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26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26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不知道電話那邊的謝文東說了什么,漢子點頭答應了兩聲,隨即放下話筒,對洪尚彬笑道:“洪局長,謝先生在一一六房間,請你進去。”

  呵!謝文東的架子可真是不小啊!洪尚彬心中暗氣,可也沒多說什么,直向走廊里端走去,邊走邊查看兩面各房間的牌號。眾警察們隨后跟上,剛才那名騎壺難下的警察臨走時狠狠瞪了旅店老板一眼,冷聲說道:“小子,以后你給我小心點。”

  “呵呵!”老板滿面堆笑,針鋒相對地幽幽說道:“以后誰該小心點還不一定呢!不要忘了,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沒準哪天,霉運就會降臨在你的頭上。”

  那警察肺子都快氣炸了,可是現在又拿對方也無可奈何,怒沖沖走開了。

  且說洪尚彬,在走廊里端他找到了一一六號房間,剛要抬手敲門,房門卻先打開了,洪尚彬只覺得眼前一黑,在他前面多出一位彪形大漢,這名大漢身高兩米開外,又粗又壯,又高又猛,活象是狗熊成了精似的,不用說話,也不用露出威色,只是站在那里,就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即便是見過世面的洪尚彬也被眼前突然出現的大漢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倒退兩步,氣勢頓時間泄了一半。他看著大漢,又瞄了瞄對方碗口大的拳頭,咽口唾沫,強擠出笑容,問道:“謝先生在嗎?”

  “東哥已等你多時了!”大漢身材雄壯,說話時嗓音也洪亮,震人耳膜。他將身形一側,讓開房門,等洪尚彬進入之后,他又立刻站在門口處,將房門堵個嚴實合逢,后面的警察們都憋在外面,一個也進不來了。

  進入房間,洪尚彬舉目觀瞧,房間不小,里面或坐或戰,有七八名青年和大漢,在正中央的沙發上端坐一人,年紀不大,只有二十多歲的樣子,兩只單鳳眼彎彎瞇縫著,嘴角上挑,臉上掛著微笑,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一股陰柔但又強烈的氣勢。

  打量了一番這名青年,洪尚彬走上前來,問道:“想必閣下就是謝先生吧?”

  洪尚彬認得沒錯,坐在沙發上的青年正是謝文東。看到洪尚彬,他連屁股都沒抬,依然坐得安穩,只是含笑擺擺手,揉聲道:“洪局長請坐吧!”

  暗暗皺了皺眉,洪尚彬慢慢走到沙發旁,坐在椅子上。沒等他開口說話,謝文東問道:“洪局長專程來找我,不知有何貴干?”

  洪尚彬洗氣,停頓片刻,說道:“我是特意來向謝先生求證在見事情。”

  “哦?有事請講!”

  “兩天前,客運站附近的鴻運娛樂中心突然遭受到一群匪徒的襲擊,他們打死打傷數十名娛樂中心的工作人員,而且還搶了大量的現金,最后又一把火將娛樂中心燒了個干凈,不知道謝先生是否清楚此事?”說完話,洪守喪彬兩眼直勾勾地盯著謝文東,查看他的反映。

  哪知謝文地突然仰面大笑,說道:“這件事,我很清楚,嚴格來說不僅是清楚,其實那就是我干的。”

  撲!站于一旁的老鬼聽完謝文東的話差點吐血,沒錯,了解內情的人基本都明白這事就是謝文東做的,但卻不能主動承認啊,而且這不是小事,畢竟設計到十來幾條人命呢!想著,老鬼急得直搓手,連連向謝文東使著眼色,而后者卻假裝沒看見。

  想不到謝文東如此直截了當,毫無隱晦,就這么輕描淡寫地把事情承擔下來了。洪尚彬也是一證,過了好一會他才反映過來,也說不出心里是驚訝還是喜悅,故意將老臉一沉,冷聲說道:“謝先生身為政治部的官員,卻知法犯法,我雖然有心幫忙,但卻也無能為力,看來,謝先生要跟我去趟警局了。”

  “然后呢?”謝文東含笑問道。

  “啊?”洪上彬沒明白他的意思,茫然的看著謝文東。謝文東笑呵呵的問道:“我跟你去公安局,然后怎么辦?”

  洪尚彬正色的數對哦奧:“謝先生請放心,我是不會對你動用私刑的。我會將你上交給公安部,對你如此處置,那自然會有公安部和政治部的高層進行調查和決定"

  沒等他把話說話完,謝文東接到:“送我去公安部?好啊!洪局長是想讓我將你接受南洪門賄賂,以至于南洪門在你的眼皮底下肆無忌憚的大設底下賭場的事全部說給公安部的高層聽是嗎?胡玲霞的事,已讓公安部的高層倒臺一大批人了,現在正處于風雨飄搖之中,在出了你這檔子丑事,那你真是火上澆油,罪加一等了。”

  聽了這話,洪尚彬的腦袋翁了一聲,下意識的站起身形,兩眼瞪得滾圓,結結巴巴的說道:“謝先生,你可不要血口噴人啊!”

