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86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86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警察以為謝文東的:"進一步說話"是要給自己好處,眼珠轉了轉,賊笑著跟了過去.

  走出一段距離,謝文東站定,轉回身,對警察笑呵呵地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那警察愣了一下,然后皺起眉頭,滿面狐疑的看著他,沒明白謝文東的意思,謝文東伸手入懷,將隨身攜帶的zzb政見掏了出來,向警察面前一遞,同時說道:"我叫謝文東,這是我的證件!"

  謝文東?警察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頓了片刻,身子猛的一震,不自覺地張大嘴巴,身為警察,對于謝文東這個名字當然不會陌生,何況,謝文東來到市的消息早已鬧得滿城風雨了,他哪會不知道?那警察愣了好一會,艱難地咽口吐沫,顫巍巍地接過謝文東遞來的證件,打開一看,確實寫有"謝文東"三個字,他急忙將證件合上,必恭必敬地還給謝文東,沒笑硬擠笑,說道:"哎呀,原來是謝先生,剛才實在是多有得罪!"

  謝文東將證件揣回口袋里,笑呵呵地說道:"這次的事,我想就這么算了吧!該賠償的錢,我一分都不會少給,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謝先生怎么說就怎么最!"警察在知道謝文東身份之后,態度來個一百八十度轉彎,點頭哈腰的滿面媚笑,謝文東是文東會的老大,而文東會又的東北第一大社團,他一個普通的小警員哪里敢得罪,如果惹上謝文東,可能連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謝文東沒有再說什么,微微一笑,又拍了拍肩膀,隨后慢悠悠走了回來.

  "沒事了,沒事了,這是一場誤會!"

  那名警察收起槍,對著兩名同伴連連揮手,示意二人趕快走.

  女郎在旁莫名其妙地看著他,眼神中充滿著茫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剛才警察還對謝文東橫眉冷目,甚至動刀動槍,怎么一轉眼功夫,就對謝文東這么客氣,態度變得也太快了吧!?

  見三名警察邊相互低聲交談著邊快步向外走,女郎急了,追上前去,急問道:"警察同志"

  沒等她開口說話,那名警察忙轉回頭,面帶苦澀地低聲說道:"這位小姐,實在不好意思,這事我們管不了,另外,我也勸你一句,不要惹麻煩,更不要招惹他們"話到一半,他欲言又止,隨后無奈地搖了搖頭,急匆匆地走了,

  看著警察們漸行漸遠的背影,女郎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正在她愣愣發呆的時候,謝文東走到她身邊淡然說道:"這事就到這里,如果我剛才給你的那些錢不夠用,再打電話向我要,告辭了,!"說完話,他向劉波和伍曉波甩下頭,作勢要走.

  女郎急行幾步,伸開雙臂,將他們攔住,她直視謝文東,疑問道:"你剛才和竟擦黑說什么了?你到底是誰?警察為什么會怕你?"她連珠炮似的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謝文東撓撓頭發,笑道:"警察會怕我?開什么玩笑."

  "不要當我是傻子,我看得出來!"女郎明媚著雙眼閃爍著火光,氣呼呼地大聲說道.

  謝文東被她逗樂了,聳聳肩,什么都沒說,身形一晃,繞過女郎,繼續向前走去,,女郎不肯罷休,又繞到謝文東前面,態度強硬地說道:"不把話說清楚,不能走!"

  見狀,伍曉波挑起眉毛,冷聲說道:"小姐,你不要太過分了!"

  女郎聞言更氣,怒聲說道:"你這是什么態度?"“媽的……”見伍曉波又要出言不遜,謝文東擺擺手,對女郎心平氣和的說道:“有些事情,你還是越少知道的越好!我這絕對沒有恐嚇的意思,還望你能夠理解。”

  女郎看著謝文東,突然有種異常的感覺,雖然他表面上十分平凡,說起話來也是斯斯文文,但內在卻好像隱藏著截然相反的東西,讓人看不透。女郎的眼神中布滿了迷惑,茫然和不解。

  謝文東樂了,說道:“如果你覺得不滿意,那么就算我欠你一份人情,以后如果有需要幫忙的話,給我打電話,我會幫你!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郎對謝文東仍是敵意十足,沉默了好一會,才說道:“李雪若。”

  “雪若!”謝文東點點頭,悠然一笑,說道:“好名字!”說完話,他正想離開,可邁出去的腳又收了回來,對女郎笑道:“你要回學校嗎?我可以順路捎你回去。”

