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01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01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韓非問道:“向兄是什么意思?”

  向問天正色說道:“香港洪門在香港的勢力是不小,但其人數并不多,就算傾盡全力,充其量能增援謝文東一千人左右,和我們的人力比起來相差甚遠,所以,我們現在完全可以堂堂正正的打過去,與謝文東正面交戰!”

  對香港洪門的情況,韓非也了解一些,覺得向問天的分析確實是實情,他點點頭,說道:“謝文東是很狡詐,也很難纏,不過,他把他的后手暴露太早了!”說話間,他的臉上漸漸露出笑容,那是馬上要取得勝利的得意。

  向問天和韓非的意見統一,此事可以全力壓上,毫無保留的對謝文東一眾展開進攻。

  南洪門和青幫的全部幫眾在向,韓二人的命令下,從廣州郊外出發,全速向市而去。

  市,北洪門據點,這邊的激戰已開始呈現出一邊倒的態勢,南洪門和青幫的第一波試探人員在據店內已經徹底被打垮,其幫眾非死即傷,逃脫掉的沒有幾個,而第二波試探人員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陣營散亂,上下幫眾毫無斗志,一各個被打的包頭鼠竄。

  見大局已定,指揮作戰的楊少大大小小的刀口子不下十處杰和趙虎不在親自參戰,抽出身來,跑到謝文東近前,兩人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禮,齊聲說道:“東哥!”說這話,兩人偷眼打量謝文東,能看得出來,這場戰斗打的很艱苦,平日里那么愛干凈的謝文東此時身上的衣服血跡斑斑,布滿污漬,總算還能令人稍感安心的是他的狀態很好,精氣神十足,兩只眼睛倍亮,絲毫沒有剛剛吃了敗仗的那種衰氣和低落。

  “少杰,阿虎,不用客氣!”楊少杰和趙虎早就抵達了市,只是謝文東一直沒抽出時間和他倆見面,此時看到二人,他自然十分高興,擺擺手,示意二人不用多禮,趙虎撓了撓頭發,回頭瞧瞧被打的潰不成軍的南洪門和青幫人員,笑道:“想不到南洪門和青幫這么不堪一擊,沒打幾下就散了!”

  聞言,在場的北洪門和文東會干部老臉皆是一紅,就這么‘不堪一擊’的南洪門和青幫卻打得己方損兵折將,主力幾乎全失,折議而歸。楊少杰可比趙虎機靈的多,見眾人的臉色不太自然,他急忙講話頭岔開,正色問道:“東哥,我想南洪門和青幫的人肯定不會只有這些吧?”

  沒等謝文東說話,張一搶先開口說道:“南洪門和青幫人力眾多,這些人,恐怕連其總人數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頓了一下,他垂下頭去,現在戰場上的情況是對他們有利,可張一卻高興不起來,他眉頭皺的緊緊的,快要擰成個疙瘩,沉默許久,他深吸口氣,轉頭看向謝文東,低聲說道:“東哥,現在我們已把援軍完全爆露出來,我想向問天和韓非業已了解到我們確切的實力,只怕……用不了多久,對方的主力就會打過來!”

  謝文東沒有說話,只輕輕點下頭,他和張一的估計一樣,現在,南洪門和青幫的主力很可能已經在前往市的路上了。想著,他抬起手來,面無表情的看了看手表。

  “哈哈——”趙虎忍不住仰面大笑,搖頭說道:“怕什么?對方要來就來嘛,來多少我們就干掉他們多少,正好我還沒打過癮呢!”趙虎剛剛從香港趕過來就取得一場勝利,正是士氣大盛的時候,根本沒把南洪門和青幫放在眼里。

  眾人相互看看,不約而同的笑了,只是有些是苦笑,而有些則是嘲笑。

  怕什么來什么。時間不長,暗組的眼線將南洪門和青幫主力正全速向市這邊趕來的消息通知給謝文東,后者聽完,慢慢吁了口氣,幽幽說道:“該來的,還是來了!”

  他還能表現的鎮靜,但周圍人都有些慌了手腳,就連張一和張研江這樣遇事沉著冷靜的智囊臉色也變得非常難看。他們都很清楚,雖然香港洪門的援軍到了,可己方的人數仍然與對方相差甚遠,一旦交手,沒有任何取勝的機會,結果只能是輸的很慘,甚至是全軍覆沒。

  安靜,眾人死一般的安靜。不知過了多久,張一開口急聲說道:“工個,俗話說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能戰我們自然會戰,而不能戰……我們還是躲一躲好!”

