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6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6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看著不知足的謝文東,東方易搖頭而笑,說道:“今天你就要多一顆星了!”說著話,他再次看看手表,說道:“時間已不早,我們該出發了!”

  謝文東隨東方易、沈青等人走出賓館,剛要上車,格桑、袁天仲、褚博三人快步追了上來,一個個皆是衣著齊整,看樣子似乎都打算跟隨謝文東一同前往。

  東方易見狀皺了皺眉,沖著謝文東微微搖了搖頭。后者會意,對他三人低聲說道:“你們留在這里,等我回來!”

  “東哥……”袁天仲不放心,滿面關切的向前近身,還想說話,謝文東含笑擺了擺手,說道:“沒事!不用擔心!”說完話,他毛腰鉆進軍車里。

  一路無話,一行人等直接來到政治部總部。剛進入總部的大院,就看到里面停有數量軍用卡車,不時有身穿士兵在車輛間穿行。謝文東暗暗皺眉,不過臉上沒有任何表露,依然是一副談笑風生的樣子。

  進入總部大樓,來到部長辦公室的門前,東方易先與坐在門口的女秘書簡單說了幾句,那女秘書點了點頭,目光一轉,看向東方易身后的謝文東,嫣然而笑,說道: “你們請稍等!”說著話,她拿起電話,打進袁華的辦公室,等電話接通,她輕聲說道:“部長,謝上校他們到了!”

  靜等了幾秒鐘,女秘書點頭道:“好的,部長!”她將電話放下,對謝文東和東方易說道:“部長請兩位進去!”

  謝文東含笑道謝,敲下房門,隨后推門而入。

  辦公室里坐有兩個人,其中一位當然是政治部的老大袁華,至于另外一位謝文東也不陌生,正是和他在安哥拉有過一面之緣的中石油的老總,陳中遠。想不到陳中遠會跑到政治部來,謝文東先是一愣,接著瞇眼而笑,他沒有理會陳中遠,而是快步走到辦公桌前,對袁華先敬一禮,說道:“袁部長,你好!”

  “呵呵,文東,你來了!”袁華滿面燦爛的笑容,上下打量謝文東一番,點了點頭,贊道:“恩,不錯!這套軍裝很合身嘛!”說著,他看向坐在一旁的陳中遠,笑問道:“中遠兄,你看怎么樣?”

  陳中遠呵呵一笑,連忙說道:“俗話說的好,強將手下無弱兵。袁部長的手下能人輩出,謝上校可是其中的佼佼者啊!”

  陳中遠在這里,而且一看到自己就戴高帽子,其中的原因,謝文東即使用腳趾頭想也能想出來。他在心里冷笑一聲,臉上卻是笑吟吟的,悠悠說道:“陳總過獎了!”

  “不是夸獎!”陳中遠連連搖手,笑道:“謝上校,我說的可是實話。”

  “呵呵……”謝文東笑而未語。

  袁華挺直腰身,看了看他二人,微微擺下手,說道:“文東,坐吧!”說著話,他又問道:“文東應該認識中遠兄吧?”

  “是的,袁部長!”謝文東說道:“我和陳總在安哥拉見過面。”

  袁華點點頭,說道:“中遠兄是我的老戰友啊!當年對越反擊戰的時候,我兩曾經并肩作戰。在戰場上,他可比我勇敢的多,也機敏的多,如果不是后來從商,他現在在軍方的成就可能要遠高于我!”

  聞言,陳中遠哈哈大笑,搖頭說道:“袁部長,你這么說就太過謙了,當年我立過戰功可遠沒有你的多啊!”

  亂世出英雄。當初在對越戰zheng中,確實涌現出一大批年輕的少壯軍官,二十多年過去,這些軍人也已經逐漸成為軍fang的中高層,而選擇退役的那些軍人有不少在各個領域中取得了非凡的成就。袁華,東方易,陳中原都可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陳中遠竟然是軍人出身,而且還和袁華是戰友,參與過對越反擊戰,謝文東對此破感意外,驚訝的看眼圓滑又老奸巨猾的陳中遠,暗暗嘆了口氣,袁華和陳中遠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顯然是另有目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就是為了來挖自己腰包的。

  果然!袁華突然話鋒一轉,對謝文東正色說道:“中遠兄是中石油的老總,每年也是要完成中央的定額任務的,壓力很大,困難重重啊!作為老戰友,我有心幫忙卻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我希望文東你能盡量幫幫中遠兄,就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袁華這番話可謂是夠客氣,同時,也等于給謝文東吃了一顆定心丸,從他的話中,謝文東能感覺到,袁華找自己來到北京雖然居心不良,但卻沒有要謀害自己的意思。他微微一笑,說道:“袁部長希望我怎么幫陳總呢?”

