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6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63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不放心傷害那邊的狀況,決定讓褚博先回傷害,以解己方的燃眉之急。

  褚博走后時間不長,門福成帶著保羅·那洛科也到了。與謝文東碰面時,門福成先是疾步上前,不放心地在謝文東身邊特意小聲叮囑道:“謝先生,高威可是美國金融領域的大集團,我們日后可能會與他們有許多業務上的來往,謝先生千萬不可得罪。

  “哈哈”謝文東仰面而笑,略微點了點頭,并沒說什么。

  保羅·納洛科四十出頭的樣子,個頭不高,皮膚白凈,帶著金絲眼鏡,頭發整整齊齊地向后梳理,看起來斯文考究,典型的生意人。不過臉上卻帶著濃濃的傲氣,眼角眉梢中自然流露出輕視之意,顯然沒將在場的眾人放在眼里,包括謝文東在內。

  “閣下就是謝先生把·(英)”見面之后,保羅·納洛科上下大量一番謝文東,嘴角微挑,似笑非笑地說道。

  “沒錯!我是!(英,以下略)”謝文東含笑說道,隨后擺擺手,道:“納洛科先生請坐。”

  保羅·納洛科倒也不客氣,晃身坐到謝文東對面的椅子上。

  看著對方那副威氣凌人的樣子,謝文東差點氣笑了,他問道:“聽說納洛科先生是高威集團的顧問?”

  “金融顧問!”保羅·納洛科糾正道,接著從口袋中掏出一張名片,遞給謝文東。后者接過,只是掃了兩眼,便扔到辦公桌上,笑問道:“不知納洛科先生來找我有何貴干?”

  保羅·納洛科沉吟片刻,說道:“我這才來見謝先生,主要是代表高威集團和謝先生商議一件事。”

  謝文東挑起眉毛,來了興趣,笑呵呵地問道:“哦?什么事?說來聽聽。”

  “關于東亞銀行的事!”保羅·納洛科正色說道:“東亞銀行目前規模已經不小,但卻是個封閉型銀行,不知謝先生有沒有考慮過讓東亞銀行上市呢?”

  謝文東暗暗皺眉,自己上不上市,和高威集團有什么關系?

  似乎看出謝文東的疑問,保羅·納洛科一笑,說道:“高威集團想和謝先生的東亞銀行進行融資,換句話說,就是高威集團想等東亞銀行上市之后收購東亞銀行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至于收購金額這方面,謝先生盡管放心,高威集團的出價絕對會遠遠高出市價……”

  保羅·納洛科還想滔滔不絕地說下去,謝文東擺擺手,將他的話打斷,笑咪咪說到:“納洛科先生,我想你有些誤會,東亞銀行暫時還沒有上市的打算。”

  “不打算上市?”保羅納洛克皺著眉頭,看著謝文東疑問道:“謝先生不會不了解上市的好處吧?只有上市,才能在極短的時間內籌到大量的資金,以促進集團的發展,不上市,只想憑自身的資金尋求發展,無疑會使發展的速度大大減緩,在當今高速的時代,緩慢就是衰退,將會錯過許多機會,甚至難有生存的空間,難道謝先生想讓自己一手建立起來的銀行逐漸走向滅亡嗎?”

  一旁的門幅成邊聽邊大點其頭,一個正常的企業,想要做強做大,上市是必經之路,他百思不得其解,為什么謝文東那么排斥上市,洪武集團是這樣,東亞銀行也是這樣。

  “呵呵!”謝文東笑了。上市對一個企業來說確實是有極大的好處,他曾經也考慮過這一點,可是思前想后,還是覺得按照傳統的形式來發展最為穩固,也最為保險,尤其是在他爭奪洪天集團股份這件事上,更體會到上市企業遠遠沒有家族企業那么的堅不可摧。

  他抽出香煙,點燃,慢悠悠地吸了一口,方柔聲說道:“我很感謝納洛克先生的關心,也很感謝貴集團對東亞銀行的看重,不過在上市與否這個問題上,沒有商量的余地。”

  想不到謝文東的態度會如此堅決,保羅納洛克皺著眉頭,沉默良久,隨后無奈地聳聳肩,說道:“既然謝先生已經打定了主意,那我也不好強求,不過即使謝先生不打算讓東亞銀行上市,高盛集團還是希望收購東亞銀行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與謝先生成為合伙人。”

  謝文東依然搖頭,說道:“關于東亞銀行,我沒有考慮過和任何人成為合伙人。”保羅納洛克臉色微變,不甘心地問道:“如果我們肯出八百億美元的資金收購呢?”

