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1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15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頓了片刻,謝文東方慢慢問道:“出了什么什么事?”

  姜森咽口唾沫,低聲說道:“孟先生……遇刺了”

  “啊”聽了這話,謝文東拿著電話的手都是一哆嗦,孟旬遇刺了?這消息對謝文東來說如同五雷轟頂,整個人都愣住了,良久無語。姜森急忙又補充道:“是能南洪門干的,孟先生現在正在醫院搶救”

  孟旬確實遭人刺殺,而且傷勢極重,命在旦夕

  也正如姜森所說,刺殺孟旬的人確實是南洪門

  南洪門遭受北洪門和文東會的雙重打壓,前后夾擊,形勢岌岌可危,好在關鍵時刻猛虎幫在東北作亂,動搖了謝文東的根基,逼迫后者不得不回東北處理猛虎幫的事。如此以來,給了南洪門難得的喘息之機,可即便如此。正面的張一以及深入廣東的孟旬仍給南洪門帶來極大的威脅,尤其市后者,已經進入廣東,能直接威脅到南洪門的總部

  以蕭方為首的南洪門干部們一只在苦思破敵之策,可是孟旬頭腦精明,想在他身上站得便宜,簡直太難了。

  南洪門雖然借助地利的優勢,將孟旬一眾逐步逼回到廣西,但實際上,他們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不大,孟旬的實力仍然存在,也仍然在直接威脅南洪門的總部,這就像懸在南洪門眾人頭上的一把利劍,令他們吃不香、睡不穩,身上每一根神經都繃得緊緊的。

  蕭方思前想后,覺得問題歸根結底還是在孟旬身上,一是此人頭腦聰明,心思機敏,再者,孟旬是南洪門出身,對南洪門的情況極為了解,所以只要有孟旬在,己方就不可能消滅這股滲透到廣西的敵對勢力。

  蕭方看來,只要能除掉孟旬,那么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可是孟旬這段時間特別小心,幾乎市足不出戶,身邊又有大批文東會的幫眾,想干掉孟旬,談何容易,為了除掉這個眼中釘肉中刺,蕭方可謂煞費苦心,最后終于被他想出一條妙計

  他主動去找向問天,讓后者發出一封請柬,請孟旬來吃飯,向問天聽完蕭方的提議,頗感莫名其妙,好短短的請孟旬吃什么飯?再者說,雙方出于你死我活的階段,自己邀請孟旬。恐怕后者也不來

  蕭方早就猜到向問天會有顧慮,他笑呵呵說道:“向大哥,只要你發出請帖,孟旬一定會接收的,因為他虧欠你的太多,不能波你面子,再者說,孟旬也深知你為人,你是不會借吃飯之機暗算他的”

  向問天點點頭,反問道:“就算孟旬最終能同意,但又有什么意義么”

  蕭方胸有成竹的說道:“孟旬其實是個難得的人才,對我們而言市個極大的損失,另外他的背叛,也是由于很多誤會造成的,我想向大哥應該和他面對面的把問題說清楚,勸他回心轉意,只要孟旬能重回社團,不僅會減少我們的一個大敵,而且還能使我們多一個強有力的幫手,在對謝文東的時候,我們的勝算會增加許多”

  聽完蕭方的分析,向問天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可關鍵問題,孟旬能同意回社團么?他心中沒有把握,蕭方在旁邊說道:“向大哥,只要還有一絲希望,我們就應該全力爭取”

  向問天贊同道:“沒錯”他將心一橫,決定就按照蕭方的提議,他親自寫了一封請帖,拜托心腹人員,捎給孟旬。而另一邊,蕭方則悄悄吧周挺和白燕二人找來,與他倆密謀,一旦孟旬接收向問天的邀請,他們則在半路上埋伏人手,找機會干掉孟旬蕭方的聰明之處在洞察人心,孟旬狡猾,無論用什么計謀,想把他勾出來基本沒可能,但向問天是孟旬的舊主,而且為人光明磊落,向來不肖用宵小手段,所以也只有向問天的邀請才能把孟旬給引出來。

  周挺和白燕聽說是要去刺殺孟旬,這兩位想都沒想,同時大點其頭,認為可行。蕭方把自己的計劃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只聽得周、白二人眉開眼笑,連聲稱贊蕭方的策略高明。按照蕭方的部署,周挺和白燕二人背著向問天,開始籌備人手,部署計劃。

  文東會這邊。聽說孟旬接到向問天的請帖,邀請他出去吃飯,文東會的干部們不約而同地找上孟旬,看他是什么意思。孟旬明白眾人的來意,拿著向問天的請帖在眾人面前晃了晃,笑道:“這是向問天的筆跡沒錯!”