  “哦……”袁華不好開口,也說不明白,轉目看向陳中遠。

  陳中遠急忙說道:“謝少校,上次我已經和你談過了,我們中是由非常希望能與謝少校共同合作,開發安哥拉油田,同時并以地獄市場價百分之三十的標準收購,這個條件并不過分,但謝少校卻認為不合理,甚至還威脅說想把油田拿出去和國外公司聯合開發,這等于是之國家利益于不顧了嘛!”

  他說話很有技巧,不說謝文東做的對與錯,倒是先把一頂大帽子扣在謝文東腦袋上。

  袁華在一旁聽著,眉頭擰成個疙瘩,眼神中也隨之流露出不滿的意思,看向謝文東,

  謝文東氣樂了,說道:“陳總認為你開出的條件合理?”說這,他對袁華說道:“為了得到油田的開采權,我花了多少錢打通關系暫且不提,單單是讓利三成所涉及的資金有多少,袁部長知道嗎?"

  袁部長一愣,微微搖頭,他對這方面的事情本來就不熟悉,對安哥拉油田一事更是所知至少,只是陳中遠找上門來請他能幫忙,他拉不下臉拒絕,所以才特意安排謝文東和陳中遠在他的辦公室里見面商談.

  謝文東正色說道:"以安哥拉新油田的石油儲備是一百億噸來計算,總價值差不多有三萬億美圓,讓利百分之三十,就等于是讓利出一萬億美圓,而實際上,根據中石油的探測,新油田的儲備遠遠不止一百億噸,讓利三成,我會損失多少錢?

  另外,按照國際管理,我還要分給安哥拉zf百分之三十的利潤,再加上投資油田以及原油加工的費用,雇傭工人的費用,還有我向安哥拉zf承諾在當地投資的費用,袁部長,這林林總總算下來,到最后我非但賺不到錢不說,還得向外掏錢,而且即便是吧我所有的身家都賠進去都未必能添堵上這個大窟窿,你說,我能接受陳總開出的這個“非常合理”的條件嗎?”

  涉及到自己的根本ly方面,謝文東一點都不含糊,像連珠炮似的幫袁華算了一筆賬,其中半真半假,聽得袁華也是迷迷糊糊。

  “哦……啊,是這么回事!”袁華支支唔唔半晌,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最后,目光有看向陳中遠,苦笑說道:“中遠兄啊,你有難處,可是文東這邊也是有難處的,你看……”

  “謝少校的難處我能理解,不過我聽說謝少校分給安哥拉zf的利潤并不是百分之三十,而是百分之十五……”

  謝文東暗罵一聲,直接打斷他的話,心口胡謅說道:“表面上簽署的合同是百分之十五,而實際上,另外百分之十五是要分給安人運和安盟這兩大政黨的,其中的隱情,我不好直說,不過,陳總可以想一想,如果這兩大zd沒有得到實際的ly,他們肯把油田的開采權給我嗎?”

  他一番話,合情合理,把陳中遠也說沒詞了.

  陳中遠眼珠亂轉,憋了好一會,方笑呵呵地說道:"謝少校,你我都是直接為國家工作的,個人的利益應該放一放,把國家的利益擺在前面嘛!當然,我也不想讓謝少校賠錢,這樣吧,你再讓利一成,只要再多讓利一成就行....."

  謝文東拒絕得干脆,當即搖頭,說道:"不行!"

  一旁的東方易見事情要談崩,急忙拉了拉謝文東的衣角,示意他態度不要如此強硬.

  "這......這......"陳中遠拿謝文東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求助地看向袁華.

  袁華哈哈一笑,打著圓場說道:"文東,中遠兄既然這么低三下四的開口了,你就稍微松一松嘛!這個.....算是我欠你一個人情好了!"

  謝文東挑起眉毛,本想再繼續拒絕,可是轉念一想,又把話咽了回去,袁華對自己可以算得上是至關重要,他肯這么說,已經是極限了,如果自己再拒絕,讓他下不來臺,那么自己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好過,何況,袁華主動說欠自己一個人情,這可非同小可,也許以后還真能用得上!

  想著,他暗嘆口氣,瞇了瞇眼睛,盤算片刻,幽幽說道:"既然袁部長開口,那么,我無論如何也得做出讓步了,我最多可以讓利百分之十五,再多一分都不行!

  自己拉下老臉找上袁華,結果才把價格壓低了百分之十五,雖然有些大失所望,不過看架勢,這也是自己所能占到的最大實惠了,想罷,陳中遠站起身形,走到謝文東近前,用力握了握他的手,連聲道謝道:"多謝,多謝!多謝謝少校大力幫忙,實在是令我感激不盡.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071.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