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84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84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上海對南洪門而言是重地.對北洪門也是如此.若是將底盤分割出去.北洪門在上嗨的勢利根本不可能穩固.一旦有個散失.那所付出的種種努力和犧牲都白費了,所以于情于理.北洪門都不可能把搶占下來的底盤分給那些黑幫.

  對于這一點.張一心知肚明.謝文東不回上嗨主持大局.他也能理解.不過出爾反爾畢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當然更沒什么可笑的.若單論為人這方面.張一可比任長風和孟旬正直的多.

  傍晚.任長風去了醫院.一是探望在火品中己方受傷的兄弟.再者也是慰問文東會那邊的傷員.文東會的傷員要比北洪門這邊多的多,尤其是虎堂和飛鷹堂,人員的傷亡都超過了半數.當任長風看到身上纏滿繃帶的躺在床上的高強時.他心中感動.眼圈也隨之紅潤起來,

  此時,三眼.李爽等文東會的高級干部們也都在病房里.看到任長風.紛紛起身相應.

  任長風連連擺手.示意大家不用客氣.然后關注地問道:"強子的傷勢怎么樣?"

  不等旁人說話.躺在病床上的閉著眼睛似在睡覺的高強突然把眼睛睜開.列嘴一笑.說道:"我沒事,好得很!"他這倒不是裝出來的.高強的傷勢看起來嚴重.身上的到處都是繃帶.而實際上傷口都是皮外傷.未傷及筋骨.只需要短時間的修養便無大礙.

  見高強臉色雖然蒼白.但說話時底氣十足.眼中還不時流露神光.任長風放心了.快步走上前.握住高強的手.欣慰的說道:"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

  任長風和文東會的干部們相識多年.感情甚是深厚.看到高強平安無事.喜悅這請自然流露出來.他做在病床邊與眾人和高強說了一會閑話.隨后切入主題.說道:"我打算這兩天再次召集上嗨地區的那些黑幫老大們開次會!"

  他不提此事,三眼也正要提.聞言,三眼笑文道:"長風.你不是真要打算開始分割地盤了吧?"

  “嘿嘿……”任長風陰森森一笑,說道:“分地盤?沒門!我一寸地盤都不會分出去的。正相反,開會的時候,誰***敢開口向我要地盤,我當場就做了他!”

  三眼點點頭,想了一會,問道:“白紫衣那邊怎么辦?這兩天,他可是追著我要黃浦地區呢!”

  任長風說道:“我也想說說這件事。把黃浦地區的場子都讓給他,簡直是白日做夢。白紫衣的地盤太大了,我們當初給他的好處也太多了,我覺得現在是到了該收回的時候,三眼哥,你的意思呢?”他話中的意思很明顯,是準備向白紫衣下手,不過任長風也不知道,三眼和白紫衣交往的不錯,他要對白紫衣下毒手,還得問問三眼的意思,防止到時大家鬧得不愉快。

  三眼為人比較重情義,和白紫衣合作那么久,之間也是有些感情的。他垂下頭來,叼起一根香煙,但并未點燃,沉思了片刻,說道:“能不能給他一條活路?”

  任長風苦笑,幽幽說道:“我想給他活路,只怕向東哥那邊無法交代。東哥的為人你應該比我更清楚,一旦結下仇怨,就絕不會再手下留情,一定會斬草除根。”

  若是搶了白紫衣的地盤,他又怎能不怨恨謝文東?放白紫衣活命,他也一定會暗中想辦法進行報復,流下來是個大麻煩。而謝文東又是個怕麻煩的人,所以做起事來向來很干凈,不留任何的余地和遺漏。

  三眼當然深知謝文東的作風,搖頭呵呵笑了,深吸口氣,說道:“這件事上,我沒什么異議,長風,就按照你的意思做吧!”

  得到了三眼的首肯,任長風也在心里松了口氣,走上前來,拍拍三眼的肩膀,說道:“三眼哥,其實白紫衣一開始就是我們去利用的對象而且對他這種人,也沒有必要講什么情意,如果真把他流下來,那就等于是在咱們自己身邊安放了一顆頂時咋蛋。

  三眼也笑了,點頭說道:“沒錯!”三眼是識大體的人,有些事情一點就通。

  和三眼協商妥當,任長風這才開始著手發出請柬,邀請上海各黑幫的老大一起來北洪門的分部聚會。

  現在北洪門和文東會都在上海設立了分部,南洪門跑路了,他們流下來的分部也順理成章的被北洪門和文東會所霸占,現在兩個社團都搬到了一處,不過雙方下面的兄弟可不再像以前那樣矛盾重重,而是相敬如賓,互相敬畏有加。

