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79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79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是把片子拍了,但并沒有住院,簡單處理了淤傷之后,穿好衣服,走出醫院.

  姜森跟在他身旁,憂慮重重地說道:"東哥,我覺得你還是留在按觀察幾天的好."

  "呵呵!"謝文東搖頭輕笑,滿不在乎地說道:"以前比這更重的傷也不是沒受過,沒那么要緊,我也沒那么嬌貴."接著,他話鋒一轉,又說道":"何況,我們對南洪門的壓制也耽誤不起那么多時間."

  姜森無奈地嘆口氣,身處謝文東這個位置,看似風光無限,而實際上卻有很多時候都是身不由己在做事.

  白燕麾下的殺手跑得非快,帶著被擊暈的周挺,在昆明未敢做片刻停留,直接開車駛出城區,逃之夭夭,文東會的人追查了一上午,最終確認對方已逃走的消息,回傳給謝文東,后者聽后,忍不住搖了搖頭,未完成任務,卻跑得如此之快,這根本不象周挺平時的作風.

  下午,謝文東坐車往秋凝水的家中,現在文東會對秋凝水的保護可謂嚴密,樓內樓外都有眼線,在秋凝水的家門前站定,謝文東輕輕敲了敲了門,本以為她現在應該睡下了,自己得等一會,可時間不長,房門就被打開了,秋凝水從房中走出來,見來人是謝文東,臉上頓時露出喜色,可隨后又略帶幽怨地問道:"怎么才來?你那邊的事情都處理完了?"

  謝文東沒有馬上接話,含笑走進秋凝水的房內,他這次到云南以來,還是第一次來秋凝水的家中做客,四下環視,覺得與幾年前相比變化并不大,只是一些電器做了更換,他在客廳里慢慢轉了一圈,隨后坐到沙發上,說道:"家里還是老樣子,和以前一樣."

  他的話,讓秋凝水有一種溫馨和熟悉的感覺,看著謝文東,她低聲問道:"你是不是要走了?"她明白,謝文東在昆明不會呆得太久,而且文東會在這里的狀況越穩定,他就會越早離開,現在文東會已不和其他黑幫展開爭斗,她覺得謝文東在昆明的時間也不長了.

  她的猜測沒有錯,謝文東也是特意找她辭行的,他點點頭,說道:"我打算明天離開昆明."

  知道他要走,只是沒有想到會走得如此倉促,秋凝水想要留住他,可是又找不到任何留下他的理由,她幽幽說道:"怎么走得這么急?"

  謝文東輕嘆口氣,說道:"俗話說趁熱打鐵,一件事情,如果不能連續去完成,很容易半途而廢,"他暗指是對南洪門的壓zhi,現在他對南洪門的優勢越來越明顯,謝文東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他已打定主意,就要一口氣將南洪門壓死,不給它任何喘息的機會.

  秋凝水不明白他暗指什么,也不關心這些,知道他即要離開,心里滿是憂傷之情,她停頓了好一會,才強顏歡笑,說道:"今天在我這里多呆會吧,晚上我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謝文東眨眨眼睛笑了,說道:"哦?這我可不能錯過,要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有品嘗'秋老板'手藝的機會."

  秋凝水被他的話逗笑了,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那明媚的眼神,嬌媚的表情,令謝文東心神忍不住為之一蕩.

  正與秋凝水交談著,姜森打來電話,現在,文東會的人員已經開始準備向廣西進發,血殺和暗組都是先頭部隊,姜森詢問謝文東的意思,是不是可以出動人力,進入廣西,謝文東聽完詢問,沒有多言,只隨口說道:"說道:"你自己看著辦就行了!"

  "是,東哥,"姜森說道:"那我現在就讓兄弟們向西林進發了."“恩!”謝文東輕輕應了一聲。

  西林位于廣西與云南的交界處,也是廣西西部的重鎮,文東會之所以將第一處目標選擇在這里,也是謝文東的意思,按照眾人的意見,是直接攻擊南洪門在百色的勢力,然后在直取南寧,可是謝文東擔心己方初入廣西,一旦過于深入,當形勢堪憂的時候,難以脫身,還是先占西林比較穩妥,孟旬雖然激進,但是這次也十分贊同謝文東的主意,他以前是南洪門的人,對廣西的情況還是有些了解的,當地的黑幫兇狠彪悍,想壓制他們并令他們臣服非常困難,所以南洪門在廣西的人力可比在云南要多的多,一個不小心,就會陷入被重重包圍的困境。謝文東和凝秋水相談甚歡,一時間倒是沖淡了離別之愁。

  下午三點多時,秋凝水開始著手準備飯菜,跟著她來到冰箱前,謝文東毛腰向里面一瞧,里面的食物很豐富,有菜有肉,有雞有魚,秋凝水回到對他笑道:“我平時很少在外面吃,一般都回家自己做飯。”

  謝文東點點頭,臉上在笑,心里卻又絲絲的心痛,他深嘆了口氣,說道:“要做什么菜,我幫你弄。”

  秋凝水撲哧笑了,反問道:“你會做菜?”