  撲!坐在旁邊沙發上的門幅成差點讓自己的口水噎到,八百億美元?收購東亞銀行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啊!天下去哪找這樣的好事?他嘴巴大張,眼睛瞪得溜圓。呆呆地看著謝文東,眼珠子都快掉出來。

  不過謝文東的話卻險些讓他當場氣暈過去。

  謝文東斯條慢理地含笑說道:“八百億美元,這個數目是不小了,不過,對不起,我暫時還沒有那個意愿。”

  “如果謝先生嫌少,具體的金額我們還可以再商議……”

  “不用再商議了!即使你在八百億后面再加個零,我也不會把東亞銀行的股份賣出去。”

  這時候,保羅納洛克有些急了,他直勾勾地盯著謝文東,想看明白他是真心不肯害死在有意抬高身價,但是在謝文東笑瞇瞇的臉上,他什么都看不出來。他臉色沉下來,語氣也隨之變得冷冰冰,說道:“如果謝先生冥頑不化,不想尋求合作,而且要按照目前的模式發展下去,那將會是一件很危險的事。”頓了一下,他又別有所指地說道:“謝先生旗下的洪武集團總經理的死僅僅是開始,而遠遠不是結束,一旦等血腥的序幕被拉開,謝先生即使想結束恐怕也由不得你了。”

  聽聞這話,在場的眾人無不臉色大變。

  眾人做夢也想不到,這個保羅·納洛科竟然會提到王海龍,他們一直都以為王海龍的死肯定和南轟門脫不開干系,但現在來看,事情似乎并非象表面上的那么簡單。

  謝文東臉上表情依舊,不過眼睛卻猛然間閃現出駭然的精光。那對突然之間亮的驚人的眼神,令保羅·納洛科都忍不住激靈靈地打個冷戰,臉上不自覺地流露出駭然。

  關于王海龍的死因,只有謝文東考慮得最多,也只有他在心里懷疑過究竟是不是南洪門所為,現在聽了保羅·納洛科的話,他終于算是找到了一絲線索。

  謝文東臉上的笑容逐漸加深,但給人的感覺卻更加陰森、冷酷。

  保羅·納洛科表情變得不太自然,強裝鎮定地站起身行,說道:“既然謝先生不和高威集團合作,那我就告辭了!”說著話,他作勢要望外走。

  “呵呵……”謝文東突然笑了。用漢語說道:“沒有我的允許,誰都別想離開這里!”

  聽聞他的話,格桑悶哼一聲,甩開兩條大長腿,跨步擋在門前,同時端起拳頭,用力握了握,關節爆出一連串的脆香聲。

  保羅·納洛科的個子并不高,在格桑面前就顯得更小了,看著這么一個龐然大物擋住自己的去路,保羅·納洛科嚇了一跳,急忙轉回頭,面帶怒色,問道:“謝先生這是什么意思?”

  謝文東兩眼彎彎,瞇縫成兩條細縫,柔聲說道:“在話沒有說清楚之前,納洛科先生恐怕哪里都去不了。”

  “說清楚什么?”

  謝文東眼中精光更盛,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來,同時解開衣扣,從肋下抽出銀光閃閃的手搶,柔聲說道:“我想最多,我的總經理是被誰所害!”

  看到明晃晃的手搶,保羅·納洛科身子一震,及吸了兩口起有鎮靜了下來,他不相信謝文東在光天化日之下能把自己這個高威集團的高層怎么樣,傲氣又重新浮現在他的臉上,他搖頭冷笑道:“如果謝先生想用這種不友好的方式讓我開口,那么我做不到!”

  謝文東笑瞇瞇地走到他的近前,毫無預兆,對著他的大腿就是一槍。

  嘭!槍聲在辦公室里乍響,回音久久不斷。

  近距離的射擊,子彈直接打穿保羅·納洛科的腿肚子。

  保羅·納洛科哪受過這個,嗷的怪叫一聲,隨后仰面倒地,整個人躺在地上,抱著大腿縮成了一團,疼的滿地打滾。

  謝文東一腳將他的胸口踩住,同時抓起他的頭發,向上猛然用力一提,牙關咬的咯咯作響,一字一頓地冷聲喝道:“CNM的,我再問你一句,是誰把我的總經理害死了?”

  謝文東很少有發怒的時候,動怒罵人時就更少了,他此時的模樣是眾人以前從未見到過的,即使是久在他身邊的格桑和袁天仲也嚇了一跳。

  至于門福成,這時癱坐在沙發上,看著受傷慘叫的保羅·納洛科以及滿面猙獰的謝文東,他腦中嗡嗡作響,一片空白,整個人業已嚇傻了。

  謝文東這時候是真的急了,王海龍是洪武集團的負責人,也是他最看重的人才之一,他的遇害,讓謝文東的心都在滴血,現在好不容易找到線索,他哪肯防過。

  “他……他不是我殺的……”保羅·納洛科鼻涕,眼淚一起流了出來,驚恐萬分地看著謝文東顫聲說道。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088.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