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3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ejssbe.live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一笑,說道:“白兄不用客氣,有事請講。”

  “是這樣的……”白紫衣環視一周,然后又將謝文東上下打量一遍,說道:“我看謝兄弟這次的傷勢雖然不重,但是卻很麻煩,多是傷在手腳,行動不便啊,我想把小燕留在謝兄弟身邊,照顧謝兄弟幾日。”

  聽了他的話,白燕氣的別過頭去,重重哼了一聲,顯然她這次來醫院探望謝文東也是被白紫衣強拉來的。靈敏則忍不住笑了,如果說以前她看不上白紫衣這個人,現在簡直就是瞧不起這個人,為了利益,把自己的妹妹都能向外賣的人,已無恥到了極點。她接著白紫衣的話頭,呵呵一笑,說道:“這樣實在太好了,剛才我正要為東哥找個醫護人員呢,現在有了白小姐,實在太合適不過了。”說著話,她滿面壞笑的看向白燕,見后者臉上露出怒意,她的笑容變得更濃。

  謝文東可沒有靈敏那樣的好心情,現在他的確行動不便,一切都需要別人協助才行,包括解手、換衣等等比較**的事情。讓白燕來找過自己,那算什么?即便是靈敏,也只是臨時來照料一下自己而已。何況他心里很清楚,白燕喜歡向問天,對自己充滿敵意,讓她來照顧自己的起居,弄不好會在自己吃喝的東西里下毒呢,這等于是把一個定時炸彈安放在自己身邊。至于白紫衣的意圖,他也明白,后者是想把自己和白燕撮合到一起,使自己和他的關系變得更加緊密和牢*。他暗暗嘆口氣,笑道:“白兄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白小姐似乎不太合適做這些事。”他說得很委婉,實際上是已明確拒絕了白紫衣。

  白紫衣假裝聽不明白,急忙說道:“謝兄弟是不是以為小燕嬌生慣養,不懂得照顧人啊,這點謝兄弟不用擔心,我可以保證,小燕比任何人都細心。”

  謝文東晃晃胳膊,笑道:“呵呵,我不是這個意思,白兄誤會了,我是說……”

  不等他把話說完。白紫衣搶先到:“既然謝兄弟不是這個意思。那么此事就這么定了吧~”

  “哎謝文東正要說話。這時候。房門外面再次傳來敲門聲。

  謝文東一怔。將下面的話戰時淹了回去。然后向靈敏使個眼色。

  后者會意。快步走到房門外。拉開一看。外面是已方報信的兄弟。那小弟十分機敏。先是看了一眼房內的白紫衣和白燕。然后在靈敏耳邊低聲說道:”靈姐,外面又來了三個老大要見東哥。”

  “哦?”靈敏扎起眉頭。

  那小弟又繼續道:“都是上海本地黑幫的大哥。”

  “恩!”靈敏點點頭,厚道病房內,伏在謝文東耳邊,低語了幾句。謝文東聽完樂了,說到:“讓他們進來吧!”

  “是!”

  一旁的白紫衣不明白怎么回事,疑問到:“謝兄,出什么事了嗎?”

  謝文東擺擺手,含笑到:“沒事!只是幾明老大來找我。”“哦!”白紫衣厭惡地皺皺眉頭。對于那些向謝文東來示好的

  老大門十分討厭的,在他看來,這些人就是自己競爭的對手。他們甚至可能會分割本來屬于自己的那份利益。

  時間不長。三名西裝革履的人走進病房。

  為首的一位四十多歲,是個又矮又胖的中年人,另外兩位都是三十出頭的摸樣,中等身材,相貌平平。對這三人,謝文東和白紫衣都不陌生。

  他們三位不是旁人,正是謝文東假稱病危的時候,第一波向南洪門示好,又答應胡玲霞愿意做污點證人,指證謝文東組織他們聚眾鬧事的那三位老大,年歲最長的名叫張遠勝,后面那兩位分別是方宇和梁紅松。

  看到這三人,白紫衣在心里冷笑一聲,謝文東還沒去找他們報復,這三位到好,主動送上門來了,真是自尋死路。

  剛進病房之后,沒等謝文東開口說話,撲通一聲,這三名老大齊齊跪在病床邊,帶著哭腔說道:“謝先生,我們是想你負荊請罪的。”

  謝文東瞇了瞇眼睛,雙目中射出兩道電光,在三人臉上一一掃過,隨后他微微一笑,柔聲問道:“三位老大何罪之有?快,都起來吧!”

  “是啊!俗話說的好,男兒膝下有黃金,各位老大的膝蓋難道就那么不值錢嗎?”白紫衣嘿嘿輕笑,在旁說著風涼話。

  三名拉襖大臉色難看,相互看了看,誰都沒敢起身。

  張勝遠壯著膽子首先說道:“謝先生,我們錯了,你大人有大量,無論如何,你也得原諒我們這一次。”

  謝文東雙眼彎彎,故作糊涂,含笑問道:“各位老大何錯之有?”

