我保證秋毫不犯,當然,這算是我還了謝先生的人情!”

  他這話聽起來很漂亮,實際上卻是在試探謝文東。如果謝文東僅僅是虛張聲勢,再耍空城計,那么聽了他這番話,看定會毫不猶豫地答應他的要求,與之單挑,當然,無論謝文東答應與否,韓非都不可能真去單挑,更不可能把他放走。

  不過其他人并不明白他的意圖,聽了韓非的話,向問天一愣,扭過頭來,驚訝地看著他,南洪門和青幫干部們也都是面露驚色,張大嘴巴,一個個都在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反觀謝文東這邊,眾人露出喜色,無不認為這是脫困的絕佳機會,

  出人意料的是謝文東連連搖頭,慢悠悠的說的:“我不會和你單挑,也不會領你這份人情,我就在這里,韓兄要打邊打過來好了!”

  呀?韓非心中一震,雙目直勾勾的盯著謝文東,良久無語,若是謝文東答應和他單挑,韓非立刻就會下令讓下面兄弟全面進攻,可是謝文東偏偏沒有答應,這說明他根本不想逃走,這時候,韓非也高不清楚謝文東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么藥,舉棋不定,不知該打還是不該打。

  看出他的異樣,謝文東皺著眉頭低聲問道:“韓兄弟,怎么了?”

  韓非回過神來,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有答話,繼續對謝文東大聲說道:“謝先生,我已經給了你機會,可是你不要,這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哈哈!”謝文東突然仰面大笑,揮手甩下衣襟說道:“韓兄,我也奉勸你一句,你現在帶上你的人馬馬上離開這里,或許還來得及,不然的話”謝文東臉上的笑容加深,沒有把話說完。

  看他故弄玄虛的樣子,南洪門和青幫眾人心中火燒,有名青幫頭目猛然大喝道:“謝文東,你在嚇唬誰”

  他話音還未落,突然之間,街尾方向傳來一陣馬達的轟鳴聲,聲響沉重,震人耳膜,聽起來并不像是汽車的聲音。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427.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