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69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69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沒有了陸寇的坐鎮和指揮,南洪門堂口也隨之徹底失去了抵抗能力。很快,一樓和二樓的南洪門人員被以姜森,褚博為首的文東會精銳所打散,隨后,二人留下一部分兄弟打掃殘局,帶著剩下的兄弟前去增援三樓。+、南洪門在三樓的幫眾雖然精銳,可是也招架不住如此眾多的敵人沖擊,何況文東會的單兵戰斗絲毫不比他們弱。在文東會人員的強烈猛攻,南洪門幫眾已退得再無路可退,全部縮在走廊的最里端,上百號人還在做得最后的抵抗。

  謝文東不關心這些南洪門的小弟,他在乎的是陸寇。隨著己方的兄弟沖進陸寇的房間,四下一瞧,哪還有陸寇的身影,倒是房間的窗戶被打開,謝文東眉頭一皺,搶步來到窗臺前,低頭向下觀望,他沒有看到陸寇,倒是看到院墻外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己方兄弟們。

  這時,袁天仲快步來到謝文東的身旁,說道:“東哥,不知道陸寇現在躲到哪去了,我帶兄弟去找一找……”

  沒等他說完,謝文東暗嘆口氣,擺手說道:“不用去找了,陸寇已經跑了。”

  “啊?”袁天仲兩眼瞪得溜圓,大吃一驚,問道:

  “***會員28677奉獻東哥,你怎么知道?陸寇會扔下堂口還有這么多兄弟不顧,自己先跑了?”

  謝文東向樓下弩弩嘴,說道:“如果不是陸寇還有他身邊的人,誰能神不知鬼不覺得打倒咱們這么多的兄弟!”

  、順著謝文東的目光,袁天仲向樓下一瞧,看清楚被打倒的己方兄弟,他又急又氣,連連跺腳。這可真是煮熟的鴨子又飛走了。他已經把陸寇打成重傷,眼看著要取他的性命了,結果陸寇卻跑了。

  “放虎歸山,其患無窮啊!”謝文東幽幽感嘆一聲。他沒有直接責備袁天仲,但他自言自語的嘆息比責罵袁天仲一百一千句還令他難受。袁天仲老臉漲紅,滴著腦袋,憋了半響,猛地一抬頭,咬牙切齒的說道:“東哥,我去追他!”說完話,袁天仲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同時帶上十多號兄弟。

  現在去追陸寇,謝文東已不抱太大的希望了,以陸寇的頭腦,他若是真想跑的話,每人能追得上他。不過他也沒有阻止袁天仲,不管怎么說,追還有一線希望,若是不追,就徹底沒戲了。

  袁天仲怒氣沖沖,帶著十多號兄弟出了堂口,飛快跑到堂口側身的事發地點,扶起一名受傷的兄弟,問道:“是誰把你們打傷的?是陸寇嗎?

  那小弟前胸挨了一刀,傷口不是很深,卻血流不止,滿頭滿身都是汗,他嘴唇哆嗦著搖搖頭,又點了點頭,伸手向南面的道路指了指,聲音地微地說道:“那……那邊……”

  袁天仲留下一名兄弟,讓他通知其他己方人員趕快過來救援,然后帶上其余的眾人,坐上停在路邊的車輛,按照受傷兄弟手指的方向追了過去。

  那名文東會小弟指的方向沒有錯,陸寇等人搶了文東會的一輛面包車,然后急速的向南面飛馳而去。現在,陸寇的狀況也極不樂觀,新傷加上舊傷,以及痛失堂口和手下數百兄弟的打擊,已將他琢磨的油盡燈枯。

  車內,陸寇身上的上口已被保鏢們自己包扎上,但他時而昏迷,時而清醒,同時又劇烈的咳嗽著,更嚇人的是,陸寇此時竟然咳嗽出血來。見狀,圍在他左右的數名大漢都急得流下淚來,其中一人對開車的兄弟大喊道:“去醫院!我們馬***會員28677奉獻上送寇哥去醫院!”

  “不行……”陸寇聞言,連連搖頭,顫巍巍的說道:“現在曲靖都已被文東會控制,我們去醫院,肯定會被發現,誰都活不了,現在得趕快出城。”

  “可是,寇哥,你的傷……”

  “不要緊!”陸寇嘴角抽動了一下,隨即緩緩閉上了眼睛,聲音低得幾乎讓人聽不到,說道:“等你們回到廣州,見到向大哥,就說我……無法兌現當初的承諾,回不去了,我……實在愧對向大哥對我的厚望,未能完成使命……”說著話,陸寇的眼角淌出淚珠,哭了。

  周圍的大漢們再也忍不住,一個個哭得泣不成聲。

  “寇哥,你千萬別這么說,你的傷沒什么,一定會沒事兒的……”一名大漢邊抹著眼淚邊顫聲說道。

  “呵……我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

  陸寇搖了搖頭,慢慢睜開眼睛,仔仔細細環視周圍的每一個人,悲由心生,說道:“我來云南,已報有一死的決心,本想能以我一己之力,扭轉敗局,結果……我已經盡力了,只是愧對向大哥對我的知遇之恩,也愧對兄弟們對我的期望……我,死不足惜……”

