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67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67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在沒有必要的時候,袁天仲是不會以身相許的。他的身法極快,如同閃電一般,沒等出來的南洪門眾人反應過來,他已退回到樓梯口。他是跑了,但卻把安永仁仍下了。南洪門眾人看到地上的尸體,無不變色,隨后抬頭一眼,看見傻站在原地、手里還拿著血淋淋bihu的安永仁。

  “仁哥,你……你這是在干什么?”一名南洪門人員驚訝地問道。

  “我……”安永仁面色蒼白,身子一哆嗦,差點嚇得趴地上。、

  不用他解釋,事實已經擺在眼前,南洪門眾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聽呼啦一聲,眾人齊齊圍上前去,有幾名陸寇的保鏢見同伴慘死,更是怒不可言,紛紛吼叫道:“安永仁,你為什么殺人?你想造反嗎?”

  暗叫一聲完了!安永仁六神無主,翹起腳來,伸長脖子,沖著樓梯口的方向大呼道:“東哥,快救我。”

  不用他喊,謝文東已帶著手下兄弟沖了出來。聽聞身后腳步聲大起,南洪門眾人紛紛回國投去,之間從樓梯口處跑出來一大群黑衣人,手上清一色鋼刀。看衣著,都不是已方的兄弟,在自己的堂口突然出現這許多陌生人,南洪門幫眾又驚又是茫然,其中一個人下意識地驚問道:“什么人?”

  沒有人回答,謝文東一馬當先,到了南洪門幫眾的近前,手起刀落,隨著撲的一聲悶響,一名南洪門漢子胸口中刀踉蹌倒地。

  “是敵人——"謝文東這一刀,立刻讓南洪門眾人炸開了鍋,呼喊連天。

  陸寇的幾名保鏢徹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擁吻,肯定是安永仁叛變社團,勾結謝文東,將對方給引進堂口了。一名大漢的眉毛都豎立起來,伸手抓住安永仁的脖領子,大罵道:"草你媽的,你把文東會的人給引進來了?!”

  “不……不……”安永仁還想解釋,可那名大漢已不給他機會,抽出刀片,對準安永仁的肚子就刺下去。撲哧!這一刀擁的結實,安永仁慘叫一聲,雙手捂著小腹到了下去,直到死,他的眼睛還是盯著謝文東所在的方向,還想著他能沖過來搭救自己。

  安永仁被殺,這倒省去謝文東動手的麻煩。就算他不被南洪門的人所殺,謝文東也同樣留不下他。謝文東帶領眾人與南洪門人員在三樓的走廊里打成一片,他們在這里一動起手,很快也驚動了一,二樓的南洪門幫眾,睡得迷迷糊糊的眾人聽到打斗聲,紛紛從房間里出來,查看是怎么回事,可是剛一露頭,立刻找到早已埋伏好的褚博,姜森等人的迎頭痛擊,許多南洪門人員直至被砍倒在地,還是滿臉的迷茫,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一方是有備而來。而一方是毫無準備,這場爭斗從一開始就失去了懸念,文東會這邊穩穩戰局著上風,安永仁只是個耗不起眼的小人物,但他所起到的作用恰恰成了決定雙方勝負的關鍵。

  且說三樓。南洪門在三樓的人員是最精銳的一群,三樓的走廊里的交戰也是最激烈,最艱苦。謝文東靠著一鼓作氣的沖勁確實想前推進了很大一塊,但很快就被蜂擁而至的南洪門人員逼退回來,看著眼前白花花一片的刀片,他心中也是一顫,沒等他繼續向前沖,只聽身后有人斷喝一聲:“東哥,讓我來!”

  聽聞話音,謝文東笑了,閃身退到一旁,隨著一陣咚咚咚,沉悶的腳步聲,格桑魁梧龐大的身軀從文東會里的人群里沖了出來,到了南洪門陣營前,二話沒說,揮動雙臂,猛的砸出兩拳。他的拳頭有碗口大小,全力落下,聲勢驚人,掛著嗡嗡的破風聲。身在前面的南洪門幫眾急忙橫刀招架,只聽當、當兩聲,兩秘密能夠南洪門大漢手中的刀片應聲而彎,格桑的拳頭落勢不減,重重垂在二人的腦袋上。兩名南洪門漢子只覺的腦袋嗡了一聲,接著眼前發黑,雙雙載倒,人事不醒。

  格桑沖殺上來,立刻引得南洪門陣營一陣大亂,后面的文東會人員大受鼓舞,紛紛怒吼隨這格桑向前沖殺。論起群戰的本事,格桑可算是出類拔萃,在謝文東的麾下也絕對稱得上是第一號了。