  這個讓謝文東感到為難的問題就在雙方的并肩作戰中得到了圓滿的解決。

  接到北洪門請柬的黑幫老大們都十分興奮,北洪門又發起聚會,不用問,這次聚會的主要目的肯定就是分割南洪門遺留下來的那些地盤。接到請柬的老大們一個個喜出望外,而沒有接到請柬的老大們則垂頭喪氣,只能干瞪眼看著人家眼紅,暗暗埋怨自己當初顧慮太多,沒有出力去幫北洪門的忙。

  兩日后,聚會在北洪門的分部如期舉行。

  這一天,北洪門分部的大門前熱鬧非凡,車水馬龍,人流不斷,進進出出的北洪門人員一個個都是滿面的喜慶之色,將每一位前來參加聚會的老大都客客氣氣的請進分部里。

  如果單從表面上看,任誰都不會想到這次聚會會變成一場地獄之旅。

  會場之內。

  現在北洪門分部的會場可謂是闊氣至極,不僅空簡大,設備也齊全,裝飾的更是漂亮非凡,富麗堂皇,走在厚厚的地毯上,給人一種輕飄飄的舒適感。

  北洪門和文東會的主要干部們暫時都沒有到場,負責接待眾老大的是張局風。

  今天張居風顯得格外精神,衣冠楚楚,紅光滿面,孟旬向他交代過,說今天不僅是召集黑幫老大們的聚會,又是北洪門的慶功會,在組織和領導個黑幫與南洪門的作戰中,他居功至偉,功不可沒,定會得到大大的提升.

  有了孟旬在他耳邊吹風,張居風哪能不高興,見誰都笑,一張大嘴,自聚會開始就一直未合上過.

  "張大哥,哈哈--"

  隨著一陣大笑聲,張遠勝,方宇,梁紅松這三位老大從會場外并肩走近來,看到張居風,三人快步上前,又是握手,又是打招呼寒暄,顯得和張居風十分近乎.

  等左右暫時沒人時,張遠勝小心翼翼地低聲問道:"張大哥,我們兄弟能分到哪個地區的地盤,你現在知不知道?"

  這些事,張居風根本就毫不知情.他故作神秘,搖頭晃腦地說道:"等到時候就知道了.放心吧,少不了你們兄弟的."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張,方,梁三人放聲大笑,謝過張居風,各自找位置坐下.

  眾老大們心情愉快,坐在會桌的兩旁,嘻嘻哈哈地相互打招呼,說笑,氣氛融融,一片和氣.

  正在這時,只聽彭的一聲,原來只被打開一扇的會場大門這時全部打開,從外面走近來一群黑衣青年和漢子,大致數數,少說也有三四十號之多項式,為首的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堂堂,臉上棱角分明,充滿著剛毅,尤其是眉心處的一道豎疤,讓人冷眼看去還以為他長了三只眼,渾身上下、舉手抬足之間自然流露出一股逼人的霸氣。

  “是三眼!”

  “文東會!”

  眾老大們不約而同地停止了說笑,一個個在心里暗暗嘀咕著,眼巴巴地看著近來的這些人。

  他們心里都很清楚,文東會的實力雖然沒有北洪門大,但那是謝文東身邊的“近衛軍”,他們的舉動完全能代表謝文東的意思。

  沒錯!近來的這些人確實是文東會的人,為首的那位霸氣十足的青年也正是三眼,他走到會桌的最末一端,站定,自動自覺地閃到一旁。

  三眼、李爽等人相繼落座。

  發現自己近來之后會場內突然變得鴉雀無聲,眾人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著自己,三眼忍不住呵呵笑了,擺手說道:“各位老大,你們繼續聊,我既不是吃人的老虎也沒有真長了三只眼,你們都看著我干什么?”

  “哈哈——”三眼一句話,把眾人都逗笑了,各老大們皆都站起身形,向三眼施禮問好。

  這次打敗南洪門,基本上就是以文東會作為主力,眾老大們也算是見識到了文東會的真正實力,打心眼里感到畏懼和佩服。

  三眼揮手,含笑向眾人還禮。

  這時,原本坐在會桌前端的白紫衣湊到三眼的附近坐下,探著腦袋,小聲問道:“三眼哥,這次會議,長風能把黃浦的場子交給我吧?!”

  李爽白了身邊的白紫衣一眼,你連自己的腦袋都要保不住了,還一心想著H浦區的場子,這人也真是無藥救了。

  三眼看著白紫衣,即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微微笑了笑,模棱兩可地說道:“該是你的,就是你的,白兄急什么嘛!”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109.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