  姜森皺著眉頭說道:“就算是向問天親自寫的請帖,難道孟先生還要應邀嗎?”

  孟旬點點頭,說道:“我要去!”

  姜森等人齊齊阻攔,紛紛說道:“酒無好酒,宴無好宴,向問天這時候邀請孟先生,只怕沒安好心阿!”

  孟旬仰面而笑,自信到:“向問天的為人豪邁耿直,光明正大,他要是想殺我,一定會是在戰場上和我面對面的決斗,而不會是用鴻門宴的方法致我于死地的。”

  姜森想了想,覺得孟旬說得也有道理,向問天確實是這樣的人,如果他真的是那種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人,那東哥不知道要在他手里死過多少次了。

  見眾人沉默不語,孟旬將請帖拿起又看了一遍,向問天的話十分客氣,沒有一點雙方敵對的huya味,甚至對南北洪門之爭的是只字未提,只寫些與孟旬之間過去的情誼等等,他找自己吃飯是假,實際上是想邀自己重回南洪門。

  正如蕭方分析的那樣,從心里來講,孟旬對向問天確實有愧疚之情。當初謝文東是用計謀逼他造反的,而向問天由始至終從未做過一件對不起他的事,現在,他投靠到謝文東的麾下,反過來與向問天為敵,孟旬的心里也不是那么坦然。

  這次接到向問天的請帖,他之所以要去,也是相與向問天做個徹底的了斷,同時表明自己的決心,他已經背叛過一次,絕不會再做第二次的背叛。

  孟旬心意已決,另外,眾人都了解向問天的為人,對他的邀請,提防之意也不是很重。

  孟旬應邀與向問天會面,負責他安全的事務完全由姜森負責,后者可是加足了小心,派出三十多號的血殺人員做保護,另外,姜森還想跟隨孟旬一同前往,但被后者攔住了。

  雖然向問天不太可能借邀請之機對他下毒手,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萬一向問天真預謀不軌怎么辦?到時自己和姜森都發生以外,文東會這邊群龍無首,南洪門一旦來攻,后果不堪設想。

  處于這方面的顧慮,孟旬硬是把姜森等人留了下來,只帶血殺人員以及文東會的小弟前往。

  他這樣做,也是效仿謝文東。謝文東經常冒險,但每次冒險都不會帶至關重要的兄弟前往,為己方留個后手。

  向問天聰明,孟旬更聰明,可是兩個聰明人誰都沒想到,他們被蕭方給算計了。

  當孟旬去往與向問天會面地點的路上,早已在半路上做好埋伏的周挺和白燕準備下殺手,不過蕭方打去tel,令他二人先等等,不要動手,看孟旬與向問天會面之后,是否有回歸之意。

  蕭方也十分看重孟旬這個人才,覺得殺掉太可惜了,如果孟旬真有意回歸,那對南洪門而言無疑是如虎添翼。

  向問天和孟旬是在很輕松的氣氛下會面的,二人似乎都事先想好了,對眼前的戰時很有默契的只字不提,只談些無關緊要的輕松話題。

  向問天主動說起往事,談起孟旬在南洪門時的情景,他二人同是唏噓不已。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向問天這才切入正題,邀請孟旬重返南洪門。

  孟旬聞言,面色一正,放下手中的筷子,對向問天說道:“我很感謝向大哥當初對我的知遇之恩,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了,當我決定投靠到謝先生旗下的時候,就已經與南洪門一刀兩斷,再不瓜葛,何況,謝先生對我的信任以及重用,令我很感動,另外,我也佩服謝先生的為人,所以我不會也不可能背叛謝先生,更不可能重回南洪門,向大哥,我讓你失望了!”

  聽完孟旬這席話,向問天默默地點點頭,過了半響,他方說道:“既然這是你的選擇,我不強求,以后我也不會再提此事!”說完話,向問天舉起酒杯,好爽的大笑道:“不能共事,但依然可以是朋友,雖然是要在戰場上見的朋友!”

  看著向問天,孟旬暗暗嘆口氣,這個與謝文東作風截然相反的男人,但卻和謝文東一樣,身上有太多令人傾佩和折服的地方,只可惜,他與謝文東站在兩個極端,自己只能選擇其一。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340.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