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1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13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媽的,你們像往哪跑!”見方天化等人要撒,田啟突然嗷的一嗓子,抽刀便追了上去。

  “田兄弟,小心!”尤春平看出方天化的身手超于常人,急切的叫喊一聲,怕他有失,隨之也跟了過去。

  田啟有傷在身,但速度倒是快得出奇,如同里弦之劍,穿過南洪門眾人,眨眼工夫就到了方天化身后,二話沒說,掄刀就劈。

  他這一刀運足了力氣,掛著勁風,呼嘯而至。

  方天化聽身后惡風不善,來不及細看,身軀猛地向旁一扭,堪堪避開了鋒芒。唰!鋼刀幾乎是貼著他的胳膊劃過,將其衣袖挑開一條一尺多長的大口子。方天化又串出兩部,這才將身行穩住,回頭一瞧,站與自己身后的原來是田啟。

  方天化勃然大怒,當初在會上田啟說的好好地,他要到南洪門那邊施展苦肉計,現在到好,自己險些被他一刀劈死!方天化仰天怒吼,想也沒想,揮臂就換了一刀,直取田啟的脖頸,同時喝道:“我劈死你個小人!”

  他這一刀來勢洶洶,田啟不敢抵其鋒芒,急忙抽身而退,他這一腿,正好撞在隨后追殺上來的南洪門眾人,只聽呼啦一聲,田啟和南洪門幫眾摔倒一片,滾成一團。田啟身子也靈活,倒地之后,又向彈簧一般串了起來,怒喝道:“兄弟們加把勁,無論如何也不能放走方天化!”說這話,他又帶頭沖了上去,斜肩帶背的又是一刀。

  方天化又恨又氣,壓根都直癢癢,他雙手持刀,用力向外一架,隨著當礑的脆響聲,雙刀結實。

  田啟用力下壓,同時身子自然而然的貼近方天化,在其耳邊用地的不能再低的聲音急道:“快跑!”

  方天化一愣,怔怔地看著田啟。后者暗罵一聲笨蛋,不得方天化發力,他好像是被強大的力道彈開似的,噔噔噔連連后退,又撞進南洪門的陣營里。此時猶唇平已經追上前來,將田啟扶起,見他臉色難看,尤春平說道:“田兄弟,方天化厲害,你不是他的對手,退到后面去!”

  田啟渾身都直哆嗦,大叫道:“他必殺此人!”說著,他一把將尤春平推開,瘋了似的又追殺過去。

  尤春平暗嘆一聲,無奈之下,也只好跟上前去。田啟沖刺的速度倒是快得驚人,時間不長,又追到方天化的身后。后者此時已然明白田啟是在故意給自己制造逃跑的機會,他心生感激,隨手回砍了一刀。

  就是這隨意的一刀,卻又將田啟震退出數步,后面的尤春平再次來上攙扶,同時勸阻道:“田兄弟,方天化只是個小人物,我們的目標可是謝……”他話還沒有說完,向后倒退的田啟毫無預兆,對著尤春平的腦袋,冷然就是一記重劈。

  尤春平做夢也想不到田啟會給自己一刀,他毫無防備,當刀片掃過他的脖頸時,他的臉上還帶著驚訝,連閃躲和格擋的動作都未來得及做出。

  咔嚓!

  這一刀砍得結實,尤春平的腦袋應聲而落,撲,鮮血隨著無頭的身子噴射而出,好像一道紅色的噴泉,濺起好高。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別說南洪門眾人驚呆了,就連方天化等文東會人員也是嚇了一跳,暗道一聲好狠!

  撲通!隨著尤春平尸體倒地的聲音,呆站在原地的南洪門眾人方如夢初醒,一個個瞪大雙眼,滿面驚駭地看著田啟,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在干什么?怎么……把平哥殺了!”

  田啟不再停頓,對著南洪門眾人冷笑一聲,接著,快速向方天化跑去,邊跑邊喝道:“快走!”

  直到這個時候,南洪門眾人才反應過來,田啟根本不是來協助己方的,而是文東會的奸細!可是他們這時候才弄明白既然來不及了,田啟跟著方天化,已跑到胡同深處。

  “啊——”不知道誰突然怒吼一聲,嚎叫道:“殺掉田啟這個畜生,為平哥報仇啊!”“殺!”義憤填膺的南洪門眾人都急了,兩眼充血,拎著片刀就追了下去。

  很快,田啟和方天化等文東會人員穿過胡同,到了外面一條小街,隨后眾人在街中央站立住,不再逃跑。

  悲憤交加、怒極攻心的南洪門人員已顧不上其他,緊接著追到了近前,數十號人,像潮水一般分散開來,將田啟和方天化十余人圍在中央。

  方天化環視左右,呵呵笑了,滿面輕松的說道:“你們給我聽著,現在投降,你們還有機會,如若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放你媽的屁!死到臨頭你還敢大言不慚,兄弟們一起上,統統不要放過,為平哥報仇!”一名南洪門頭目扯著脖子尖叫道。對方只有十幾個人,而己方有數十號兄弟,他哪會將方天化的話放在心上,以為他只是在虛張聲勢。