  謝文東搖搖頭,沖著廚房臺面上的刀具努努嘴說道:“雖然我不會做菜,但是切菜還是沒問題的。”

  秋凝水被他的話有是逗得一陣嬌笑。

  正如謝文東所說,他切菜的水平可一點不必秋凝水差,作為用刀的高手,謝文東的手法又快又靈活,切菜自然也不在話下。看著他熟練的切工。秋凝水驚訝不已,像是看怪物一樣打量謝文東,最后忍不住嘆道:“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還以為你是一級廚師呢!”

  謝文東邊切菜邊哈哈大笑。

  等肉踩都切好了之后,接下來就輪到秋凝水大展身手了,謝文東無所事事,在房間里閑逛,瞧瞧這,看看那,當他參觀到秋凝水的臥室時,發現寫字臺上面的書柜里擺有不少獎杯和獎狀,那都是秋凝水做警察時得來的。

  謝文東隨手拿起一只相架,照片里面秋凝水一身戎裝,笑容燦爛,光彩奪目,看來她還是喜歡做警察,謝文東暗暗苦笑,如果她不是認識自己,如果沒有那次意外,她的生活根本不會被打亂,也許早已結婚生子,不會像現在這么辛苦。

  越是看這些東西,謝文東的心里越是內疚,他長嘆一聲,將相架放回原處。

  等秋凝水把才都做好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

  看著滿桌子色香味兒俱全的菜肴,謝文東笑的兩眼彎成一條縫,這時,秋凝水又拿出一瓶紅酒,打開蓋子,給謝文東和她自己各到了一大杯,隨后坐在謝文東的身邊,笑道:“來!嘗嘗我做的菜喂到怎么樣。”

  謝文東含笑夾起一口,塞進嘴里,沒等徹底咽下,便開始連連點頭,贊嘆秋凝水的手藝不錯。

  得到他的夸獎,秋凝水顯得非常開心,與謝文東不時撞杯飲酒。

  秋凝水的酒量一般,與謝文東對飲了一會,便已玉面嬌艷,臉蛋紅彤彤的像只熟透了的蘋果。

  二人邊吃邊聊,時間過的飛快,不知不覺中,已是晚上七點多。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見秋凝水已醉意十足,時間也已不早,

  謝文東含笑說道:“凝水,等會我得走了,你也要早點休息,今天……你太累了。”說著話,他站起身形,這時,一旁醉眼朦朧的秋凝水突然一伸手,抓住他的衣袖,聲音低微得說道:“文東……”

  “恩?”

  “今他晚上,你可以留下來嗎?”說完,秋凝水玉面更紅,仿佛要滴出血來,忍不住垂下頭去,不敢也不好意思去看謝文東。連她自己都很奇怪,自己是怎么把這話說出口的,但是由心里來講,她確實希望謝文東能留下。

  謝文東楞了一下,接著回過神來,也顯得有些尷尬,他撓撓頭發,拍拍秋凝水抓住自己衣袖的柔荑,輕聲說道:“凝水,你醉了!”

  秋凝水確實醉了,也正因為她醉了,才會把埋藏在心底的話毫不猶豫得說出來。她搖搖頭,看著謝文東,眼中滿是期待,嬌吟著說道:“我沒醉!我……就是希望你能流下來!”話音未落,她靠到謝文東的胸前,雙手緊緊環住他的腰身。

  感受著懷中的香軟,謝文東也是一陣意亂情迷,不過他的理智還是在提醒著他,不要那么做,因為他根本就付出不起。

  他說道:“凝水,我……我真的要走了……”

  秋凝水沒有因為他的話而松手,反而摟得更緊,同時她哽咽得問道:“文東,你是不是在為那件事而嫌棄我……”

  這句話,令謝文東的心仿佛被刀子狠狠刺了一下似的,他的身子為之一振,呆呆得沒有說話。

  “如果是這樣,那你就走吧……”見他久久無語,秋凝水心如刀絞一般,她松開手,垂著頭,雖然看不到她的表情,卻能看到一滴滴的水珠落在她的腿上。

  謝文東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毫無預兆,他一把將秋凝水從椅子上拉起,然后狠狠得親吻住她嬌艷欲滴的紅唇。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204.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