  “血口噴人?”謝文東哈哈大笑,猛然間,他將笑容一斂,目光如電,好像兩把刀子,直射在洪尚彬的臉上,冷冰冰的說道:“洪尚彬,你敢說你沒有收過南洪門的賄賂嗎?如果你真是清白的。可有膽量跟我去趟政治部接受調查?”

  “我"洪尚彬沒詞了。政治部是什么地方,那里是好進不好出就算沒有錯誤,也能被他們活活的不出錯誤來,更何況他還真沒少收過南洪門的錢,他身子僵硬站在原處,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怎么?洪局長不敢跟我走一趟嗎?”謝文東挑起眉毛,凝聲問道.

  撲通!洪尚彬兩腿一軟,站起來的身子又坐回到椅子上了,他臉色變換不定,過了半晌,沖著謝文東沒笑硬擠笑,干笑說道:"謝先生,我這次前來拜訪,并沒有其他的意思,僅僅是聽謝先生到了昆明,所以特意過來打聲招呼罷了,僅此而以,僅此而已"

  洪尚彬見風駛舵之快,令人咋舌.

  " 恩!"謝文東含笑看著他,向前探了探身子,拍著洪尚彬的肩膀,笑道:"如果洪局長這么說,我們就什么都好商量,以后,你繼續做你的局長,我也繼續做的該做的事,井水不犯河水,至于南洪門那邊,洪局長就不要多管了,那是只火藥桶,洪局長若是插手太多,不僅會惹火燒身,弄不好還會被炸個粉身碎骨呢!"

  聞言,洪尚書彬的冷汗流了出來.

  南洪門的時,我豈能是說不管就不管的?他收了人家那么多錢,現在想置身事外,哪是那么容易的,弄不好就會遭到南洪門的報復.

  看穿他的心事,謝文東輕松地笑道:“洪局長不用擔心南洪門那邊,我可以保證,他們在昆明的日子已所剩不多,只要將他們趕走,南洪門自然也就找不到洪局長的頭上了,當然,想短時間內解決南洪門的問題,還需要洪局長你多多幫忙啊!”

  “是,是,是!”洪尚彬連連點頭,苦笑不已。

  他本來是找謝文東興師問罪的,連抓捕謝文東的人手都帶來了,現在倒好,情況截然相反,他反被謝文東牽著鼻子走,無從招架。

  看著汗流浹背,如坐針氈的洪尚彬,謝文東笑道:“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洪局長就請回吧!”

  洪尚彬如釋重負,急忙站起身,剛要開口告辭,謝文東恍然又想去什么,沖著他笑瞇瞇地說道:"對了,我這個人做事很公平,等我取代了南洪門之后,他們每年給洪局長多少好處,我一分都不會少給,而且還會加倍."

  洪尚彬愣住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連連搖手,急忙說道:"謝先生的好處我哪里敢要"

  "哎?"謝文東揮下手,隨即站起身形,走到洪尚彬近前,說道:"我對朋友,一向都是很慷慨的,當然,如果洪局長愿意做我朋友的話."

  "哎呀,謝先生如此看重,實在是鄙人求之不得的事."

  "呵呵"謝文東看著能屈能伸的洪尚彬,柔和而笑.

  想讓對方對自己服服貼貼,言聽計從,必須得恩威并施,謝文東對這一點都已應用的如火純青.

  等洪尚彬必恭必敬的告辭之后,帶著一干手下警察離開旅店,老鬼擦了一把冷汗,快步走到謝文化東近前,高挑大拇指,贊嘆道:"高!兄弟的反將一軍實在是高得很啊!"

  謝文東搖頭笑了笑,說道:"如果洪尚彬真是清白,我想將也將不住他."

  "沒錯!"老鬼點頭,道:"俗話說,蒼蠅不叮沒縫的蛋嘛."

  謝文東斜著白眼,冷冷看著他.

  老鬼拍拍自己的嘴巴,沖著謝文東不好意思地嘿嘿干笑兩聲.

  其實,洪尚彬不來找謝文東,后者也正想去找他,畢竟他要想在昆明立足,警方這關他必須的過。現在倒好,洪尚彬主動送上門來,省去了不少麻煩,洪尚彬走后不久,謝文東找來劉波、孟旬等人,直接問道:“我們現在去攻打南洪門的堂口,有無問題?”

  劉波說道:“現在南洪門已經知道東哥來到了昆明,旗下人員大多都集中到了堂口。估計幾百號是有了,以我們目前的人力,強攻過去,恐怕損失也不小啊!”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151.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