  /“寇哥……”

  陸寇仰天哀嘆,喃喃說道:“為什么……天不佑我洪門……咳……咳……哇!”陸寇連續咳了數聲,接著,一張嘴,噴射出一口鮮血的水血。

  寇哥……寇哥……”

  對于周圍人的召喚,陸寇已聽不見了,兩眼一閉,又暈死過去。

  南洪門眾人這時候是真急了,哪還顧得上陸寇的叮囑,直奔最近的醫院而去。可是行出不遠,陸寇又幽幽轉醒,不過狀況卻更令人擔憂,他臉上的痛苦之色已經消失,嚴重***會員28677奉獻毫無神采,只有呆呆的迷離。

  他喃喃說道:“真是懷念在大哥身邊的日子,無論面對成功還是失敗,那都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真是懷念以前那些同甘共苦的兄弟們,只是陸寇無能為力,九泉之下,實在無顏去見各位兄弟們……”

  嗚……”聽著他的自語,車內已是哭聲一片。

  陸寇死了。支持壞蛋是怎樣煉成的***手手打

  堂堂的南洪門八大天王之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南洪門第二號人物,最終死于一輛破舊的面包車內。如果陸寇不執意去云南,如果陸寇身上沒有舊傷,如果陸寇對系統玩對南洪門不是那么忠誠,他都不會死。+可是沒有那些如果,正因為執著、仁義、忠貞等等這些因素組成了與眾不同又令人敬畏的陸寇,陸寇自出道以來就一直在南洪門內打拼,出生入死,立下的功績不計其數,南洪門給了他名望、金錢、地位,而他回報給南洪門的是他的才華與生命。

  面包車在距離醫院不足五百米的路邊停下,車內,哭聲一片。陸寇平素為人忠厚重義,對身邊的手下也視如兄弟,現在陸寇身亡,眾人無不悲痛欲絕。

  不知過了多久,一名大漢***會員28677奉獻止住哭聲,猛地抬起頭,看著眾人說道;“寇哥已死,我們豈能茍且偷生?”

  聞言,眾人抹了抹眼淚,紛紛轉頭向他看來。

  那大漢深吸口氣,說道:“寇哥無顏面對那些死去的兄弟們,可我們回去又有何練面去見向大哥?”

  被他這么一說,眾人紛紛垂下頭去。

  大漢沉聲說道:“我不走了,就在這里等文東會的人追過來,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在這種情況下,他一個人沖動立刻感染到所有人。眾人齊齊點頭,異口同聲道:“對!我們都不走了,要死也和寇哥死在一起!”

  這幾名南洪門的保鏢打定主意,提著片da,一起走下車來,站在路中,嚴陣以待,只等文東會的追兵趕來。

  想追上已經逃走的陸寇,袁天仲也沒抱太大的希望,只是這口惡氣實在咽不下去,又無處發泄,坐在車里,不停地催促開車的兄弟加速再加速。

  現在汽車已經達到了全速,開車的小弟暗暗咧嘴可也不敢多說什么。

  正向前走著,忽見前方有數名大漢站在路中,在路燈的照耀下,幾人皆是一身的白衣,手中提著清一色的片da。

  死機心中一驚,急忙放慢車速。袁天仲心里正在窩火,突然感覺車速慢下來,他沒好氣地問道:“怎么回事兒

  袁大哥,前面好像有南洪門的人在擋路!”

  “什么?”袁天仲猛的挑起眉頭,身子前探,向前一瞧,可不是嘛,看衣著,那確是南洪門的幫眾沒錯。他心中暗喜,只要找到南洪門的人,就不難問出陸寇的下落。當汽車距離對方還有十多米遠時,袁天仲就迫不及待地說道:“停車、停車!”

  在他的催促下,司機急忙將車停下來。沒等汽車停穩,袁天仲便已拉開車門,搶先跳了下去。

  袁天仲邊向那幾名南洪門大漢近前快行邊冷聲問道:“陸寇現在在哪?”

  “就在車里”一名南洪門的漢子想身后的車內指了指,說道:“有膽的你就過來吧”+/這幾名南洪門的漢子有恃無恐的站在路中,而且還公然叫囂,他們或許能嚇唬住旁人,但卻嚇不倒袁天仲+//袁天仲藝高人膽大,加上對方人員不多,他冷笑著說道:“我過來又能如何”說話之間,他與對方的距離已不超過五米

  冷然間,兩名大漢紛紛怒吼一聲,瞪著猩紅的雙眼,舉到想袁天仲沖過去。正所謂仇家見面分外眼紅。陸寇的死是由舊傷導致的,但袁天仲卻是致死陸寇的導火線,這幾名陸寇的保鏢看到他哪能不憤怒。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194.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