  “哼!不用了!我可不敢勞你大架!”女郎小嘴一撇,冷著臉說道。

  謝文東自討個沒趣,不過也不介意,只是無奈得聳聳肩,干笑一聲,隨后帶著劉波和伍曉波快步而去。

  眼睜睜得看著謝文東等人離開,女郎狠狠得跺了跺腳,可是又拿他們無可奈何,連警察都拿謝文東沒辦法,她一個女人又能把他們怎么樣呢?只是她對謝文東的身份十分好奇,想弄清楚他究竟是什么人,做什么的。正想著,她心中猛然一動,恍然想起了什么,見謝文東等人已穿過走廊,進入樓梯間,她急匆匆得追了上去。

  在黑道中,謝文東這個名字被許多人熟知,但對普通人而言,這個名字并無特別之處。邊下樓,伍曉波還憤憤不平得說道:“這個女人,竟然敢找警察陰我們,我看東哥對她實在太客氣,要換成是我,就***劃花她的臉!”

  謝文東挑了挑眉毛,正色說道:“老伍,我們雖然混的是黑道,但畢竟不是土匪,不要講打打殺殺的事掛在嘴邊。想成大事,首先得先學會低調,‘悶聲發大財,棒打出頭鳥’這個道理你不懂嗎?”

  聽了他這劃,伍曉波嚇得縮了縮脖子,連勝說道:“東哥,我明白了!”他嘴上說明白,實際上是左耳聽右耳冒,只是看謝文東有些不高興,才勉強應付兩句。

  謝文東當然能看出他心思,搖頭笑了笑。

  他們正走著,忽聽身后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謝文東等人回頭一瞧,只見那名女郎又追了上來。

  伍曉波本就一肚子火,見她又追來,火往上撞,猛地頓住身形,回頭怒聲喝道:“CNMD,你還沒完沒了是不?”

  名叫李雪若的女郎被伍曉波罵得一愣神,謝文東瞪了后者一眼,然后和顏悅色得看著女郎,微笑得問道:“李老師,你還有事嗎?”

  謝文東對李雪若的態度有事尊敬又是客氣,后者想沖著他發火都發不出來。他深吸口氣,小心翼翼得問道:“你……你們是黑社會的對嗎?”

  謝文東眨眨眼睛,并不否認,也不承認,只是反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李雪若正色說道:“昨天晚上你們渾身都是血,手里還有刀,加上今天警察又對你們這么客氣,我感覺你們像是黑社會!”

  “哈哈!”謝文東被她逗樂了,仰面而笑,沖著女郎一甩頭,說道:“有什么事,我們邊走邊邊說!”

  走了兩步,謝文東見李雪若站在原地沒有動,他又補充說:“就我們算是黑社會,可也不是吃人的猛獸,不會把你怎么樣的,你還擔心什么?”

  被謝文東說中了心事,李雪若玉面一紅,可馬上又鼓起粉腮,氣呼呼地說道:“鬼才怕你們!”說著,她反而越過謝文東,快步走下樓去。

  謝文東暗笑,李雪若這個女孩表面上看起來兇巴巴的,好像個小刺猬,但實際上卻天真得很。

  到了醫院外,謝文東邀請李雪若上了自己的汽車,后者本還有些猶豫,謝文東在旁邊開玩笑地說道:“如果李老師害怕,就那算了!”“誰怕誰?!”被謝文東用話一激,李雪若連想都沒想,直接車內。謝文東也含笑坐了進去。

  等汽車啟動后,他對開車的伍小波說道:“老伍。先去東北大學!”

  “是!東哥!”

  等汽車傷了主道,謝文東轉頭看向身邊的李雪若,笑問道:“李老師還有誰和那么花,就請直說吧!”

  李雪若皺著眉頭,不滿地疏導:“不要叫我老師,我聽著別扭!”

  謝文東并未接話,只是點點頭,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李雪若沉默一會,方低聲說道:“我想請你幫個忙!”

  謝文東說道::“什么事?”

  李雪若正色說道:“最近,我發現有人在向我們學校里的學生出售毒品,專門賣給學生們!”

  謝文東愣了愣,轉頭看向坐在前面的伍曉波。東北的毒品市場,基本已被文東會壟斷,有出售毒品的事,自然十之**和他們有關系。伍曉波見謝文東詢問得看著自己,他連連搖頭,說道:“東哥,這個我可以保證,我們的貨只在自己的場子里賣,絕對沒用賣到學校里去。”

  “哦!”謝文東點點頭,然后看向李雪若,含笑說道:“李小姐,這種事情你應該去找警察,而不是來找我啊!”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311.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