  聽了小頭目的話,南洪門幫眾齊聲吶喊,隨后一點點向方天化等人逼去,包圍圈也隨之變得越來越小。

  正在這個時候,忽然街道兩側車燈大亮,黑漆漆的夜幕中,車燈的亮光顯得格外的刺眼。南洪門眾人被晃得睜不開眼睛,紛紛低下頭去,用手擋在眼睛上方,瞇縫著雙目,驚慌的向前后張望,嘴里不時的說道:“怎么回事?這是怎么回事?”

  沒有人答話,隨著嘩啦啦的聲響,街道兩側的汽車車門齊開,接著,從里面下來二十多號的黑衣漢子,清一色的黑衣、黑褲、黑皮手套,手在紅同是擦得錚亮的開山刀,沒人發號司令,但黑衣人的動作卻出奇的一致,不約而同地向南洪門眾人走來.

  他們的速度不快,但卻給人造成一股極大的壓力和恐懼感,當黑衣人們距離南洪門幫眾人只有十步之遙時,紛紛將纏在脖子上的黑巾撩去,遮于鼻下.

  "這這tmd的是搞什么鬼?"那名南洪門的頭目慌了手腳,時而看看前面,時而瞧瞧身后,當黑衣人距離南洪門陣營已不足五米遠時,那名頭目忍不住質問道:"你,,,,,,你們是什么人?"

  "文東會,血殺!"

  由于黑衣人們的嘴巴都被圍巾擋住,看不出來是誰在說話,只是那冰冷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栗.

  有兩名南洪門幫眾受不了對方帶來的壓力,涂炭大吼一聲,雙雙向黑衣人沖殺過去.

  他二人剛到黑衣人近前,高舉的半空的刀還沒有落小秒,只見兩道電光閃過,兩名南洪門漢子的身子猛然僵硬住,接著,脖頸竄出血,雙雙撲倒在地.

  眾黑衣人沒有看他倆一眼,一各個面無表情地從尸體上跨過.

  "殺啊!"

  南洪門的眾人驚呆了,反倒是被他們圍困住的方天化來了精神,冷然大吼一聲,由內向外展開反撲,方天化的吼叫也徹底拉開了雙方撕殺的序幕,南洪門數十人不得不分成兩波做zhan外圍的抵御談話而至的黑衣人,里面的則與方天化,田啟等人展開激戰.

  南洪門的人是不好,如果單單是圍攻方天化等人,或許還能占有一定的優勢,可是隨著二十多名血殺人員的參戰,爭斗由一開始就變成了一邊倒的局勢,血殺人遠近身格斗能力極強,而且各個經驗豐富,下手也狠毒,時間不長,便以有十多名南洪門人員倒在他們的開山刀下。

  血殺在外圍打的南洪門損失慘重,使里面的方天化等人壓力頓減,方天化這時也來了精神,將手中的鋼刀揮舞開來,憑借一身蠻力,倒也是銳不可擋。

  爭斗沒有持續五分鐘,數十號的南洪門人員便徹底敗下陣來,有二十多號負重傷的人員倒地不起,其余人等直嚇得魂飛魄散,無心戀戰,四散而逃。

  見對方已敗,血殺兄弟也不追擊,直接走到田啟近前,其中一名大漢拉下圍巾,露出一張棱角分明的臉孔,面無表情的說道:“田啟,東哥讓我們帶你去見他!”

  “哦!”田啟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同時將手中刀上的血跡蹭了蹭,邊別在后腰邊問道:“東哥現在在哪?”

  “跟我們走,你自然會知道!”那名血殺大漢冷漠的說道。

  田啟暗暗苦笑,不過他知道血殺是文東會內最為鋒利的一把尖刀,其中的成員自然也有驕傲的本錢,他沒有多說什么,作勢就要跟血殺人員走,方天化笑嘻嘻的湊到近前,問道:“兄弟,東哥有沒有交代我什么?”

  那名血殺漢子看了眼方天化,搖搖頭,說道:“東哥沒有交代。”頓了一下,那名血殺大漢嘴角挑了挑,說道:“化哥自行作戰就好!”方天化現在已今非昔比,貴為龍堂副堂主,血殺人員對他也是很尊重的。

  方天化笑了笑,轉目有看向田啟,心中可謂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他憋了半響,方說道:“田啟,這次多謝了!”

  在小胡同里,如果沒有田啟作掩護,方天化等人能不能順利沖出來還真不一定呢!

  聽了他的話,田啟心中一暖,不過臉上可沒有表露出來,看都沒看方天化,邊跟著血殺人員離開邊頭也不回地說道:“算了吧,你不用謝我,我所做的一切也不是為你,而是為了東哥!”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238.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