  “我們不該背著謝先生去討好南洪門,更不應該不守承諾,向警方告密,謝先生,我們知道錯了,只此一次,再……再沒有下次了……”

  謝文東聽完這話,眼中殺機頓現,胳膊隨之抬了起來,如果現在他的手能動,這時候真恨不得沖上前去,捅這三人幾刀。這三人,典型的背信忘義之輩,甚至連白紫衣都不如,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可惡到了極點。

  他凝視三人,久久無語。

  病房里靜悄悄的,鴉雀無聲,站在一旁的靈敏等北洪門人員都已將手伸入衣下,只要謝文東一聲令下,當場就能將這三人處死。看出情況不對,三名老大身字哆嗦的厲害,跪在地上,耷拉著腦袋,臉色慘白,豆大的汗珠子順著額頭直往下淌。

  白紫衣本還想在旁煽風點火幾句,可見氣氛太沉重,嘴巴張了張,把話又咽了回去,沒敢輕易發言。

  不知過了多久,仿佛有一個世紀那么長,謝文東深深吸了口氣,將心中的怒火又壓了下去。殺死這三人很容易,只需他一句話的事,但如此一來,就顯得他心胸狹小了,也等于是逼著其他的那些老大們投向南洪門那一邊,對自己十分不利。

  生氣歸生氣,但身為社團老大,有很多時候都不能簡單的憑自己的喜好去辦事。

  謝文東眼中的殺機慢慢消失,眼神逐漸變的柔和,他微微一笑,說道:“人非圣賢,熟能無過呢?這一回,我可以當成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但是也僅此一次,如果還有下一次,就算有南洪門護著你們,我也會傾盡全

  力,將你們一網打盡!”說著話,他身子向后一仰,淡然道:“都起來吧,別讓我說第三次。”

  “多謝謝先生,多謝謝先生!”

  三名老大聞言如釋重負,一個個好象是在鬼門關門口轉了一圈似的,跪在地上,一邊擦著鼻涕眼淚一邊連聲道謝,然后方慢慢站起身。

  白燕在旁看的暗暗心驚不已,這三人平時即便是見了自己的哥哥也都是耀武揚威的,但在謝文東面前,簡直連骨頭都軟了,活象是見了閻王,難道謝文東的實力真的那么大?

  她對黑道上的事情并不了解,對北洪門的樹立到底有多大也沒有一個很清楚的概念。但是現在,通過這三名老大對謝文東的態度,使她似乎也感覺到了一些。

  原來她是一百二十個不愿意照顧謝文東,但是現在她改變了注意,倒不是她對謝文東的看法有改變,而是絕得對向問天來說,謝文東絕對是個極大的威脅,留在他身邊,或許能得到一些對向問天有利的情報。

  見謝文東打算放這三人,白紫衣皺緊眉頭,在旁輕聲說道:“謝兄弟,你可要小心啊,他們可能出賣你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撲通又都跪下了,三人齊齊豎起指頭,不約而同的說道:“謝先生,這回我們指天發誓,如果下回再敢出賣謝先生,天打五雷轟,天誅地滅,天。。。。。。”

  謝文東擺擺手,攔住他們,然后對白紫衣道:“每個人都會有犯錯的時候,我們總不能連悔過的機會都不給我們嘛”!

  他特意用了‘我們’這個詞,無形中使兩人的關系更加親密,令白紫衣十分受用,也成功賭住了他的嘴巴。白紫衣哈哈一笑,臉上不自覺地露出得意之色,傲氣十足地對三名老大說道:“謝先生寬宏大量,你們還不謝過?”

  三人對白紫衣恨的牙根癢癢,但見他與謝文東關系非同尋常,不敢3得罪,連聲說道“多謝謝先生,多謝白大哥!”

  “嘿嘿。。。。。。”白紫衣悠悠而笑,看著平素飛揚跋扈的三人此時對自己也低聲下氣,感覺身子都有些飄飄燃了

  謝文東說道:"我希望各位老大能對北洪門有信心。對我有信心。能堅定不移的站在我們這邊。不要向墻頭草似的左右搖擺不定。我以前說過。我一定會打敗南洪門。最終取得勝利的一定是我們,到時,南洪門的底p隨便你們去分,對各位都有好處,可一直以來,相信我的話的只有白兄。所以。我打下的地盤也統統讓給了白兄。如果各位老大也希望分得一些利益的話。就要向白兄多多學習。在關鍵時刻給予我大力的支持和幫助!"

  謝文東說道:"我希望各位老大能對北洪門有信心。對我有信心。能堅定不移的站在我們這邊。不要向墻頭草似的左右搖擺不定。我以前說過。我一定會打敗南洪門。最終取得勝利的一定是我們,到時,南洪門的底盤隨便你們去分,對各位都有好處,可一直以來,相信我的話的只有白兄。所以。我打下的底盤也統統讓給了白兄。如果各位老大也希望分得一些利益的話。就要向白兄多多學習。在關鍵時刻給予我大力的支持和幫助!"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www.ejssbe.live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http://www.ejssbe.live/1058.html
安徽时时彩平台注册码