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8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83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方天化的身手可不簡單,身材碎莊,可異常靈活,見對方一拳打來,他快速得側身閃躲,將其避開,身子順勢向前一靠,以肘臂猛擊大漢的面頰。大漢暗道一聲厲害,收起輕視之意,但并不退讓,反向過來的方天化撞去。

  嘭!方天化這一肘是打在大漢的臉上,可后者的腦袋卻重重的撞在方天化的鼻梁上。兩人的身子都是一踉蹌,方天化鼻口竄血,眼前直閃金星。那大漢好不到哪去,大槽牙被撞掉兩顆,面頰又紅又腫,嘴角血水直流。

  這一輪硬碰硬,兩人可謂是兩敗俱傷,可二人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雙雙吼叫一聲,又戰在一處。特二人拼的更加激烈,打斗時間不長,兩人手中的刀都撞飛了。兩人干脆用手腳斯達在一起。

  這種纏斗沒有用刀拼殺那么兇險,但極耗體力,沒過兩分鐘,方天化和那大漢滿頭是汗,氣喘吁吁。可二人又都不肯善罷甘休,仍死抓著對方不放手,見狀,雙方的小弟紛紛上前,有的湖己方頭目后撤,有的則混戰在一處,場上亂成了一團。

  此時,躲在人群中的田啟眼睛一亮,暗道一聲機會來了,他迅速的向那名大漢沖去,同事還帶著臺灣腔大喊道:“忠哥怎么樣?忠哥有沒有受傷?”

  青幫和文東會人員一樣,都是一身黑衣打扮,雙方戰在一起,很難分出敵我,現在田啟邊用臺灣腔喊話邊向前靠青幫人員根本沒注意到他。加上場面太混亂,田啟幾乎未受任何阻攔便到了那大漢身側。

  他故意露出關切的樣子,身手攙扶大漢,說道:“忠哥,你沒事吧?”

  哪大漢此時何止是個慘字能形容,衣服在撕斗中變得破爛不堪,臉上、脖子上被方天化抓的都是血印子,鮮血直流,他大口大口的穿著粗氣,看都未看田啟一眼,兩只眼睛冒著兇光絲絲瞪著唄文東會人員拉走的方天化,雙拳緊握,牙關咬的咯咯作響

  看的出來,大漢是恨透了方天化,它正琢磨著如何能把對方就出來,將其致死的時候,突然間,他覺得左側的肋下一涼,接著,鉆心的額劇痛從左側傳來。大漢忍不住驚叫一聲,低頭一看,之間一把寒光閃閃的刀片深深刺進自己的肋下,只留有半截刀身在外面,而實持刀的人,確實一手攙扶自己,綿綿關切的青年。

  “你……”大漢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兩眼睜大,難以置信的看著田啟。

  這時候,周圍的青幫人員也都傻眼了,不明白己方的兄弟怎么突然向忠哥下殺手。

  間自己一擊得手,田啟臉上的關切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陰笑,他嘴角高高挑起,扯著周圍對方還未反應過來是怎么會是,他手臂猛地用力,降刀從大漢的體內硬生生抽了出來,隨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手一刀,直取大漢的腦袋。

  這名青幫頭目,深受國人,驍勇善戰,是十分少見的沖鋒陷陣的餓能手,可誰能想到,盡然不明不白地慘死在田啟的手里。耳輪中只聽撲哧一聲,大漢連點反映都沒來得及作出,,臉上還帶著驚訝與憤怒,脖子卻已被田啟猛地一刀劈中,隨著血光噴射,那碩大的腦袋從肩膀上滾落下來,鮮血濺了田啟以及周圍眾人滿臉滿身。

  田啟片刻都為停頓,一把將大漢的斷頭住了起來,高喊道:“青幫的頭目完蛋了,兄弟們,快殺啊!”

  嘩——他這一嗓子,頓時讓兩邊的陣營炸開了鍋文東會眾人當然是又驚又喜,反觀青幫眾人,無不面露驚駭,張大嘴巴看著被田啟高高舉起的斷頭。

  對于青幫人員來說,時間仿佛突然停止了一般,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忽聽文東陣營里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喊殺生,接著,文東會人員像瘋了似的齊齊沖殺上來來,就連體力嚴重透支的李爽以及鼻青臉腫的方天化也不甘落后,沖在最前面。

  田啟事隔機敏狡詐之人,在戰場上也不會只靠蠻力,剛才那大喊和李爽單挑的時候他就看出來此人應該是這片青幫幫眾的大頭目,若是能和他殺掉,肯定會對青幫人員的士氣造成打擊。