  “躲?躲什么?”趙虎滿不在乎地說道:“我們越多,對方追的就越猛,何況誰說我們打不過他們?我還真想見識見識,南洪門和青幫有什么厲害的”

  張一暗暗搖頭,人都說初生牛犢不怕虎,怎么趙虎這個lajianghu卻像剛出道的毛頭小子那么沖動呢?

  他正想出言反駁,這時,謝文東說道:“阿一,這回我和阿虎的想法倒是一樣的,我們不能躲,也沒地方可躲,既然如此,我們只能破釜沉舟一戰。狹路相逢勇者勝,即使敵眾我寡,但誰能戰到最后還不一定呢!”

  “啊?”張一傻眼了,己方可是剛剛吃了敗仗啊,北洪門加上文東會那么多的主力都被對方擊垮了,現在只來了香港洪門這么點人就能與對方一戰了?張一不明白謝文東是怎么想的,更不知道他的斗志是從哪冒出來的。

  張研江低聲提醒道:“東哥,這仗……我們真的打不了!”

  謝文東笑了,雙眼萬萬,笑瞇瞇地說道:“別忘了。真動起手來比的并不是人數,而是斗志,以往我們以少勝多的次數并不少,為什么這一次就沒有信心了?”

  張研江急道:“這次和以往不一樣,對方不是簡單的小角色,而且人數也比我們多太多,堅持下去,只怕我們最后誰也跑不掉……”

  他話音未落,謝文東擺手斷道:“不過,我有信心!”

  張研江喳喳眼睛,看著謝文東,然后又瞧瞧其他人。眾人和張研江的表情差不多,皆是滿臉的茫然,不知道謝文東的自信心來自哪里。

  趙虎沒管那么多,咧開大嘴咯咯笑了,沖著謝文東連連點頭,說道:“東哥,你說怎么打,我聽你的!”

  謝文東老神在在的的說道:“這一戰不需要什么戰術,我們只是在這里等對方找上門來就好!”

  “哦!”趙虎點下頭,心中卻在嘀咕,這叫什么打法?

  見謝文東已經打定主意,眾人不再多言,張一、張研江等人悄悄退到一旁,私下進行商議。張一皺著雙眉,低聲說道:“留在這里等南洪門和青幫打來,會有什么結果?”

  沒有人答話,但眾人心里都明白,那只有死路一條。馬力咽口吐沫,說道:“我看東哥的樣子好像很有信心能防住對方!”

  “信心?”張一氣樂了,反問道:“我們現在是否還有援軍?”

  馬力搖頭,北洪門和文東會的援軍最快也得三天的時間能趕到市,現在,除了自己這邊的殘兵敗將就只有香港紅門這幾百號人了。

  張一繼續說道:“既然沒有援軍,那我們拿什么區抵擋南洪門和青幫?”

  馬力接道:“東哥不會是急糊涂了吧?”

  張一沒有接話,環視眾人,問道:“大家都是什么意思?”

  張研江嘆口氣,說道:“我們只能再去勸東哥撤離,是在不行……”話到一般,他抿抿嘴,沒把話說完,張一問道:“是在不行怎樣?”張研江說道:“是在不行,就是硬架也得把東哥架走!”

  聽了這話,眾人不約而同地吸了口氣,面面相覷,誰都沒敢接言。

  據點之外,南洪門和青幫的第二波試探人員也被打敗,但謝文東這邊的眾人并沒有松口氣,氣氛反倒是越來越緊張,暗組將南洪門和青幫主力的位置不停的傳回來,此事,對方已進入市,用不上半個鐘頭就能趕到己方的據點,生死之戰在眉睫。

  這時,張一和張研江再次找到謝文東,就連三眼、靈敏等人也趕了過來,一齊勸謝文東撤離此地,暫時避一避。

  謝文東看著眾人一張張急切的面孔,突然仰面大笑,過了好一會他才收住笑聲,面露正色,一字一頓地正色說道:“這一戰我不會退讓,我也不想再聽到同樣的話,若是誰再提退避這兩個字,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不講情面、”頓了一下,他又繼續說道:“或許你們把南洪門和青幫當成勁敵,但我視他們如草芥他們能僥幸勝我一次,但我絕不會再給他們第二次機會,我希望各位兄弟能拿出你們的信心和斗志,和我并肩作戰,擊退對手,而不是象想在這樣婆婆媽媽的勸我離開,我也沒有這樣膽小如鼠的兄弟!”

  這番話令張一等人面紅耳赤,也令更多的人將流失掉的血性又拾了回來。

  三眼牙關咬的咯咯作響,猛的一撩衣襟,將開山刀抽了出來,向地上用力一挫,大喝道:“東哥說的對,我們可以戰死,但絕不能讓人家追死,我愿意留下來,哪怕是流干最后一滴血!”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426.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