  有格桑在前頂著,又有文東會的幫眾隨后沖殺,南洪門的幫眾有些招架不住,開始緩緩后退。這時候,陸寇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他沒有看到文東會的人,倒是看到密密麻麻的己方人員擠在走廊里。他眉頭大皺,疑聲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守在門口的保鏢們急忙將陸寇又拉回房間內,紛紛說道:“寇哥不要出來,外面的情況太亂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眾保鏢們相互看看,其中一人低聲說道:“寇哥,是、、、安永仁背叛社團,將文東會的人引進堂口,現在對方不僅上了三樓,而且一、二樓也都打起來了,我們的形式、、、不太樂觀。”他說得還算是比較委婉,現在南洪門的堂口何止不樂觀,簡直已到了基極可危的地步。

  不聽此言還好點,一聽這話,陸寇忽覺得腦袋一陣昏沉。他千算萬算,把謝文東能用上的手段都算到了,可是卻偏偏沒算到謝文東會在自己的身邊用策反之計。陸寇閉上眼睛,久久無語。

  見他如此表情,眾人心里同是一悲。一名保鏢輕聲說道:“寇哥,你別著急,安永仁哪個叛徒已經被我殺了……”

  沒等他說完,陸寇緩緩搖了搖頭,安永仁算什么,他擔心的是堂口。謝文東為人陰險毒辣,被他策反,最后也不會有好下場,張居風就是個最好的例子,可是陸寇想不明白,既然明明知道謝文動這人靠不住,為什么偏偏還會有己方的兄弟聽信他的讒言,受他所收買呢?

  陸寇越想越氣,胸口一悶,他忍不住又劇烈咳嗽起來。這次陸寇咳得比以前要厲害得多,腰都彎了下去,臉色憋得漲紅發紫。周圍的保鏢們皆嚇了一跳,紛紛上前,又是攙扶又是敲打陸寇的后背,好一會,陸寇才算是把這口氣緩了過來,他喘了兩口粗氣,隨后將周圍眾人慢慢退開,凝聲說道:“大家都跟我出去,迎敵!”

  聞言,保鏢們眼圈一紅,差點都哭了,急聲說道:“寇哥,你的身體不好,就不要出去了!”

  陸寇笑了,只是笑得很苦,他說道:“謝文東是有備而來,如果我不出去指揮兄弟們作戰,大家哪能抵御得住!”說著,他不再停頓,邁步走出房間。

  只這一會的工夫,在格桑為首的文東會眾人沖擊下,南洪門的幫眾又退后了好大一截。尤其是前方的人員,不時地倒在對方的刀口和拳頭下,慘叫聲不絕于耳。

  離老遠,陸寇就看到鶴立雞群的格桑在揮舞著雙臂,不時有己方的兄弟在他面前慘叫倒地。陸寇牙關一咬,大聲喝道:“格桑,你的對手在這里!”

  正打在興頭上的格桑聞言一楞,舉目一瞧,剛好看到南洪門人群后方的陸寇在對自己怒目而視,他哈哈大笑,憨聲憨氣地問道:“陸寇,你敢出來送死嗎?”

  陸寇握了握拳頭。側身從身邊保鏢的受里拿過把片刀。隨后分開前面的眾人。直奔格桑感而去

  南洪門幫眾被打的心慌意亂。此時陸寇出現。眾人算是招待了主心骨。一各個的心氣有提升上來。眾人止住潰敗之勢,紛紛向兩邊躲閃,給陸寇讓出一條通道。陸寇穿過人群,大步流星來到格桑近前,

  眾保生怕陸寇有失。緊緊跟在他身后。

  陸寇的身材高窕,有一米八零,不過在格桑面前,則要矮了一個頭還多。格桑低頭看著他,見陸寇臉色難看,滿臉的憔悴,忍不住笑了。

  陸寇沒有理會他,目光一偏,看向格桑身后的謝文東,抬刀一指他的鼻子,冷聲說到;‘謝文東,你可敢出來與我一站?’

  有格桑在前沖鋒陷陣。謝文東基本沒太動手,此時他一臉的輕松。他打量陸寇一翻,暗暗搖頭,此時的爐寇和前幾天前比起來氣色更差。

  不過謝文東可不敢有絲毫的輕視,叟死的駱駝比馬大,陸寇雖然有舊傷,但畢竟身手過人,實力超群,現在又是形式危急之時,他要真和自己拼起命來,那也不好應付,謝文東是經常挺而走險,但那都是無奈之舉。現在他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必要去和陸寇單挑。

  他哼笑一聲,笑瞇瞇地說道:’鹿兄,你已經病成這個樣子,還跟我交手?我看你還是不要做無畏的抵抗,投降吧!

  鹿寇怒急,猛的大吼一聲,想繞過格桑,之間去找謝文東拼命。

  可格桑那能放他過去,大手一揮,將鹿寇攔住:”你想找東哥,得先過我這關!“

  :你去死!”說話間,陸寇回手就是一刀,只取格桑前胸。

  陸寇的身體是很差,可出手依然快得出奇,一刀劈出,在空中畫出一道逼人的寒光。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192.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