  事實上也果然如此,田啟一個人,只用了魚目混珠這種不入流的小把戲,卻在關鍵時刻完全改變了場上的局勢,青幫由略占優勢立刻變呈全面被動,多數幫眾還處于極度震驚之中,被反撲過來的問佛那個會人員殺了個措手不及,十年間被看到了一片,其余人員下的不敢再戰,連連后退,器陣營開始全面潰敗下來。

  青幫在這邊的失利很快就影響到整個戰場,也引起了韓非的注意。

  韓非翹角觀望,搞不明白好端端的己方陣營怎么就突然亂了起來。這時,一名青幫小頭目慌慌張張跑了回來,到了韓非金錢,結結巴巴地說道:“韓大哥,不……不好了,忠哥被文東會的人……殺了……”

  “啊?吳敏忠死了?”韓非聽到這個消息大吃一驚。那位被稱為忠哥的大頭目叫吳敏忠,脾氣雖然暴躁,但對請幫十分忠誠,加上又能爭善戰,是韓非十分看中的信服人員,此時聽說吳敏忠被殺,韓非又京又急,臉色也變了。

  “是……是的!是文東會的人狡猾,混在我們兄弟里,突下殺手,忠哥沒有準備,就……就著了對方的道……”

  哎呀!只是請客之間,韓非腦門襯出一層汗珠。俗話說的好,千軍易得,。一將難求,犧牲一個能力過人又無比忠誠的干部,比失去成千上百的幫眾都令人心疼。韓非足足愣了失眠中踩換過這口氣。他本想親自過去,穩住那邊的情況,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妥,他的責任在于指揮大局,不能只顧一角而失去對大局的控制,想罷,他側頭對身后的肖雅說道:“阿忠戰死,那邊的兄弟群龍無首,空破啊難以抵御對方的進攻,你過去穩一穩那邊的餓情況如何?”

  韓非對肖雅還是客氣的,此時雖然急火攻心,但言語中還是充滿敬意。

  他是老大,既然發了話,肖雅當然不會拒絕。后者微微點下頭,輕聲說道:“沒問題,交給我了!”說話間,肖雅快步向吳敏忠被殺的那邊戰場走去。她下戰場,可不是單單一個人,后面還跟有一大群青幫頭目以及幫眾,這些人皆出自五湖幫。

  別看肖雅年紀輕輕,又是個女人,但他是原五湖幫的幫助,現青幫副幫主,在青幫內極有威望,她親自上陣,原本人心惶惶又混亂不堪的青幫陣營很快穩定了下來,與文東會又展開了你死我活的混戰。

  田啟正跟隨李爽、方天化二人殺得興起,追砍青幫幫眾,突見青幫陣營又安穩下來,開始組織有效的抵抗和反擊,田啟暗暗吃驚,急忙收住腳步,舉目向青幫陣營內部觀望,很快他就看到了肖雅這群人,田啟多聰明,馬上明白了,青幫見己方的頭目被殺,馬上又派來一名大頭目來安定人心,不用問,對方陣營中被眾星捧月的那個女人在青幫的身份和地位肯定不簡單。

  想著,田啟眼珠轉了轉,要是再能把這個女人除掉,那這邊的青幫人員必敗無疑,可是那里的青幫幫眾太多,自己想故計重施,再混過去暗下殺手很難成功。他略微尋思了一會,計上心頭,他快步追上前面的李爽和方天化,然后啦住二人。

  李爽和方天化還在奮力殺敵,見田啟把自己直向后拉,兩人異口同聲的問道:“怎么回事?”

  田啟正色說道:“爽哥,天化,我們不能毫無目標的亂打,擒賊先擒王,我們應該先干掉對方的頭目!”

  李爽聞言,暗道有道理,他點點頭,邊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邊問道:“沒錯!可對方的頭目在哪呢?”

  田啟伸手一指肖雅等人所在的方向,說道:“那邊!爽哥,你看,人群里那個女人肯定是青幫的大頭目!”

  李爽個子矮小,看不太真切,他找到一處高點,踩在上面伸長脖子張望。李爽經驗豐富,只看肖雅那邊的陣勢,就知道田啟所言不假,那確實是青幫的大頭目。他心中大喜,連連點頭,對方天化說道:“天化,走,我們向那邊殺!”

  方天化沒有意見,首先攻擊對方的頭目這是亂戰之中最容易取勝的辦法之一。

  李爽和方天化帶領各自的手下兄弟,又開始對肖雅所在的方向展開了猛攻。

  擒賊先擒王這句話并沒有錯,但也要論情況而定,如果雙方的實力差距較大,恐怕就成了擒賊不成,以卵擊石了。

  田啟引李爽和方天化向肖雅那邊沖殺笨沒惡意,只有私心,他想趁局面混亂之機,自己再混過去,抓住機會下手,自己立功的同時還能確保己方取勝,何樂而不為呢?只是事情的進展遠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順利。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408.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